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战争过程_北伐战争的经过

时间:2017-02-21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650 次

北伐战争过程_北伐战争的经过

孙中山的逝世,使广州的国民党内部出现了权力真空,为一代枭(xiāo)雄蒋介石的崛起提供了机会。

蒋介石,名中正,浙江奉化人,年轻时曾经有意学武,进入保定军校学习,又到日本振武学堂学陆军。后来,则拜在上海青帮黄金荣、杜月笙门下,出入于交易所,大搞股票投机的买卖。不久,他到广州来,受到了孙中山的信任,当了黄埔军校的校长。

孙中山逝世后,广东有实力的国民党人主要有三个人:粤军统帅许崇智、国民党元老胡汉民和深得人心的左派廖仲恺。当时,蒋介石还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人物。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出现了,蒋介石抓住时机攫取了军政大权。

1925年8月20日,革命派领袖廖仲恺突然遇刺身亡。这是继孙中山逝世后,革命阵营的又一大损失。蒋介石乘机把刺廖的罪名推到许崇智和胡汉民身上,派学生军包围了他们的公署,压迫胡汉民出国,许崇智逃亡上海。国民党最有影响的三个主要人物死的死,走的走,而蒋介石当上了广州卫戍区司令。紧接着,他又把黄埔军校的两团学生军组成国民党革命军第一军,自任军长,俨然成为广东实力派。

此时蒋介石羽翼未丰,而人民革命的力量相当强大,苏联军事顾问团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蒋介石在这种形势下,就以左派面目出现。他每次讲话,必不离“总理三大政策”,并且大声教训别人:“中国革命,实实在在说一句,是完全为农工阶级来革命的。国共两党如果发生冲突,一定会使革命失败。”他称苏联顾问鲍罗廷为“尚父”。一次正在开会,他突然叫中山大学学生全体起立,向着鲍罗廷一鞠躬,弄得鲍罗廷莫明其妙。

蒋介石的这些表现使很多人相信他是孙中山政策的忠实执行者,连鲍罗廷和中国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也深信不疑。1926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蒋介石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委和国民革命军总监。

与此同时,北洋军阀则陷于分裂,一片混乱。第二次直奉大战中战败的直系军阀吴佩孚,退守到两湖地区;直系军阀的另一头领孙传芳夺取了上海,盘踞在华东五省。段祺瑞因执行卖国政策,遭到反对,在1926年垮台,奉系军阀控制了北京政府,但也遇到了麻烦:冯玉祥的国民军东山再起,和奉军在天津一带展开了激战,使张作霖无暇南顾。这样就给广东的国民革命军向北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1926年6月6日,国民政府任命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7月27日,十万北伐军分三路从广州誓师出发,一场决定中国前途的战争开始了。

北伐军当时共分8个军,其中四军(军长李济深)、七军(军长李宗仁)、一军(军长蒋介石)和八军(军长唐生智)军力最强,而又以号称“铁军”的第四军的独立团,也就是由中共党员叶挺领导的先遣部队最为骁勇。北伐军受到了各地人民的热烈欢迎,迅速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第一路四、七、八军7月攻占长沙,立即向吴佩孚亲自坐镇的武昌进军。8月26日,第四军的六个团向武昌南大门汀泗桥发起进攻。汀泗桥是座铁桥。三面环水,一面背山,易守难攻。吴佩孚布置了两万多人,筑起了碉堡,下令在这里和北伐军决一死战。

战斗打响后,敌军火力凶猛,北伐军伤亡很多,打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打过去。这时候,叶挺领导的独立团坚决要求上阵,被批准了。叶挺带着队伍,在当地农民引导下,抄小路插在敌军右翼,冷不防出现在山顶上,战士们像下山猛虎,朝汀泗桥守敌扑过去。敌军顿时大乱,北伐军两下里夹攻,终于打通了汀泗桥。www.nxxnyqc.cn

28日,更残酷的驾胜桥之战开始了。吴佩孚下令把临阵逃脱的一个旅长杀了,把头悬在桥上,想以此逼迫士兵继续卖命。北伐军士兵冒着猛烈的炮火,勇猛冲杀,各营、各连、各排都独立作战,对敌形成了大包围圈。经过生死搏斗,敌军终于顶不住,开始退却。

吴佩孚急红了眼,见到败退下来的军官,就让执法的大刀队在阵前斩首,在贺胜桥头上,挂起了一颗颗人头。然而,这也阻止不住士兵们后退。士兵们见此情况,索性向执法的大刀队冲杀过来。到这时候,吴佩孚才知道大势已去,连忙登上火车逃跑了。北伐军终于打垮了吴佩孚的主力,攻下了武昌。

在这同时,第二路二、三、六军占领了南昌、九江,歼灭了孙传芳的主力;第三路一军遇到的敌人最弱,于12月攻占福建、浙江两省。至此,长江以南半个中国归入了国民革命军的手中。这个胜利是北伐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中国共产党员尤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然而,在革命洪流奔腾向前的时候,一股反动的逆流也在兴风作浪,给中国的前途罩上了令人担忧的乌云。

原来,北伐军的节节胜利,引起了帝国主义列强的惊慌;他们感觉到北洋军阀已经靠不住了,而对国民党的底细又摸不清楚。蒋介石在许多场合摆出一副“革命到底”的样子,也使帝国主义真假难辨。他们对蒋介石采取又打又拉的办法,为的是在北洋军阀支持不住的时候,在中国另找合适的代理人。1927年3月24日,美英军舰向南京城内轰击,打死打伤中国军民2000余人,毁坏了许多房屋,实际上是对蒋介石提出警告。

与此同时,英美支持的江浙财团又向蒋介石试探,以提供巨额资金为诱饵,换取蒋介石投靠英美帝国主义。果然,蒋介石在3月25日、26日连续发表讲话,腔调就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他说:“我对英美两国并无敌意”,“世界任何以平等待我之国家,都是我的朋友,即使这个国家在以前曾压迫过我们,我们也愿意恳切地和他共同联合起来一致努力。”

帝国主义要寻找新代理人,蒋介石要寻找靠山,双方一拍即合。从此,蒋介石“向右转”,中国革命的局势就再次急转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