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甸战区(一)_滇缅战区历史事件报道

时间:2019-07-10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5 次

在缅甸战区(一)_滇缅战区历史事件报道

瓦城往腊戍的火车,平时只要十二小时便到,但这次却一共走了一整夜还多些。因为沿铁路线兵车络绎,三月底与四月初,正是我国军大批涌入缅甸战区之时。华侨见到祖国战士时,兴奋与喜悦,这简直是非笔墨所能描绘的。这些大站上,都有当地的侨胞手执国旗,高声欢呼。即使小站上那些卖茶、卖咖啡的华侨小贩,也表示绝不收费的供给茶水。可是我入缅远征军的纪律,严格如铁,不收费,他绝不吃,于是取费与给钱之间的客气争执,有时也闹得脸红赤耳。

从国军的谈话中,我们庆幸“士气旺盛”。他们跋涉千万里而来,尚埋怨火车走得太慢,装得太少。原来从腊戍到瓦城,必须经行掸部的山岳地带,火车通梅苗之后,盘旋登山,尚须进退数次,而且缅甸的火车是狭轨,而非宽轨,每列车所拖的车皮极有限,所以一个整师的军队,即使昼夜不断的输送,单轨铁道上毫不休息,也要一星期才运完。铁路在战时不能充分发挥它的战争机能,这是颇伤脑筋的事。话题既涉及战争范围,因利乘便,此刻就来谈一些四月初旬以前的缅甸战区见闻吧。

一、迟缓乃失策

敌人在去年十二月八日,掀起太平洋战争,同时进攻菲律宾、香港及马来亚。但是真正发动侵缅战争,时在今年一月十七日。当我们尚在新加坡领受敌机狂炸,北马战事激烈进行之际,一部分的视线还集中于缅甸,大家以焦灼的心情,期待缅甸的驻军能出奇制胜,挥大军以侧击泰国南部,尤其是狭窄的克拉地峡。可是期待总是落空,缅甸除空战以外,并无惊人的表现。(www.nxxnyqc.cn)缅甸最南部的维多利亚角,是一个军略上极重要的地方,也即是仰光与新加坡间空航的加油站。另一方面,它也是印度洋的窗户,必须死守,乃理所当然。谁料到竟为敌人一袭即得,(被略)但这毕竟还是一个不可补偿的损失。

后来敌军进攻毛淡棉,这似乎应该使缅甸守军提高警惕的时候了,而况这时如果出击泰国,以进袭敌军赖以攻缅的根据地,为时尚不能算太晚。(被略)尚未为我友邦军事家所注意。于是毛淡棉之失陷,又成为缅甸军事上第二次的失着。

“中国大军进入缅甸了!”这令人兴奋的消息,曾以大字标题揭载在同盟国各地的各种报纸上。我们想象中,此时国军一定挟雷霆万钧之势,从缅泰边境倾入泰国北部,以威胁敌军后方。这样,既可解仰光之围,又可减弱敌军向新加坡进迫的攻势。讵料消息尽管高唱入云,我英勇国军仍因种种交涉,而迟迟进入缅境。太迟了!太迟了!这不仅我们中国人作如是观,即远见的英国人士亦有相同的感觉。举最近的例子,则读者可翻阅昨天的报纸,(见中央社伦敦四日路透电)新闻记事报战地记者威廉蒙戴氏《论缅战失利原因》文中,曾慨乎言之。

二、国军入缅甸

中国军队之大批进入缅甸战区,是在三月七日仰光不幸沦陷之后。大概一部分我军开入缅甸南掸联邦的景栋一带,对泰国的北部作监视状,主力部队则防守仰光至瓦城的铁路线及下缅甸的伊江流域。这一带为平原地区,宜于敌军作机械化的立体战争,而不适于轻装的我军作运动战。但是四月初东瓜附近的战斗中,我军仍发挥过惊人的英勇与坚韧,给予敌军以重大创伤。

我们一直钦敬国军作战之英勇,牺牲之壮烈,一面犹不能不痛责自己对国军援助之不够。记得国军进入缅甸之后,曾大事招聘能操缅语的华侨,可惜应者寥寥。那般平时在海外虚耗国币的显达人士,这时不是远走高飞,便是留在腊戍,大做其生意经。

国军到了缅甸之后,语言不通,地形不熟,要找宿营地,要找向导,要寻粮食给养,一切都是难题。后来当地有缅甸华侨青年所组织的战时工作队,总算为国军解决了一部分的困难,可是毕竟因为他们的力量太少,困难与阻力太多,致在缅甸的军民合作工作,做得还是不够。

有些地方我们也感觉国军入缅的准备工作,也太不够了。例如,大部分士兵进入热带,尚不知每天冲凉之重要性,而且携带厚被,棉军服,吃力而不讨好,军医院携带的药品,本来已不足,一些腐败的职员,还要乘机做生意,所以前线战争已发生很久,但到最后才开始收容伤兵。例如,军政部×××军医院,驻扎××连一月之久,到四月一日始收容伤兵。

三、民众与战争

在缅甸作战,当然要依靠缅甸的民众力量,只有民众力量,才是战争力量最伟大的源泉,这种道理在我们抗战中的中国,几成为浅近的常识。可是有些人在估计战争力量时,还是只看到军队,而不见其他,不仅是这样,而且在军队力量中,只看到大炮的威力,他们把视野局限于炮口的口径,以为炮口口径有多么大,便是战争力量有多么大。于是在计划整个战略时,不免时常钻到牛角尖里去。

缅甸与英国统治当局间,原有许多矛盾之点(被略),但是自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我们只听见人们提英印问题,是不是缅甸已经毫无问题了吗?

事实上,我们在缅甸战事进行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严重政治问题。例如,敌人于四月初对瓦城的大轰炸,轰炸的威力倒并不大,最可怕的还在一部分受敌人利用的缅人,竟乘机防火抢劫,所以大轰炸之后,缅甸的旧京就变成焦土一片。

敌人在缅甸的工作,许多地方证实他不仅下过一朝一夕的功夫。例如,某些敌军军官过去曾在缅甸寺院中当过和尚,所以缅甸青年僧人协会一部分领袖,在战时勾结敌军,到处破坏守军的作战行动。不管是消极或积极的帮助敌军,缅甸守军在这方面吃亏之大,是令人万分惨痛的。

回忆数年前滇缅路开始通车时,西南运输处欲在腊戍修盖房屋,苦于当地缺乏木材,后来经向当地土司交涉,由他下命令(还不是真正的动员)给民众,瞩每人于赶集时,随带木头一根。于是一次赶集,木材全备。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应该体认民众力量之伟大,重视与缅甸民众接近之必要。政治重于军事,这个真理屡次在马来亚失陷的过程中,已经提醒了我们好几次,而此刻缅甸战场之失利,应该更使我们前事不忘,以作为“后事之师”吧。(《新华日报》1942年5月18日第3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