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国联军攻占北京

时间:2017-02-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612 次

八国联军攻占北京

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六月十九日,帝国主义列强派兵封锁了东交民巷使馆区和东长官街一带,强行将这一带作为“占领区”。列强推举英国公使那窦尔为备使馆军队的统领,指挥侵略军驱赶“占领区”内的中国居民。手持洋枪的侵略军冲进民宅,用枪托殴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把他们赶出家园。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无家可归,流落街头。

第二天,德国公使克列顿带着几个洋人又在东单牌楼无故殴打中国老百姓。一名过路的中国官兵见了,忍无无忍,开枪将这个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打死。

使馆里的侵略军正要寻衅挑事,便趁机借题发挥,开始乱杀毫城里的义和团。义和团得到消息,义愤填膺,立即聚集了五六千拳民,将东交民巷使馆团团围住,攻打这帮侵略者……于是,帝国主义列强借保护使馆为餐,组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因德国死了一个公使克列顿,就为瓦德西担任联军司令提供了一个“条件”,一个侵略的理由。

正当八国联军气势汹汹地从天津向北京杀来之际,围攻使馆义和团更是群情激昂,狠狠打击洋人的嚣张气焰。义和团战士用长竹竿挑着浸透煤油的棉团作火炬的向使馆屋顶,又向使馆投掷火把和火药包,顿时,数家使馆陷入火海,持枪守卫使馆的洋兵们惊慌失措,纷纷后退,躲到建筑里,不断地朝义和团放冷枪。义和团战士呼着“刀枪不入”的口号朝使馆冲去,一批一批的战士身受枪弹倒在血泊中……

义和团对东交民巷发动进攻后,慈禧派荣禄、董福祥领兵前往。慈禧表面上派他们去攻打使馆,做义和团的后盾,实际上玩起两面手法:一方面让义和团要挟洋人让步;另一方面钳制义和团,不让义和团“太过份”,从而没法保护使馆。

荣禄的部队驻扎在东交民巷以东,整天按兵不动,偶而虚张声势地装装样子;董福祥的部队驻扎在东交民巷以西,也是坐山观虎斗。两支部队任凭侵略军用来福枪、机枪向义和团扫射,也不发兵前去助战。东交民巷巷狭小,易守难攻。义和团虽然最多聚集到数万名战士,但手中的武器是大刀长矛,清政府连一支新式洋枪也不发给。在敌人的强大火力之下,无数义和团勇士倒在枪林弹雨之中。少数下级官兵见状,不忍心见死不救,纷纷上前助战,却被荣禄、董福祥的“督战”官召回,不听命令的竟被处死。

义和团围困使馆长达56天,拳民战死打伤不计其数。但使馆始终没有被攻下来。

慈禧太后怂恿义和团去打洋人,玩的是一箭双雕的鬼把戏。一是以义和团为筹码,作为在妥协投降时向洋人讨价还价的资本;二是借洋人的洋枪洋炮来消灭义和团,排除“内患”。事实上,慈禧只是在字面上发了一个宣战书,根本就没打算抵抗列强的侵略。

八国联军向北京进发的消息传到北京,慈禧太后惊恐万分。直到这时,她才感到自己这“一箭双雕”的算盘出了大麻烦。她后悔莫及,急忙命荣禄到外国使馆向侵略者求和,赔不是,又派人给围困的侵略军送去西瓜、水果和酒肉食品,唯恐侵略军饿了渴了,没力气打义和团。早在《向各国宣战谕旨》颁布后四五天,慈禧就安抚过洋务派的臣子,六月二十五日,她在给李鸿章的谕旨中说:“这次起用义和团,实在是因为剿抚两难,强行进剿则祸起肘腋,只可顺应民心利用他们,以后慢慢再设法对付他们!”

六月二十九日,慈禧电告各国使馆:“这次中外交战,不是事前所能预料的。清政府怎会不自量力,同时向各国宣战?现已严令带兵官,尽力设法对各使馆予以保护。”

为了讨好洋人,慈禧太后又派人多次向使馆送去慰问品,以表示她求和的诚意,并把矛头转向义和团。天津的战斗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慈禧太后急调两广总督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为自己留下了一条投降议和的退路。

天津失陷之后,慈禧太后急忙请求日本、英国、德国等国公使出面“排难解纷”,表示愿意“道歉、赔款、惩凶”。但是,公使对此不予理睬,八国联军向北京直杀过来。

当侵略军还在从天津到北京的路途中,慈禧太后授命仍在上海的李鸿章为全权议和大臣,让他与有关方面联络,打听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方可停战议和。

八国联军兵临城下,慈禧太后连忙扮成农村老妇,带着光绪皇帝和几个亲信大臣,在刚毅等人的保护下,乘乱溜出北京城,慌慌张张地向西逃窜。

在向山西太原逃亡的途中,慈禧百般无奈之下以光绪皇帝的名义颁布《罪己诏》;又下令给李鸿章,准予他“便宜行事,将应办事宜,迅速办理”。这样,向占领北京的侵略军乞和的任务,落到了洋务派首领李鸿章的身上。

