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勃、周亚夫――安刘平叛,父子双忠_中国历史人物

时间:2019-08-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 次

周勃、周亚夫——安刘平叛,父子双忠_中国历史人物

西汉初期,刘氏江山尚不稳固,名将周勃“诛吕安刘”,其子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父子双忠,功勋卓著,为维护国家安定和统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周勃(公元前240~前169年),和汉高祖刘邦同乡,沛县(今江苏沛县)人。年轻时以编织草席谋生,质朴敦厚,爱好武事,射得强弩,同时是一位吹鼓手,乡邻办理喜事丧事,他去吹箫,广有人缘。刘邦起义反秦,周勃踊跃参加,并在其后的岁月里,追随刘邦,忠心耿耿。刘邦为汉王,封他为威武侯。在楚汉战争中,他再立新功,改封绛侯,食邑达八千二百户。刘邦称帝,建立汉朝,周勃参加了平定异姓诸侯王的所有战争,升任太尉,职掌军事。

刘邦晚年疑忌功臣,就连跟随他出生入死的樊哙,也在疑忌之列。公元前195年,刘邦患了重病,特派周勃、陈平携带密旨,前去代郡(今河北省蔚县西),诛杀樊哙。樊哙是刘邦的连襟、皇后吕雉的妹夫,正统兵讨伐燕王卢绾。周、陈再三考虑,觉得这是个费力难落好的差事。原因是,樊哙和刘邦是亲戚,刘邦凭一时之愤,要杀樊哙,事后必定后悔。更重要的是,刘邦已经病入膏肓,吕雉将会掌权,如果杀了樊哙,吕雉追究责任,很难解释清楚。因此,二人多了个心眼,并没有诛杀樊哙,只是把他押解长安,听由刘邦和吕雉处治。实践证明,这一做法是正确的,当他们回到长安时,刘邦已经死了。

刘邦死前,吕雉问:“陛下百岁后,萧丞相既死,谁令代之?”(www.guayunfan.com)刘邦说:“曹参可。”吕雉又问:“曹参以后呢?”

刘邦说:“王陵可,然其愚钝,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谋有余,然难独当一面。周勃厚重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

吕雉再问其后的丞相人选。刘邦说:“此后亦非你所知也。”

从这段对话中,可知刘邦似乎预见到日后将会发生祸事,故特别倚重周勃,赋予了“安刘氏”的重任。

汉惠帝刘盈继位,实际掌权者为吕雉。吕雉及妹妹吕媭,见周勃、陈平保住了樊哙的性命,很是感激。吕雉遵从刘邦的遗嘱,任用曹参为丞相,周勃为太尉,曹参死后任用陈平为丞相。但是,她要培植吕氏外戚集团,所以大力限制陈、周行使权力,使之有其名而无其实。刘邦另有遗嘱:“非刘氏不得封王,非功臣不得封侯。”吕雉出于私心,也违背了这一遗嘱,大封平庸的吕氏子侄为王为侯。其中,侄儿吕产封吕王,吕禄封赵王。后来,她干脆免去了陈平、周勃的职务,改由吕产任相国;吕禄任大将军。以这两人为核心,众多吕氏子侄如吕通、吕更始等,或封王,或封侯,均任军政要职,完全掌控了朝廷,以及负责守卫京师的南军和负责守卫皇宮的北军。与此同时,吕雉还残酷杀害刘氏子弟,只有代王刘恒、淮南王刘长、齐王刘襄(刘邦之孙)等得以幸免。每次举行朝会或宴会,吕氏王侯、将军济济一堂,刘氏子弟少得可怜,两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吕雉相继为太后、太皇太后,实际掌控朝政达十五年之久。公元前180年,吕雉病死。临死时作出安排:吕产可以称帝,但不要更改汉国号。特别叮咛说:“你等务要抓牢禁军,严密护卫京城和皇宫,切勿轻出,也不必为我送丧,以免为人所制。”

