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伐四方_消失的古国

时间:2019-06-1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 次

征伐四方_消失的古国

亚述

历史放映

亚述帝国是世界史上第一个可以称得上“军事帝国”的国家。亚述王国在世界历史舞台上活跃了近千年,它的发展史,是一部挥洒豪情、遍布血泪的战争史,更是一部征伐四方、图谋天下的军事史。

几经沉浮的古中时期(www.nxxnyqc.cn)古亚述地区主要是指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相夹而成的两河流域北部,也就是今天伊拉克的摩苏尔附近。当时,古亚述东北靠扎格罗斯山,东南以小扎布河为界,西临叙利亚草原,底格里斯河两岸的亚述城是这个国家的中心都城。

穷兵黩武的亚述人,即便是娱乐也带有一些血腥,这件浮雕以故事化的形式描绘了阿述那西帕王猎狮的场景。作品生动逼真,惊心动魄。

亚述城邦遗址出土的方尖碑局部

以浮雕和楔形文字结合的形式记录了亚述国王征讨邻邦的情形。

古亚述的历史最早出现在苏美尔时期,到亚述帝国灭亡持续了2000余年,一般分为古亚述、中亚述和新亚述3个时期。后人常讲的亚述帝国指的就是新亚述,它是这个世界知名军事帝国的最强盛时期,称雄时间几乎持续了一个多世纪。

古亚述时期大约是公元前2500~前1500年,又被称为阿淑尔城邦时期,当时两河流域的乌尔第三王朝相当强盛,亚述臣服于它。

底格里斯河中游西岸,有一座位于交通线的重要城邦阿淑尔城。阿摩利酋长沙姆西·阿达德在亚述阿淑尔时,埃什嫩那和马瑞两大劲敌刚刚攻陷他的王城埃卡拉图。沙姆西·阿达德得到巴比伦王的援助后,不久即重新夺回王城埃卡拉图。3年后,他又杀向阿淑尔城,废掉了古亚述最后的王埃瑞舒二世,统一了亚述地区。公元前17世纪初,沙姆西·阿达德占领由阿卡德北部至地中海的广大区域,自称天下之王。

然而好景不长,沙姆西·阿达德称王不久即死,刚刚建起的帝国随之瓦解。马瑞复苏打败了亚述,同时期,巴比伦汉谟拉比兴起,与伊新、拉尔萨、埃什嫩那等强国争霸。瓦解后的古亚述此时力量弱小,先后沦为古巴比伦王国和米坦尼王国之藩属,周旋于两河流域周边林立的各大强国之间。

公元前1400~前1078年,属于中亚述时期。阿淑尔·乌巴里特一世与当时的赫梯联手击败米坦尼王国,彻底摆脱米坦尼统治,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亚述帝国。此后继位的亚述统治者,便开始纷纷沿袭采用亚述王的称号,多次向外扩张。亚述在击败米坦尼后,将其领土降为行省,而后又降伏喀西、巴比伦,到了尼努尔塔一世(约前1294~前1208年)在位时,赫梯帝国也附属于它,亚述帝国暂时占领整个两河流域,将首都由阿淑尔城迁往图库尔蒂—尼努尔塔镇。

这期间,亚述帝国由于内政紊乱,经历过几次衰败,近一个世纪后,提格拉·帕拉萨一世(约前1115~前1077年在位)一度复兴起来,到了公元前11世纪末时,阿拉米人迁徙而来,将辗转兴起的亚述帝国再度打败,亚述帝国顿时萎缩不前。

亚述纳西帕二世皇宫的浮雕——有翅膀的鸟头神像。

盛极而衰的军事帝国

几度沉浮之后,公元前935~前612年间,亚述帝国迎来了它的大好时机——新亚述时期,也就是史上著名的“亚述帝国”时期。在公元前9~前8世纪时,亚述周边的埃及帝国、赫梯王国,包括南部的巴比伦尼亚或是日落西山,或是四分五裂,不堪一击,而此时米底和波斯尚未兴起。犹如苏醒的雄狮般的亚述帝国进入了铁器时代,他们将传自赫梯的冶铁技术广泛用于军事,于是,大批量铁制兵器与盔甲在这个嗜血善战的国家开始出现。

