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西域_消失的古国

时间:2019-06-1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 次

游牧西域_消失的古国

乌孙

历史放映

西域疆土,历来就是华夏各游牧民族的聚集地,东胡、匈奴、月氏、突厥、回鹘、吐谷浑……都曾在这片土地上兴起又衰落。乌孙,这个在汉代连接东西方草原交通的最重要的一个游牧民族,当年也率部落全族从甘肃、祁连一带的居住地迁徙到万里之外的伊犁河沿岸,度过了一段从追击到安居,从兴盛到衰亡的峥嵘岁月。

起自神异的落难王者(www.nxxnyqc.cn)汉朝单于和亲瓦当

单于和亲瓦当反映了汉朝和西域古国之间和亲的一段历史。

公元前2世纪初,乌孙就在河西走廊西部张掖至敦煌、祁连间游牧,与当时强大的月氏相邻。乌孙那时与匈奴一样,都比较弱小,常受到草原强国月氏的压迫,年年朝贡大量的牛羊、马匹。乌孙的国王号称为“昆莫”或“昆弥”,王族贵人的名字多是以“靡”字收尾。根据史料记载,最早的一代乌孙王是“难兜靡”。当时的乌孙人就在国王“难兜靡”的率领下,在敦煌和祁连间过着游牧生活

约在公元前205~前202年间,草原上突然盛起的匈奴在冒顿单于的率领下开始大举起兵,如同狂风般迅速攻破第一强敌东胡后,再扯战旗袭向月氏,第一次与匈奴对阵,月氏就显露败象。开始放弃河西走廊向西迁徙。公元前177~前176年,冒顿单于再次击败月氏,这一次,月氏直线向西奔逃,无可避免地踏入了乌孙境内。

月氏虽然敌不过匈奴,但小小的乌孙还没放在眼里,几乎是转眼间,乌孙国王“难兜靡”便被斩杀马下,弱小的乌孙受此打击后溃不成军,昔日的国土被月氏人占领了。

“难兜靡”的儿子猎骄靡此时还是个婴儿,他的傅父布就翎侯来不及顾及其他,扯起襁褓中的猎骄靡仓皇出逃。途中,甲氧基铝傅父布就翎侯出去找吃的,将他放在草丛中,待他回转时竟看见饥饿的猎骄靡拼命吮吸着野狼乳,一旁,是只衔有鲜嫩肉块的乌鸦。傅父布就翎侯惊诧不已,长叹一声后抱着猎骄靡投奔了冒顿单于。

乌孙古国领地巩留

用心良苦的冒顿单于命令儿子,也就是后来继位的老上单于全力辅佐猎骄靡,猎骄靡在匈奴的庇护下长大成人,重新执掌乌孙大权。

公元前165年左右,卷土重来的猎骄靡率领乌孙大军举族西袭,全线进军到月氏人的逃亡地——现今的伊犁河谷一带,屡逢战事的大月氏无奈,再从这里越境迁逃进入巴克特里亚附近。大获全胜的乌孙新国王猎骄靡看到此处绿野遍地,水草丰美,非常适合游牧生活,索性就占领并驻扎在伊犁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再也没有回到河西走廊,也借此彻底摆脱了匈奴的控制。

公元前161年左右,猎骄靡在伊塞克湖东岸建都赤谷城。此时的乌孙有户口12万,人口63万,军队18万,畜类无数,而且他们已学会制造铁器、炼金、制陶、制革、毛织等技艺。大国声名已远播草原内外,成为同时期仅次于西汉与匈奴的强国。

两度和亲后盛起的草原强国

中原地带,强悍的匈奴族在冒顿单于的带领下正向西汉发起一连串战事,当时西汉政权初建不久,国力不强,西域30多个大小王国几乎都在匈奴控制之下,只有乌孙国较为强大而且保持中立,汉武帝便想联合乌孙、月氏等西域诸国协力合击匈奴。

