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霸草原_消失的古国

时间:2019-06-1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 次

雄霸草原_消失的古国

匈奴

历史放映

一个铁蹄踏遍南北大漠的马背民族,一个扬鞭跃马于世界东方的草原王国,他们生长在野性的草原上,草原绵延到哪里,哪里便是他们要占领的疆域。这个五千年华夏史上最野性、最强悍的支系民族,他们在草原上恣意驰骋,在战场上快意恩仇,但却从未给自己留下任何相关的只言片语——因为,这个民族没有文字。

这个民族叫匈奴。(www.nxxnyqc.cn)玉质匈奴相邦印

根源华夏的游牧部落

“匈奴”,汉语直译为“人”或者“土民”,意为“天帝之子”。“匈奴”两字连读时,可念作“胡”音,所以“匈奴”也被称为“胡”。 他们的首领叫单于,《汉书》说,单于姓挛,国民称他为“黎孤涂单于”。依照匈奴本意,“黎”指“天”,“孤涂”指“子”,“单于”指“广大”。所以说,首领“单于”就是天子的意思。

公元前8~前7世纪时,匈奴族开始在中国北方地区初步建立起氏族和部落联盟,到公元前3世纪时,他们进入了铁器时代,打造铁镰、铁铧、铁马嚼等农业用具,也打造刀、剑、镞等冷兵器,铁器时代引领匈奴的军事力量步入一个新的高度。在日常生活中,本身就是游牧部落的匈奴族,马上功夫一流,无论是奔跑、骑射、狩猎,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草原霸主,娴熟的马技配以先进的冷兵器,这支匈奴骑兵很快成为当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精锐的骑兵部队。

弑父继位的冷血霸主

到了秦汉时期,匈奴族出现了第一代单于——头曼单于,头曼单于在今天的黄河河套及阴山地区建起了“头曼城”,这就是中国历史记载的第一个草原王国。

头曼的大儿子叫冒顿,冒顿本来是王位继承人,可是头曼却把他送到当时另一个强国月氏去做人质。头曼本来是想借月氏之手杀掉大儿子好让宠妃之子继位,但没想到,做人质的冒顿居然从月氏人的眼皮底下偷出匹千里驹,神不知鬼不觉地奔逃回国。

冒顿此举让头曼大为惊讶。索性一改成见,将匈奴族的万骑铁甲交给了这个“初生牛犊”。冒顿接到父王的任命后,开始执掌军队。他命令全军上下设计制造一种响箭,自己的响箭射到哪里,军士的箭就必须跟到哪里,违令者斩。

为了测试军士能否忠实执行命令,第一次,冒顿在狩猎时,唰——一声响箭射出。身后军士有的紧跟射出,有的猝不及防,冒顿想都没想,当场将不尊号令者处死。第二次,是在军营中,冒顿突然对着自己心爱的战马拉圆了弓。身后不少军士缓了一步,几分钟后,这些军士就成了箭靶。第三次,更让众将士目瞪口呆的是,冒顿的响箭这次竟然射向自己的妻子——一少部分军士仍然犹豫地放下弓箭,片刻之后,他们就被处死。血的教训让匈奴士兵记住了冒顿强硬的领袖作风。当第四次冒顿的响箭射向他父王头曼的战马时,身后的随行军士再没有丝毫迟缓,“唰唰唰——”密集的箭啸声后,这匹陪伴头曼征战沙场的胯下铁骑已颓然倒地。

冒顿策马回营,邀请父王共同出猎。纵使头曼再有疑心,也绝没想到厄运会来得如此之快。当接受邀请的头曼单于打马出行时,统领千军万马的冒顿将自己亲手设制的响箭决然射向了父亲——

几乎是同一时刻,万箭齐发,头曼单于就这样死在了亲生儿子箭下!