亚述人发明了一大批杀伤力极强的铁制兵器。像长短矛、锤矛、剑、斧或手斧、匕首、弓箭及攻城器械破城锤和投石机等。长矛为长2.7~3米,骑兵多用,短矛长1.甲亢的早期症状7~2米,步兵多用。骑兵和步兵经常持矛配合作战。由于亚述兵习惯近距离刺戳、砍杀敌人首级,他们的剑即专门为此特制。锤矛一向是亚述兵手中独具特色的兵器,被称为“安着铁头的木棍”, 这种锤矛便于双手挥舞,极易击碎对方头颅。一般是步兵弓箭手经常携带,或者是国王的贴身侍从使用。破城锤和投石机则多在攻城时大显神威,是亚述兵攻城夺地的必备利器。

掌握先进武器且又崇尚武力的亚述王国很快建起一支当时世界上兵种最齐全(包括战车兵、骑兵、重装步兵、轻装步兵、攻城兵、工兵等)、装备最精良(如当时最强大的攻城武器“投石机”和“攻城锤”)的铁甲军队,迫不及待地发动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对外征服战争。

公元前745~前727年时,亚述帝国的高级军事将领提格拉·帕拉萨三世成功夺得王位,他即位后实行了一系列改革,充实国力军力,开始了大规模扩张。在提格拉·帕拉萨三世的率领下,亚述国一举击败劲敌乌拉尔图,再强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一场血雨腥风过后,大马士革城内的老幼妇孺尽被诛杀,士兵们斩下的无数头颅竟然堆成了一座小山……亚述人的血腥屠杀令人发指,都城尼尼微也已经成为这个残暴国家的第一象征。犹太人后来干脆将尼尼微称为“血腥的狮穴”。

征服了整个叙利亚地区后,亚述帝国疆域疾速膨胀。东临伊朗高原,西抵地中海以至埃及,北到南高加索,南至波斯湾的广大地区均被它收纳。这时候的提格拉·帕拉萨三世已在底格里斯河畔的尼尼微建起都城,正式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可以称得上“军事帝国”的国家。亚述帝国至此进入了全盛的帝国时期。

公元前722年,萨尔贡二世登基,这位新任国王以其能征善战被后世称为“亚述的拿破仑”,他率领亚述军队打败了以色列、埃及,镇压叙利亚人和腓尼基人起义。甲亢的早期症状之后,又将王位传于残暴更甚于他的长子辛那赫里布,子承父业的又一代君王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席卷战场。据史料记载,他接连攻克了89座城镇、820个乡村,俘获了7千余匹马、11万头驴、8万头牛、80万只羊以及21万名俘虏。到公元前680年时,伊萨尔哈东成为亚述国王。9年之后,他率军远征埃及,攻克了孟菲斯城,接受了“上下埃及之王”和“埃塞俄比亚之王”的称号。

亚述帝国在这四位君王的指挥下,已变为地跨亚、非两洲,版图几乎囊括整个文明世界的奴隶制大帝国。

亚述帝国的疯狂征战引爆了与埃兰—巴比伦同盟之间的长期战争,这时在位的国王是亚述帝国的最后一个伟大君王——亚述巴尼拔。亚述巴尼拔造就了亚述地区辉煌的甲亢的早期症状文明,但他仍然继续连年发兵征战,到公元前652年时,他已经征服了整个埃及与安纳托利亚西部。

亚述巴尼拔去世后,穷兵黩武的亚述帝国也已走到了尽头——埃及正式宣告独立,叙利亚和腓尼基改弦易辙,迦勒底人和米底人干脆结成反亚述同盟,在公元前614年趁着亚述王室内乱之机直接进攻“血腥的狮穴”——尼尼微。

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城遗址

亚述帝国最后的国王辛沙立希孔和他的宫殿一起被烧毁,愤怒的迦勒底人和米底人将这曾经吞噬了无数种族血泪的帝国都城化为灰烬。公元前605年,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肃清了亚述残余的最后一支军队,曾在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称雄一时的亚述帝国终于自食其果,在极盛时期后不过50余年彻底灭亡。

埋葬地下的故国史迹

亚述在历史上是著名的“军事帝国”,它的文明程度在当时的两河流域及世界文明史上也可谓一枝独秀。亚述王国遗址,现名谢尔卡特堡。在摩苏尔南150千米处。它是古亚述王国的第一个都城,也是古亚述人的主神阿舒尔的神宫所在。亚述王国在尼姆鲁德、尼尼微、豪尔萨巴德等地方也有宏伟的宫殿、神庙和其他建筑,其中,“盖世无双王宫”、“巴尼拔王宫”与世界上最早的图书馆已成为亚述王国的文明代表。