公元前119年,张骞再次出使西域,向乌孙昆莫颁赐汉朝的金币厚礼之后,宣布了汉天子诏命:“乌孙能东居故地,则汉遣公主为夫人,结为昆弟,共距匈奴,不足破也。”当时昆莫年纪已经很大了,再加上乌孙已经分国为三部分,昆莫已不能命令整个乌孙。于是派出使者护送张骞归汉,并携带骏马数十匹答谢汉朝的交好之意。乌孙使者见识了汉朝的富庶繁华之后,回国据实奏报,自此乌孙对汉朝日益重视起来。数年之后,匈奴准备发兵攻打乌孙,乌孙又见识了汉朝使者一路西去出使大宛、月氏,络绎不绝,知道了汉朝的强大。昆莫于是准备和汉朝联姻,结为同盟。乌孙派遣使者,献出马匹,表示愿意求娶汉室公主,和西汉联姻通好。汉武帝欣然接受,于公元前110年前后,陪送了甲氧基铝丰厚嫁妆,将江都王刘建之女刘细君下嫁给昆莫猎骄靡,乌孙昆莫以为右夫人。江都公主刘细君,就此成为中国和亲史上的第一位有名有姓的公主。

猎骄靡与汉和亲,立即引起了匈奴的不满,狡猾的匈奴也立即向乌孙求亲。猎骄靡甲氧基铝思量再三,只得再娶了匈奴的一位公主,并以匈奴公主为左夫人。乌孙人以左为贵,所以说,相比西汉,猎骄靡还是更怕匈奴人。

敦煌壁画《张骞出使西域辞别汉武帝图》

图中表现的是汉武帝带领群臣到长安郊外为出使西域的张骞送行,持笏跪地辞行的是张骞。

细君公主一生为汉与乌孙的友谊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在政治上确实起到了牵制匈奴、断匈右臂的作用。但她以20岁的大好年华病亡,两国关系也刚刚打开局面,汉武帝为了继续稳定局面,决定再次派选解忧公主远嫁乌孙军须靡。

这时候的乌孙王朝,在军须靡甲氧基铝的整治之下,国力日益强盛起来。公元前105年,军须靡正式开国,史上的乌孙王朝自此被称为乌孙国。

汉武帝在短短几年里,连续派遣细君与解忧二位公主与乌孙王和亲,匈奴当然深知用意。当时的匈奴王壶衍 单于心怀怨恨,多次联合车师国出动大军攻下乌孙的车延、恶师,同时强行要求解忧公主归顺匈奴。

匈奴与乌孙兵戈相向时,乌孙王位已由翁归靡继承,解忧公主求救汉朝后,汉宣帝立即调集了15万大军分为五路,于公元前71年春,大举出塞北击匈奴,发动了最后一次用兵匈奴的大规模战事。

匈奴国经此一役后,元气大伤——汉武帝长达几十年的和亲断臂策略已见成效,乌孙国也自开国以来首度大胜匈奴,奠定了当时的草原强国地位。乌孙国国王翁归靡在解忧公主的大力辅佐下,名闻西域疆土。

被内讧与变乱埋葬的王朝

后来,解忧公主相继为翁归靡生育了三男二女,长子元贵靡被立为乌孙王储,次子万年成为日后的莎车国王,长女弟史嫁于龟兹国王,幼女素光后来也嫁于乌孙国若呼翕侯为妻,汉系血统渐渐融入了西域大小诸侯国,解忧公主成了名副其实的乌孙国国母。

然而好景不长,深与汉朝交好的翁归靡突然病逝。前匈奴公主儿子尼靡继位。尼靡性格狂暴,号称狂王,他体内的匈奴血统自然会对解忧公主和汉朝耿耿于怀。

当尼靡带领大军包围乌孙都城时,性格刚烈的解忧公主丝毫不让,坚守城池,一直待到大汉发兵相救这才解围。尼靡与解忧公主自此各率人马分为两派,而这时,前乌孙王翁归靡同匈奴公主所生的儿子乌就屠却趁其不备,将亲匈的狂王尼靡刺死,自立为新一代国王。新立为王的他率领乌孙全部精锐军队与集结于边境的汉朝大军紧张对峙,两国战事一触即发。

与解忧公主一同出塞的还有位侍女冯 ,冯 后来也嫁给了乌孙王室,她利用丈夫与乌就屠交好的关系,施展出色的口才,说服了这位变乱登位的国王,乌就屠这才放下屠刀,愿意臣服强汉。乌孙国的危机终于解除。

乌孙国经此内讧后,国势大衰。公元前53年,汉朝将乌孙国划为大昆弥、小昆弥两个国家,分疆而治。公元5世纪初,蠕蠕族兴起,入侵乌孙,大小昆弥为躲避战乱,被迫迁入了葱岭与天山一带,但最终还是难逃厄运,不久即被蠕蠕灭亡。

解忧公主到乌孙

那拉提草原部落旅游重现了解忧公主和亲乌孙的历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