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文回忆(本溪县东大阳地方抗日政权主席)

时间:2019-03-21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55 次

孙德文回忆(本溪县东大阳地方抗日政权主席)

1934年腊月的一天,程司令领导的红军第三团一百来人到了我们碱厂东大阳,领头的是侯团长。他们没过几天就又离开这里,留下一个叫张洪阁的做地方工作。张洪阁在地方进行抗日宣传,动员老百姓做抗日工作,接着又在地方组织了红军地方委员会。我就是在张洪阁的动员下参加地方抗日工作的,并被任命为地方委员会主席。这一组织是由五人组成的,除我而外,有组织委员姓刘、通讯委员姓徐、监视委员是刘殿海,还有个姓李的也是委员。在组织地方委员会的同时,也组成了地方武装—农民自卫队,有三十多名队员。张洪阁亲任自卫队中队长,当地人李宝荣(后改名李宝兴)是小队长。这个自卫队转过年二月就被红军正式编入他们的大部队了。

在那当时,地方委员会的任务是:给红军送情报,向红军报告敌情,为红军搞粮食、准备吃的、配合红军打击敌人以及镇压小股土匪的骚扰抢劫活动。我曾在1935年的上半年给红军送过两次情报。第一次是红军住在三道沟时,我在驴砬子沟听说日本守备队要来打红军,我连夜把消息送给了红军,结果守备队去扑了空。另一次是杨靖宇亲自带队来当地活动,我又给他们送了敌人要来的情报,他们及时地撤走了。

当时在地方还有少年营(青年义勇军——编者)组织,成员主要是贫苦农民子弟。少年营的任务是:学习红军的优良传统,接受红军的宣传教育,向群众进行抗日宣传,动员周围群众全力以赴地支援红军的抗日斗争。少年营在战斗中锻炼了自己,壮大了自己,逐步有了一套较成熟的作战经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主动要求参加红军,红军则根据他们的愿望,把他们全部编到大部队里。这就壮大了红军队伍,增强了战斗力。

张洪阁是红军中专做地方工作的。他除在地方做抗日宣传工作外,还先后在二、三道沟一带为红军扩充三十来人,李宝祥的儿子、姓常的、郭凤歧等都是他动员参军的。

红军很受群众拥护。他们当时的生活很艰苦,在战斗中时常吃不上饭,一饿就是四五天,有时只能吃一点囫囵苞米粒子,喝点水。但他们同样坚持与敌人战斗。在南营坊的一次战斗中,战士们三天水米没下肚,仍然同小鬼子做生死的搏斗,终于取得最后胜利。他们穿的衣服是补丁加补丁,有的在炎热的六月天里也穿大棉袄、大棉裤和大棉鞋,所以他们身上的虱子很多,可怜他们整日爬山越岭与敌人打仗,有时连抓虱子都顾不上。尽管他们生活这样苦,可纪律却很严。他们每逢住在老百姓家时,老百姓总是热情地把火炕腾出来给他们住。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在炕上睡。就是在十冬腊月天,他们也常常枕着枪睡在土地上。他们从不动百姓的任何东西。红军是很乐观的。他们冬天睡在荒山里,铺的是雪,盖的也是雪,就相互之间逗话说:咱们都是“三卫生”的人,睡的卫生炕,铺的卫生褥,盖的是卫生被。夏天雨大,他们睡觉时被雨水泡了身体,就说:身上脏了有自然喷水器,从头到脚都干净了。平时铺着树叶、盖着树叶睡,就又笑着说:穿着碧绿衣,睡的碧绿炕,盖的碧绿被,成“三碧绿”了。虽然他们总这样开玩笑,可是还有许多好同志因爬冰卧雪而死。(www.nxxnyqc.cn)1935年以后,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政策,群众的东西全被鬼子抢光和烧掉,日子越来越难熬。为了躲避鬼子的并屯,有的群众就住在山上,藏在山洞里,夏天吃野菜、树叶,冬天吃树皮,吃顿蘑菇就算改善了。穿的就更顾不上了,好的能穿上一条露肉的单裤,差的连破单衣也没有,一些妇女只能下身围个小包袱皮遮羞。就是这样,群众还是尽力支援红军,因而遭到日本鬼子的镇压。洋湖沟侯庆林全家七口人因他当红军去了而被杀死,上至六十岁的老头,下至刚出生的婴儿。大阳二道沟我弟弟孙德武当了自卫队员,他妻子已怀孕八个月了仍被鬼子抓去,用刺刀挑开腹部,肚里的小男孩儿已能动胳膊腿了。

1935年春,地方武装都随红军走了,他们配合红军打了不少仗。如梨树甸子那次战斗,李宝荣带的自卫队就参加了,我弟弟孙德武在战斗中牺牲。那次红军共死了四十来人。自卫队走后,日本鬼子就常来烧房子,搜人抓人,还派汉奸走狗假扮红军欺骗百姓,有的人就上当受骗,被抓被杀。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几个红军地方委员会的委员都躲了起来。我也只好在六月左右把家搬到本溪湖宫原,当工人去了。这以后,红军地方委员会也就散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