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伯拉罕・林肯总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仪式上的演讲_美国张伯伦将军事迹

时间:2019-08-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 次

在亚伯拉罕·林肯总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仪式上的演讲_美国张伯伦将军事迹

(1909年2月12日,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市)

1865年4月14日晚,林肯总统被约翰·威尔克斯·布思(John Wilkes Booth)在首都华盛顿的福特剧院(Ford Theatre)刺杀。林肯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殉职(Martyred President)的总统,也是第二位在任职时去世的总统。

四十四年后的1909年2月12日,美国迎来了林肯总统诞辰百年的日子。在这天,美国全国各地,包括曾经误解和仇恨林肯总统的美国南方都举行了浓重的纪念仪式,来缅怀这位伟大总统。四十四年后,美国内战的硝烟已经消散,战场上激昂的厮杀声、惨烈的呼喊声、绝望的祈求声都已经逐渐远去。美国用六十万无辜青年的生命和鲜血洗涤了奴隶制的罪孽,从内战的血祭中获得了新生,在相对和平稳定的国内外环境中,快速崛起。在20世纪初,成为与欧洲传统强国并驾齐驱的新兴强国。四十四年后,美国人民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林肯总统的伟大,正是林肯总统拯救了已经分裂的联邦,也正是林肯总统将1776年《独立宣言》所宣示的“人人生而平等”,这个美国的立国之魂真正带到了美国。为此,林肯总统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作为代价。所以,在历次美国最伟大总统的排名调查中,只有林肯总统曾经超越过美国国父华盛顿排名第一,并且林肯总统一直排名在伟大总统的前三位之中。

作为著名的演讲家,张伯伦将军在战后经常受邀,发表了很多对美国内战、美国精神、美国思想有着精辟论述和深刻反思的演讲。1909年2月12日,他受邀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自由厅(Liberty Hall)发表了纪念林肯总统诞辰一百年的演讲。(www.guayunfan.com)当时已经八十一岁高龄的张伯伦老将军白发苍苍,满身伤痕,满身勋章,但他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依然传递着坚强和勇敢、同情和宽容。

张伯伦将军在美国内战中作为前线指挥官并没有机会和林肯总统接触。但在1862年12月,林肯总统视察军营的时候,他远远地目睹过林肯总统的伟岸和崇高。同时张伯伦在彼得斯堡战役中严重负伤后,被格兰特将军战地荣誉提升为准将,也得到了林肯总统的批准。可以说,张伯伦将军对于林肯总统,尽管没有正式的接触,但却充满了私人的感情。

在这篇演讲中,张伯伦说道:

晚年的张伯伦将军,一身戎装,满身勋章。虽满身伤痕,却依然目光坚定,意志顽强。

(林肯总统)他的宽厚仁慈深深打动了同样具有骑士精神的南方同胞的心弦。现在,所有南方人民都向林肯总统致以深深的敬意……当代的敌视逐渐褪去,偏见和误解随着相互了解的加深而消散……地平线在扩大,影像逐渐清晰。每一片土地,年复一年,甚至经过无数个世纪后,当人民感受到他的恩泽的同时,也终于认识了这位伟大的施恩者……所以,我们面向未来,而不是过去,来确认和讴歌亚伯拉罕·林肯的历史地位。

的确,正如1865年4月15日,当林肯总统停止呼吸的时候,守候在他身边的美国国防部长(Secretary of War)爱德华·斯坦顿(Edward Stanton)说的一样:“现在他属于了历史,他成为了不朽。”(Now he belongs to the Ages.)

毫无疑问,美国人民会永远纪念、感谢、研究和效仿伟大的林肯总统,正如美国国家广场上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中林肯坐像背面墙上镌刻的铭文所昭示的一样:

在这个圣殿中

就像在人民的心中,

为了人民,他拯救了联邦,

对亚伯拉罕·林肯的怀念

永远被奉为神圣。[1]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伟人往往诞生于危难时刻,即所谓乱世出英雄。纵观天下历史,之所以称为伟人,是因为这种伟大可谓凤毛麟角。这种伟大既不是指他们有什么强烈的自我意识,也不是指他们比别人更多拥有什么,而是指用超凡的行动力来处理人类所面临的困境,并使之达到更高的境界——权力为民众所有、所用、所享。这是一种宽宏大气的展现。在大多人的潜意识中认同在困境中抓住机会来展现自己的能力并为自己服务是一种伟大;统治者和征服者之所以被称为伟大是因为他们能奴役和支配数量庞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或者主宰世间芸芸众生的生死存亡。

但是真正的伟大不在于自身的成就,而在于一种愿意为了人类的进步而进行自己最大努力的一种人生态度。这种为人类造福而舍弃小我的行为堪称真正的高贵和伟大。

历史上的英雄人物都不是自我主义者,而是拯救者。拯救弱者,挽回错误,扭转危机。他们将痛苦和牺牲留给自己,他们带给人类的不仅仅是和平与安宁,更是人类对自身认知的升华。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为人类寻找真理的伟人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爱戴。如果我们回顾历史,最能让人们记住和推崇的是这些典型的英雄人物及他们的伟业。