西汉时期的彩绘陶乐舞杂技俑

转战沙场的一代帝王

就这样,深谋远虑、残酷冷血的冒顿成为匈奴族的第二代单于。而此时,草原上另一支更强大的东胡国正值鼎盛时期,听说冒顿是杀父继位,欺压之心更为明显。他们派出使者趾高气扬地来到匈奴:“听说贵国有宝驹千里马,可否赠我东胡?”千里马是匈奴族的无价之宝,全族上下都不愿轻易相让。冒顿却毫不犹豫地当场拱手相让。

扬扬得意的东胡使者不费吹灰之力将千里马带回,这更助长了东胡国的嚣张气焰。不多久,他们又派来使者,这回要的是冒顿那貌美如花的妻子阏氏(“阏氏”音“焉支”,《汉书·匈奴传》颜师古注“阏氏,匈奴皇后号也。”)。东胡国的肆无忌惮,冒顿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顾全族反对,亲自将阏氏带出,交由使者带回。

两次得逞的东胡国轻狂无度,更不把匈奴放在眼里。年轻的冒顿沉着坚忍,趁着两国相安无事,号召族人发展畜牧业、冶炼技术,全力增强匈奴族军力。

几年之后,东胡国垂涎匈奴族的一块领地,强行索要时,匈奴族相当一部分人持默许态度:“那本就是贫瘠土地,不如送出以求安和。”冒顿这回却勃然大怒:“女人与马匹我毫不在乎,土地是国家的根本,怎么可以随便送人?”将国土视为生命的冒顿当时便将这部分人全部处死。紧接着,他迅速集结已经强大起来的匈奴大军,率军东扑。

可怜那骄傲轻敌的东胡,根本就没做任何防备,被来势汹汹的匈奴大军踏遍疆土,悄然灭亡了。冒顿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消灭东胡后,他又率军征服月氏、楼烦、白羊、丁零、浑庾等国,一统大漠南北,将蒙古草原全部纳入囊中。此时的匈奴——这支华夏土地上最为剽悍的强大部族,已成为无人可敌的“草原王国”。

匈奴人复原图

此后,匈奴把眼光投入了中原地带。冒顿亲率40万大军全力进攻马邑(今山西朔州市)。当他再度进攻晋阳时,刚刚在楚汉之战中建立政权的西汉汉高祖刘邦带队迎击。

这一年是公元前200年,正值冬季,西进的汉军也是头一次与匈奴交战,在天寒地冻中已饱受其苦的汉军似乎运气不错,冒顿的部队显得气力不支,居然连吃败仗。汉高祖刘邦得意忘形,一路乘胜追击到平城(今山西大同市)。当他带领一小队人马进攻时,一直在诱敌深入的冒顿这才派出精兵强将,一举将他围在白登山。

七天七夜之后,白登山上的汉高祖刘邦身边再无可战之兵,而包围圈外的汉军根本就杀不进来,逼得刘邦仰天长叹:“我赢了西楚霸王却要败在这匈奴之手?难道是天要亡我大汉?”

当时跟随刘邦出征的还有谋士陈平,陈平悄悄派了一位使者带着大批珠宝去见冒顿的阏氏(其时冒顿已另立阏氏),阏氏一见这大汉宝物顿时心动不已,答应劝说冒顿,最后才令这位雄霸草原的匈奴王放了汉高祖刘邦一条生路。

此后的西汉——中原土地上最大的王朝,因为国力尚不丰厚,一直采取“和亲”方式才在短期内保证了边疆安定。北方草原进入了匈奴国时代。

马背跌落的草原王国

公元前174年,冒顿单于病故,他的儿子老上单于和孙子军臣单于先后继承了王位。失去一代枭雄的匈奴国此时已现老态。公元前126年,军臣单于的弟弟伊稚斜单于继位。

伊稚斜单于野心勃勃却又有勇无谋,他对西汉虎视眈眈,总以为匈奴仍是冒顿时期的匈奴国,西汉也仍是冒顿时期的西汉。殊不知,此时他的国家已日渐衰微,而昔日国力不强的西汉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以“和亲”求和的软弱国家。

汉武帝时期,刘彻从战俘口中听说西域有个国家——大月氏,他便派张骞出使西域,想与月氏国联手夹击匈奴,但没想到,曾被匈奴国打得大败而逃的月氏国竟然变得毫无斗志,根本不想再起战端。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在马邑暗中布置了30万大军,派人诱使伊稚斜单于上钩,准备一举击破匈奴,但这消息走漏,不仅未能伤得匈奴一兵一卒,反而使两国关系从此剑拔弩张。

伊稚斜受惊之后,开始在边境地区发动小规模袭击,频繁骚扰中原地区。公元前127年,汉武帝派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卫青从山西北部地区出发,穿过戈壁,远征至翁金河畔的龙庭,第一次将匈奴人击败。原被匈奴控制的河套地区被汉军夺回。这一战,是历年来匈奴头回吃败仗,大长了西汉军民士气。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又率领一万骑兵,把匈奴从甘肃一带赶走,匈奴人所依赖的富庶的河西走廊被占领。

