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文公重耳的故事_重耳逃亡的故事

时间:2017-02-2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7033 次

晋文公重耳的故事_重耳逃亡的故事

重耳,也就是后来战国时期的赫赫霸主晋文公,他一生充满了磨难,在当上晋国的国君之前,经历了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流亡过程。

自从重耳的父亲晋献公娶了骊姬以后,晋国的宁静就被彻底打破了。骊姬设计杀害了太子申生以后,她的黑手就又伸向了精明干练的重耳和夷吾。

太子申生刚死,夷吾和重耳就来见献公,问起哥哥的死因。献公大发雷霆,说:“这小子嫌我死得太迟了,还对我用起计来。”

夷吾说:“父亲,我们都很熟悉哥哥的为人,他一向为人正直,他好像不会做出此类事来。”

献公说:“可不是吗,我也不相信。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怎么想到他会害我?”

重耳和夷吾还要说什么,献公阻止了他们。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哥哥就是骊姬这女人杀害的。

夷吾和重耳见献公的事,骊姬通过她安插在献公身边的耳目都知道了,她害怕极了,她觉得要不把这两个小子除了,早晚要出乱子。于是又开始了她的下一步打算,她不断地在献公面前说两个公子的坏话。并且想设计一个机会来除掉这两个人。夷吾和重耳都知道这位后母的毒辣,现在又得到父亲的宠爱,父亲许多方面都是听她的,所以他们一点不敢大意。他们商量,看来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京城,夷吾回到他的领地屈邑,重耳逃到他的领地蒲邑,在那里高筑工事,以防不测。

后来献公听信骊姬和大臣士伪的话,认为他俩要谋反,就派遣人去征讨他们,派宦官勃辊(tì)去杀重耳。

一天,重耳正在房中读书,忽然听到外面人声喧哗,原来是他父亲派兵来杀他,慌忙之间就爬墙而逃,勃辊飞身赶到,从墙下一把抓住重耳的衣服,举刀砍去,只砍去了重耳的衣服袖子。重耳一个纵身跳出了墙头,逃之天天。

重耳逃到了翟国,过了三年,晋国出兵攻打翟国,因为他们得知重耳就在那里,翟国也毫不示弱,就从背后攻打晋国。晋国当时遭到许多国家的夹攻,所以也不敢再向翟国进军,就退了兵。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去世,就立了骊姬的儿子奚齐为王。大夫里克等对这种安排耿耿于怀,他们想把重耳接回国当国君。里克于同年10月杀了奚齐。这时,献公还没安葬。大夫荀息利用骊姬的帮助,立了骊姬的另一个儿子悼子为王。不久,里克把悼子和荀息都杀了,晋国的宫廷一片混乱。

这时,国中无主,大臣们在一起商量到翟国把重耳接回来,立他为王,他们都认为,国家在目前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只有重耳的智慧可以治理这个国家。

他们派人到了翟国,见到了重耳,说明了来意,但是重耳经过认真地考虑说:“我违背父亲的命令逃到了别的国家,父亲死后我也没有尽一个儿子的孝道,我怎么能这个时候回去当王呢。”

后来,大臣们就请了夷吾回来。立他为王,这就是晋惠公。

重耳少有大志,他早在年轻的时候就结交了许多贤士,有赵衰,狐偃、贾佗、先轸(zhěn)、魏武子等,号称“文公五贤人”。

重耳来到翟国以后,翟国对他非常地好,翟国是他母亲所在的祖国,国王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他一共在翟国住了十二年,当他的哥哥夷吾当王的时候,手下的大臣就给他进言,说是重耳以后会和他争江山,糊涂的夷吾就派了几个壮士到翟国去杀害重耳,但是翟国的国君保护了他,使得他免遭祸殃。他在翟国住得时间长了,有一天,他和赵衰等商量道:“我当初逃到翟国,是因为翟国离我们国家近,也因为这地方可靠,在这里住这么久,也不是个事,也给他们国家带来了很多麻烦,我很早就想到齐国去,齐桓公是一个有深谋远虑的人,现在他的国家也正缺人,管仲等也死了,我想现在就成行,不知你们以为如何?”

