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诏托孤,一代骄子在悔恨中死去

时间:2019-02-25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94 次

遗诏托孤,一代骄子在悔恨中死去

转眼又过一年,春暖花开,万物生机勃勃。汉武帝的精神因春天的景色而有了一点点起色,他知道春光难留,又闲暇无事,就令移驾五柞宫去游览一番,感受一下春天里大自然的气息。

五柞宫附近有五棵大柞树,树木都郁郁葱葱,覆盖了数亩土地。因为五棵柞树的缘故,因而得名五柞宫,是汉武帝的离宫之一。五柞宫的两边有青梧观,三棵梧桐树下,立有两个石麒麟。这是个游春的绝好去处。

汉武帝到了五柞宫游览,他流连在春天的景色中,在五柞宫一住就是几天。他本来年事已高,且连日游览,觉得有些疲乏,就在五柞宫又休息了一日,准备第二天回宫。(www.nxxnyqc.cn)

当时正值初春,尽管天气越来越暖,但夜晚时天气还是很凉。汉武帝禁不住夜来风寒,旧病复发,以至病入膏肓。他这次真的病倒了,在五柞宫长卧不起,再没力气返回皇宫了。

看到汉武帝一病不起,随行的大臣们也明白这次汉武帝可能大限已到,不久于人世了。当时随侍在左右的霍光和金日磾惮前来给汉武帝请安。霍光看到汉武帝病入膏肓的样子,不禁悲从心头起,他跪在榻前流着眼泪开口问道:“陛下一旦有不讳,究竟准备立谁作为太子接位呢?”

汉武帝神志还很清醒,他对霍光说:“你难道没有看出前些日子朕送给你的那幅画中的意思吗?”

霍光只是落泪,他摇摇头说:“臣愚昧,不能体察圣意,请陛下明谕。”

汉武帝支起身子坐在榻上,他喘了几口气后才说:“朕已决定立少子刘弗陵为储君,由你来担任周公的角色,辅佐幼主。”

霍光又顿首说:“臣少才阙德,恐难承担此重任。辅佐幼主臣自觉不如金日磾惮,请陛下三思。”

金日磾惮也侍立在旁,他马上也跪下说道:“臣是个外族人,承蒙皇上不弃之恩,方才有今日。臣的能力不如霍光,而且如果由臣辅佐幼主处理国政的话,必然招致匈奴人的耻笑,使他们轻视汉朝朝中无人。”

汉武帝并不直接回答他们两人的话,只是慢慢地说:“你们两人素来忠心耿耿,心中没有半点杂念,这些都是朕早已了解的事。朕之所以选你们辅佐幼主,也是朕多年的考虑。现在你们是责无旁贷,一起听候朕的安排,不要推脱了。”

霍光和金日磾惮见汉武帝主意已定,心中不禁都有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感。他们劝慰汉武帝一定要好好休息,这才慢慢从汉武帝的寝殿中退出。

二人退出之后,汉武帝又把朝中大臣挨个地在脑中过了一遍,他觉得除霍光和金日磾惮两个是自己的心腹顾命大臣之外,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和太仆上官桀也是忠信之臣,可以让他们共同辅佐幼主刘弗陵。汉武帝想到这里,心中稍觉安慰。

第二天,汉武帝命侍臣起草诏书,立刘弗陵为太子,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惮为车骑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让他们和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一同辅佐皇太子。诏令即日向外颁出。

霍光和金日磾惮等五人奉诏入见汉武帝,他们到御榻前下拜。这时汉武帝已进入垂危阶段,不能太多地说话,只是对这些人点点头算是作答。汉武帝让他们同心同德辅佐幼主,保证刘氏江山不失。然后下令让他们从即刻起办理一切国家大事。五位顾命大臣含泪跪在汉武帝榻前,拜受遗诏。

汉武帝的遗诏说:

制诏:皇太子,朕体不安,已无痊愈希望,即将永诀。望辅臣们谨视皇太子,要比朕在的时候还要尽心竭力。制告皇太子善待百姓,轻赋敛,近圣贤,信谋臣,以身奉行名教和祖宗法制。遵循朕的告诫,才有资格君临天下。要牢记秦二世灭亡的教训,终生不得疏忽。

苍苍之天不可得久视,堂堂之地不可得久履,就此永别了。告诫后世子孙,兢兢业业,不要辜负天覆地载的恩德!

