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舰事件简介_中山舰事件过程_经过

时间:2017-02-21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088 次

中山舰事件简介_中山舰事件过程_经过

中山舰事件是蒋介石在1926年3月20日制造的一起打击共产党,扩充自己势力,图谋篡夺革命领导权的反革命事件。它的发生与国民党内新右派集团孙文主义学会有着直接关系。

黄埔军校建立后,作为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为加强军校的政治思想工作,改造旧军队的意识,便发起组织了青年军人联合会。这是一个由共产党员李之龙、蒋先云、周逸群等共产党员负责的青年军人组织,成立时曾得到校长蒋介石、党代表廖仲恺的同意,其成员以共产党员为主,并有青年团员和先进青年参加。

蒋介石原指望青年军人联合会能由自己控制,并以此作为控制黄埔的核心力量。不料青年军队联合会的发展与蒋介石的要求大不相同,于是,蒋介石便决定另组人马,与青年军人联合会相抗衡,抑制其活动。1924年底,在蒋介石指使下,贺衷寒、缪斌等人以发展国民党组织为由,发起成立孙文主义学会。此学会成立后,便以阴谋手段甚至公开挑衅、打斗的方式破坏青年军人联合会。在蒋介石的支持下,其成员迅速扩大,形成了一个拥戴蒋介石为领袖的新的右派集团,并成为蒋介石发动中山船事件的得力工具。

蒋介石为了扩充自己的政治军事势力,便积极主张北伐,但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认为北伐时机尚不成熟,不支持蒋介石的主张。苏联军事顾问季山嘉也认为北伐应当从缓,建议蒋介石由海路运兵到北方支援冯玉祥国民军。对此,蒋介石大为不满,认为季山嘉阴谋取消北伐,并要排挤自己,于是提出要季山嘉回苏俄休养的要求,双方关系甚为紧张。

同时,蒋介石与汪精卫之间也产生了分歧。蒋介石将汪精卫看成自己夺取国民党最高权力的最大障碍,汪精卫则不甘心于主党,极力在军中扩充自己的势力。第二次东征期间,汪精卫坐镇广州,任命第一军第二师师长王懋代理广州卫戍司令,将王从蒋身边拉了过来。与汪精卫接受的共产党员、原青年军人联合会骨干之一李之龙,在任海军局政治部主任期间,奉汪精卫之命严肃处理了孙文主义学会成员、虎门要塞司令陈肇英走私一案,汪精卫以军委名义将陈撤职查办。汪精卫的所作所为,使蒋介石大为恼火。然而在北伐问题上,汪精卫仍站在苏联顾问和共产党人一边,这使蒋介石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极大威胁。

蒋介石于是决定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1926年2月8日,蒋介石表示不就任军事总临职;9日,又呈请辞去军事委员会委员和广州卫戍司令职。不料汪精卫既不批准,又不挽留,使蒋处境十分尴尬。蒋介石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未收效用,便改变手段,于2月26日,突然派兵扣押了第二师师长王懋功,解除其职务。汪精卫未能对蒋的试探作出积极的反应。27日,蒋介石向汪精卫提出免除季山嘉的职务,汪精卫仍是未置可否。季山嘉知道后,表示愿意辞职。蒋介石经过几次试探之后,便下了倒汪反共的决心。

这时,孙文主义学会正密谋陷害李之龙,蒋介石便适时利用了这个阴谋。孙文主义学会分子之所以仇恨李之龙,是由于青年军人联合会长期与孙文主义学会对立,而李之龙则为主干之一;李之龙对陈肇英的打击也使孙文主义学会分子大为不满,于是,王柏龄、陈肇英、欧阳格、陈策等人便精心策划了陷害李之龙的阴谋。

