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公社_法国历史故事

时间:2019-06-20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9 次

巴黎公社_法国历史故事

在色当战役之后,普鲁士国王背弃了不对法国人民作战的承诺,继续挥师向法国腹地进军。而且还派出两路大军直扑巴黎。战争性质发生了变化,法国成了防御侵略战争的一方。但“国防政府”对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爱国激情视如洪水猛兽,不顾国家民族利益,与敌屈辱求和,妄图把巴黎交给敌人,利用敌人之手镇压人民革命,使普军得以长驱直入,包围巴黎,占领了法国1/3以上的国土。10月31日,17万法军向普鲁士投降,引起了巴黎人民的极大愤慨,又爆发了旨在推翻叛国政府的第二次起义。起义虽再次被镇压下去,但两次起义使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受到了实战锻炼,明确了只有推翻资产阶级政权,才能维护民族独立。为此,巴黎无产阶级在同政府卖国政策的斗争中,利用政府建立国民自卫队的法令,在全国逐步建立起一支新型的、具有人民性的武装力量。爱国热情高涨的巴黎工人冲破政府限制,仅三个星期就组成了194个工人营队,并推举一批革命者当了工人营的营长,成立了士兵代表机构“内务委员会”,获得了大量武器和军需物资,在巴黎形成了一支以工人为主体的国民自卫军。1871年2月,巴黎无产阶级革命武装正式成立了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选举了总司令和20名委员,草拟了章程,为武装起义做好了最重要的准备。

1871年1月23日,国防政府委派法夫尔再次和俾斯麦谈判。谈判持续了5天。1月28日,双方签订了停战协定。协定规定了停火时间及双方的停火线;规定巴黎交出全部防御工事和大批武器弹药,驻守巴黎的正规军除了留下一个师保留武器以维持秩序外,其余全被宣布为战俘;法国必须在3周内选出国民议会,以最终决定和战问题。

根据停战协定的有关规定,法国在2月8日举行了国民议会选举。这次选举实际上带有全民公决的性质,是战?还是和?由于议会被投降派操纵,其选举结果可想而知。主和派取得了重大胜利,有400名代表入选。

阿道夫·梯也尔由26个省份选出,是这届议会中的实力人物。他曾经是奥尔良派,长期反对帝国,因而赢得了温和共和派的好感。他避免对未来的政治制度发表意见。(www.nxxnyqc.cn)为了设法预防巴黎正在酝酿的革命,有效地控制巴黎,梯也尔陆续从外省调集大批军队进入巴黎,准备用武力解除巴黎国民自卫军的武装。3月17日到18日的夜间,他派兵去蒙马特尔高地夺去国民自卫军的大炮。这次事件最终引发了巴黎人民的起义。

3月18日,被迫自卫的巴黎民众举行武装起义,占领了市政厅和旺多姆广场。3月26日,巴黎选举成立了“公社”,“公社”夺取了全部行政和军事权力。它不仅准备领导巴黎,而且准备领导整个法国。它要求各个不同的城市照它的榜样建立自己的“公社”。它以红旗为象征,并改变历法,重新采用旧革命历法。

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拥有20万起义者,其中仅有3万人有战斗力。公社战士们知道,如果他们不能使全国广泛了解公社的纲领,他们就无法实现这个纲领。这项纲领慷慨大方,可以说是雄心勃勃的。3月26日的“巴黎二十区委员会的声明”明确表达了这个纲领的内容。纲领坚持革命传统,反对中央集权,反对国家。必须由各个自由公社结成联盟,以便建立一个没有压迫的新国家。

巴黎公社为了作出榜样,以示决心同压迫人的旧社会决裂,废除了警察总署和常备军。公社规定负责治安的国民自卫军的军官由战士选举产生。实际上,它常常采取与原则不甚相符的紧急措施,以恢复巴黎的秩序和争取巴黎群众的信任:可以延期交付房租;凡是为了生活向“当铺”借债的人有权延期还清自己的债务。公社要求法兰西银行预支款项,并不打算非法地动用银行的黄金储备。

梯也尔在派兵夺取国民自卫军的大炮时,曾经亲自前往凯道赛的外交部大罗督战。由于国民自卫军强大的攻势,梯也尔被迫撤出巴黎。逃到凡尔赛后,他一方面纠集反动军队的散兵游勇,另一方面请求俾斯麦释放战俘,重新拼凑和整顿了军队。此时,巴黎仍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东面和北面普军15万大军压境,西面和南面凡尔赛军队伺机反扑,形势对公社极为不利。

