鲧堵禹泄(上)

时间:2017-02-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633 次

鲧堵禹泄(上)

尧经过几十年的治理,九族和睦,国泰民安。那些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老百姓安居乐业

可是,到了尧80岁以后的这几年中,竟连年大雨,黄水淹地,浊浪滔天,老百姓除了淹死的外,其余的纷纷迁徙外逃。

不能安居,便不能乐业,社会就不得安定。于是,帝尧将议事会的首领们全都召了来,共同研究治理洪水的事情。

他道:“现在天下发生了大洪水,需要选一个善于治水的人带领大家治水,你们看,该选谁好。”

议事会中年纪最大的四人道:“多年来,夏后氏一直与洪水搏斗,虽然未见多大成效,总还有些经验可以总结。但让他担此重任,我们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鲧?”尧道,“你们说是鲧?”

鲧是夏后氏族人的部落首领,在历史上实有其人,到现在,历代史料中还有不少鲧的事迹记载。当然,由于鲧是一个上古时期的人物,有关他的情况都是以后人们补记的,今天我们只知道鲧的一些大致情况。

尧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人倒是有些魄力,就是办事一意孤行,听不得别人的意见,而治水,是有关黎民百姓的大事,错一着,就会害万民,这……”

四老无奈地说:“那怎么办?原先,他只顾自己氏族,不顾下游人的死活,那是因为他受到地域的限制,若是担任了总指挥,恐怕就会照顾全局了。”

尧问别人道:“你们的看法如何?”

大多数议事会的首领们都道:“眼下,在我们这些人中,一时还找不出一个比鲧更合适的人啊!不如先让他试试。”

众人都点头附和道:“对,先让鲧试试再说。”

尧是个一向很讲民主的领袖,他见众人都同意让鲧试试,也就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派人把鲧召了来,向鲧交待了治理洪水的任务。

鲧是个很自傲、很自信的人,平时自己只是个小部族的首领,难展宏大报复,这次有尧的任命,立即把胸脯一拍,慷慨激昂地说:“我向君主保证,一定努力治好洪水。若治不好洪水,我甘受惩罚。”

鲧治水的办法,就是用石头和泥土垒成堤坝把洪水拦住堵住。“堵”,是夏后氏祖传的治水方法。由于过去鲧的部落住在黄土黄原上,这方法还是挺管用的。

这里有一段被神话了的情节,虽不可信,作为他治水用“堵”法的旁证。

据说,鲧奉命治水以后,由于洪水太大了,无法治理,他就只好到天帝那里偷来一种叫做“息壤”的东西。

息壤,意思是一种能够自己不断生长的土壤。用这种生生不息的土壤来堵塞洪水,虽不能治本,但很能治标。当年,或是一两年之内,是很有成效的。

可是,河床的不断抬高,往往会留下隐患,使两岸的人民始终处于不安中,特别是容易给下游的人们带来狂猛的大水。

最先认识这一危害的,是天帝。他的震怒并不是为了普通老百姓,只是认为鲧偷走息壤太不应该。他运用神力,收回了息壤,使鲧的“堵”水之法,彻底失败了。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神话成份以外的事实。他接受尧的任命以后,也不做实地考察,就直接命人挑土运石,垒堵墙筑坝。

当时,有人劝阻道:“鲧,这里是大河的中游地带,水势大地势低,恐怕不适宜用‘堵’的方法。”

可是,狂傲自负的鲧是听不进别人一点点意见的,他不屑地说:“你懂什么?我治水的时候,你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娃娃。”

那人坚持道:“鲧,也许你会有错,最好的办法,还是到洪水泛滥的地方看看……”

鲧道:“看什么看?以前,我在你的上游,若不是我堵住了洪水,你恐怕早就被淹死了,哪里有你在这里说话的可能?”

嗬,他这一句话,除了封住别人的嘴,还逼着人负气而走,并心存“让你失败好看笑话”的心思。所以,鲧就一错而又再错了!

在宽广的下游治水,坝是筑得高高的了,但是洪水总也排不出去,而且总是和堤坝一样同步上涨。鲧见水仍不断上涨,就又下令继续加高堤坝。结果是堤越高,水越涨,水越涨,堤越高。憋在堤坝中的洪水,犹如囚在笼中的猛兽,只要突破一个缺口,便会破笼而出,奔腾咆哮,不可收拾。

这种局面也让鲧发现了,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他几乎彻夜难眠,布置助手日夜守堤,要他们各负其责,务保堤防不失。并下了死命令,谁守防的堤坝决口,谁就要“提头来见”。

那个先前提过意见的人也被安排了任务,负责一段百丈围堤。他本来的一片好心现在变成了狭隘的私心,他要让鲧好看,让鲧失败,所以在疲劳了两天一夜之后,他把鲧的交待忘得一干二净,竟在堤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夜洪水特大,可以说大堤处处千穿百孔,许多人虽然拼死命地堵住破堤处,甚至组成了人墙,但是最后,终于还是决了堤,而决堤处,正是在那位在堤上睡觉的那人管理处。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田地被淹没,人员被淹死,房屋被冲毁,那位很有见地的人物,也由于私心的作祟,和洪水一道被卷走了。

鲧治水9年,没有任何成就。

尧此时已经年老,再也没有精力来处理鲧失败后所造成的后果,并且连鲧本人也没有来得及处置,自己便老死了。

舜已经继位成了部族大联盟的领袖,舜虽然和尧一样是个仁慈的君主,但他初初上台,在十分震动之下,还是毫不犹豫地将鲧处死了。

那么,洪水并没退去,该任用什么人来继续整治呢?

在我们讲过《尧舜禅让》故事之后,再接着讲《鲧堵禹泄》的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