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逖――闻鸡起舞,中流击楫_中国历史人物

时间:2019-08-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 次

祖逖——闻鸡起舞,中流击楫_中国历史人物

西晋攻灭吴国,实现了短暂的统一。晋恵帝时,丑陋皇后贾南风专权,引发“八王之乱”。北方和西方的少数民族上层分子,趁机入侵中原,分疆裂土,统一的河山又变得支离破碎。黄河流域的汉族世家豪门,纷纷逃至江南避难,其中包括司马宗室成员琅邪王司马睿等。这些人到了江南,一门心思偏安享乐,很少再关心风雨飘摇中的朝廷、丢失的国土和苦难的人民。这时出了一位忠勇之士祖逖,心怀国家,情系百姓,自己组织军队北伐,抗击入侵之敌,在历史上留下了美名。

祖逖(公元266~321年)字士稚,范阳遒县(今河北涞水北)人。出身世家。父亲祖武常官上谷太守。自小父母双亡,性格豁荡,不修仪检,十四五岁时仍不识字,然轻财好侠,富于气节,经常用自家钱财,救济贫民。后来,他发奋读书,博览典籍,多次到京师洛阳,向名家请教匡时济世之道,见者皆称他具有“赞世才具”。期间,他结识了好友刘琨,同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祖、刘有着共同的理想与志趣,互相勉励,随时准备报效国家。每天黎明时分,金鸡报晓,二人便会起床,到庭院中舞剑习武。这产生了“闻鸡起舞”的成语,用以形容有志者,应当及早奋发,磨砺意志,掌握本领。

祖逖、刘琨并有英气,每语世事,经常半夜起坐,讨论各种问题。一天,他俩讨论起忠道来。祖逖说:“人生在世,忠、孝两大品行最为重要。人之行,莫大于孝。用孝心事君事国则是忠。《左传》云:‘忠为令(善、美)德。’《管子》云:‘忠者,臣下之高行。’《东汉观记》云:‘仁者百行之宗,忠者礼义之宗。’忠的重要,好像不亚于孝。”

刘琨说:“是啊!忠的本义是‘一’,一心一意,全心全意。作为人子,居家当尽孝;作为人臣,居公当尽忠。尽忠的对象是君王,是国家,是百姓,是民族,这次序不好摆呀!”(www.guayunfan.com)祖逖说:“好摆!《孟子》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尽忠,首先是对百姓对民族尽忠,次是对国家尽忠,最后是对君王尽忠。”

刘琨说:“话可以这样说,但真正明白这道理的能有几人?”

祖逖说:“不管别人明不明白,反正我决心这样做,尽忠,首先要对百姓、民族尽忠,次是对国家尽忠,再次是对君王尽忠。”

当时的时局是“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八王”中的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东海王司马越等,都曾出以重金,聘请祖逖、刘琨为之效力。祖、刘考虑他们代表的只是分裂国家的邪恶势力,严词拒绝。公元304年,匈奴人刘渊建立汉国,兵马强悍,基本控制了黄河中下游地区,洛阳受到严重威胁。祖逖不得不告别刘琨,带领乡亲数百家,南迁避难。途中,他把车马让给老人、妇女和小孩乘坐,自己步行。因此,乡亲们一致推选他为“行主”(头领)。晋惠帝被人毒死,晋怀帝司马炽继位。刘渊大军攻破洛阳,晋怀帝成了俘虏。司马邺随即在长安继位(晋愍帝),可怜兮兮地苦撑着司马氏的朝廷。

司马睿南迁到了建业(今江苏南京),发现祖逖有勇有谋,任命他为名义上的徐州刺史。祖逖住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密切关注着中原的局势。他听说刘琨自与自己分手以后,招募数千饥民,编成军队,抗击匈奴人,一直打到晋阳(今山西太原),受封为大将军,名声远扬。祖逖受到好友功业的鼓舞,心情激动,决定也到北方去收复失地,建功立业。可是,一没有人,二没有钱,凭什么实现抱负?他思量再三,就到建业去找司马睿,说:“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由藩王争权,自相诛灭,遂使戎狄(匈奴等少数民族)乘隙,毒流中原。今遗黎既被残酷,人有奋击之志。大王诚能发威命将,使我祖逖为之统主,则邦国豪杰必因风向赴,沉溺之士欣于来苏,庶几国耻可雪,愿大王图之。”司马睿到江南后,正打着小算盘,谋划自己的事情,根本不想什么北伐雪耻。祖逖再说:“大王若要收复中原,我祖逖愿为先锋!”

司马睿说:“北方,朝廷那么多军队,尚且不敌戎狄,我有多大能耐,收复中原?”不过,他觉得倒是应该做做姿态,遂说:“是不是这样?我可以任命你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一千人的粮饷和三百丈布匹,由你自行招募士兵,打造兵器,去和戎狄作战,可好?”

