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工人运动

时间:2019-03-21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6 次

本溪工人运动

本溪工人阶级一经产生就具备了无产阶级的鲜明特点。在本溪煤矿,每一个矿井约有500名矿工同时工作,劳动时间集中。而且独身工人大都集中生活在“大房子”里,每所“大房子”中居住有100余人,便于发动、组织工人斗争。由于生产上的连续性,工人之间的工作联系密切。加之本溪工人来自四面八方,带来了各地广泛的社会信息,为本溪工人运动的发展奠定了社会基础。在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经济掠夺和政治压迫的斗争中,本溪工人阶级表现出来的团结性、组织性、纪律性、斗争性日益突出。

本溪湖煤铁公司熔矿炉及作业场景

作为全国工人阶级队伍组成部分的本溪工人阶级自诞生之日起,就融入全国工人阶级革命斗争的洪流,不断地进行反对剥削和压迫的革命斗争。但是,同全国的工人阶级一样,五四运动以前的本溪工人阶级早期斗争尚处在自发阶段,工人罢工大多是经济斗争,他们不了解工人阶级受剥削、受压迫的根源,不知道怎样为本阶级的彻底解放而斗争,他们仇恨日本监工和封建把头,却没有明确的斗争目标和强有力的斗争手段,往往采取消极怠工、破坏机器设备、逃跑等斗争方式,以此来挣脱受压迫和剥削的枷锁。此外,罢工已成为工人采取的主要方式之一。从1905—1919年,本溪工人阶级的罢工斗争有13次,虽然这些罢工斗争是自发的、零乱的,要求是有限的,成功率极低,但已显示出本溪工人阶级反帝反封建的坚强意志和巨大力量。

无产阶级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需要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来指导,需要一个本阶级的革命政党来领导。而无产阶级的成长壮大,工人运动的发展,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阶级基础。(www.nxxnyqc.cn)1919年的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后,对东北地区的革命斗争非常重视。中共北方区委曾多次讨论和研究东北发展工运和建党问题,并派人到大连、哈尔滨、沈阳等地进行考察和发动工作。随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中国工人阶级在自己的政党领导下登上历史舞台,中国工人运动开始蓬勃发展起来。在全国工人运动影响下,本溪工人阶级的觉悟日渐提高,不断掀起罢工斗争高潮。

1919年3月25日和5月25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75名工人因日本人殴打中国工人,先后两次举行罢工,要求惩处施暴的日本人,经公司答应后复工。5月28日,本溪湖裕昌公司火连寨采煤所46名工人,因工资与招工时所讲的不符而提出抗议并举行罢工,得到解决后于翌日复工。7月6日,安奉铁路火连寨车站工人反对站长无理监督而罢工,经协调于翌日复工。7月31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120名制材工人,因物价上涨要求增加工资罢工3天,得到解决后复工。8月7日,本溪伊东砖厂50名工人要求增加工资罢工4天,结果每名工人每日增薪3—4分。8月9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300余名工人因增薪通知发布迟缓而罢工1天。8月26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庙儿沟铁矿100余人,因粮价暴涨罢工2天。10月3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400名工人要求增加工资罢工1天。11月3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500余名工人,因物价上涨,工资太低且不能按时发放而罢工。工人向公司当局提出了5个条件:1.每月增加工资5成;2.每月休息2天,不扣工资;3.奖励多出煤铁,增加工资;4.每月28日发放工资;5.在适当地点设立厕所。罢工历时3天,取得了胜利。1922年2月,本溪湖煤铁公司6000余名工人为争人权、反压迫举行大罢工,并向社会散发反日传单。这一罢工斗争得到大连、沈阳等地工人的支援,从政治上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这一时期的本溪工人罢工斗争遍及煤矿、铁矿、铁路各系统。虽然每次罢工的人数不多,但其影响较大,鼓舞了工人阶级的斗志。当时,工人编了一首歌谣:“七九六十三,工人把脸翻,大把头来送钱,二把头来点烟。”表达了他们斗争胜利的喜悦心情。同时,罢工也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日本当局,使其认识到中国工人是不可侮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时期本溪工人阶级的斗争,已由自发斗争发展到自觉的、有组织的斗争,体现出联合斗争的趋势。并开始将要求改善待遇、提高工资等单纯的经济斗争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压迫与奴役、争取人身自由、收回主权等政治斗争相联系,反帝反封建的性质日益明显。

