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李广的委屈

时间:2019-02-25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95 次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李广的委屈

在汉匈作战史上,卫青、霍去病可以称之为“绝代双骄”,他们共同完成了武帝讨伐匈奴的主要战役,基本消灭了匈奴军队的主力,同时也成就了各自的一世英名。但是,汉匈战争史上还有一些将军,他们一生与匈奴作战,可命运之神却似乎总和他们开玩笑,连一次封侯的机会都没有得到。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飞将军李广。

李广是陇西成纪人。他的前辈是秦朝的名将李信,曾经为秦始皇追杀燕太子丹。李广的家庭是军人世家,射箭的技艺一代代地传了下来,而李广是其中箭术最高超的。

汉文帝在位时,匈奴军队大举入侵萧关,李广慨然从军。因为箭法高超,射杀匈奴骑兵数十人,李广被封为郎官,侍从在文帝左右。他又时常随汉文帝一同外出打猎,多次格杀猛兽。汉文帝曾对他说:“可惜你生不逢时,要是你生活在高皇帝打江山的时候,封你做个万户侯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以光宗耀祖了。”(www.nxxnyqc.cn)

在汉景帝朝中,李广跟随太尉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立有战功,但因为梁王私下里给了李广将军印,所以汉景帝就没有重赏他。汉景帝认为李广是员勇将,就派他到上谷地区当太守。他在上谷太守任上与匈奴数次交战,当时负责汉朝与各附属国关系的官员公孙昆邪眼见李广这么不要命的打法,甚为不安,向汉景帝哭诉:“李广的才气天下无双。他因为自负其能,屡次与匈奴人交战,臣恐怕他会因此遭遇不测。”汉景帝听了,怕他太鲁莽,白白地丧命,就调他到上郡做太守,后来他又当过雁门太守、代郡太守和云中太守。

李广带兵方略奇特。他行军不按建制,不成行列;驻扎不按建制,各随其便;夜间不打更巡逻。军队的战斗力在于建制,建制一乱,队伍即一盘散沙,这是通常的说法。而李广带兵,完全不拘一格。反而使士兵们少了许多辛苦,乐于跟随他出征,并拼死作战。

李广在北方边郡担任太守时,骁勇善战,在匈奴那边也出了名。

在汉武帝迎击匈奴的第二仗时,武帝命李广率1万人从雁门出击。结果,因为名气太大,被匈奴人重点照顾,李广遭到匈奴的伏击,突围不成,又被匈奴兵射伤,且被生擒活捉。

匈奴兵见捉了李广,很是高兴,他们看见李广受了伤,就用绳子结成一个网,吊在两匹马中间,让李广躺在上面,他们准备去向军臣单于献功、请赏。

这些匈奴兵因为生擒了名将李广,心中甚是高兴,一路谈笑风生。李广在吊网上纹丝不动,假装昏死过去。匈奴兵走着走着,警惕性也就放松。

李广在吊网上估算着这些人已经走了有几十里地,就偷偷地睁开眼,看见刺眼的阳光勾勒出一匹骏马的头影,李广知道这是一匹善跑的好马。他使劲从吊网上跳起来,飞身骑上那匹骏马,抱住了马上的匈奴兵。别的骑兵都惊呆了。李广夺过他怀抱中那个匈奴骑兵的弓和箭,把他推下马去,掉转马头,拼命往回跑。其他匈奴兵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们也一齐勒转马头,在后面猛追不舍,疾驰的马蹄在荒原上扬起滚滚的烟尘。

李广回头看匈奴兵快要追上来了,他一面使劲打马疾驰,一面拈弓搭箭,匈奴的追兵跑在最前面的几个都应弦落马。匈奴骑兵只好放慢速度,眼睁睁地看着李广越跑越远。

这一次,李广因为全军覆灭而被定为死罪,交了钱后赎为平民。但很快,因为需要,汉武帝又起用了李广,让他镇守右北平。

李广在右北平太守任上,除了严密防守匈奴的入侵以外,也时常出去打猎散散心。右北平一带有老虎出没,时常出来伤害百姓。李广就把老虎当作狩猎的主要对象。只要老虎遇到他,没有一只能逃脱被射杀的命运。李广艺高人胆大,一定要等老虎走到近前时才会拉弓放箭,一般一箭就能结果老虎的性命。

