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庄公掘地见母简介_郑庄公黄泉见母故事简介

时间:2017-02-2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238 次

郑庄公掘地见母简介_郑庄公黄泉见母故事简介

公元前744年(周幽王八年),寤生当了郑国的国君,称为郑庄公。

郑庄公的祖父就是那个为保卫周幽王而牺牲了的郑伯友。郑伯友死后,他儿子掘突为父报仇,穿着孝服带兵去跟西戎拼命,打败了敌人,立周幽王的大儿子宜臼为天王,就是周平王。周平王东迁后,把洛阳以东的一些土地封赏给掘突,叫他接替父亲在周朝当卿士,同时又是郑国的君主,就叫郑武公。

郑武公夫人武姜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寤生,一个叫段。武姜最宠小儿子,老在郑武公面前夸赞小儿子怎么英俊,怎么聪明,希望将来把君位传给他。郑武公心里却自有打算,还是立寤生为继承人。郑武公去世后,寤生便即了位。

他母亲怕小儿子没个好地位,就对郑庄公说:“你当了诸侯,可你弟弟还没个蹲身的地方,我看就把制邑(今河南省汜水县西)封给他吧。”

郑庄公回答说:“父亲在世时早对我说过,制邑这地方是要害,谁也不能封。”

武姜又提出:“那么就封给他京城。”

京城也是郑国国都荥(xíng)阳(今河南省成皋县西南)以东挺要害的大城市,郑庄公不吭声。

武姜生气了:“这儿也不能封,那儿也不答应,你干脆把弟弟赶出去算了。”

郑庄公被逼得没办法,只得把京城封给了段,从此,人们就把段称为“京城太叔”。

京城太叔动身的时候,他母亲拉住他的手,悄悄地说:“你哥哥没一点兄弟的情份,京城也是我逼着他封给你的。你到了京城,要好好地为娘争口气。最紧要的是要好好操练军队,积聚粮草,等什么时候捉个机会,你从外头往里打,我在里面配合你。要是你打败哥哥当了国君,我死了也就安心啦!”

京城太叔听了娘的话,果然招兵买马,逐步扩大了自己的军队。消息慢慢传到了荥阳。祭仲等大臣暗暗为郑庄公着急,对他说:“不乘早管教一下太叔,将来恐怕要虎大伤人了。”

郑庄公很有心计,对臣下说:“坏事干得多了,自己一定会灭亡。不信,你们等着瞧吧。”

隔了不久,京城太叔发兵占领了京城附近的两座小城。地方官急忙前来报告情况。郑庄公听了,只是慢慢地点着头,眼珠子来回地转,心里好像在打什么算盘。

大臣们听了很不服气,说:“京城太叔天天操练兵马,又占了两个城,不是明摆着造反吗?主公应该立即发兵剿灭他。”

郑庄公的脸往下一沉,呵斥大臣们说:“我母亲最喜欢太叔。我宁可少了几个城池,也不能违反母亲的意愿,伤了兄弟的情份。”

大将公子吕说:“主公现在让着太叔,太叔将来可不让你呀!”

“不准多说了!”郑庄公袖子一拂,“到了将来,谁是谁非,你们就知道了!”

又过了几天,郑庄公召集大臣,说是要到洛阳去朝见周平王,让大夫祭仲代自己管理国事。待郑庄公一动身,武姜赶紧让自己的一个心腹给太叔送信,约他发兵来攻打荥阳。

京城太叔接到母亲的信,一面写回信约定进攻的日子,一面聚集军队,只说是奉主公的命令要去朝廷办事。

谁知郑庄公扬言去洛阳只是一个计谋。他一边派公子吕在路上设下埋伏,截获了太叔给姜武的回信,一边在外面绕了个大圈子,带领几百辆车悄悄来到了京城附近隐蔽下来,只等太叔离开。眼见太叔带领军队往西开走了,郑庄公先派一些士兵打扮成买卖人模样,混进京城,在城门楼上放起火来。城门外的大军一见火光,立即进攻,很快占领了京城。

