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坑儒产生的原因_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原因

时间:2017-01-31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086 次

焚书坑儒产生的原因_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原因

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秦皇嬴政派青年将军蒙恬率领三十万大军,北逐匈奴,经过一年的战斗,占领了被匈奴侵占的原秦、赵的全部领土,之后又在原秦、赵、燕既有的长城基础上修筑了万里长城。在新收复的地区,设置44县,并从内地移来居民十二万人,以巩固边疆。秦皇志得意满,以为从此北部边疆便可长治久安了,遂于咸阳宫大摆宴席,庆贺胜利。

主管射箭的官吏周青臣首先走上前去颂扬说:“从前,秦国的土地不超过千里,是依靠陛下的圣明和智慧,才平定天下诸侯,使国家统一的。凡是日月所能照耀到的地方,没有不服从陛下的,普天之下都是陛下的臣民。陛下把分封的诸侯国改置为郡县,人人安居乐业,再没有战争的忧患了,陛下的功业可以流传万代。从古到今,无人能与陛下的威望和德行相比。”始皇听了十分高兴。

正在始皇得意的时候,博士齐人淳于越却上前说:“臣下听说殷朝和周朝统治天下长达一千多年,原因是依靠分封的子弟和功臣来支持和帮助自己。如今陛下得到了天下,可您的子弟仍然是没有地位的平民百姓,一旦出现像齐田常篡齐,晋国的六卿灭晋那样的事情,若是没有人辅佐,靠谁来救助呢?

凡事不向古人学习,而能使国家长治久安的,我还没有听说过。刚才周青臣对陛下当面阿谀,只能加重陛下的过错,这不是忠臣。”

始皇听了淳于越的话,一言不发,把他的看法交给群臣议论。丞相李斯不仅能言善辩,才学出众,而且很能看透秦皇的心思,便抢先说:“五帝的制度不是一代重复一代,夏、商、周的制度也不是一代因袭一代。然而,他们却能凭着自己的那一套制度将国家治理得很好。他们并不是要故意制造出各自制度的不同,而是因为时代变化得不同了,制度才跟着变得不同。

现在陛下开创了国家统一的大业,建立起万世不朽的功绩,这本来就不是愚陋的儒生所能理解的。况且淳于越所说的是夏、商、周三代的事,哪里有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呢?”

李斯一下子点出了淳于越的名字,大殿上的空气立刻紧张起来,众博士不禁都为淳于越捏了一把汗。

李斯偷偷看了一下秦皇的表情,不禁精神倍增,继续侃侃而谈:“从前诸侯并起,相互争战,所以各国才以优厚的待遇招纳能说善辩之人,去游说各国,进行‘合纵’或‘联横’。而今,天下已经平定,法令出自陛下一人,百姓在家就应该努力从事工农业生产,读书人就应该学习法令刑禁。”

听到这里,众博士各个义愤填膺,心想:“你李斯身为皇帝近臣,明知道百姓已经受够了连年征战之苦,而今又要去修驰道、建宫筑陵……导致劳民伤财,徭役繁重,民不聊生,还有什么脸面来奢谈百姓应该努力从事生产呢!”他们在心里狠狠骂道,“你身为一国之相,不但不向皇帝直言劝谏,指出皇帝的过错,反倒推波助澜,阿谀奉承,可恶至极!”

然而,他们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只有听李斯滔滔不绝地讲下去,他用目光在众博士的脸上扫视了一遍训斥地说:“可是现在的儒生不学习当朝的法令,却要效法古代,而用古代的东西诽谤当今,迷惑和扰乱民心。”

李斯上前一步,煞有介事地再向秦皇施君臣礼,然后郑重说道:“丞相李斯冒死罪进言:古代天下分散混乱,是因为没有能够统一之人,所以诸侯才群起纷争,这是过去的历史。但是有些人说话却以称颂古人而危害当今,把一些空话说得天花乱坠扰乱现实,只欣赏自己私下所学的知识,而指责朝廷所建立的制度。当今皇帝已统一天下,分辨是非黑白,当然一切都应该取决于至尊皇帝一人,可是私学却相互支持一起反对法令,引导人们一听说有法令下达,就根据自己所学的东西加以议论。www.guayunfan.com

他们进朝廷时,只在心里反对,出了朝廷就街谈巷议。在君主面前夸耀自己以求取名利,追求标新立异的说法以抬高自己,在老百姓中便带头制造诽谤的言论。这样如不禁止,君主的权利和威信就会下降,在下面结党营私的人就会形成团体,这是很危险的,因此臣认为应该严令禁止这些活动。”

众博士都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

李斯一步紧似一步地说:“臣下请求,由史官来处理此事,凡不是秦国的典籍,就全部销毁,除博士官署所掌管以外的,凡有收藏《诗》、《书》、诸子百家著作的,全部送到地方官那里一并烧毁。有敢在一块儿谈论《诗》、《书》者处以死刑并示众,借古讽今者满门抄斩。如果官吏知道以上情况,而不举报者,跟罪犯处以相同的惩罚。命令下达三十天仍不烧书者处以黥刑[1],并处四年苦役,发配边疆,白天防寇,夜晚筑城。只有医药、占卜、种植之类的书可以存留,如果有人要学习法令,就以官吏为师。”

秦皇听了拍手叫好,说:“丞相所说极是,可以照此执行!”

秦皇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在座的众博士都震懵了,他们只觉得从头顶一直凉到脚跟,心想:“这世代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就这样要毁于一旦,后人该怎样评说啊!”

他们只得在心里狠狠地骂着:“此有罪国家,有罪民族,天理不容!”