当人们盲目地、过激地希望将追求的力量和真理变为现实时,反而会导致一些危机的产生。这时常常就会出现一些有智慧的领袖,他们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和为了实现更高目标而约束自我的克己精神。他们往往就能够领导着人们走出这样的危机。林肯总统从一开始就在塑造这些基本的力量和精神,但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是按照它们在世界中应有的位置来塑造。历史上因为缺少像林肯总统这样的人,人类人权的进程多次停滞——这是伟大努力的浪费和无谓的牺牲,使得良好时机与人类擦肩而过。

亚伯拉罕·林肯(1809年2月9日至1865年4月15日),美国第16任总统。

曾经有很多巨大的危险和严重的纷争降临在我们的国家,这些危险和纷争不能用语言和比喻来描述。自然灾害以及由于人们的不满所造成的破坏和灾难不仅仅导致有限物资的严重损失,还导致不计其数的精神伤害;更有危机企图将这个联邦——美利坚合众国四分五裂地疯狂颠覆。这样的危机带来的影响是广泛的和严重的。当人们的愤怒难以控制,当制约各方势力的契约土崩瓦解,那些曾经保护着世界整体性和秩序性的力量变得矛盾冲突、针锋相对的时候,一个平衡的格局就被破坏。这样的危机超越了法律的能够调节的矛盾和关系的范围,超越了利益的冲突和原则的抵触,它将导致人类与人类之间的战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

从历史来看,人类并不是随时都充满智慧。神圣公约、公民代表大会与达成的妥协和解都时常失败。相互不和谐,彼此充满憎恨被不合适地夸大了。在这些负面情绪影响下,记忆中的友谊纽带、爱国情怀和宗教信仰都慢慢消失了。试想由一群最有智慧的人,法律、医学和神学专家以及十二使徒来推选一个领袖并决定这个领袖需要拥有什么样的品性,他们也可能无法完成这个推选或者他们根本就找不出这样的人。

因此,可以说在危机时刻出现的他[2]是上帝的神意。这样的一个神秘到来的拯救者,他既是仆人也是主人,他是法律的跟随者也是领导者。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很快挑起人们期望的重担。亚伯拉罕·林肯从一个贫穷的无名小卒,走过了连自己都不能够完全理解的一条人生道路,然后悄然到达了权力的中心。

他并不是传统的世袭贵族,也不是经过同时代朋友的推荐,而是受到命运的驱使。他的到来是因为他被选中,他被选中是因为他是唯一的选择。至高无上的选择者告诉他:“你要坚强勇敢,你要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起前进,并带领他们来到我曾经给他们的祖先许诺的这片土地,同时你要让他们世代继承这片土地。”[3]

他挑起了这副很多人都无法负担的重担,因为他已经很强大。弱小的人不可能受到这样的召唤。

所以,他是这样的一个拯救者,成熟冷静,有勇气和敏锐的直觉,他带着一颗感化所有人的心。他的理智和正直来自他所拥有的潜在的伟大力量。他还有一种宽宏的气度,比起自己的需要,他将其他人的利益置于首位。他拥有更大责任心,勇于担当。这些所有品性组成了他的智慧、善心和毅力。他用敏锐的眼光审视所有的情况,既能够深入系统地思考,又能抓住细节同时把握大局。他不仅仅能看到人类的本质,更能看到人们的潜质。坚毅和强大的意志力让他能够从容应对来自各方的危险,同时坚守自己的立场,不轻易屈服于他人,更能经受住诱惑。他愿意去解决问题,忍受痛苦,他的耐心令人感叹。

他有着执着的信念去完成他的使命。他希望改变现有的政策,使国家的发展重回正轨。面对残酷的现实,他始终坚信自己制定的蓝图。尽管经历了很多失败和困难,他始终牢记自己的誓言,坚持不懈地沿着这个蓝图和这条道路前进。这样的坚毅和他的智慧及敏锐的洞察力相得益彰,这造就了林肯总统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伟人。或许他比同时代的其他伟人更加出色。

林肯总统并非军旅出身,对于军事方面的经验和经历都很欠缺。但这些并不妨碍作为优秀律师的林肯总统快速学习和掌握军事技能,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事战略家。在这样一个大规模涉及陆地和海洋的暴乱中,不能将他看成是和平年代的行政统帅,而应该视为在战时这个国家在世界上的代表,他是陆军和海军的最高统帅。他的第二个称号:可以掌握战争力量的总统。

林肯面对的局势是史无前例的,无论是在规模、复杂程度,还是影响方面。最为棘手的问题就是要战胜战场上的敌对武装力量,镇压暴乱,重新找回美利坚合众国联邦的权威和荣耀,同时又要保护所有美国人民。

但这些问题都互相牵制着,并没有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相互交错的利益关系,仇恨和令人困惑的动机使得这些问题更加复杂,更加难以解决,更加难以保障美国的统一和人民的自由。