安葬了吕雉,已是八月。吕产意高气满,忙着筹办称帝事项。齐王刘襄发布讨伐吕氏的檄文,兴兵向长安进发。

将军灌婴奉命,率兵进驻荥阳,名为抗击刘襄,暗中却与刘襄联合,按兵不动,静观长安事态。周勃、陈平及刘邦时的老臣陆贾等,紧张地谋划起来,决定采取“诛吕安刘”的重大行动,给吕氏外戚集团以致命的一击。张良之子张辟强,曹参之子曹窋,玺符御史纪通,刘氏宗室成员刘章、刘兴居等,加入了行动的行列。赵王吕禄身为大将军,掌管着北军和南军。他们决定先从此人下手,设下计策,鼓动吕禄的好友郦寄出面,说以利害关系,奉劝吕禄交出兵权。曹窋、纪通及时从皇宫里弄出一道诏令和传国御玺,亦命吕禄交出兵权。这样,大将军印信便到了周勃手中。吕禄成了闲人,去见姨母吕媭。吕媭气得破口大骂:“我姐姐真瞎了眼,相信你们吕氏一伙窝囊废!失掉兵权,大祸至矣!”她命奴仆把家中的器物、财物全扔到大街上,任人取走。

周勃顷刻间又成了太尉,戴兜鍪,穿铠甲,悬佩剑,跨战马,器宇轩昂,威风凛凛。他率领刘章、刘兴居及侍卫等,夜间驰入北军,出示大将军印信,高声说:“这些年来,吕氏篡权窃国,罪恶滔天,刘汉江山岌岌可危。今奉旨讨逆,诛灭吕氏集团,匡扶刘汉天下。你等愿为吕氏效力的可袒露右臂,愿为刘氏效力的可袒露左臂,自己抉择,不必犹豫!”

北军将士还是心向刘汉的,也尊敬周勃,纷纷袒露左臂,齐声说:“我等愿为刘氏效死!”

周勃用同样的方法,接管了南军。接着坐镇指挥,调兵遣将,发兵攻打未央宫和长乐宫。吕产、吕通、吕更始等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惊慌失措,带领党羽,仓促抵抗。讨逆将士人人英勇,个个善战,不消半个时辰,便攻进未央宫和长乐宫,尽诛吕氏外戚集团,无一漏网。

这场战斗进行得惊心动魄,周勃又一次表现了中流砥柱的英雄本色。长安大局已定,周勃、陈平迎立代王刘恒为皇帝,他就是汉文帝。汉文帝为报答周勃、陈平“诛吕安刘”的功劳,拜陈平为丞相,周勃为太尉。陈平推辞说:“高祖时,周勃功不如臣;及诛吕氏,臣功不如周勃。臣请将丞相之位让于周勃。”汉文帝遂拜周勃为右丞相,陈平为左丞相,右丞相位列左丞相之前。而且,汉文帝还和周勃结为儿女亲家,把一个女儿嫁周勃长子周胜之为妻。周勃正如刘邦所说,“厚重少文”,擅长军事,对于官员任免、财政、刑律、外交等政事,却很生疏。汉文帝每有所问,他总是支支吾吾,无法回答。这时,有人告诫周勃说:“周君既诛诸吕,拥立代王,威震天下,受厚赏,处尊位,却不称职,祸将及身矣!”周勃深以为然,主动请求辞去右丞相职务。汉文帝批准,仍以陈平为右丞相。公元前178年,陈平病死,周勃再任右丞相。汉文帝在位两年,皇权已经巩固,开始重用近臣,对于先朝老臣产生了疑忌之心。他不想落下疏远、怠慢功臣的恶名,而是采用一种高明的手段。一天,汉文帝对周勃说:“朕日前诏列侯就国(到封地去),有人并未执行。丞相朕之所重,其为朕率列侯就国,如何?”周勃听皇帝这样说,赶忙请求辞去丞相职务,以绛侯身份去了封地绛邑(今山西翼城东)。

周勃在绛邑过得很不轻松,担心受人陷害,经常身披甲胄,以防不测。果然,有人诬告周勃企图谋反。汉文帝全然不念周勃旧日的功劳,命将其逮捕下狱,交由廷尉审讯。周勃在狱中饱受狱吏的侮辱与欺凌,不得不送给狱吏千两黄金。狱吏收了贿赂,暗示周勃,可让公主(周勃儿媳)去求皇帝,证明他无罪。周胜之为营救父亲,又用大量钱物贿赂国舅薄昭。薄昭求请薄太后帮忙,薄太后即汉文帝生母,见到汉文帝,责备说:“周勃当初手握皇帝御玺,统领北军将士,那时不反,现在居一小邑,难道还会谋反么?”汉文帝调阅有关案卷,发现周勃确系蒙冤,命令释放。周勃出狱,想到在狱中所受的屈辱,感慨地说:“吾尝统领百万大军,安知狱吏之贵也!”公元前169年,周勃忧郁而死,谥武侯。