有一天,李广晚上巡逻,天色昏暗无光,只有几点星光点缀在黑色的天幕上,此时正是老虎出来觅食的时间。李广一行人走到山脚,忽然看见草丛中伏着一只老虎。李广急忙拈弓搭箭,手下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广已经把箭使劲地射了出去。他的箭法能百步穿杨,所以很轻松地射中了目标。他手下人看老虎中箭之后一动也不动,就跑过去捉这只大猎物。他们走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李广射中的是一块虎形的大石头。箭射入石头中,这些手下人谁也拔不出来。大家对于李广的神力感叹不已。

李广感到很奇怪,他退回到原来的地方,又射了一箭。那支箭与石头相撞,迸出了耀眼的火星,掉在旁边,仅在那块大石头上多凿了一个小洞。李广又连射了两箭,箭头都折了,都没再能射入到石头里去。其实不必再射,有那一箭就够了,大家已经亲眼看到李广的箭竟能射穿硬石头。这个消息传到匈奴那边,他们摸摸自己的胸口,心想,李广的箭连石头都能射穿,何况我们的血肉之躯呢?他们越想越害怕,以后匈奴人就不敢再去骚扰李广所管辖的右北平郡了。

后来,李广又调任上郡太守,汉武帝派一个宦官下基层到李广的驻地监军。一天,这位宦官带了几十个骑从外出,与3个匈奴人狭路相逢。宦官仗着人多,和匈奴人对射。结果,3个匈奴人以一当十,把宦官的骑从几乎杀光。宦官受伤,夺路而逃。李广立即断定:这三人一定是匈奴的射雕手。于是毅然带领100随从追了上去。李广让骑从从左右两翼包抄,自己连射两箭,杀死其中两人,活捉一人。经审讯,此三人果然是匈奴射雕手。李广率骑从大胜而归,正欲回营。突然数千匈奴骑兵追赶过来。见李广仅率100骑从,立即占领山头摆开阵势。仇家追杀,骑从惊恐万分,掉头想跑。李广说,此地离我方大军几十里,掉头逃跑,百十号人立刻会被杀光。如果留下来,他们以为附近还有伏兵,反而不敢出击。

于是,李广让骑从继续向前,一直走到离匈奴二里地远的地方才停下来,并且命令手下的士兵全部下马解鞍。骑从大惑不解:“敌人如此之近,一旦追杀过来,我们甚至都无暇备鞍。”李广说:“我们现在跑,他们肯定会追击;如果我们不但不逃,还卸下马鞍。他们反而疑神疑鬼,不敢攻击。”

匈奴骑兵见汉兵如此反常,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忙放出一个骑白马的将军出阵试探。李广迅即带领十几位骑兵飞奔过去,用箭将他射杀,然后又回到队伍中。这一次,李广干脆让士兵们把马放开,一个个躺在大漠上,悠然自得。天色暗淡下来,太阳也落山了。李广一出攻心战,弄得匈奴骑兵如堕迷雾,不知所措,始终不敢出击。后半夜,匈奴骑兵撑不住了,莫名的恐惧弥漫成一片,大军连夜撤兵,李广率众信步回到大营。

公元前121年(元狩二年)夏季,汉武帝再次下令对匈奴汗国发动攻击。他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和合骑侯公孙敖,率领数万骑兵从北地(甘肃省宁县)出塞,卫尉张骞与郎中令李广从右北平(河北省平泉县)出塞,与霍去病所部遥相呼应。两军领诏,分道向北挺进。

李广和张骞从东路进兵主要是追歼进入代郡和雁门两郡抢掠之后撤退的匈奴左贤王的部队。汉武帝调给他们14000人。李广带领4000骑兵作为开路先锋,张骞率领其余的人马作为后援。李广率军向北搜索前进,张骞在后面慢行,两者之间相距数百里路程。