当时很多局势的发展是当时的力量无法控制的,也是连最有远见的人都无法预测的。需要考虑的不仅有战场上的胜负,还有这场战争的影响,人民将来的生活以及与之相关联的国家之间的利益,还有最重要的人性和人道主义的问题。

林肯总统既是战场上的统帅,又是政治上的领袖。但他在战争艺术和行政管理上的经验和经历都有欠缺,所以他有大量的知识需要学习。他确实也愿意去学习。但这种事情也不能操之过急。在一些问题上,他主要靠着自己的信仰、内心的追求和目标来作出决断。他并不需要为这样的决断感到担心和害怕。尽管可能有杀手埋伏在他前往办公地点的路途中,尽管可能有人策划扰乱选举的计票和结果,但他都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去面对首都的这些困境和威胁。

有人认为林肯选择内阁成员的方式新奇,带有一定危险性。但这正展示出他的爱国情怀和独立自主的勇气。他没有寻找和他有着相同认知并能形成一个固定团体的人。相反他邀请对立面的竞争者和各界知名人士加入内阁。这些人甚至包括弗吉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名流。人们从不期望能够在一个由苏厄德、蔡斯、卡梅伦、韦尔斯、贝茨、布莱尔、史密斯和后来的斯坦顿所组成的内阁中轻易达成一致。不用怀疑,这些人最开始并不看好林肯总统。但是最后,林肯总统改变了他们所有人的看法,也让他们产生了敬畏。他坚持走了下去。

林肯总统在军事方面遇到了更多的困难。那些在政治上受到欢迎的理论,在军事上却没有达到同样的效果。这当然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和经过很多次尝试才能够认识到这一点。不幸的是人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找到林肯总统这样一个拥有军人头脑、眼光和体格的政治领袖来领导他们。

在这些与他一同作战的将军中存在着一种冗余、不和谐的氛围。林肯总统作为一个政治领袖,他必须改变这样的现状。他是一个负责任的指挥官,同时他更是一个建议者。尽管有些人允诺互相帮助,出谋划策,但他们并没有从中获益。在直面交流中,林肯总统犀利的反驳常常带有一丝贴切但出人意料的幽默和风趣。这样的反驳常常一语点醒梦中人,同时又能引发其他人的大笑。这样既尊重了所有人,又达到了设计的效果。这样永远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

当然,在人们欣赏林肯总统的同时,林肯总统的周围也聚集了一帮虎视眈眈的对手和漠不关心的旁观者。他需要处理好与内阁、国会、各委员会、外交家和形形色色的大众人士的关系,更令他担心的还有战场上的敌人。

激动且不动脑子的人们将战场的缓慢进展归咎于他。同时,社会上流人士和众多报纸向他施压,希望他早日能够解放那些奴隶。“攻入里士满”的呼声直接促使了游行活动并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隐藏在首都的叛徒,在明处和暗处的敌人和莽撞的评论家更使得当时的困境雪上加霜。每当人们想到林肯总统曾面对这些艰难的处境,就会不禁感叹他伟人般执着追求的毅力,同时也为他带有悲剧色彩的去世而感到惋惜。

但是他注定会成为伟人,这就是他的命运。

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内战时期困扰着总统的一些日益显著的矛盾以及复杂的外界形势。最初,这次叛乱可以看作是一次国内的暴动。本应当用各种法律和协议来处理这样一个事件。但是现实中的法律和协议效力却不尽如人意。法律作为一种策略手段,随着事态的严重程度而发生变化。当整个叛乱越演越烈,社会的环境变得更加复杂,总统就有必要改变他的策略并且证明这些策略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派出大量的武装巡洋舰攻击和掠夺商业船只,这是美国南部邦联做出的第一个类似于战争的行为。这些行为是由那些受到南部邦联政府授权的“海盗”来执行的。我们不会认为这些“海盗”是叛乱中的一员,因为他们只是在公海上进行着这样的勾当。我们也不会将他们与真正的海盗相提并论,毕竟他们还只是内部的敌人。他们并不符合国际法中对海盗的定义——“全人类的公敌”。所以,我们不能绞死那些已经被拘捕的“海盗”船员,而只能将他们作为战俘进行交换。

在我们眼中,这些叛乱武装力量也不是一群简单的暴民。他们的装备、目的和所呈现出来的形式已经让我们不得不用战争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这次的叛乱。我们也希望用战争法来对待这样一群人。我们决不会承认南部邦联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或者一个合法的党派而存在。

与此同时,总统先生对南部的港口进行了封锁。这是国际上更加通行的做法,也更为人所知。这次的叛乱不仅规模空前巨大,它也在我们国家的陆地和海洋上同时对我们公共法律和人权进行着冲击。这直接导致了我们不得不用战时法律来约束我们强大的对手。但是战时法律理应用于交战双方,一般是互相敌对的两国之间,而不是我们自己的同胞之间。这样的一个尴尬的局面也使总统先生感到为难。