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秦始皇随着至高无上权威的树立,文武百官的前呼后拥和宫娥后妃的随銮伴驾,忽然觉得先王留下的宫廷太小了。于是就在渭水南上林苑内大兴土木建起朝宫来。先在阿房建前殿,东西长五百步,南北宽五十丈,宫中可以容纳一万人,可以树立起五丈高的大旗。四周架有天桥可供行走,从宫殿之下一直通到南山,在南山顶峰建门为标志。又修造天桥跨过渭水,与咸阳连接起来。把受过宫刑或徒刑[2]的七十多万人,一部分派去修建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阿房宫,一部分去营造酷似宫殿的骊山陵墓[3]。

卢生[4]见秦始皇既建宫殿,求仙药,要长生不老,又给自己大修陵墓,觉得二者矛盾,与理不通。于是对秦皇说:“臣下们寻找灵芝、奇药和仙人,一直找不到,仙人是怕冲撞的,好像是由于文武百官们往来穿梭,身带利器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伤害了它们。因此,陛下出行的时候要秘密进行,以便驱逐恶鬼,避开恶鬼,仙人真人才会到来。另外,皇上居住的地方,如果让臣子们知道,也会妨碍神仙真人的到来。

仙人真人法术高超,他们入水不会沾湿,入火也不会烧伤,能够驾着云气遨游,寿命跟天地一样长久。他们怕冲撞,只不过是喜爱清静的缘故。陛下要见到真人,也需要清静。可是,皇上治理天下,现在还没有做到清静恬淡。希望皇上所住的宫室,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样才能得到长生不死的仙药。”

始皇听了卢生的这番话,欣喜若狂,似乎一下子找到了长生不死的秘诀,于是说:“我羡慕神仙真人,但愿我也能成为真人,寿命像天地一样长久,以后我自己就叫‘真人’不再称‘朕’了。”

于是他下令把咸阳四周两百里内的二百多座宫殿都用天桥、甬道相连接起来,把帷幕、钟鼓和美女都分别安排在指定的宫室,然后按位置登记清楚,所有位置不得移动。皇帝所到之处,必须严守秘密,如果有人说出去,就判处死刑。有一次,皇帝到梁山宫与妃子幽会,从山上望见丞相随从的车马甚多,表示不满。宦官近臣里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丞相,所以丞相以后便减少了随行车马的数量。

始皇发现这种变化,生气地说:“这一定是宫中人泄露了我的话。”于是追查起来,经过审问,却没人认罪,就下令把当时跟随在旁的人都抓起来,全部杀掉了。从此以后再没人知道皇帝的行踪了。处理国事,群臣接受命令,全在咸阳宫进行。

侯生[5]听到始皇滥杀无辜的事,心中气愤,于是去找卢生一吐不快。二人议论说:“始皇为人凶狠残暴,刚愎自用,此乃他的天性。他出身诸侯,兼并天下,为所欲为,自以为从古到今无人比得上他。由于他性情残忍,所以专门宠信重用残暴的狱吏,以重刑和杀戮来树立自己的权威。虽然有博士近百人,但那只是虚设,就连丞相、大臣也只能按他已经决定的命令办事。臣子们都怕获罪丢了自己的官禄,没有人能真正竭诚尽忠,直言进谏,而是专事欺骗,屈从讨好。这样,皇上就无法听到自己的过错,因而一天更比一天骄横。

秦法规定,一个方士不能兼有两种方术,如果方术不灵,就要被处死。而占侯星象云气的人就多达三百,都是良士,然而由于害怕获罪,既要避讳奉承,又不敢直言说出皇帝的过错。天下的事无论大小都得由皇帝决定。他贪于权势到如此地步,又是那样的残暴,还想长生不死,咱们不能让他的愿望得逞,所以不能为他去找仙药。”但商量来商量去,又想不出别的办法,于是就只好逃跑了,其他儒生也由于畏惧相继而逃。

始皇听说许多人逃跑了,十分恼怒地说:“我以前收了天下所有的不适用的书,都烧掉了。征召了大批的博士和术士,想用他们振兴太平,寻找奇药,但他们却都逃跑,一去不还。徐芾等人花费的钱数以万计,却始终没有寻找到奇药,能够听到的只是他们非法谋利相互告发的消息。对卢生等人,我尊重他们并赐于优厚的待遇,可他们现在竟然大肆地诽谤我,企图以此诋毁我的天德。我派人去查问这些在咸阳的人,有的人竟妖言惑众,扰乱民心。”就下令活埋那些没有逃跑的儒生。

始皇的长子扶苏劝道:“现在天下刚刚平定,远方百姓还没有归附,儒生们都读诵诗书,效法孔子,皇上一律用重刑制裁他们,我担心天下将会不安定,希望皇上明察。”始皇根本听不进去,就将扶苏调离了京城,让他到北方的上郡去监督蒙恬的军队。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秦始皇“焚书坑儒”。

【注释】

[1]黥(qíng)刑:黥刑又叫墨刑,就是在犯罪人的脸上刺字,然后涂上墨炭,表示犯罪的标志,以后再也擦洗不掉。

[2]宫刑:就是阉割男子生殖器、破坏女子生殖机能的一种肉刑。徒刑:一种剥夺罪犯人身自由并强制其劳役的刑罚。

[3]骊山陵墓:即今日秦始皇陵,位于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骊山脚下。

[4]卢生:相传是燕地的一个术士,也叫方士,专帮秦始皇访海外仙山,求长生不死药之人。

[5]侯生:同为秦时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