赵衰他们同意重耳的意见。于是他们就准备出发。

临行的那一天,他们和国王告别了,重耳来到了自己的妻子的面前,说:“我走以后,你要受苦了,你等我二十五年,我要是不回来,你就改嫁。”

他的妻子止住了哭泣,轻声笑着说:“等到二十五年,也许我的坟墓上的柏树已经长高了。虽说是这样,我还是会等你的,一直等到死,等到来生。”重耳这个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他泪眼模糊地告别了妻子。

他在到齐国的途中,经过了卫国,卫文公觉得他是个逃亡的人,对他很没有礼貌,还吩咐人快快把他赶出去。他到了卫国五鹿这个地方,没有吃的,就向乡下人讨饭。那些人想戏弄这个要饭的,就用盆子装了一点东西拿给他吃,他拿近一看,原来里面装着许多土块。

重耳气得就想揍他们,赵衰笑着说:“不要打,你不觉得这是个好兆头吗?泥土,象征着拥有土地。”

于是重耳跪在地下接受了这份不平常的东西。

他到了齐国,齐桓公早就听说重耳贤良能干,用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他,并且把同宗的女儿姜氏许配给他做妻子,送给他二十乘马,并且给他许多东西。齐桓公对他也非常敬重,每每有事就和他商量。他也就很安逸于这种生活

他到了齐国后的第二年,齐桓公去世了。大臣竖刀内乱,在十分混乱的情况下,齐孝公即位。这时候,许多诸侯国觉得桓公一死,齐国国势衰微,就乘机来攻打齐国。重耳虽然觉得在这里生活不是很安全,但是他有一个很好的妻子,他觉得这就够了,他和妻子恩恩爱爱,生活过得很舒坦。

他的几位随从都劝他离开齐国,但是重耳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一天,赵衰、狐偃等在一棵桑树下商量,怎样能使他们的主子改变主意,被正在采桑叶姜氏的侍女听到了,回去以后就告诉姜氏。姜氏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她早就觉得丈夫有点乐不思国的心思,就让女仆不要声张。她照例和重耳恩恩爱爱,她对重耳说:“夫君,我们俩虽然相亲相爱,你给我带来了幸福,但是,你还有你的事业,你的祖国,一个男人应该以天下大事为己任,怎么能只图个人的安逸呢?”

见到妻子这么深明大义,他觉得自己很惭愧,但是动乱和流亡生活实在给他带来了太多的苦恼,他对世事的纷争也实在太厌倦了,他有一个爱他的妻子和一个美好的家庭,他觉得就够了,何必再去奔跑不休,像丧家之犬?他把自己的这一想法告诉了妻子。姜氏觉得这样软劝是不行了,就和赵衰等商量,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

一次,姜氏大摆宴席,招待友人。在席间,他们把重耳灌醉了,随后就把他抬到预先准备好的车子上。第二天清晨,重耳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辆奔驰的车子上,他看到五个贤人都在车子上,咎犯还亲自为他驾车子。

他一切都明白了。他从车上翻过身来,哗地拔出了刀,就向咎犯刺去,咎犯急忙闪身,说道:“你要觉得杀掉我,能成全你的心愿,你就杀吧。”

咎犯是他的舅舅,重耳说:“你们现在硬要让我走,将来事业不成,我就吃舅舅的肉。”这几位忠心赤胆的人开始感到大事不好,但从他的话音中,觉得他们的主子的气消了一些,心里也就稍微轻松一些。

咎犯故意和他开玩笑,想缓和一下空气,他说:“我的肉老了,又腥又臊,有什么吃头?”这句话把重耳说得笑了起来。

五位贤人成功地把他们的主子挟持走,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重耳也打趣道:“瞧你们这样,就像一个个当了国王似的。”

赵衰说:“我们比当国王还高兴。”就这样他们到了曹国。

曹共公也是个势利小人,他根本不把逃难中的重耳放在眼里。他早就听说重耳长得和别人不一样,重耳的肋骨不是像平常人那样分开的,而是长在一起,曹共公就很好奇,想看一看,于是趁他洗澡的时候,偷偷地溜进去看了个明白。

出来后,他还和别人绘声绘色的描绘。共公的一个大臣叫厘负羁觉得他的国王这样做也太没有礼貌,太庸俗,就对他说:“晋国的公子是一个出名的贤人,而且他又和你同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