公元前7世纪左右,亚述当时的统治者辛那赫里布就在尼尼微兴建了一座绝无仅有的“盖世无双王宫”。“盖世无双王宫” 包括两座亚述风格的宏伟大殿、一幢椭圆形建筑物,以及一个面积颇大的植物园、一座凉亭。辛那赫里布还在这座宫殿的西北处,为后妃们盖了座后宫,为皇太子盖了座东宫。“盖世无双王宫”每边长近200米,规模宏大,形象壮丽,布局严谨,风格独具。宫殿四周花木葱茏,溪水潺潺;宫殿内部设施齐全,由水井、滑轮、吊桶等组成的精致的供水设施可将水送到国王的浴室;一个带轮子的火炉在冬天为房间供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王宫内达3000平方米的浮雕,这组浮雕给人以强烈的精神感染,画面内容涵盖君王政绩、沙场战争与奢华舒适的王室生活,淋漓尽致地突出了亚述帝国历代国王的无上尊严。为了修建与使用这座“盖世无双王宫”,辛那赫里布还大幅加宽了尼尼微的马路街道,另建了城市公园,设置了通达全城的供水网,从郊外60千米处的山上引水入城,以保证整座都城的正常供水。

辛那赫里布之后,继承者伊萨尔哈东王在位,他将这座曾在两河流域上矗立的历史名城尼尼微再次扩建,使它成为一座拥有12万余居民的大都城,成为亚述帝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伊萨尔哈东的继承者就是亚述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亚述巴尼拔王。在实行武力扩张的同时,热衷于搜集世界各地的书籍碑匾,亚述巴尼拔曾对一位巴比伦大臣下令,“只要你知道而亚述没有的稀世碑匾,都给我找来”。在他的召令下,亚述国内第一座泥版图书馆终于建成,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图书馆。图书馆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亚述楔形文字泥板文献,包括史诗、学术著作和祭祀作品,内容涉及语言、历史、文学、宗教、医学及天文等诸多方面,是研究当时历史最宝贵最全面的文字资料。亚述巴尼拔还为这座图书馆兴建了巨大豪华的“亚述巴尼拔王宫”。

“亚述巴尼拔王宫”遗址的发现颇费周折。1842年,法国考古学家博塔怀揣一本《圣经·约拿书》按图索骥,在伊拉克的摩苏尔市找到了“库容吉克”和“约拿之墓”两座山冈。但博塔只是发现了此地,并无任何收获。3年之后,英国考古学家莱亚德也来到这里,对库容吉克山冈进行了长达6年的发掘,找到了辛那赫里布的“盖世无双王宫”遗址和亚述巴尼拔王的部分藏书室,由此也证明这里就是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1852~1854年间,曾和莱亚德合作,共同发掘库容吉克山冈的另一位伊拉克考古学家拉萨姆,第三次来到库容吉克山冈,这一次,“亚述巴尼拔王宫”遗址终于现世。

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城的遗址上,如今只留下一段残破的城墙。

在“亚述巴尼拔王宫”遗址相继出土了著名的浮雕《皇家狩猎图》和藏书室里刻有亚述楔形文字的2.4万多块泥板文书。关甲亢的早期症状于古巴比伦国的种种神话传说与史诗《吉尔伽美什》也都是在这里发现的。埋藏在“巴尼拔王宫”遗址里的这批大量的泥板文书、浮雕等文物,犹如一部地下历史书籍,清晰而完整地展现了整个亚述军事帝国的兴衰始末。

亚述巴尼拔统治时期,虽然亚述王国的文学艺术成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这并不表明他是一位仁慈的君王。在使用武力四处征伐时,他仍然继承了亚述先王的残暴血性,高举屠刀让血腥与杀戮时刻充斥着亚述国的每一寸土地,亚述巴尼拔国王甚至只是为了威吓反抗的居民,就将所有的老人妇女儿童全部斩尽杀绝。

滥用武力的亚述王国在千年发展史中依靠强权取得了辉煌,那曾起源于两河流域的亚述文明,如今只能以沧桑的文字记录这个军事帝国当年的征伐历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