当事态发展到那样的一个地步,其他国家的利益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他国家的参与和干涉带来了更多的痛苦经历。我现在希望各位试图去理解这些外国所施加的压力和导致的困难。这也是林肯总统一生中最艰难和最痛苦的一段生活。林肯总统需要面对一些在历史上和民族上与我们接近的国家和政府的不友好的举动和干预,虽然这些国家从根本上与我们有着相同的价值观。

英国和法国政府并没有遵循国家关系中的通常做法。他们抓住最早的机会宣布他们中立,并且试图让这些叛乱分子的武装斗争合法化。他们忽略了这些人作为叛乱分子的身份,公然试图承认南部邦联。尽管我们的政府不断告知在这样的一次国内事务中任何外国无权干涉,英国政府依然尝试着进行这样的活动。

这些来自英国和法国,以及后来一些国家的认可让南部邦联的巡洋舰有了更多在公海和外国港口活动的权利。这也使得南部邦联在当时的世界有了一定的地位。

让我们用一个经典例子来展现林肯总统过人的智慧和意志力。当海军威尔克斯上尉从一艘公海上的英国蒸汽船上扣押了南部邦联派往英国和法国的外交人员曼森和斯莱德尔先生[4],并将他们送往波士顿关押。海军部长亲自祝贺了威尔克斯上尉,众议院同时也带来了国会的感谢。但这样的行为使得英国和法国政府十分不满。拉塞尔勋爵强烈要求美国政府道歉,并且立即释放曼森和斯莱德尔。他还要求将威尔克斯上尉从海军中开除。同时,英国方面还集结了在加拿大的军队向我们政府施压。面对这样的一个艰难的局面,林肯总统的处理方法既消除了英国政府的不满,又保全了国家的颜面。

在多年的内战中,英国一直允许南部邦联在其管辖的范围内建造和停泊军舰,并希望借我国内战的机会从中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英国政府无视我国多次的抗议和游行。直到战争结束,我们就由此而造成的损失与英国政府进行过商讨。国际仲裁委员会责令英国政府赔偿最低限额——一千五百万美元。试想如果当时英国做出了相反的举动,我们可能就需要为这场战争的损失自行承担责任了。但英国政府或许会对发生在它的附属地上叛乱军队的军舰在公海上调查英国本国的贸易船只而感到惊讶和震怒。

但是,英国和法国最多就是在保持中立态度上表现出犹豫和敷衍。它们并不真诚地期望一个好的结局。他们只是非常急切地找到一个借口来承认南部邦联的独立性。

我们都十分相信葛底斯堡战役在内战中是注定会发生的。这场不朽的战役决定了整个国家的命运和前途。假如当时李将军的军队取得决定性的优势,那么英国和法国一定会抓住这样的机会来承认南部邦联的独立。英国和法国给予南部邦联这样的认可和帮助将会使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你可能会相信这种理念:超人般的快速行军和惨烈伟大的战斗使葛底斯堡战役充满了不朽的荣誉。它带给了我们一种新的归属感。这场战役升华了一般战争的意义。我们的军队不仅在陆地上与敌人进行战斗,同时也在精神层面上和对手较量,和邪恶力量在斗争。

在另一方面,法兰西皇帝[5]攻占墨西哥也给林肯总统带来了一些忧虑。在众多令人烦恼的方案中,法兰西皇帝派遣法国军队进入墨西哥并建立帝制,同时选举一位奥地利大公为墨西哥皇帝。这可能是我国和法国关系中最黑暗的一个时期。除了对美国直接的影响外,在美国的南部边境建立这样一个有敌意的君主制邻国,法兰西皇帝有他长远的考虑,即妄图重新获得《路易斯安那购买协议》[6]中出卖给我国的土地和对密西西比河流域内下游各州的重新控制。法兰西皇帝在他以法国名义给南部邦联的建议中严重高估了自己。他放弃得克萨斯州的建议激怒了南部邦联并使他失去了主动权。尽管林肯总统不断告诫他,但他仍然让自己的军队在墨西哥作战,并让马克西米利安大公作为墨西哥地傀儡皇帝。

有些人可能会记得在波托马克军团被解散之际,一些部队被神秘地保留了下来。这个由退伍军人组成的部队主要目的是秘密地跟随谢里登将军前往墨西哥并协助法兰西皇帝将军队撤出墨西哥。不过由于谢里登将军的个人侦察和国务卿苏厄德的强硬外交手段,使我们并没有能够前往墨西哥。当法国军队随法兰西皇帝离开墨西哥后,给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和可怜的卡洛塔留下了一个恐惧的命运。

让我们一起思考一个问题,假如法兰西皇帝用武力途径强行获得了在路易斯安那的立足之地,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或者是双方,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够拿回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河的控制权?这关系到美国在大西洋一半的贸易量。