曹共公根本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厘负羁非常看重重耳,他私下里送给重耳食物,在食物里面放了一块玉璧,以备他们在流浪中遇到困难时使用。重耳对他的这番好意感谢万分,接受了他的食物,但是将玉璧还了他。www.nxxnyqc.cn

离开曹国,他们来到宋国,宋襄公刚刚和楚国打了一仗,国家受到了很大的损失,他自己也在泓河边的战斗中负了伤,他这时急需人才,所以对重耳前来非常欢迎,于是就用接待国君的礼遇接待他,亲自到馆驿向他求取治国之计,并且热忱地欢迎他留下,共成霸业。

宋国的司马公耿固和重耳的舅舅相好,他暗地里对重耳的舅舅说:“你家公子还是到别的地方为好,宋国是个小国,打了这次仗以后又很弱,要让宋君帮公子重返国家并非易事,我看你们不如到其他大国去。”

咎犯觉得这位老朋友的忠告是有道理的,于是就和重耳离开了宋国。

后来他们经过郑国,郑文公也是势利小人,他觉得重耳没有利用价值,对他毫无礼貌,命令手下人不要让他们的车子进城,重耳只得绕过城墙,离开了郑国。郑国的一些大臣觉得国王这样做太短见,大夫叔瞻对国王说:“晋公子贤能,他的手下人个个了不起,都可以充当国家的辅佐,你不对他们以礼相待,日后也许会惹来麻烦,不如现在派人追上他们,把他们杀了,留着他们,日后对我们郑国来说,是个祸患。”郑文公不听他的话,重耳顺利地离开了郑国。

他们来到楚国,楚国当时是个大国,但是楚成公对他却是优礼有加,用诸侯的礼节接待他。重耳感到受之有愧,就推辞,赵衰说:“你在国外逃亡十几年,小国都欺负你,但是现在大国却对你好,说明你将要发迹了,你就大胆地领受吧。”重耳就接受了他的诸侯之礼。他在这里住了几个月。

有一天,成王和他在一起叙话,成王突然说:“公子如果回国了,用什么来报答我?”重耳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时感觉到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稍加思量,说:“我要是回国了,日后一定用大量的珍禽异兽、金银财宝来报答你。”

成王说:“还有没有其他东西了!”重耳非常诚恳地说:“我要是以后和君王在战场上相遇,我当退避三舍,以感君王待我之恩。”成王微微一笑。

回到宫中,大臣子玉一脸怒气,对成王说道:“君王对公子这样好,他还要和你兵戎相见,真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不如现在就杀了他。”成王自有自己的想法,他没有杀重耳。

这时,晋国的太子圉(yǔ)从秦国逃走了,秦国人对他很怨恨,听说重耳在楚国,就派人送了很多东西,并且热情地邀请他到秦国去。重耳决定到秦国去,成王为他饯行,送了他许多东西。

他们到了秦国,穆公把同宗的五个女儿一起嫁给重耳,但是这五个人中有一个女子曾经嫁给公子圉,所以重耳不想要。

这件事僵在这里,差点闹得不愉快,司空季子说:“公子,太子圉的国家你尚且要去征讨,何况他的女人呢,你要因为这点小事和秦国闹得不和,日后对你的事业将有很大影响,你不能因为小礼节,而忘掉了你的大耻辱。”

重耳只好接受了这个他不想要的女人。

晋惠公后来去世了,晋国又没有了自己的国君。晋国的大臣栾枝等人听说重耳在秦,就派人前去劝重耳回国为王。他们商量里应外合之计,由栾枝等在里面接应,赵衰、咎犯等护送重耳回去,秦穆公派了很多兵力声援他们。这件事做得很顺利。就这样,流亡十九年的重耳回到了自己的祖国,这时他已经六十二岁了。出去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满头黑发的壮汉子,现在他已经是两鬓如雪,当他踏上了自己的祖国时,他跪在地上,亲吻着清新的土地,他老泪纵横。

在回晋国的途中,到了黄河边,咎犯说:“公子,我追随你许多年,过错犯了不少,那次把你喝醉了抬到了车上,就是其中之一,我就从此离开你吧,请你好自为之。”

重耳一听舅舅说出这样的话,就把自己身上佩带的玉璧扔到河里,发誓道:“我回了国,以后如果有和你们不同心的,这河里的神可以作证。”咎犯也不提要走的事了。

晋国又有了自己的国君,这就是重耳,是为晋文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