4月2日清晨,凡尔赛军炮轰巴黎,向巴黎城西的纳伊桥发起进攻。公社2000名战士与1万多名敌军激战数小时后,放弃了纳伊桥等阵地。凡尔赛的炮声震醒了巴黎,公社执行委员会当即决定进攻凡尔赛。4月3日晨,公社匆忙调集4万人,分三路向凡尔赛进军。中路1万余人从东面进攻,击退敌宪兵队后遭强大敌军阻击后撤;左翼6000多人从东南方向进军,初战获胜,但进抵距凡尔赛5公里处因弹药和援兵不济而被迫后撤,不幸陷入敌重兵包围,指挥员杜瓦尔被俘就义;右翼1万余人经讷伊桥沿大道出击,占领吕埃伊后与北部部队会合,因故大量增兵后被迫后撤。这次出击,由于公社领导对军事形势盲目乐观,对大规模军事行动缺乏准备,致使出击部队没有统一领导、各行其是,导致了失败。凡尔赛遭公社沉重打击也被迫改变了速战速决的战略战术。

4月6日,梯也尔将军队整编为两个军,加上普军后来释放的5万名战俘,约11万人。凡尔赛军与东面和北面的普军对巴黎形成了包围。公社方面军事工作进展不大,仅有1.6万作战部队和4.5万预备部队。虽然公社拥有1200门大炮,但由于组织不善,能够配置使用的只有200门,且缺少熟练炮手。但为了保卫革命成果,公社战士在忠诚坚定、智勇兼备的军事将领指挥下,与敌浴血奋战。

4月7日,凡尔赛军队依仗优势炮火攻占了讷伊桥和附近据点。巴黎城防司令东布罗夫斯基率领西线5000名装备很差的部队,同9倍于己的敌人激战。17日,250名公社战士在贝康城堡抗击5000名敌军进攻达6个小时。21日,在讷伊方向坚守的公社战士日夜作战,与敌展开肉搏,击退了强渡塞纳河之敌。在南线,凡尔赛军为夺取伊西和旺夫炮台,不惜用数百门重炮轰击炮台,公社战士为守卫炮台顽强战斗。到4月底,公社守住了巴黎西线和南线,给凡尔赛军以大量消耗。

5月初,公社调整了巴黎防御部署,东布罗夫斯基指挥第一军在西线抗击敌6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队的猛攻,公社战士充分利用5辆装甲车和塞纳河上的10艘炮艇与敌厮杀,不仅以少量兵力顶住了敌军主力的进攻,而且支援了南线作战。在南线,敌进攻的主要目标仍是伊西和旺夫炮台。5月3日夜,防守木兰—萨克多面堡的第55营军官叛变,敌人突然占领了南线这个主要据点,数百名公社战士阵亡或被俘。接着凡尔赛军发起全线总攻,8日伊西炮台失守。公社虽在此时加强了军事指挥,但大局已难挽回。13日旺夫炮台被攻克。在西线,8000名连续作战、疲惫不堪的公社战士与8万名装备精良的敌人作战,有时还主动出击。但从5月17日起,凡尔赛军集中重炮开始猛轰巴黎,并集中了13万人准备进攻巴黎。

5月21日下午,凡尔赛军从对克卢门进入巴黎,一场震撼世界的流血大巷战开始了。为保卫公社政权,巴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奋起抗敌,他们在街道和广场筑起街垒,不论男女老少,人人拿起武器同敌人进行殊死的战斗。22日拂晓,敌12个师约10万人进占了巴黎大部分市区。25日,公社战士同敌人展开了激烈战斗。在塞纳河左岸,公社战士与敌进行白刃战,直到被敌包围,才撤过塞纳河。在市中心,妇女、儿童与公社战士并肩作战,抗击敌人的轮番进攻。27日,敌军开始围攻最后两个工人区,在拉雪兹神甫墓地200名公社战士与5000名凡尔赛士兵展开肉搏,战至傍晚,大部分公社战士壮烈牺牲,被俘战士全部被枪杀在墓地的一堵墙前,这堵墙永为世界无产阶级纪念的“公社社员墙”。28日16时,公社战士坚守的最后一个街垒被攻克。英雄的巴黎人民的武装起义在经过不屈不挠的斗争后,被凡尔赛军血腥镇压下去了。

法国历史学家雅克·鲁热里认为,公社是法国在19世纪的最后一次革命,是19世纪法国的革命史诗的顶点和终点。需要补充的是,公社也是巴黎史诗的顶点和终点。随着它的失败,巴黎不再是爆发革命的中心,也不再迫使外省接受自己的革命法令。

公社失败后不久,著名的工人诗人、第一国际委员、公社委员欧仁·鲍狄埃,怀着血海深仇写下了激动人心的无产阶级战斗诗篇《国际》。17年后,法国工人作曲家狄盖特为它谱了曲,定名为《国际歌》。从此,这首无产阶级的战歌响彻寰宇,激励着全世界被压迫人民为争取自身解放的崇高理想而奋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