太叔走到半路,听到京城失守的消息,这才知道中了计。急忙星夜赶回来,想夺回封地。他手下的士兵知道了太叔原来是要他们去打国君,乱哄哄地散了一大半。太叔看到军心变了,大势已去,没法再打下京城,就逃到了共城。

共城实在太小了,如何经得住郑庄公和公子吕的大军攻击?没一会儿就失陷了。

太叔叹了口气,说:“是娘害了我了!”说完就拔剑自杀了。

此事早有人报告给郑庄公。郑庄公去了一块心病,不用说有多痛快了,可他表面上装得挺悲伤,跑去抱住太叔的尸首,呼天抢地,鼻涕眼泪流了一大堆。

郑庄公这一哭,引得旁边的人也都流下了眼泪,全夸奖郑庄公是天底下少有的好哥哥。

郑庄公哭了一会儿,在太叔身上搜出了武姜的那封信,心里对母亲火透了。他叫人把这些书信送到荥阳,让祭仲交给他母亲,还让人把她送到偏僻的城颍去住,临了对天起誓说:“不到黄泉之下,再也别见面了!”

过了几天,郑庄公回到荥阳,心里想想有点不对劲。自己一向在人前有个又忠又孝的好名声,现在赶走了母亲,不要落下个不孝的罪名了吗?他想去见见母亲,但又不能,因为他发过誓了。那时候,人们很重誓言,怕发过誓不算数要受到报应,再说郑庄公还怕人家说他往后说话也不算数。郑庄公思前想后,一时不知道怎么收场才好。

正当他进退两难的时候,一个叫颍考叔的小官从城颍来见他了。来人向他献上了一只很特别的鸟儿。

郑庄公问:“这叫什么鸟?”

颍考叔说:“这叫夜猫子,是个黑白颠倒,不知好歹的坏东西。小时候母鸟养它,长大了就把它娘吃了,是只十足的恶鸟,今天我把它逮来,请主公自治它。”www.nxxnyqc.cn

郑庄公明知他话中有话,也只当没听懂,随他说去。吃饭的时候,郑庄公用羊肉招待他,他把一块最好的羊肉留着包起来,放在一边。郑庄公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主公不见怪的话,我想把羊肉带回家去。我娘上了岁数,好久没吃到这么好的东西了,她还没吃,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能咽得下去呢?”

郑庄公叹了口气说:“你真是个孝子,我当了诸侯,还不能像你这样奉养母亲。”

颍考叔装着挺糊涂的样子,说:“太夫人的福还享得完吗?”

郑庄公又叹了口气,把武姜约太叔攻打荥阳和他发誓不到黄泉不再见面的事说了一遍。

颍考叔说:“主公这么想着太夫人,我估摸太夫人一定也很想你。以我所见,你要见到太夫人这事可不难。”

“我刚才对你说过,起了誓要到黄泉才能和她相见,这辈子恐怕没指望了。”

“我说主公,人不一定死了才能到黄泉。黄泉嘛不就是地下?咱们只要挖个地道,在地下盖几所房子,让太夫人住进去,主公到地底下,不就能跟她见面了吗?”

郑庄公觉得这倒是个不违誓言、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就派颍考叔去办这件事。

颍考叔用了几百个人,连挖地道带盖地下房子,不多日一切都办好了。他一面派人接武姜住到地底下的房子里,一面请郑庄公前来,从地道钻进去。郑庄公见了母亲,跪在地下,说:“孩儿不孝,请母亲原谅!”

武姜又害臊又伤心,赶忙搀起郑庄公说:“是我不好,哪儿能怪你?”

母子俩抱头痛哭了一阵。郑庄公扶着他母亲,出了地道,上了车,又特意在热闹的大街上兜了几圈,才慢慢回到宫里去了。

郑庄公这回又落了个好名声,心里十分高兴,就把颍考叔留在都城荥阳,封他为大夫,和公子吕一起管理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