汉武帝之死及立嗣的事处理得很秘密和急促。弥留之际匆忙安排继承人,托孤给顾命大臣,汉武帝的沉重心情在遗诏中表达得很充分。

当时刘弗陵的身份和地位微弱不足道,并未得到朝野的共认。汉武帝在遗诏中表达了深切的不安和担心,因而他不管刘弗陵懂不懂他的告诫,还是反复叮嘱,让他做一个体恤百姓的好君主。

一世英名的汉武帝,在遗诏中也流露出他对生的无限眷恋之情。

五位顾命大臣之中,汉武帝最为宠信的是霍光、金日磾惮和上官桀这三个人,所以汉武帝临终前特别指定这三人照顾后事。

霍光是骠骑将军霍去病的异母弟。霍仲孺与卫少儿私通后生下了霍去病,后来霍仲孺又娶一妻,生下了霍光。卫少儿的妹妹卫子夫被汉武帝立为皇后之后,霍去病以外戚的身份得到了显贵的地位。霍去病把霍光带入宫中,被拜为郎官。霍去病死后,霍光为奉常都尉,光禄大夫。

霍光从十几岁入宫到如今,在皇宫已生活了20多年。他出宫则陪同汉武帝乘车,入宫则侍奉在汉武帝左右,小心谨慎,从来没有犯过什么过失。他为人沉静安详,他的谨小慎微在宫中传为美谈。宫中的郎和仆射发现他就连每次出宫入宫、上下殿门,都从不随意左顾右盼。他们曾从旁偷看,发现霍光每天上下台阶的地方都不差尺寸。霍光在汉武帝身边勤勤恳恳侍奉了20多年,他的忠厚给汉武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汉武帝指名叫霍光做周公,可见汉武帝对他的信任。

金日磾惮在汉武帝左右侍奉也已有20多年了,他在宫中目不斜视,品行端正,很得汉武帝的敬重。汉武帝觉得金日磾惮的母亲阏氏教子有方,平时总是赞赏他。金日磾惮的母亲阏氏不幸病逝之后,汉武帝觉得惋惜,令人将金日磾惮母亲的形象画下来,奉挂在甘泉宫中,画上的标题署着休屠王阏氏。这说明汉武帝并没有将金日磾惮母子当作奴婢看待,而是给予了他们极高的荣誉和地位。金日磾惮对汉武帝感恩不尽,他每次到甘泉宫办事时,总要在母亲像前焚香祝祷,心中不胜感慨。为了报答汉武帝的大恩大德,金日磾惮更加专心地侍奉在汉武帝的周围。

金日磾惮生有两个儿子。最初这两个小男孩束发垂髫,伶俐活泼,楚楚可爱,成为汉武帝的弄儿。

有一次,金日磾惮的大儿子又在汉武帝身边玩耍,他跑到汉武帝身后,伸手戏弄汉武帝的脖子。汉武帝感到乐不可支。

恰好,金日磾惮也在旁边侍立,他看大儿子实在不像话,心里非常生气。但当着汉武帝的面又不好发火,所以他就瞠目怒视其子。

金日磾惮这一吓果真有效,他的大儿子一边走一边哭着说:“我爹恨我。”汉武帝觉得被扫了兴致,就问金日磾惮说:“你为什么要恶狠狠地盯着他?”金日磾惮不好说什么,只好拜谢退出,心中却为大儿子的将来担忧。

果不出金日磾惮所料,他的大儿子长大之后,行为便不如其父那样拘谨了,他借出入宫禁之便,在殿下调戏宫人。金日磾惮正好看到这一情景,心中怒不可遏,回到家中之后,就把大儿子杀了。

汉武帝得知自己的宠儿被杀,心中很恼怒,他马上派人将金日磾惮叫来质问,金日磾惮低头请罪,把杀子的缘故一一报告给汉武帝听。汉武帝听完之后,转怒为哀,流下了眼泪。至此之后,他对金日磾惮更是由衷的敬佩。

金日磾惮每日侍奉在汉武帝左右,从未斜视宫人。汉武帝为表彰他的恭谨,有时就赐宫女给金日磾惮为妾。金日磾惮不便推迟,但为了表示对皇帝的尊敬,他从不敢接近汉武帝赐给他的宫人。