当时,本溪流通的“奉票”一再贬值,日本人发行的“金票”价值却直线上升。工人每月的工资以“奉票”计算,已经维持不了最低生活,再贬值工人就没有活路了。而狠心的把头连贬值的“奉票”也不全数发给工人,每月只给工人发半月工资,另处半月工资发给工人实物券,强迫工人到把头开设的商店以比市场价高出30﹪—40﹪的价格购买生活用品。工人忍无可忍,经过秘密串联,4000余名采煤工人、炼铁工人及其他辅助工人联合起来,于1924年7月27日早7时,利用各种坑口熔炉工人交接班时间,拉响汽笛为令,拿着矿灯和生产工具,迅速集中到本溪湖南山上,开始了声势浩大的罢工。罢工工人派出代表向公司当局提出3点要求:1.增加工资,坚决要求以“金票”计算工资;2.反对只发半月工资;3.开会须挂中国国旗。这次罢工坚持3天,本溪湖周围的大部分工厂和矿山都停了产,迫使公司当局答应了工人提出大工日工资提高1角2分到1角5分,小工日工资提高4—6分的条件。这是本溪工人阶级第一次规模空前的大罢工,参加罢工的工人涉及本溪湖所有的工厂和矿山,初步显示了本溪工人阶级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及伟大的力量,沉重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封建把头的势力,使工人生活暂时、部分得到改善,为中国人民争了气。

1925年1月29日,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郑州召开,社会主义青年团大连支部工运委员、大连工学会委员长、共产党员傅景阳以南满铁路工人代表身份参加了大会,并被选为全国铁路总工会执行委员。从此,大连中华工学会肩负起南满铁路工会的职责。同年4月,傅景阳前往广州参加全国第二次劳动大会。会后,为贯彻大会精神,共青团大连特支做出了扩大活动范围、发展壮大团组织的决定。傅景阳和工学会骨干先后到瓦房店、大石桥、鞍山、抚顺、本溪湖等满铁附属地的重要工厂、矿山,积极开展建立工会和组织工运的活动。傅景阳是目前已知到本溪开展工作最早的共产党员。他与工学会骨干到本溪后,深入本溪湖煤铁公司,秘密宣传全国第二次劳动大会精神,使本溪工人阶级进一步了解到全国工人运动的情况,认识到工人阶级团结起来维护自身利益和获得解放的巨大力量,推动了本溪工人运动向纵深发展。

1925年4月26日,本溪湖煤矿3000余名采煤工人,因物价飞涨,“奉票”贬值而举行罢工,争取了临时补贴。5月,选煤厂650名工人要求增加工资而罢工,取得增资两倍的斗争成果。11月25日本溪湖煤矿400余名工人因抗议日本监工古野毒打中国新工人举行大罢工,日方被迫将古野撤职,发给被打新工人医疗费500元。1926年2月22日,本溪湖煤矿500余名工人举行罢工。同年4月23日,本溪湖砖厂250名工人举行罢工。

1926年5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促进下,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本溪湖煤铁公司的代表张子言、田冠忠出席了大会。这次大会通过的职工运动21项议案对全国的工人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26年11月,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的《职工运动决议案》,将本溪湖煤铁公司列为秘密发动工人斗争、发展党组织的重点地区之一。这一决策,有力地推动了本溪工人运动的发展,此后,本溪工人的罢工斗争更加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1927年4月13日,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3900余名采煤工人举行大罢工。5月,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发电所100余名工人为抗议日本工头随意殴打中国工人而举行罢工。7月,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3000余名工人因日本宪兵刺死中国伙夫而举行大罢工等等。这些罢工斗争不仅在维护工人阶级自身利益上取得了一定的胜利,更重要的是使本溪工人阶级进一步认识到自身的力量,锻炼了队伍,为迎接更大规模革命风暴的到来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