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河梁直在苦苦等待个人

时间:2019-03-1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58 次

牛河梁直在苦苦等待个人

20世纪初,内蒙古卓索图盟的盟长贡桑诺尔布王爷为了开始近代化的实践,办了个崇正学堂。他特意请来一个日本人担任教授。这位日本人实际上也是位人类学家与考古学家,他趁机开始闲逛,西到张家口,东到呼伦贝尔大草原。旅途中,他发现在赤峰红山后洪水冲击的断崖附近有不少陶器、石器,最令他吃惊的要数那用无数石块环绕起来的古墓,经过仔细勘别,他认为这是一处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存。至于这些遗存形成于哪个年代,坟墓中埋藏着什么秘密,他只能天马行空式地猜想。倒是他的名字——鸟居龙藏,昭示了一种不好解释的巧合。因为在若干年后,他发现古墓的区域出土了大批文物,而这些文物正是以“鸟”与“龙”为典型代表的,让人不由得想起一个常说的词:冥冥中。

随后,法国人桑志华、德日进两人先后对赤峰地区进行了考察,发现了红山主峰南部的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瑞典人安特生的足迹也曾到过红山文化区。之后,红山文化的考古工作终于由中国人自己接手了。

1930年,当时的中国政府启动了“东北考古计划”,梁启超的二儿子梁思永在赤峰发现了红山文化彩陶。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迅速沦陷,这个考古计划也戛然而止。

20世纪40年代,一位20多岁的青年教师佟柱臣来到辽宁省凌源、建平之间的牛河梁地区,在这片荒芜的山梁上,他的眼睛被一堆看似人工垒砌的碎石所吸引,这堆碎石后来被证明就是积石冢。佟柱臣是辽宁人,后来,他在回忆中谈及:“那个积石冢是经过挖掘才证实是积石冢的,但是在此之前,我已经知道了。”

真正让牛河梁一层层掀开面纱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却是著名考古学家孙守道与郭大顺等人。1979年,辽宁喀左县境内的东山嘴遗址开始发掘,无头孕妇陶像、石头垒砌的圆形祭坛,无不昭示着这一地区在几千年前的特殊地位。苏秉琦先生闻听后,多年的考古经验使他萌生一种强烈的感觉,朝阳一带很可能蕴藏着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他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千里迢迢来到朝阳。踏访了考古现场后,老先生来到建平与凌源的交界地区,站在杂草丛生的山梁上,看着不远处逶迤流过的牤牛河,盯视着梁下古道中那印着荒凉与沧桑的车辙,猛抬头,远处山顶上一颗硕大的熊头正凝望着这里,老先生心中一动,顿时心潮起伏,眼中涌满泪水。他用脚在身下的土地一跺,双手画了个半圆,说:“你们就在这里挖,一定会有重大发现!”(www.nxxnyqc.cn)听这话,像是个加工后的传说,多少有些神话色彩。其实,古人选择居住或聚会的地址是有规律的,多靠近河流和道路,而且讲究风水,具有考古经验和熟知堪舆学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的。

辽宁的考古工作者大部分是苏老的弟子和再传弟子,对老先生的判断他们深信不疑。果然,按苏老划定的范围,不久,他们就在牛河梁地区发现了女神庙和积石冢等成组遗迹群。

所以,人们说,沉睡5000年的牛河梁一直在等待一个人,这个人不是日本人鸟居龙藏,更不是随后而来的法国人、瑞典人,而是她血缘上的后世子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