金日磾惮还有一个女儿,汉武帝想把她接到宫中去做嫔妃,金日磾惮婉言谢绝了。金日磾惮所做的事,都是诚实笃信的举动,因而得到汉武帝的信任。

这次金日磾惮在粉碎马何罗行刺的行动中立下汗马功劳。是他第一个发现了刺客,并将刺客抱摔擒获,因而更加得到汉武帝的青睐和赏识。

金日磾惮自知是匈奴后人,所以一直不敢承担辅佐汉朝幼主的重任,他最后作为霍光的副手,担起了顾命大臣的重担。

上官桀是这五位顾命大臣中资历最浅的一位。他的高升主要是由于一次偶然的机遇和他善于见风使舵的本领。

上官桀年轻的时候,担任羽林禁卫官。一次他护卫汉武帝前往甘泉宫,这时正值夏天,漫长的路程之中,天气发生了急剧变化。车队正在行进中,迎面刮来了猛烈的大风。狂风卷起的黄沙隔断了人们的视线,威严的皇帝车队也发生了一阵骚动。车队在大风中不得不停了下来。这时上宫桀在队伍中看到汉武帝的黄绫伞盖在大风中摇摇欲坠,他急忙冲上前去,双手握住了伞盖的支把。上官桀臂力强壮,虽然在狂风之中仍然能高举黄绫伞盖,不离汉武帝御车。汉武帝对这个随从的勇力留下深刻的印象。上官桀由于勇力受到汉武帝的宠爱,回头汉武帝就提拔他为未央宫厩令。汉武帝酷爱马匹,所以宫中养有不少的马匹,他时常到马厩里去看看马的情况。上官桀揣摩到汉武帝的心思,就想从马上做文章。他格外留意马的情况,勤加喂养,因此每次都能得到汉武帝的表扬。有一次,汉武帝患病,休息了几天,没有来看马。上官桀便借这个机会偷懒,对马的照料也松懈下去了。谁知,汉武帝刚一病愈,就前往马厩视察,他看到几天不见,马匹肥少瘦多,不禁火冒三丈。他暴怒地对上官桀说:“你是不是以为朕再也见不到马匹了?”汉武帝怒气冲冲,他准备将上官桀送到监狱里法办。上官桀不承想汉武帝这么快就来看马,心中惊恐异常,他看到汉武帝大发脾气,知道自己要吃苦头。但他到底精明,马上扑通一声跪在汉武帝面前,又编出一段鬼话来。上官桀低头说:“臣听说圣上龙体欠安,所以日夜为皇上忧心上火,根本没有心思来喂马,乞请陛下恕罪。”

汉武帝一听,怒火一下子全没了,心里还十分感动,认为上官桀真是忧虑自己,便道他忠诚可靠。汉武帝不但将他免罪不问,还特地将他擢升为骑都尉。从此之后,汉武帝把这个狡猾的上官桀当作了自己的亲信大臣,令他作为侍中随行左右。稍后,汉武帝又将上官桀擢升为太仆,主管宫中有关交通事宜。

镇压马何罗叛乱时,上官桀又立一功,成为最受汉武帝宠信的臣宦之一,因而他也成为汉武帝特别指定的顾命大臣。

且说汉武帝已经传授顾命,册立幼子,遗诏辅臣,而他也进入了弥留阶段。公元前87年(后元二年)二月十四日,汉武帝刘彻在五柞宫溘然长逝,一颗雄君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汉武帝刚驾崩,霍光等顾命大臣立即采取紧急措施,他们刀剑出鞘地加强了皇宫的戒备。第二天,就把8岁的刘弗陵扶上皇帝的宝座,以断绝刘弗陵几个皇兄的幻想,是为汉昭帝。

紧接着,霍光等人用汉昭帝的名义,为汉武帝发丧致哀,举行陵重的仪礼,将汉武帝的遗体从五柞宫运回到长安城,在未央宫前殿入殓。

霍光辅佐年幼的汉昭帝刘弗陵,他的命令就等于是皇帝的命令,国内一切大政方针都由他决定。他把刘弗陵的姐姐鄂邑公主接回到皇宫与汉昭帝同住,负责抚养幼帝。霍光、金日磾惮和上官桀辅政,同时领尚书事,但大权集中在霍光一人手中,天下都想一睹这个“周公”的风采。刚刚把一切事情料理出个头绪,霍光正想好好休息一个晚上。不想半夜有人来报,说是殿中有怪。霍光和衣而睡,听到报告,马上跃起,当他看到宫中一片混乱时,心中不禁大吃一惊。霍光恐怕有人乘乱生事,他紧急召见尚符玺郎,令他交出皇上的御玺。尚符玺郎视御玺如命,不肯交付。霍光心中焦急,他没工夫与他争辩,看见尚符玺郎手中执着御玺,就想上前去夺取。那郎官却按佩剑厉声说道:“臣头可得,御玺不可夺。”霍光为尚符玺郎的勇气所慑服。他传令殿中宿卫,不得喧哗,违命即斩,宫中的局势才安定下来。到了天明,一切安静如常,霍光感到虚惊一场。即日,霍光以汉昭帝的名义下诏擢升尚符玺郎俸禄二等,臣民开始信服霍光为人公正,可以作为国家的栋梁。霍光还追尊钩弋夫人为皇太后,同时下令大赦天下,国内局势逐渐稳定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