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宗汉支持景颇人民击毙英谍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时间:2019-07-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2 次

蒋宗汉支持景颇人民击毙英谍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19世纪前半世叶,清王朝已日益腐朽,而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却非常迅速,资本主义列强力图占领中国市场,首先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就利用鸦片贸易来作为打开中国大门的罪恶手段。道光二十年(1840年)爆发了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签订了《南京条约》,中国历史由此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的邻邦朝鲜、越南、缅甸等相继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中国的边疆地区出现了严重的危机。云南因与越南、缅甸接壤,于是直接受到威胁。

英国在19世纪初侵入缅甸后,即计划开辟印度、缅甸到云南的交通,以便于侵略我国西南和长江流域。道光十一年(1831年),英国殖民主义分子陆军大尉斯普顿由印度、缅甸到云南及东南各地游览调查回国后,不只一次地写报告给英国执政当局,提出修筑从仰光到云南的铁路,并建议修通暹罗(泰国)和安南(越南)的环线。咸丰五年(1855年),斯普顿把这些报告印成册子散发,以期引起各方面的注意和支持。英国大资本家为了争取产品销售市场,极力支持斯普顿的计划,促使英国在缅甸的殖民者与缅甸王朝订立商约,取得了在伊洛瓦底江自由贸易的权利。[2]七年,英政府迫不及待地派遣驻缅甸曼德勒政务官斯莱登少校率领一支探路队自八莫入滇境腾越到大理进行探测。[3]当时正值杜文秀领导的回民起义蓬勃发展,此行被大理政权所阻止,英国不得不暂时中止其计划。探路队出境时,沿途受到滇西各族人民的阻击。同治十二年(1873年),杜文秀领导的抗清斗争被清政府镇压后,英国殖民者又恢复其侵略行动。同治十三年(1874年),英国政府重提由八莫探查、开辟道路的计划,再派探查团。同年7月16日,英政府命驻北京公使威妥玛赴清总理衙门提出为三四个官员由曼德勒越缅边界申请入境护照,并由英公使派翻译官一人前往云南边界。当月29日,英公使照令清总理衙门,已派马嘉理担任译员往云南迎接英入境官员。马嘉理于同年八月抵昆。清署云贵总督岑毓英派员护送去永昌(今保山)。马嘉理到达腾越,受到总兵蒋宗汉接待。当蒋拱手迎接马之官轿时,轿中突然蹿出一洋狗,蒋宗汉受到了洋人的奇耻大辱,默念:“今受此辱,来日必雪之。”护送人员将“督府密札”交付蒋宗汉、李珍国。岑毓英的密札是“对英国‘游历者’既要‘妥为照料’,又要‘预伐其谋’”。据后来兵部左侍郎郭嵩焘奏参岑毓英折中亦有言:“探知英官柏郎带有缅兵入境,(毓英)檄饬腾越厅、镇防备,该厅、镇又檄南甸一带士兵练勇防备。”[4]

当时腾越厅同知是吴启亮,总兵是蒋宗汉。当地武装力量是清军、团练和民兵。其一是由蒋宗汉统率清正规军、绿营军;其二是土司的土练武装及腾越十八练武装等两支准军事组织,参将李珍国是全厅团练武装的首领;其三是景颇族山官和各族土司的民间武装。

蒋宗汉、李珍国见密札后共商计议,宗汉曰:“蒋领兵勇以守土卫疆为任,应以不能不‘量力照料’。来人如有不轨,民团制之,力不足,团练补之,绿营为后盾。我等可见机行事,但须不授洋人以口实。”后来形成“激于义愤,聚而防堵”,“联络土司,同御外侮”[5]。(www.nxxnyqc.cn)马嘉理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六月,得清政府总理衙门签发证件,自北京起程,取道汉口,于十月初抵省到昆明,前往滇西。十一月初过腾越,赴缅甸,在八莫与英间谍分子柏郎相会。十二月由南坎、猛卯一路前进,沿途遭我滇缅边境景颇、傣、回、汉等民族武装抵抗。清湖广总督李瀚章,刑部侍郎薛焕来滇调查此案时,其审案折详述了此案经过:

马嘉理由腾越赴缅境新街(今缅甸八莫)后,与柏郎会合,初拟由拱硐、南坎入滇之永昌,一路行走,迨至拱硐被驮货野人损坏行李,复折回新街,改由蛮莫前进。于光绪元年(1875年)正月十三日行抵南平河。[6]

有路人告知户宋河有我景颇民族武装阻拦,马嘉理先行,于十五日住宿蛮允佛寺。次日迎接柏郎,行至户宋河,即遇而通凹、腊都等景颇头人率领的武装民兵阻止,马嘉理首先开枪,打死一名武装民兵,余众愤怒,奋勇向前,将马嘉理及宾从四人一并击毙。

柏郎自与马嘉理由南平河分手后,越日亦前进,行至雪列地。到十七日,柏郎即在班西山下,被我民族武装“三面合围,阻其去路”,柏郎即开枪射杀我数名武装,放火焚烧森林,民族武装被迫后撤,柏郎亦率兵溃逃。

事发后,清政府命李瀚章、薛焕为钦差大臣查办此案,在省府对质时,腾越镇总兵蒋宗汉,腾越同知吴启亮慷慨陈词。供称:“马嘉理只言往迎柏郎,并无何日回腾,嘱令迎获之说,去后亦无文函知会。”又云:“洋人假游历之名,绘我山川地形,广搜谍报,又凭三四人护照,侵入我国境百余人,并枪杀边民。保边疆御敌人,势在必行。为尽忠尽责,我宁因坚守前线而负责,亦不能保护洋人而伤我军民。”并愿以守土将领之责承担后果,不应归罪于当地边境民族。[7]而清政府却卑躬屈膝,并逮捕和杀害爱国景颇山官腊都、而通凹等十一名(或云十名)边民,以“抢劫杀害英译员马嘉理”之罪处以死刑,而且是秘密处死,并革除蒋宗汉、吴启亮及驻南甸管都司李珍国等当地文武官员的职务。当消息传出时,昆明大街小巷出现民众“揭帖”为屈死者鸣冤,表达民众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之真情。

清政府不顾民意,丧权辱国与英国签订了不平等的《中英烟台条约》;赔款白银20万两;派使向英方表示“惋惜”;扩大英方领事裁判权,今后凡有关英人案件,英使馆有权派员参加审判,增开宜昌、芜湖、温州、北海为通商口岸;洋货在租界内一律免征厘金;准许英国派员到云南探路调查;等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