3月17日,孙文主义学会分子到处散布谣言,说“共产党要暴动,推翻国民政府,组织工农政府”,“共产党准备倒蒋,正在黄埔军校查帐,说蒋介石有贪污”等等。3月18日,欧阳格以黄埔军校驻省办事处的名义,传达一道命令给海军局代理局长李之龙,称“转奉校长命令,着即通知海军局迅速派得力兵舰二艘,开赴黄埔,听候差遣”。同日,孙文主义学会分子开始散布谣言,说汪精卫与季山嘉图谋倒蒋,并准备将蒋介石劫持到海参崴。蒋介石正在寻找机会,便不失时机地利用孙文主义学会的阴谋。3月20日凌晨3时,蒋介石突然发动了袭击。他擅自宣布广州全城戒严,调动军队,派其亲信陈肇英、王柏龄、欧阳格、刘峙、吴铁城等分别行动,逮捕了李之龙,占领了中山舰和海军局,扣捕了黄埔军校和第一军中做党代表和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并包围了苏联顾问团住宅和省港罢工委员会,收缴了两处卫队的枪械。

蒋介石发动突然事变,在军事上取得了优势地位。他为了利用国共合作和苏联顾问的支持达到北伐的目的,便不再扩大事态,于是采取了一系列缩小事态的策略。

他为了不引起各军的反对,声称中山舰事件的主要责任者在李之龙;限制共产党,也只是在黄埔军校和第一军中,与其它各军无涉。后来,他又宣布这一事件是误会,释放了李之龙。对苏俄,蒋介石表示对人不对俄,希望鲍罗廷速回广州,并要求苏俄重派加仑来帮助他。这样,各军军长便采取中立态度,拒绝了汪精卫将部队撤出广州,对蒋介石施加压力的要求。季山嘉也不赞成对蒋反击,苏俄政府亦采取对蒋妥协的态度。当时正在广州的苏俄布勃诺夫使团,也对蒋实行让步政策。www.nxxnyqc.cn

事件发生后,周恩来当天即赶到扣押共产党员的广州卫戍司令部质问蒋介石,经过交涉,蒋介石不得不释放被押人员。中共广东区委执行委员会主张对蒋进行反击。但中共中央在苏俄影响下,错误地认为中山舰事件的发生,是因为共产党员包办了国民党的工作和蒋介石误信了谣言,为了维护统一战线,主张采取妥协退让的政策,并派张国焘到广州敦促这一政策的实施。

苏俄代表及中共中央对待中山舰事件的态度,令汪精卫大失所望,便称病不出,后又提出辞职,离开广州出国。

从党、政、军几方面来说,汪精卫都是蒋介石的上司,但蒋介石在汪精卫毫无知晓的情况下悍然发动“三·二○”事变,显然没把汪精卫放在眼里。这使汪精卫十分气恼,但又对蒋无可奈何,因为其他几位军长对蒋介石的行动虽然反感,却不出面反蒋。汪精卫深感孤掌难鸣,只好远避他乡。

蒋介石利用右派发起对共产党人国民党左派的进攻之后,便对右派采取打击的手段,以澄清自己,缓和与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人的矛盾。他处分制造中山舰事件的孙文主义学会分子,将王柏龄、陈肇英、吴铁城免职,欧阳格、陈策等也受到处分。并以破坏省港大罢工为名,逼走右派分子伍鞔枢。胡汉民回广州后,蒋介石故意冷落他,拒绝了他的反共建议,胡汉民只好再次离开广州。

不仅如此,蒋介石还利用此次事件加强了自己对军队的控制。4月7日,他操纵政治委员通过了特别授予他考察任免第一军第二师、第二十师及军事政治学校各级党代表的权力。同日,他又以加强革命军人之间的团结为借口,下达了黄埔军校《取消党内小组织校令》,规定“除本校特别党部组织应加强工作外,其余各种组织着即一律自行取消”。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孙文主义学会同时解散。他便下令组织黄埔同学会,由他一手控制。8日,他又在军校宣布,第一军的党代表“统统调回政治训练部来再行训练”。接着,他又强迫第一军及军校中的共产党员撤出,取消了第一军的党代表制,完全控制了黄埔军校和第一军。部分苏联顾问也离职回国。

4月16日,蒋介石取代汪精卫,坐上了军事委员会的宝座。至此,蒋介石利用中山舰事件打击左派、排除异己、夺取军权的阴谋完全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