周亚夫(公元前?~前143年)是周勃的小儿子,原任河内太守,周勃死后受封为条侯。他和父亲一样,具有杰出的军事才干,忠诚敦厚,治军严厉。公元前158年,匈奴大举入侵汉境,烽火达于京畿。汉文帝迅速作出部署,以刘礼、徐厉、周亚夫三位将军,分别驻军灞上、棘门(今陕西咸阳东北)、细柳(今陕西西安西),拱卫长安。一天,汉文帝乘车前往三个军营,慰劳部队。他先到灞上和棘门,但见军门大开,外边的车辆可以直接驰入,没有一点战备的迹象。汉文帝再到细柳,但见军门紧闭,戒备森严,将士们全副武装,刀出鞘,箭在弦,保持着临战的状态。汉文帝的先遣侍从到了军门,被军门都尉拦住。侍从怒怒地说:“天子马上就到!”军门都尉说:“军中只听将军之令,不奉天子之诏!”不一会儿,汉文帝的车驾到达,还是进不了军门。汉文帝派出使者,持节通知周亚夫说:“吾欲劳军。”周亚夫这才命令开启军门旁边的小门,请皇帝从小门进入。而且,守门士兵说:“将军有令,军营中不允许车马奔驰。”汉文帝命御者遵守规定,按辔缓行。车驾抵达中军大营,周亚夫身穿甲胄,恭敬地作揖迎接皇上,说:“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相见。”汉文帝见此情形,既感动又震动,起身手扶车前的横木,点头答礼。他派人告诉周亚夫说:“皇帝敬劳将军。”接着,他慰劳了全军将士,礼毕而去。

陪同劳军的大臣,认为周亚夫傲慢无礼,心目中没有皇帝。而汉文帝却看到了周亚夫的过人之处,说:“嗟乎,此真将军矣!灞上、棘门,治军犹如儿戏,敌人来袭,其将肯定成为俘虏;至于周亚夫,谁敢侵犯他?”事后,汉文帝提拔周亚夫为中尉。公元前157年,汉文帝驾崩时,郑重地叮咛太子刘启说:“国家若有危急之事,周亚夫可任将军,命他统率部队。”刘启即位,是为汉景帝。周亚夫升任车骑将军。

汉景帝登基的第四年(公元前154年),国家果真有了“危急之事”,爆发了“七国之乱”。参加叛乱的共有七个刘姓诸侯王,分别是:吴王刘濞、楚王刘戊、赵王刘遂、胶西王刘卬、胶东王刘雄渠、淄川王刘贤、济南王刘辟光。七王代表七国,打着“诛晁错,清君侧”的旗号,公开叛乱,叛军总数达数十万人。一时,京师震动,人心惶惶。

汉景帝开始采取妥协的做法,听信袁盎谗言,诛杀了晁错,诏令刘濞等罢兵。可是,七王叛军得寸进尺,反而向长安进军,刘濞自称“东帝”,面对汉景帝罢兵的诏书,不屑一顾,狂妄地说:“我已为东帝,尚可谁拜?”汉景帝忍无可忍,任命周亚夫以中尉身份行使太尉职权,派出三路军队镇压叛乱。周亚夫自请统兵,进击势力最为强大的吴国和楚国,同时建议说:“楚兵剽悍轻捷,难与争锋,请命梁王协同平叛,绝其粮道,叛军可制。”梁王指刘武,汉景帝的胞弟。周亚夫这一建议,是其平叛战争迅速取得胜利的原因之一。

周亚夫统领三十六员大将,兵马数万人,准备出函谷关,东赴洛阳。赵涉分析函谷关一带,必有敌军埋伏,不如取道武关,虽然多用一两日时间,但比较安全。周亚夫为人谦和,善于采纳部下的意见。他到达洛阳后,会兵荥阳,扫除函谷关一带的敌军,保证了长安与前线之间军令和供应的畅通。

