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普拉切克简介资料_野猪”普拉切克

时间:2018-05-24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11 次

乔治·普拉切克简介资料_野猪”普拉切克

乔治·普拉切克(1905—1955),捷克物理学家,从事分子和中子物理学方面的研究,发展了分子对称性的新概念。

捷克物理学家普拉切克

接受“野猪”的称号

普拉切克是和泡利一样语言尖刻的物理学家,是“怪人中的怪人”。他经常对问题表现出特殊风格的怀疑和特殊风格的幽默。(www.nxxnyqc.cn)

普拉切克的才能没的说,连玻尔都很佩服,但是他的言行却相当与众不同。弗里什说他在一切意义上都是一个“波希米亚人”。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外国人常说的“波希米亚人”有两种含义:第一,出生在波希米亚地区的人;第二,不受世俗礼法的拘束而我行我素的人(例如某些作家和艺术家等)。弗里什认为普拉切克兼具这两种含义。

普拉切克能讲十来种不同的语言,而且通晓这些语言中的大量“脏话”。他行为散漫,服装不整,不刮胡子碴,常常丢三落四。有一次,他借了玻尔的一份稿子,后来再也找不到了。他急得要命,发誓说,只要找到这份稿子,他以后再也不这么粗心大意了。朋友要求他把誓言写下来,以免过后赖账。于是他就用英文、西里尔体的俄文、希伯来文和阿拉伯文在黑板上写下了他的誓言。不久,稿子就出现了,但是后来普拉切克的散漫性格并不见有多大的改善。

弗里什喜欢上午八点起床,一般在午夜以前上床睡觉;而普拉切克则一直要睡到中午,才打着哈欠、揉着眼睛赶到实验室,在那里工作到凌晨三点。因此,他们联手做实验时总是时间凑不到一起。于是,匈牙利来的化学家赫维赛就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匈牙利的农村中有一户人家,在山中捉到了一只失去母亲的小野猪,就把它和家养的小猪放在一起,希望它们能够和平相处;过了些天,两只猪都死了。因为野猪习惯夜间活动,整夜不停地翻弄,把家猪弄醒;而家猪则白天活动,使得野猪不能白天睡觉。两只猪互相扰乱,谁都得不到休息,所以都死了。

普拉切克听到这个故事,立即高兴地接受了“野猪”的称号,仿佛他得到了莫大的荣誉一样。

几乎忘记了押金的事

普拉切克是一个有语言天赋的波希米亚人。他从捷克斯洛伐克来,曾在维也纳学习过,几乎游历过整个欧洲。在来哥本哈根以后不久,他已经能流利或不太流利地说十种语言,还会说许多俏皮话。当弗里什遇到他的时候,他接受了耶路撒冷大学理论物理教授的职位,正准备离开一小段时间。

收拾行李是非常烦心的琐碎活,他要弗里什陪着他,以免他会睡着了。他不停地说着话,而弗里什坐在一旁无聊地翻看他那些还没有收拾起来的书。突然弗里什大叫一声并举起了一张纸:那是柏林大学图书馆的一张100德国马克的押金收据,而普拉切克完全忘记了押金的事。普拉切克高兴极了,他可以在经过柏林的时候把它取出来。这个意外的惊喜值得庆祝一下,他们找到漱口杯用来喝白兰地。

庆祝仪式结束后,那张押金收据又不见了。于是普拉切克只好把行李又打开,漫无目的地寻找起来。最后又找到了,他把那张收据拿到弗里什鼻子面前,说:

“如果它再一次不见了,至少有一个证人证明这一切不是一场梦。”

他的行李收拾了好几天,当离开的日子逐渐临近,他也慢慢变得急躁起来。上车的时间快到了,朋友们一起帮他将剩下的东西拼命塞进一个大衣箱里。但是,他突然又忙着对一位来帮忙的丹麦朋友口授如何处理他各种各样的行李:哪些要运到以色列,哪些要保存起来以后再运或……在火车出发前十分钟,他和帮忙的朋友们才冲下楼把行李箱和衣箱塞进一辆出租车里,告诉司机立刻开往火车站。