现在让我们来研究一下林肯总统使用战时法律处理这样一个国内叛乱时所感到的尴尬。当他不得不调遣军队参与作战,无形中就将一些军用法令代替了民事部门的职能。在道义上讲,战争和法律是相冲突的。但是在某些场合下,他们的确又是相辅相成的。战争是用来捍卫法律的,而法律又用来约束战争中一些特定行为。一次武装叛乱其实可以被称作一次战争,因为它所带来的后果与战争旗鼓相当。我们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战争时期的军队最基本的职能之一就是帮助这些民事部门继续履行其职责。军队中有很严明的纪律,这些纪律用来约束军队的各方面行为,同时这些纪律又是民事部门制定的。例如戒严令,作为一个被用在平民百姓上的纪律,完全是凭指挥官的意志。所以战争时期很多必要的行为在和平时期都是不合法的。但是在战时却被人们认可和接受,因为这些行为符合战时的需要和生活的法则。

我想我不应该一一列举战时法令所带来的种种后果。战时法令明确指出这些叛乱的州和社会团体将不享有任何权利。这样的做法并不是站在这些叛乱者的出发点上制定的,而是从自由州、仍然选择留在联邦的蓄奴州,甚至从人性的角度来进行考虑的。

很多战时法令所带来的特权都为人们所熟知,比如因为特殊情况或者出于怜悯的停战、战俘的互相交换以及双方共同保证医院和民用住宅的安全(豁免权)等等。但是当人们考虑这些法令更广义的效力时,上述的特权都带有一些相应的、严重的负面影响。这样的战时法令给予人们权力去摧毁敌人的各种设施,没收敌人的财产,去雇佣或者释放地方的奴隶以及追捕敌人,同时生活在被占领地区的人们将会失去一些基本的生活权利和政治权力。

这样的结果已经足够唤起人们的一些良知。但是在这样的一个规模庞大的国内动荡和动乱中,当这些叛乱之徒企图取得独立而被他们的同胞拒绝和否定的时候,怎样来实施这样的战时法令,并说服无法在两派之间达成一个共识的人们,在没有共同秩序的情况下,这些都是对智慧和策略的极度考验。毕竟将这样的一个战时法令强加在自己的同胞公民身上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现实中其他与战争、与和平无关的问题也困扰着林肯总统。他需要决定一些史无前例的事。当然作为一个政治家,他需要将之与自己的政治道德观结合考量。而他自己也有着对宪法的独到理解。他曾鼓励和催促国会和最高法院就这些问题在战后进行数年的探讨。

但他并没有将这些当作他的政绩。当经历了多年的、艰难的、令人沮丧的政治生涯后,林肯在1864年的总统选举前写下了一句自嘲的话:我认为我没有控制住种种事件,我承认反而是这些事件控制了我。[7]或许我们能够对此有更好的理解。这些事件编织成一张网,将林肯总统包裹在其中。我们知道面对来自各方势力施加压力的烦心,我们知道林肯总统坚毅地指明了我们的方向,我们也知道这条路让我们取得了完美的胜利。在我们眼中,林肯总统就置身于这些旋涡中心,淡定从容地面对每一事件,同时尽力推动这些事件向好的方向发展。

他感到被自己的责任所蕴含的权力支撑着,就如同是古罗马的执政官一样,“警惕着,绝不让共和国受到任何的伤害和危险”。拯救人民就是最高的法律。[8]这就是他的工作,就是他所要努力去达到的最终目标。当然宪法是赋予了总统这个职责,尽管没有明确写出来。

我们可以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9]作为一个例子。我清楚地记得军队中的大部分高级军官虽然不敢讲出来,但在心里并不赞成这样的一个宣言。他们认为林肯总统没有这样的权力来宣读它,更没有这样的力量来执行它。而他们没有理解到宪法和战时法令在这其中的影响。他们可能需要更多的、更专业的学习来了解宪法和战时法令等知识。确实,对于一般人来说,我们生活中的习惯性思维和想法大都只适用于和平年代,我们还没有把战争因素考虑进来。

所以,我们的国会在叛乱爆发之前竭力阻止矛盾冲突升级为战争,并试图保全这个联邦。国会通过了一项决议:联邦政府和自由州都没有权力立法或者干涉联邦中蓄奴州的奴隶问题[10]。这项决议更像是在胁迫下达成的,而非从宪法中衍生出来的。国会议员们并没有意识到战争所能带来的建设性和破坏性的力量和影响。

林肯总统也经历了一个逐渐领悟的过程。他在就职典礼上公开表示他没有打算干涉蓄奴州的奴隶问题。他说,“我相信自己没有那样的权力,同时也没有那样的愿望”。那时的他是从一个和平年代的角度来考量这个问题的。他在大规模的战争中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危害。但他还是犹豫是否要使用这样的事实来支持自己。正如他后来讲道:“我的目的是拯救联邦。如果废除奴隶制能够拯救联邦,我就会废除奴隶制。如果必须保留奴隶制才能够拯救联邦,我也会继续保留。”[11]