左贤王得知李广仅有4000人马,就集合了手下全部的人马共40000人埋伏在李广前进的路上。李广只顾挥师猛进,一头撞入了左贤王的包围圈。

40000匈奴骑兵将4000多人的汉军团团包围,李广部下军心震恐,面对十倍于己的匈奴军队,束手无策。

李广心中虽有些紧张,但脸上不露声色。他叫来自己的小儿子李敢,让他带上几十个人先去探探匈奴的虚实。

李敢挑选了一批精壮的士兵,装束停当,发起冲锋,如同猛虎下山,杀开一条血路,冲破匈奴的防线,突出了匈奴的包围圈。李敢提剑一挥,手下人又一起往回杀,再次冲破了匈奴的包围,回到汉军阵中。李敢大声对父亲李广说:“别看匈奴人多,但并没有多大战斗力,我们用不着担心。”

听了这话,李广手下的汉兵们都壮起胆子,开始真正准备战斗。李广把汉军布置成一个圆形阵势,每个人都面朝外而立,这样就可以抵御四面八方来的敌兵。匈奴兵一看无处下手,也不敢靠近,就在远处用弓箭进攻,万箭齐发,密如骤雨。汉军尽管使用了挡箭牌,但也死伤过半。李广令手下还击,双方箭矢互飞,匈奴也有大量伤亡,但因为汉军人少,箭矢的数量也少,很快就要用光了。

李广见形势紧急,下令手下持箭上弦,全力拉满,但不准发射。接着,他张开特制连弩弓,专门瞄准匈奴将领,射杀数人。匈奴兵见势不妙,纷纷后退。他们在周围围成圈子,既不敢冲过来,也不甘心离开,一心想用长时间的围困使得汉军不战自溃。李广则令手下士兵弓箭不离手,分批休息,与匈奴人僵持。

这时候,天渐黄昏,气温急剧下降,汉兵们个个惊恐,面容失色。只有李广镇定自若,言谈举止与平日无异。他的镇定起到了安稳军心的作用。李广马上又巡视阵地,调整部署,部下也苦苦支撑,这样与匈奴整整对峙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匈奴兵又发动了凶猛的攻击,力图置李广部于死地。李广率军苦战支持,又死亡过半,只剩不到1000人苟延残喘,有些还已经带了伤。而汉军的顽强抵抗也杀伤了大量的匈奴兵。匈奴方面所损折的人数大大超过了汉军,正当汉军防线即将崩溃的时候,南部包围圈的匈奴阵势大乱,原来是张骞率领着1万汉军赶到了。左贤王一看形势不好,马上下令解围撤退。这时李广的军队已经丧失元气,而张骞的部下又刚经过长途跋涉,所以均力不从心,就放弃了对匈奴左贤王部的追歼。汉军遂班师回朝。

汉武帝对于张骞和李广出师不利,做出了处理意见。他认为李广的兵马虽然损失过半,但是匈奴人却付出了更沉重的代价。这样功过相抵消,汉武帝免除了对李广的处罚。张骞本应配合李广的进军,但是行军迟缓,耽误了时间,因而使李广孤军奋战,同时也丧失了追歼左贤王的良机。汉武帝认为应定他为死罪,但是念张骞救李广有功,准许他出钱赎罪。张骞自赎罪为平民。

公元前119年(元狩四年),汉武帝为了歼灭匈奴主力,决定采取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制定了深入漠北、犁廷扫穴、寻歼主力的战略方针,集中10万精锐骑兵,组成两大兵团,分别由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统领。

卫青从定襄出兵,令李广做前将军,公孙贺任左将军,赵食其任右将军,曹襄任后将军,大军越过沙漠,于漠北寻找匈奴主力决战。

恰在此时,卫青从一个匈奴俘虏口中,得知匈奴单于的具体位置。对于远涉沙漠作战的汉军来说,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情报。随后,卫青突然下令前将军李广,率部合并到右将军的部队中,走东路,合围单于。

东边道路迂回,水草稀少,不利于大部队行进。前将军李广与匈奴作战,到此时已历文、景、武三朝近半个世纪,好不容易有了打先锋的机会,还是直接面对匈奴单于,突然调到右将军赵食其军中,自然心有不甘。

