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战略大转移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6次

直击战略大转移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由于博古的错误领导和李德的瞎指挥,苏区一天天缩小,白军一步步逼近,形势越来越糟糕。1934年10月10日晚,红军主力红一、红三、红五、红八、红九5个军团和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机关共86000余人开始了战略大转移。伍修权说:“这次战略大转移,对于当时的中央领导核心来说是早有准备的,所以不能完全说成是仓促行事。”[1]有关资料显...

召开第一军军党部扩大会议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5次

召开第一军军党部扩大会议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四平街战斗结束后,杨靖宇先是率部转移至桓仁县老秃顶子密营,在那里欢度春节后,又途经横道河子、桦尖子西谷草垛沟、蛤塘沟、文治沟,经富尔江岸奔浑江,绕道至桓仁东部毗邻辑安的摇钱树岭、尖刀岭一带,甩掉了围追堵截的日伪军。这时,已是1937年4、5月间,在摇钱树岭、刀尖岭一带,杨靖宇指挥部队进行休整和政治文化学习。期间部队...

战斗未有穷期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7次

战斗未有穷期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第一军军党部扩大会议结束后不到十天,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在北平近郊宛平县卢沟桥点燃了全面侵华的战火。8日,中共中央发布宣言指出:“全国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1]号召“全中国人民、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的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2]已孤...

战斗的54个昼夜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6次

战斗的54个昼夜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由于敌人已经制定了不惜一切代价、在任何条件下都要紧紧盯住杨靖宇的作战方针,因此,杨靖宇的每一次分兵,都只能给战友们带来相对的安全,而不能减少自己所处的危险。1939年底的分兵也是这样。进入1940年,战斗变得更加频繁而凶险。1月1日,杨靖宇和他的战友们听到的,不是辞旧迎新的鞭炮声,而是“讨伐队”不绝于耳的枪炮声。这一天,...

曾调我去说唱团_关于马季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6次

...

在中苏关系恶化的初期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8次

在中苏关系恶化的初期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伍修权在检讨和接受批判之后,靠边站了一段时间。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的王稼祥主动来找他,邀他去中联部工作。王稼祥对伍修权说,他搞了多年外交工作,有相当的经验,又是中共中央委员,从事党的对外交往工作正需要他这样的人。王稼祥对伍修权的人品、能力知根知底。伍修权对王稼祥也颇为尊重,加之认为他此时相邀...

在中南关系逆转风波中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8次

在中南关系逆转风波中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当1958年行将来临,也是中南两国建交进入第四个年头的时候,我们以满意的心情来回顾中南两国友好合作关系……”这是伍修权应贝尔格莱德电台之请,向南人民发布的1958年新年祝词的开头。然而,“满意的心情”很快难以为继,中南友谊再次面临风风雨雨的考验。风雨起自南共七大所通过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纲领草案》。1958年...

在中共中央联络局一身三职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7次

在中共中央联络局一身三职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伍修权大病初愈,马上要求归队工作。医院领导却转来一个通知,让他不要再回十五军团,马上到设在瓦窑堡的红军总参谋部报到。原来,陕北的国民党地方实力派调集了以保安团为主的武装力量,准备袭击驻扎在瓦窑堡的中共中央和红军首脑机关。而瓦窑堡只有包括红军大学学员队在内的少量部队,难以应付蜂拥而来的国民党地方武装。中共中央决定避...

在匈牙利:以祝酒词发布声明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5次

在匈牙利:以祝酒词发布声明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伍修权率中共代表团参加东欧四国党代会的第二站是匈牙利。他们11月18日飞抵布达佩斯,参加11月20日开幕的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第八次代表大会。苏共代表团团长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库西宁。他曾是共产国际的领导人之一,也是苏共中央的资深领导人之一。正因为他资格比较老,不像苏共其他领导人那样锋芒毕露。会议...

在苏联远东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 分类:名人故事 | 点击:7次

在苏联远东_关于伍修权的故事在中国东北境内,自内蒙古自治区东端到黑龙江省南部,横贯着一条时称中东铁路[5]的交通干线,它经苏联赤塔由中国满洲里入境,经过齐齐哈尔、哈尔滨和牡丹江向东偏南,再到苏联远东港口海参崴。中东铁路是沙俄侵华的产物。19世纪末,根据1896年的《中俄密约》和1898年的《中俄旅大租地条约》,俄国在中国的土地上,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