当战争时期总统的权力逐渐突显出来后,这些权力显然超乎林肯总统之前的想象。在高等法院,他像是与上帝达成了盟约,如果在安提塔姆战役发生任何恶劣的事件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存亡,他将直接在爆发叛乱的南方各州废除奴隶制。其实这样的想法并不新鲜。战时法令给予领导人权力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来阻断敌人所能得到的帮助。林肯总统手下两位将军在他们的军事管辖区也宣布给予所有奴隶以自由。但林肯总统却在第一时间训斥了他们,并要求他们收回发出的上述宣言。这样的行动,这样勇敢的、这样触及本质的、这样会产生深远影响的行动不是一个下属应该做的。林肯总统保持了作为领导者的权力。作为陆海军总司令的他更希望保留这样的行动,直到最后时刻。

这不是因为理由不充分,也不是因为害怕做出表率。林肯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等待人们充分认识到战争所带来的苦难和巨大的代价。而后到这个时候,废除奴隶制就会被更多的人认为是一种妥协,一种让这个国家继续存在下去所必须走出的一步。他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奴隶制是发动战争的原因,而是因为战争的发动在于保护这样的一个制度,并且已经威胁到了人们的生活和生命以及永不分割的联邦的存在。因此,他定下奴隶将被释放的条件和时间。所以当这个时间到来后,《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发布就显得理所应当。于是有了这样的结局:

“我真诚地相信这个举动是一个正义的举动,合于宪法的规定,根据军事的需要。我祈求人类的慎重判断和万能上帝的恩典。”

我们发现这个《解放黑人奴隶宣言》是建立在公正和永恒的公义法律、政治权利、宪法的保障以及军事需要上的,目的是为了拯救联邦和人民,求得人类的认同和上帝的恩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是人类进步的表现,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林肯总统站在这些奴隶的立场发出这样的宣言,为了他们的自由而发出这样的宣言。这就像是上帝的意志在林肯总统的世界中体现出来。

这是战时法令的产物,也是对那些奴隶主的申诉。林肯总统用宪法赋予他的权力捍卫了人民的权利,同时也发现了不仅仅是军事纪律,绝对权力以及戒严法令都是宪法蕴含的一部分,也是这片陆地至高无上法律的一部分。如果那些南部邦联的领导们不盲目自大地贸然发动这场战争,并预见到这样的后果,他们一定会感到犹豫以至于在这之后的任何人,如果企图挑战针对国家所信奉的基本真理并在付诸行动前,他们都必须三思而后行。

这是一个林肯总统上台时就存在的国内矛盾,一个广泛而严重的矛盾。林肯总统及时处理了这个问题,从而拯救了联邦和它的人民,不仅仅我们自己觉得这种拯救是值得的,整个世界也是这样认为的。

林肯总统十分同情年轻的士兵,他总是很温和对待他们以及他们的母亲。他用一些较为严厉的处罚来代替死刑。他这种人性关怀和善良的同情心逐渐对一些军队纪律产生了影响。林肯总统在战争时期积累的所有人生经验和教训都体现在了非常著名的《第100号通令》[12]。这个通令于1863年在军队中发布。这是在对过去战争条令进行讨论和修改后,更新的通令。它认同严格训练和严肃纪律的重要性,但同时它比以前的条令更加人性化。值得注意的是,正是这样的法令,在今天被一个又一个的国家一字不差地借用。它也是今天文明世界中国际法的一部分。

美国在当今整个世界上的地位并不是由它的舰队和军队建立起来的,而是由于它自信地追求自由、真理和荣誉。它的理想和目标就是和平与自由。它就是整个人类的希望。这也正是美国在当今文明社会能够站出来帮助那些被压迫的人,为战乱的国家带来和平的原因。试问谁能告诉我们,亚伯拉罕·林肯在其中扮演了怎么重要的角色?我们无人能够准确评价他的丰功伟绩。

在军队,林肯总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物。我们常常有机会能够在战地军营中看到他。有时他前来参加战地指挥官的军事会议。这样他就能够亲身体会到战场和战士们的感受,而不是通过一些正式或非正式报告的形式。他也时常会参加一些内阁会议或是国会讨论会,或是接见其他国家的部长并接受他们一些建议。

在一场大战或者是灾难之后,我们一定能够看到林肯总统的身影。他一边缓缓地走过营地,一边左右巡视着。他是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人,身材和外貌并不普通。由于多年来艰难寻求真理,他看起来很坚毅,但也很热情。一双深沉的眼睛仿佛能够看穿一切。这是一种内在气质的展现。他的声音富有磁性,如同音乐般,他用词十分恰当准确。

我很少看到有画像或者雕塑能够入神地展现林肯总统。这群漫画家们出于不同的目的或者根据更高的指示,塑造了一些很不准确的形象。不幸的是,这样的形象却持续了很长时间。林肯总统人格中最为伟大的品格是无法通过雕塑或者画像这样的艺术方式表现出来的。

有时人们会认为林肯总统行为中的严肃和适度是一种笨拙。但这些是来自他的一种内敛的尊严。那种带着高高礼帽、身高接近七英尺的形象主要是被用来放在马背上出现在游行典礼中,以此让人们敬畏他的那种气概。在与熟识的人交往过程中,他显得很绅士,也很友善。他总能用一些幽默的语言融入其他人。面对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他所提出的贴切类比和故事总是一语中的,常常就结束了大家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辩。虽然有时他的观点会与一些有冒险精神的人提出的观点相对,但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种调皮,从而缓解了这样一个针锋相对的局面。