祖逖非常失望,但想到粮、布虽少,总还有点用场,可以先干起来再说。所以也就答应,回到京口,用那点粮食、布匹做资本,把家族成员和朋友组织起来,共有百余名壮士。随后乘船开赴江北,走上前线。船行至江心,水流浩荡。祖逖回望江南,看到京口的北固山、金山和焦山,天然形胜;再遥望江北,苍苍茫茫,雾气蔼蔼。他渴望即将投入的战斗,心里充满豪情,从船工手中接过船楫,使劲敲击着船头,发誓说:“我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辞色壮烈,众皆慨叹。这又产生了“中流击楫”的成语,用以比喻慷慨御侮,收复失地的决心。

祖逖到了江北,一面打造兵器,一面招兵买马。很快组建起二千多人的军队,经过严格训练,人人英勇善战。祖逖统领这支队伍,向北挺进,连打胜仗,一举攻克谯县(今安徽亳县),进驻陈留(今河南陈留)。祖逖所攻击的敌人,主要是汉国大将石勒。陈留一带,驻扎着好几支晋军,却因内讧,各怀鬼胎,一盘散沙,无法形成合力。陈留太守陈川,竟无耻地投降了石勒。祖逖精于兵法,设奇兵大破石勒五万兵马,声威大振。这时,陈留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石勒的军队占据西城,祖逖的军队占据东城,双方对垒,相持一月有余。祖逖为了赶走敌人,想出一个妙法。他命士兵把黄土装在布袋里,源源不断地运进东城;再命士兵挑几担大米,走走歇歇,装出很疲惫的样子。石勒部将桃豹,派出士兵,抢去米担子,一看,全是白花花的大米。他们联想到晋军运送的黄土,议论说:“瞧人家那边,米多得运都运不过来;而我们这边,连饭也吃不上,成天饿肚子。我们跟人家打仗,不是白白送死吗?”这样一议论,军心涣散了。数天后,石勒派人押着千头毛驴,给西城送来粮食。祖逖侦察到情报,亲率士兵截住毛驴,把军粮全都抢了过来。桃豹军中断粮,连夜逃走。这样,祖逖兵不血刃,就占领了陈留,再追击敌人,又攻占了七八座城邑。

石勒恼羞成怒,派出万余骑兵,进攻祖逖,复为祖逖所破。石勒的部下纷纷投降。祖逖对于降者,以礼相待,编进自己的队伍,一视同仁。石勒节节败退。没多久,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几乎全被收复了。

祖逖为将,“躬自俭约,劝督农桑,克己务施,不蓄资产,子弟耕耘,负担樵薪,又收葬枯骨,为之祭奠,百姓感悦”。祖逖曾经设宴,招待父老。父老座中流涕,感动地说:“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他们还编了歌谣,唱道:“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日、月、星)既期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一种干菜),何以咏恩歌且舞。”中原父老把祖逖当做“父母”、“慈父”,使他热泪盈眶,越发感到了肩负的义务和责任。

祖逖收复失地、深受百姓拥戴的消息远近传播,人们欢欣鼓舞。刘琨听到消息,更是兴奋,说:“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逖先吾着鞭。尽管如此,他还是领先了。”

祖逖浴血奋战,西晋还是无可挽回地灭亡了。公元318年,司马睿在江南王导、王敦家族的扶持下即皇帝位,是为东晋元帝。他从来也没有支持过祖逖北伐,这时却任命祖逖为镇西将军,而且派了戴若思为都督兖、豫、雍、冀、并、司六州军事,节制祖逖的军事行动。祖逖驻军北方,以战养战,开展与少数民族的互市,收利十倍,“公私丰赡,士马日滋”,准备越过黄河作战。戴若思的到来,处处掣肘,打乱了他的部署,使他心甚怏怏。东晋朝廷又起纷争,司马睿起用刘隗,企图削弱王氏家族的势力。王敦蠢蠢欲动,祸乱将起。祖逖“虑有内难,大功不遂”,忧愤而发病。他在病中,仍命在洛阳一带修建工事,以防御黄河以北的戎狄南侵。公元321年,祖逖病死,死前说:“方平河北,而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祖逖死后,东晋朝廷追赠他为车骑将军。

祖逖的北伐,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北伐战争。他的可贵之处在于,在得不到任何外力支持的情况下,出于一腔忠心和爱国热忱,自己组建军队,以战养战,收复了大片沦丧的国土。他的思想与行动带有民族偏见成分,但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位忠于国家、受人尊敬的英雄。《晋书》本传评价他是“思中原之燎火,幸天步之多艰”,“世乱识忠良,益斯之谓矣”,并用《赞》称颂说:“祖生烈烈,夙怀奇节。扣楫中流,誓清凶孽。邻丑景附,遗萌载悦。天妖是征,国耻奚雪!”“闻鸡起舞”和“中流击楫”两句成语,广泛流传,激励了无数忠烈人物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献身于国家统一和民族振兴的伟大事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