根据情报提供的具体位置,卫青决定正面迎击单于军队。汉军用战车排成环形营垒,阻止匈奴骑兵突袭,然后以左右两翼疾驰向前,包围单于军队。单于见汉军人多势众,装备精良,作战进退有序,自己绝难取胜。因此,傍晚时率领几百名骑兵突围而去。汉军轻骑兵连夜追击,匈奴兵士四散奔逃。天快亮时,汉军追出200余里,没有追上单于,俘获、斩杀敌兵1万多人。同时,霍去病重创匈奴左贤王军队。这就是著名的漠北决战。

卫青漠北胜利归来时,李广和原任右路军指挥的赵食其才姗姗来迟。原来,右路军因为没有向导,迷失了道路。李广的部队一到达,卫青立即派人到李广的大帐中,讯问李广迷路情况,准备上报汉武帝,但李广拒绝回答。卫青又欲传李广当面质询,李广悲愤地说:“我李广从16岁开始参加对匈奴的战争,至今已历经大小七十多次战斗。而现在,有幸跟随大将军出征,本应充当先锋直扑单于。而大将军却把我调到右卫,路途遥远,又因为没有向导迷失了道路,这可能是天意安排吧。我今年已经60多岁了,怎么能去面对那些只会舞文弄墨的军法官之类的家伙。”于是,李广抽刀自杀。

李广为人廉洁慷慨,得到的赏赐都分给部下,饮食住宿和兵士们一样同甘共苦。身为两千石的高官四十余年,身死之后,家中却没有多余的财产。部队行军中遭到困难,李广总是享受在后。发现水源,士兵没有全体喝完,李广一滴水也不沾唇。士兵没有吃饱,李广也不进食。他深受手下官兵爱戴,士兵们都乐于接受他的驱使。李广的死讯传出,全军痛哭。民间听到这个消息,都知道李广是一员良将,无论习武与否,也不管年纪大小,都垂泪流涕。李广的忠诚和勇敢赢得了大多数人的感情。

以李广的才能加上从军近半个世纪的资历,封侯本应理所当然。而李广终生未封,千载以下,文人武夫,无不扼腕。庙堂江湖,纷纷叹息。既然天降奇才,为何又如此不公?

李广难封,但不是没有机遇。

七国之乱时,李广是太尉周亚夫的部将,他夺得叛军军旗,战功赫赫。但就在此时,李广接受梁孝王刘武的将军印,汉景帝因此没有给李广封侯。梁王一直觊觎储君之位,汉景帝对此芥蒂颇深。李广公开接受梁孝王的将军印,无疑犯了汉景帝的大忌。所以,尽管李广刚立大功,汉景帝必然对他采取冷冻政策,不予封侯。李广不自觉地卷入宫廷斗争,成为汉景帝和梁孝王斗法的牺牲品。

李广自身确实缺乏政治敏感性。作为朝廷将领,怎能私自接受诸侯王的将军印?汉代对中央官员与地方诸侯交往向来非常忌讳,吴楚七国之乱爆发后,更是严禁中央官员私交诸侯。李广犯忌,封侯机遇第一次与他擦肩而过。

李广在武帝时屡次战败,与霍去病有很大关系。自从第一次率领800精锐获胜之后,每次出征先将部队中的精锐挑出来给自己是霍去病的惯例。而在他之后,卫青也常常在霍去病挑剩下的士兵里挑挑选选,给自己也选一大部分精锐出来。李广带的兵,多是人家挑剩下的。一个精锐的价值至少等于十个普通士兵。带领没有精锐的军队打败仗,自然在所难免。

元狩四年(前119年)的漠北决战是李广一生中最后一次出征,也是他第一次被授前将军。前将军是部队先锋,最有可能立功封侯。但是,大将军卫青得知匈奴大单于的具体位置后,将李广强行调往右将军赵食其部,逼迫他走右路。同时,卫青安排新近失侯的公孙敖为前锋,将立功封侯的机会双手奉送公孙敖。卫青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一是汉武帝临行前的交代,二是卫青对公孙敖的私心。

漠北决战,汉武帝本不想让李广参战,在李广执意要求下,汉武帝勉强同意让他担任前将军,但却暗中告诫卫青:“李广年迈,命不好,不要让他与匈奴单于对阵,以免误事。”

卫青执行汉武帝的旨意,调走李广,把机会给了公孙敖。因为公孙敖当年解救卫青于长公主密室,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李广就此失去最后一次可能封侯的机会。