我们非常清楚,尽管他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但是他在缓解和处理压力方面很出色。他总能找到一个平衡点。这让我们感到很欣慰。他从来都希望看到整个军队像一个整体而不是一盘散沙。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新的东西,拥有了一股新的力量,超越了每个组成整体的单独个体的力量总和。于是在军队进行了严格训练后,军方受命组织一个完整的阅兵式。林肯总统缓慢地骑马穿行在队伍之间,审视着他能看到的一切。他仔细查看每一匹战马,因为能够通过战马来窥见一些主人的风采和品性。我们可以看到他疲惫的神色,感受到他肩上所承担的重担。他肩负着拯救联邦的重任。但我们都知道他已经尽了他的全力。他看到了我们的勇气、坚定、忠诚、信仰和不断的牺牲,我们也看到了林肯总统为此所做出的巨大牺牲。我们从心里深切地同情他,并表达出我们最大的怜悯和遗憾。

有一天我们收到了邀请,但却不是林肯总统的任命邀请。那一天是让我们感到惋惜、遗憾和悲痛的一天。那时李将军的叛军已经不复存在。我们所有的军事行动和艰苦付出也得到了胜利的回报。那个让我们烦恼已久的、顽固的南方邦联已经瓦解,那些曾让我们伤亡惨重的军队如今也向我们投降了,那些曾经给予士兵们勇气的军旗也被永远卷收起来并封存,那些为了自我生存与敌人进行战斗的士兵也回到家乡并重新在废弃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家园。

我们离开阿波马托克斯大约两天。就在我们还在心中对刚刚到来的胜利感到愉悦和骄傲的时候,一个满身泥浆和斑点、气喘吁吁的信使给我递上电报。

没有任何时候能够比此时更让人感到黑暗与悲伤。“总统被刺杀身亡。首都处在深深的危险阴谋之中!”

此时怎能让人们知道这个消息!试问有谁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怒火和复仇的冲动。人们是会摧毁剩余南部邦联的残余部队和象征,或是冲入华盛顿向那些阴谋筹划者复仇?在这之后,我们在前行和露营中都有大量的卫兵保护着,防止发生更多的意外。

两天之后,从国防部传来命令,当葬礼在首都举行时,我们必须停止前进。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他最后离去前见到他呢?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参加他的葬礼呢?

于是,退伍军人召集了一次集会来缅怀他们的总统。很多从阿波马托克斯匆忙赶来的退伍军人回忆着当年的英雄事迹和对总统难以抑制和永不磨灭的爱。他们集合在一片开阔的广场上。每一个团前面都摆放着略微破烂的军旗,而部队则整齐地排列在后面。指挥官的剑柄都被黑纱缠绕着,指挥官则站在一个平台上。代表师团荣誉的U形纹章盾牌也被悬挂在平台上。师级指挥官[13]主持了这次集会,而随军牧师则站在他的旁边。枪鸣声不断冲击着我们悲伤的心灵,让我们不断回忆着过去的故事。在德国民谣哀怨的曲调下,著名的《俄罗斯赞歌》[14]响起,营地上的数门加农炮齐发,射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令一切胆战和敬畏的上帝,您巍然下令,

雷声就是您的号角,闪电就是您的宝剑!”[15]

这些我们都非常熟悉的声音随着哀愁的韵律仿佛让我们坦然接受了生或死所带来的一切。

在指挥官简短的讲话之后,随军牧师用他那煽情雄辩的演讲营造出了一个虽然严肃悲伤,但却庄重朴实,更值得纪念同时又让人记忆犹新的追悼会。

这些久经沙场,即使面对死亡都不畏惧的将士现在却泪流满面,情不自禁,整个营地被一片痛哭声淹没。最后指挥官不得不阻止了这个充满激情的演讲家,因为这些参加追悼会的将士都难以忍受当时的痛苦和无限怀念的折磨。我希望在此重复一遍,没有人能忍受这样巨大悲痛的折磨。

他的悼词扣人心弦,他引用《新约·马克福音书》有关施洗者约翰就义的故事,说道:“根据她母亲的指令,她说,‘把施洗约翰的头给我,放到这盘子上。’”[16]

在这之后,他就转到林肯总统。他说,林肯总统廉洁公正,追求真理,忠诚于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他对美国人民的爱和美国人民对他的爱,那种同甘共苦的兄弟情义,那种慈父对爱子的疼爱之情,将他与美国人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而卑鄙肮脏的小人却在他传播怜悯、为民行善的时候袭击了他。这个导致袭击的仇恨不仅仅伤害了林肯总统个人的性命,也伤害到了每个美国人,因为他们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你们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亵渎?”随军牧师哭着说道,“你们应该将这些人永远赶出这片土地,放逐他们,让他们经历永久不息的燃烧!”将士们的脸色时而因为激动而泛红,时而又惨白,同时他们的身体在战抖。我看到他们神情严肃,带着极大的愤怒,潜意识下,他们习惯性地抓住了各自的滑膛枪,但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让我感到手足无措,担心这些愤怒的火焰将要燃烧起来,导致一些意外。我抓住牧师的手,他带着有些惊讶停下了他的演讲。“伊根神父,你绝对不能够停下来。但你需要将他们的情绪引向好的方向。”“我会的。”他小声说道。然后,他举起手臂,伸到空中,然后猛然又将双手从空中画下,仿佛试图将面前这群战抖的将士号召到自己的身边。他继续讲道:“但是这样更好!带着光荣去死,比耻辱活着要好。在全国人们敬爱的泪水中被埋葬,比罪恶地行走在国家的鲜血中要好。林肯伟大的死比戴维斯[17]苟且的活要好过千倍!”