汉匈漠北之战

呼韩邪单于与昭君和谐相处的绘画

藏于内蒙古呼和浩特昭君墓(昭君博物馆)匈奴文化博物馆。

公元前119年,匈奴又入侵上谷郡(今河北怀来东南),汉武帝同时派出四支部队:卫青、公孙敖、公孙贺、李广,分四路,各率近万骑兵,夹击匈奴。第一次出师不利,除了卫青部队进军到达龙城(匈奴祭扫天地祖先的地方,在今内蒙古东、西乌珠穆沁旗境内),斩获700匈奴士兵外,其他三支部队两路失败,一路无功而返。这一次,直接导致了匈奴国的疯狂报复,当年秋天,匈奴不断派出骑兵突袭西汉边郡。

同年,卫青、霍去病再分东西两路进攻漠北。匈奴狼居胥山被霍去病占领,匈奴王廷被卫青扫平,四万余匈奴人归顺汉朝。公元前73年,西汉与乌孙组成20万联军进攻匈奴,匈奴右谷蠡王廷在此战中被扫平。

汉武帝刘彻前后共发动了九次战役。当匈奴人刚刚被逐出关外时,汉武帝不失时机地在甘肃一带建立了多个郡或军府,以防匈奴卷土重来,这条战线上大约布置了18万兵力,一是为防御匈奴,二是此时的“丝绸之路”已打通,汉武帝在征伐西域小国如大宛时,便于长驱直入直捣边疆。

兵败沙场的匈奴连连遭受重创。公元前71年,它曾经的附属部落丁零、乌桓等也纷纷举兵反抗,匈奴已无力维持对他们的统治,附属部落迅速分离出去。

公元前57年,匈奴统治集团内部又发生了争夺单于权位的斗争,最后郅支 单于击败呼韩邪单于,占领了单于庭和漠北的广大地区。呼韩邪为了对付郅支单于,争取西汉的援助,于公元前51年归附了西汉王朝,同时也确定了匈奴地方政权隶属于汉朝的藩属地位。

由于呼韩邪有汉王朝的保护,郅支单于无力控制匈奴地区,西迁到今伊犁河流域一带,后被刺杀。公元前33年,呼韩邪到达长安,汉元帝根据他的请求,把宫女王嫱,即王昭君嫁他为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昭君出塞”。

势单力孤的郅支单于率领残部一路西逃。公元前44年,西域小国康居被乌孙围困,康居王便向郅支单于求救,郅支认为这是个好时机,便率领余部到达康居国的东部筑城而居。这一次匈奴在行进途中死了不少人,最后只剩下3000多人。

稳定下来的匈奴在郅支单于的带领下数次击退乌孙军队,而后又勒索大宛,命令大宛国每年缴纳贡物。眼见匈奴族有死灰复燃之势,汉朝西域都护骑副都尉陈汤领军四万多人, 分六队出击,将郅支单于剿灭。

郅支单于率领的这支匈奴人的后裔,后来经过中亚,约在公元4世纪时到达东欧。4世纪后期,匈奴人战胜阿兰人、东哥特人等;又击败东罗马帝国,侵入中欧。公元406年时,匈奴人的后裔中诞生了一位古代欧亚大陆匈奴人最伟大的领袖——阿提拉,阿提拉被史学家称为“上帝之鞭”。在他统治时期,领土疆域急剧扩大,最盛时东起里海,西至莱茵河,这标志着另一个匈奴帝国再次盛起。直到公元453年阿提拉逝世后,这个匈奴帝国才告瓦解。

呼韩邪单于率领的这支匈奴在公元48年时分裂为南北两部,南匈奴在设计伏击北匈奴致其灭亡后,在公元187年时,又发生内讧。到公元202年时,曹操再将南匈奴分成五部,画地为牢,分别由汉人监管,至此,南匈奴再无丝毫的统治实权。

这支没有文字流传的游牧民族,这支曾经雄霸草原的铁骑部落,这支仍让后人慨叹缅怀的昔日帝国,最终悄然从马背上跌落,消亡在北方草原。

带链双鹿纹铜牌

铜牌带链全长15.5厘米,双鹿作交配状,反映了匈奴民族的生育崇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