那次,普拉切克有如神助般地上了火车。实际上,他晚到了一分钟。普拉切克不顾一切地跟在搬运工后面冲进了火车站。看起来没有指望了……但火车还停在那儿!原来卧铺车厢的乘务员注意到一个乘客没有上车,又看见一个乘客在拼命往火车这边赶,于是乘务员让列车等了两分钟。普拉切克终于赶上了。

上车以后,普拉切克对乘务员说:

“以后再也不会这样蠢了,至少要在开车前十分钟到达车站。”

不愿意用希伯来语讲课,又回到丹麦

普拉切克到以色列以后,和弗里什经常有联系,所以弗里什得知,以色列学校方面坚持要普拉切克用希伯来语讲课,而他没有学过。开始,他以这个理由拒绝了这一要求,但校方给他一年时间学习希伯来语。

一年后,他不仅学会了希伯来语,还学会了阿拉伯语。但他还是不愿意用希伯来语讲课,因为他觉得希伯来语无法对现代物理学作出清晰的解释。但是校方仍然坚持要求他这么做。

最后,他“永远与犹太人绝交了”,又回到了丹麦。

孩童般的恶作剧

哥本哈根玻尔理论物理研究所当时有一个平的屋顶,物理学家们经常在上面散步和谈论问题。那是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可以看见研究所后面的公园。

有一天,人们吃惊地看见普拉切克从厕所的小窗户里爬出来,跳到平屋顶上,脸上带着恶作剧的笑容。原来他把厕所门的插销从里面插上了。这下可坏了事,连他自己上厕所都极不方便。有人建议把他再从窗户里塞回去;但钻出窗子往下跳到平屋顶是一回事,从平屋顶爬到厕所再从窗子钻进去,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了。于是有好几天,同事们只好到楼下去上厕所,让人恼火极了。为此,普拉切克挨足了大家的骂。最后,一位瑞士的登山运动员站出来了,他叫菲利克斯·布洛赫(1),也是一位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他在大家的帮助下爬到了窗子边,然后痛苦地将身躯塞进小窗户,才终于把厕所门打开。

有一次,一贯在开玩笑中取胜的普拉切克,遭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失败。那一次他与同事们在环绕哥本哈根的一个湖边散步,这是一个半圆形的人工湖,是几个世纪以前哥本哈根周围的沼泽干涸时建造起来的。有一个人抱怨说,本来这儿可以直接穿过去,现在却要走大约四分之一英里才能到下一条公路。普拉切克听了后开玩笑地说:

“也许有人可以游过去?有没有人敢游过去?”

汉德瑞克·卡西米尔接受了这个挑战,他是一个年轻的荷兰人,后来成了菲利浦研究实验室的主任。卡西米尔赌20瑞典元(那时相当于1英镑)说他可以游过去,普拉切克打赌说他不行。当时也在场的卡西米尔夫人也给丈夫打气。卡西米尔接受了这个打赌后,严肃地脱下他的外套交给了他的妻子,而后下水游了过去。众人在另一边最近的公路处与他会合。在那里,普拉切克老老实实地拿出了20瑞典元,卡西米尔接过赢来的钱,花了其中的一部分乘出租车回到住处。

img34

钻过厕所窗子的诺贝尔奖得主布洛赫

弗里什后来回忆说:

为什么科学家们喜欢浪费他们的时间做一些孩童般的恶作剧呢?他们都是快30岁的人了,而且都取得了一定科学成就,有一定声望。怎么解释这些孩童般的行为?我想科学家一定有与孩子们一样的好奇心。要成为一个成功的科学家,就必须保持这种孩提时的天性,也许要保持这样一个天性并不那么容易。是的,一个科学家必须像一个孩子一样好奇。

【注释】

(1)菲利克斯·布洛赫(1905—1983),1952年因发展核磁精密测量的新方法及其有关发现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