紧接着,他又拿出了刚才的热情,煽情地发表了一段演讲。最后在勇于献身于追求自由和真理的誓言后,他结束了演讲。将士们都受益匪浅,他们变成了更优秀的士兵,更加优秀的人。

这就是我们对林肯的悼念、颂扬和神化[18]。尽管他已经离开我们,不能再看到俗世的一切,我们仍然敬仰他和他取得的不朽功绩。他将高贵地活在我们心中。他生前虽然没有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但他死后会与其他伟人相伴,就如同:

“那高高耸立的山峰一般,卓然而立,

它从山谷中拔然而起,穿过暴风雨的洗礼,

在山腰处,滚滚的密云环绕着它,

然而,灿烂的阳光却依然照射它的头顶,

那充满光辉和荣耀的山顶。”[19]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气度也已经感染了许多崇尚骑士精神的南方人。今天,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我们一起敬仰,怀念他。因为林肯总统,使这个可能分裂的国家得以重新走上正轨。

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当代的仇视已经散去。歧视和误解被更多的宽容替代。人们也变得更加的坦诚和互信。当然,我们也意识到将来还会有很多具有深远意义的变化。我们的形象得以提升,我们的视野得以开阔。在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甚至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后,我们都将铭记是谁带领我们走到了今天的繁荣和稳固的生活中。

为了整个国家的繁荣和人民的福祉,我们从林肯总统第二任就职演说中,从他不朽的葛底斯堡演讲中,听到了他发自内心深处的声音,这个声音就是对国家永恒不变的忠诚、是为了人民的荣耀和幸福而牺牲奉献的精神以及他对国家的卓越超群的远见和计划。但历史不应该仅仅记住林肯总统的这些丰功伟绩——拯救人们于水深火热的巨大灾难之中,勇于肩负起总统职责蕴含的巨大权力所带来的巨大责任,拯救分裂的联邦,这个国家和人民还将永远铭记林肯总统的其他历史所未能记载的伟大勋绩和崇高品格。

“不对任何人怀有恶意,对所有人都抱有慈爱,按照上帝给予我们指引的正确方向而前进[20]”,林肯总统在其第二任总统就职演说中发出的上述神圣誓言和其蕴含的伟大目的,越来越被当今世界作为行动的指南。未来的世界将继续弘扬林肯总统所树立的崇高的榜样,那就是尊重人民赋予的权力、克己自省、为人民的福祉和个人尊严而善用权力。林肯总统给世界各国树立的榜样,实际上就是对人类永恒不变追求的努力和显示,这种追求就是人类向上帝的回归和皈依。

因此,我们必须朝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亚伯拉罕·林肯在人类历史中的地位!

【注释】

[1]IN THIS TEMPLE AS IN THE HEART OF THE PEOPLE FOR WHOM HE SAVED THE UNION THE MEMORY OF ABRAHAM LINCOLN IS INSHRINED FOREVER

[2]林肯总统。

[3]语出《旧约·乔舒亚》第一章第六节。

[4]来自弗吉尼亚州的詹姆士·曼森被派往英国,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约翰·斯莱德尔被派到法国。

[5]指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拿破仑一世的侄儿,俗称拿破仑三世,1852-1870年在位。

[6]Louisiana Purchase 1804

[7]I claim not to have controlled events; but confess that events have controlled me.

[8]Salus Populi,Suprema Lex: The Salvation of the People is Supreme Law!

[9]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

[10]Neithe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nor the free states had any right to legislate upon or interfere with slavery in any of the slave-holding states of the union.

[11]My purpose is to save this Union.I will save it without slavery,if I can; with slavery,if I must.

[12]General Order Number 100

[13]即张伯伦将军本人。

[14]Russian Hymn

[15]God the All-terrible ; Thou who ordainest Thunder Thy clarion,and lightning Thy sword!

[16]The Gospel of Mark 6:14-29 “And she,being instructed of her mother,said: Give me here the head of John the Baptist in a charger!”

[17]Jefferson Davis,南部邦联总统。

[18]Apotheosis

[19]As some tall cliff that lifts its awful form,Swells from the vale,and midway leaves the storm; Though round its breast the rolling clouds are spread,Eternal sunshine settles on its head.

[20]With malice toward none,with charity for all; following the right as God gives us to see the righ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