唐代著名诗人王维《老将行》有两句诗:“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意思就是说,卫青总打胜仗,那是因为他运气好;而李广终生不得封侯,是因为他“点儿背”。

另外,李广恃才而骄,多次失败。对此,指挥全军作战的汉武帝不得不有所顾虑。所以,我们既要看到汉武帝在漠北之战中对李广的处理不公,又要看到汉武帝着眼全局的负责态度。

李广大半生位居高官,交钱赎罪是交得出来的,而且,此前他多次因误期失军判为死罪,而舍财保命,为什么这一次引刀自刎呢?李广早就明白,自己从军的机会已经不多了。这次被任命为前将军,更是难得。但是,李广并不知道,汉武帝在任命他为前将军之时,已吩咐卫青适时调离李广。他至死不知道,从一开始,汉武帝便使他这次出征毫无意义。

士可杀不可侮。卫青强迫李广至右路军,李广再三抗议无效后,未向卫青辞行,就愤然踏上东路。这非常失礼,但李广被逼无奈!所以,失期之后,李广拒绝面对刀笔之吏,细数迷路的详情。李广的血性决定了他只能自杀,不能被辱!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胜固可喜,败亦犹荣。李广以死向命运、向不公抗争。

属于李广的战争以李广自杀出局而告终。而漠北决战后,匈奴单于兵败,左贤王部几乎被霍去病全歼,匈奴只能向环境更严酷的北方逃遁。

李广家族的悲剧并没有因为他的死亡而中止。李广死后不久,大汉王朝发生了一件奇闻:李广的儿子关内侯李敢在狩猎时被鹿角穿身,一命呜呼了!

一个年轻的将军竟然被一只鹿顶死,也算是一件奇闻了。那么,这位李敢将军怎么会被鹿顶死呢?这事还要从卫青和霍去病说起。

卫青作为一个私生子,从小在苦难中长大,为人仁慈、谦虚、干练和勇敢。霍去病也是个私生子,但与他的舅舅不一样,他为人比较骄傲、跋扈。他从小富贵,不知道民间和社会底层的苦痛,所以他对部属并不体恤,完全是一个纨绔子弟的作风。大军出战时,霍去病把军中精壮全部挑到自己手下。汉武帝为了显示对他的宠爱,也睁只眼闭只眼,放任他这样做,而且派出宫廷膳食官率领厨房车数十辆,跟随出征,供应霍去病酒食。每次班师回朝时,他的随军厨房车队中还剩下不少的粮食和肉类以及美酒。而士兵们却经常会因为军粮接济不上而忍饥挨饿。

卫青因在突袭匈奴的战争中逼死了李广,心中一直自责。

李广的儿子李敢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也久经沙场,战后担任了郎中令一职。他怨恨卫青逼死了父亲,去找卫青理论,激动之下拔剑相向,把卫青刺伤了。卫青为人敦厚,自己也觉得对不起冤死的李广,就把这件事给压下了,命令手下人不许告诉别人。

过了不久,这事传到了霍去病的耳朵里。霍去病听说舅父受辱,心中难忍这口气,一心图谋报复。过了一段时间,李敢随汉武帝到甘泉宫去狩猎。霍去病也在随行行列中。等到李敢去追逐猎物时,霍去病偷偷摘下弓箭,趁武帝没注意,一箭射出,李敢当时中箭落马,魂归九泉。

汉武帝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他觉得这件事很棘手。本来李广的自杀就与他有一定关系,武帝挺过意不去,现在李敢又死了,怎么向天下人交代啊?这时,霍去病和卫青正受汉武帝宠爱,武帝就命令不许声张此事,特别吩咐手下人掩饰这件丑闻,对外只是宣称郎中令李敢在狩猎时不慎被鹿顶死。

李敢之死,在后世引发了争论。有人说李敢该死,因为他刺伤了大将军,霍去病杀他是应该的。

但是,这也是不符合法律的。就算李敢罪该砍头,在和平时期,霍去病却也没有审判、判决的权力。霍去病的行为足见他心胸不够宽广,为人处世不如舅舅卫青。

尽管卫青和霍去病在性格上各有优劣,但在军事才能上,他们舅甥二人却是两颗闪耀的明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