吴、楚叛军集中力量进攻梁国,包围梁都淮阳(今河南淮阳),淮阳岌岌可危。梁王刘武一面抵抗,一面向朝廷告急,请求增援,特别催促周亚夫,赶快发兵相救。周亚夫审时度势,认为淮阳兵强城坚,叛军很难攻破,所以并不派兵救援刘武,而是引兵东向,在昌邑(今山东金乡西北)驻扎,深筑壁垒;另外派出一支骑兵,迂回到淮河下游,截断叛军的粮道。叛军无粮,不攻自乱,那时淮阳之围,自会解除。

刘武孤军作战,非常气愤,上书汉景帝告状,说周亚夫见死不救。汉景帝是了解周亚夫意图的,但为了做做样子,还是诏令周亚夫,救援梁王。周亚夫心领神会,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由,拒绝诏令。这样一来,内外议论,纷纷指责周亚夫,有骂他胆小如鼠的,有骂他私通敌国的。周亚夫不为所动,坚持既定的战略意图。

吴王刘濞见周亚夫不派援军,围攻淮阳,更加肆无忌惮。他把本国的全部兵马,调来前线,轮番冲杀。刘武抗击叛军,军民牺牲惨重。就在刘濞得意忘形的时候,部下报告,后续粮道被周亚夫截断,刘濞大惊失色。因为这样下去,他的部队失去供应,只能灭亡。他恨死了周亚夫,被迫放弃淮阳,率兵扑向昌邑,指望夺取汉军的粮草。刘濞的举动完全在周亚夫的预料之中,他在昌邑挖沟筑垒,就是为了对付刘濞来攻。刘濞缺粮,利在速战。可是周亚夫紧关城门,坚壁不出。叛军多次挑战,汉军没有反应。刘濞气得暴跳如雷,派人辱骂周亚夫是“胆小鬼”,是“懦夫”。周亚夫笑了笑,说:“别理他。叛军缺粮,骂得越凶,饿得越快。”刘濞支撑不住了,孤注一掷,在昌邑的东南方向摆出死战的姿态,而自率主力,企图偷袭西北方向,强行破城。周亚夫识破叛军的伎俩,特意加强西北方向的防御。刘濞损兵折将,一无所得。叛军粮食告尽,刘濞不得不下令撤军。周亚夫等待的就是这一时刻,迅速率领大军,打开城门,蛟龙猛虎似的追杀敌人。叛军筋疲力尽,完全丧失了战斗力。汉军大获全胜,杀死、俘虏叛军无数。刘濞带领随从,逃往南方的越国,汉军穷追不舍。越国当时臣服于汉朝,砍下刘濞头颅,献给朝廷。刘濞一死,其他六国诸侯王心惊胆战,相继兵败,被杀或自杀。

声势浩大的“七国之乱”,历时三个多月,就被平定。周亚夫在平叛战争中,指挥有方,料敌如神,表现出了高超的军事才干,有力地维护了国家的统一。随后,他正式升任太尉,迁升丞相,辅佐汉景帝,决断国家大事。但是历朝历代,功臣总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疑忌和打击,周亚夫也不例外。梁王刘武一直记恨于他,常在窦太后跟前诋毁周亚夫。窦太后决定封异姓人为侯,汉景帝决定废黜原立的太子刘荣,周亚夫均表示了反对的意见。后来,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汉,汉景帝决定封他们为列侯。周亚夫说:“那五人背叛其主而降陛下,陛下侯之。这样,何以责怪人臣不守民族气节呢?”汉景帝坚持己见,说:“丞相议不可用。”周亚夫因此以病为由,辞去了丞相职务。汉景帝一次召见周亚夫,赐食,但仅给他一盘肉,故意不给筷子。周亚夫很不乐意,自去取了主席上的筷子。汉景帝据此大做文章,说:“朕赐君肉,君还不满足吗?”周亚夫免冠谢罪,然后快步离去。汉景帝注目周亚夫,说:“此人怏怏,非我年轻皇帝的大臣哪!”

公元前143年,周亚夫整修父亲周勃的坟墓,买了一些木制甲盾埋于墓中,有人告发此事。汉景帝立命将周亚夫逮捕下狱,交付廷尉审讯。廷尉说:“君侯想谋反吗?”周亚夫说:“我所买宝器,乃葬器也,何谓反乎?”廷尉说:“君侯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周亚夫面对这样的指控,悲愤至极,五日不食,呕血而死。可怜一代名将和功臣,落了个悲剧的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