八月十三日,八国联军攻至北京城下时,清政府在北京一带尚有重兵:光京都卫戍部队就有3万多兵马,从天津撤回的部队有两万多人,另外还有八旗兵两万多,加上各省赶来保卫京城的兵马,总兵力不下于10万之众。但这么多兵马,在怯懦将领的统帅下,几乎全是不战而溃。

那董福祥“劲旅”以迎战为名,一出城就逃之夭夭。

荣禄统帅的武卫军、载漪统帅的“神机营”,一听敌军压境,无不弃城而走。

八国联军包围了北京城后,分头攻打各城门。俄国军队率先攻打东门,义和团战士奋起抗击,击毙了俄军的一位将领、几名军官和许多士兵。

日本兵接受了俄国军队的教训,他们不去硬攻,穿上清兵制服,让汉奸叫开城门,从朝阳门一涌而入。义和团的战士发现上当,却也来不及了,只好与敌人肉搏拼斗。随后,其他各国的侵略军也相继攻入北京城。八月十四日,北京城落入八国联军的手中。

北京城刚失陷时,义和团与八国联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北京城里一片混乱。

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先在东交民巷会齐,然后兵分数路,分别从天安门、东华门、煤山(今景山)等地攻打皇宫。

当时,皇宫内还有少数官兵把守,义和团的勇士们和他们一起,垒起土堡,筑起工事,进行守卫。守卫的人火器很少,多数人拿的是长矛大刀,武器装备很差。

侵略军利用洋枪洋炮不断地向守卫者扫射,不停地进行轰击,使守卫者遭受巨大伤亡。但是,只要洋鬼子一逼近,他们便从各个角落扑去,向侵略者猛砍猛杀,奋力将敌人击退。直到第三天,义和团的勇士和少数清兵阵亡殆尽,侵略军才将皇宫拿下。

侵略者一进皇宫,立即进行抢劫。北京的皇宫,经过几个朝代的经营,收藏有大量的奇珍异宝、贵重文物,经过这次洗劫,几乎丧失一空,遭受的损失简直无法计算。

接着,八国联军又分区划片地占领了北京城,在城内大肆烧杀抢掠了三天:凡是义和团曾经设坛练拳的地方,无论官府、民众、寺院,一律放火烧光;凡是被怀疑是义和团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一律杀死;凡是值钱的东西,只要便于携带,全都抢掠一空。整个北京城宠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遭受了侵略军的残酷屠杀,北京城内到处是尸骸。当时天气炎热,侵略军害怕尸体腐烂发生瘟疫,强迫老百姓挖了大坑将尸体集中掩埋。当老百姓将尸体全都掩埋后,鬼子便在后面开枪,把他们打死,也推到坑里埋了,以杀人灭口。

流亡在西安的清政府这时只有彻底投降。九月三日,慈禧任命亲王奕劻、大学士李鸿章、荣禄为全权大臣,与八国联军议和。同时,又发布了“剿匪上谕”,命令直隶地方官大力镇压义和团。

“议和”议到第二年二月还没最后决定。慈禧太后怕再拖下去发生变乱,于二月十四日又发布了一道上谕,说:“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李鸿章深明主子的意思,马上向洋人表示:“只是你们不要勒得太紧,老佛爷什么都能答应,你们开个价钱就行!但价钱一定要公道。”

经过几个月的讨价还价,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1901年9月),全权大臣奕劻、李鸿章与德、奥、比、西、美、法、英、日、意、荷、俄十一国公使签订了《议和条约》十二条。因为这一年是辛丑年,所以便将这个卖国条约称为《辛丑条约》。

《辛丑条约》的主要内容有:中国向帝国主义各国赔款4亿5000万两白银,分39年还清,年息为四厘,连本带息共合9亿8000多万两白银,以海关税、常关税和盐税作为抵押;以北京的东郊民巷为使馆区,中国人不许在此居住,由外国驻兵守卫,进行管理;大沽炮台以及从北京到大沽沿线的炮台一律削平,从北京到山海关的12个战略要地,准许各国派兵驻守;清廷必须惩办首祸凶犯,永远禁止中国人成立或加入任何反帝组织,违者必斩;改总理衙门为外交部,办理对外事宜。

签署的条约送到西安,那老佛爷慈禧也懒得过目,只叫那太监头李莲英念给她听。这李莲英是念惯了各地送来的贡品贺单的,这一条一条的念起来仿佛是在唱经,老佛爷听着听着不免来了气,瞪了他一眼,骂道:“混账!”

“是!奴才混账,”李莲英便马上改口,哭丧着脸继续念了下去:“因杀了德国公使克列顿,清政府必须谢罪,并在东单为他立个碑!……奴才该死!”……李莲英念完时,头上已出了一脑门的冷汗。

“这个家全让你们给败了!”慈禧对着天花板骂了一句,便算是认了这个帐。她心想:“从北京出走,西幸西安,已一年又3个月,不能老在外面流亡啊!”便命人将光绪皇帝的玉玺拿来,在这外国人开过来的要命单子阎王帐上盖了个大戳子。为了能回到北京再坐龙庭听政,这老佛爷就这样卖了国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