_武则天男宠的资料

时间:1970-01-01  栏目:未命名  点击:1093 次

武则天男宠有个和尚_武则天男宠的资料

古代选拔官吏,首先看的是德行。不管这些官员真正内心如何猥琐,但是他们必须维持表面的仁义道德。一个士子如果在私德上存在污点,就算他有朝一日能身居高位,但他也必须面对终身为人诟病的命运。武则天也有一个无法回避的私德问题——男宠。不过她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了女皇,皇帝就有后宫,所以武则天有几个男宠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武则天不但宠幸面首(这些男宠的又一称呼),而且还给他们加官晋爵,甚至授予实权。

武则天最先宠信的是怀义和尚。怀义本名冯小宝,原本在洛阳城中以卖药为生。高祖的小女儿千金公主审时度势,早早地投靠了武则天。一天,千金公主在洛阳城中游玩,偶然认识了小宝,见他长得虎背熊腰,就把他推荐给自己刚认的干妈武则天那里。武则天当时60多岁,享用了这么棒的小伙,很是高兴。为了方便小宝出入宫中,武则天便将他剃度为僧,法名怀义。为了提高他的地位,她让冯小宝改姓为薛,与女婿薛绍合族,令薛绍叫他叔叔。这么一来,僧怀义便能与洛阳那些高僧如法明、处一、惠俨等人经常出入内道场,成为武则天的亲信。他建明堂,伐突厥,宰相也得听他领导。

后来,御医沈南璆为武则天看病,一来二去就看到了床上。武则天年事已高,对怀义那样的强壮型有点吃不消了,转而喜欢文弱书生型的人力派遣,于是对怀义冷落了下来。怀义见自己失宠,内心不爽,放火烧了名堂。面首争宠竟然惹了这么大的祸,武则天一看这人不能再留,于是把享用了十年的怀义和尚斩杀了。再后来沈南璆也患了不治之症,武则天后宫空虚。

通矢二年(697年),太平公主为人老心不老的母亲推荐了男宠张昌宗入宫侍奉,张昌宗又引见了兄长张易之。当时女皇74岁,张氏兄弟只有20多岁。他们不仅年轻,还风度翩翩,长相秀气,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还会填词作赋,是一对有着很强文化底蕴的男宠。张氏兄弟为讨取女皇欢心,经常擦香粉、涂胭脂,身穿锦衣绣服。虽然年龄相差悬殊,但是这哥俩很快就得到了武则天宠幸。入宫不久,张易之就官升四品司卫少卿,张昌宗升三品散骑常侍,又赐府第、绢帛、奴婢等等。一时间成了令人瞩目的显贵。武承嗣、武三思、武懿宗以及一些擅长阿谀奉承的大臣宗楚客、宗晋卿都等候门前巴结。女皇还封二张的两位寡母藏氏、韦氏为太夫人,并命凤阁侍郎李迥秀为臧氏私夫。

值得一提的是,张易之兄弟俩本就是世代官宦人家出身,族祖张行成曾在太宗、高宗两朝出任宰相。他们的父亲张希臧,曾任雍州司户。难怪武则天能看上他们,这么好的家庭背景,自然做派不凡,很有贵族的气度,上得去台面。

圣历二年(698年),武则天专门为张氏兄弟设置控鹤府,让张易之任控鹤监。控鹤府是一个类似于后宫的地方,里面的官员大多是武则天的男宠、有暧昧关系的大臣和一些轻薄文人。武则天设置这么一个地方,就是为了像男性皇帝一样,能给自己宠爱之人一个合法的地位,看来武则天对张氏兄弟的宠信程度非常人所能想象。

当时王及善位居宰相,常被武则天召到宫中参加宫廷宴会。于是他也常常见到张易之兄弟与武则天公开调笑亲昵,完全不加避讳。王及善为人清正,对这种场面很看不惯,于是就以“不合君臣之礼”之理为由,多次批评武则天和她的男宠的行为。头一两次,武则天也就忍了,没想到王及善一而再再而三,每次都使武则天扫兴。不久之后,武则天对王及善说:“卿年事已高,就不用再侍奉我吃饭游赏了,只要把中书省内的政务处理好就行了。”王及善一听,脾气上来了,于是称病请假,撂了挑子。本以为武则天顾念朝政,会请他回来,但一个多人力派遣月过去了,武则天连问都不问。王及善叹道:“中书令是天子近臣,每日必见,我这算什么中书令呢!”于是上表辞职,但武则天也不批,生生把这个不识趣的宰相挂了起来。

张易之、张昌宗的权势大了,脾气也见长,渐渐地开始仗势欺人了。久视元年(700年),管武则天膳食的官员杨元嬉得罪了张易之,张易之就以他的先辈和隋杨素同族为由上奏武皇道:“杨素父子,是隋朝的逆臣,子孙不能在朝廷任官。”武则天竟也同意,并人力派遣诏告海内:“杨素及其兄弟子孙皆不得在京为官。”杨元嬉因此外放贝州刺史。

张易之兄弟权势大了,他的兄弟们也不省心,开始狐假虎威。弟弟张昌仪任洛阳令,恣意贪赃枉法。有一个姓薛的人参加铨选,等候授予官职,得知张昌仪每天的上朝路线后,一天,他早早就在路上等候,见到张昌仪,当即奉上五十两黄金,并留下一张简历,请张昌仪帮忙给个肥缺。张昌仪一看,黄金五十两啊,马上应承下来,早朝完后,随手将这张简历交给主持本次铨选的天官侍郎张锡,告诉他这个人必须选上,还得给肥缺。又过了几天,张锡把那张纸给丢了,前去询问张昌仪。张昌仪骂道:“你真是个废物!我也记不得名字了,只知姓薛。凡是姓薛的就都授官好了。”张锡擦擦满头的汗,回到吏部,翻看文书,见这次参加铨选之人中,姓薛的竟有六十多人,无奈之下,只好全都委任了官职人力派遣。

就在久视元年,武则天最信任的宰相狄仁杰病逝,而此时的武皇年龄很大,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处理政事,于是她便将朝中大小事务都交给张易之兄弟打理。二张势力发展到代理女皇决策的地步,引起文武百官和皇亲贵戚的不满。太子李显的长子邵王李重润和妹妹永泰公主、驸马魏王武延基私下议论此事,被张易之得知,向武则天告状,武皇一怒之下逼令三人自杀。

打压不行,议论不行,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太平公主为讨好二张,保全自身,共同上表请封二张为王。女皇虽没封王,但封张昌宗为邺国公,张易之为恒国公,张氏兄弟一时间成为大周朝中最具权势之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