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高度重视农业问题

时间:2019-03-2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62 次

应高度重视农业问题

六、应高度重视农业问题

应该说,作为苏联继承国的俄罗斯,农业仍然是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不稳定、效率低仍是当今俄农业的特点,农业出产率则比遍地石头且缺少阳光的芬兰还要低一半。曾在叶利钦时期任八个月总理的普里马科夫,在他2001年发表的著作中,谈到农民问题和农业政策时,深有感触地写下了以下一段话:“尽管采取的措施(指对农民、农业——笔者注)很多,但它们带有‘消防’性质,未来就不能总是这样下去。应当从整体上考虑俄罗斯农民的命运。他们不仅是忍受了各种苦难的伟大劳动者,也是民族文化、民族传统的保护者。俄罗斯农民蒙受了多少苦难啊!农奴的权利,给成千上万人造成致命打击的‘没收富农的财产和土地’,夺去了数百万人生命的饥饿,数十年的集体农庄的无权地位。蕴藏着巨大的朝气蓬勃力量的农民忍受住了。今后怎么办?”[31]

中国很早就发现了苏联农业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毛泽东曾指出:“苏联的农业政策,历来就有错误,竭泽而渔,脱离群众,所以造成现在的困境。”[32]但是,遗憾的是,当时并没有跳出斯大林农业集体化的框框,搞“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结果是不少农民饿坏、饿死。

根据上述情况,以下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第一,我国自实行改革开放总方针之后,“三农”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特别是近几年来,对国家对农业支持的力度大大加强了,如实行农业税减免,对种粮农民实行直接补贴,对主产区重点粮食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格等政策。对农村教育事业的发展也给予了大力支持。无疑,这些政策大大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促进了农业发展。今后我们必须进一步落实对农业“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到2012年中国农村人口还有6.74亿,即使工业化与城市化进展顺利,2020年农村人口仍有6亿左右,“三农”问题仍是个大问题。再说,2012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近1亿人。不解决“三农”问题,就会影响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进程,也将成为制约整个国民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瓶颈”。所以,在今后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中,一刻也不能放松解决“三农”问题,思想上认识到只有农业有了大的发展,工业化与城市化才能更快地发展。在这个问题上,列宁有很多深刻的分析,他在俄共(布)十一大的报告中说:“同农民群众,同普通劳动农民汇合起来,开始一道前进,虽然比我们所期望的慢得多,慢得不知多少,但全体群众却真正会同我们一道前进。到了一定的时候,前进的步子会加快到我们现在梦想不到的速度。”[33](www.nxxnyqc.cn)第二,目前中国的农业还是个弱势的产业,农业增收缺乏重要的支撑,又面临国内外的激烈竞争。因此,在我国工业化中期阶段,农业不能再为工业化提供积累,而是国家应该给予大量补贴的部门,让农业从工业化与城市化取得的进展中分享到好处,绝不可以牺牲农民的利益来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并且要采取一些有力的政策推动农业现代化,特别是要使乡镇工业得到进一步发展与提高,这既可以使它与整个工业化融合为一体,并且还可以推进农村城市化进程。

第三,吸取苏联的教训,在中国今后的工业化进程中,绝不能不顾生产力发展的实际水平,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用行政的手段去改变农业生产关系。农业的生产组织形式与经营方式要由广大农民创造。

第四,目前中国工业化已进入中期,在今后的工业化进程中,更应保持农、轻、重的平衡协调发展。农业搞不好,轻工业和食品工业亦上不去,市场供应就会十分紧张。特别要指出的是,我国农村市场的需求有很大的潜力,而这个潜力只有在农业有了大的发展、农民购买力大大提高的情况下才能得以发挥。

【注释】

[1]本文就这一问题提出观点,考虑到如果详细论述,与本书其他文章会有很多交叉,为此,只进行简单的分析,主要是提出一个基本看法。

[2]《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33页。

[3]《普京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5页。

[4]《胡绳全书》第三卷(上),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75页。

[5][保]托尔多·日夫科夫著,吴锡俊等译:《日夫科夫回忆录》,新华出版社1999年版,第226—229页。

[6]《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50页。

[7]同上书,第368页。

[8]《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3页。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中文版第1版,第443页。

[10]《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67页。

[11]转引自《胡绳全书》第三卷(上),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75页。

[12]参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4页。

[13]《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77页。

[14]刘书林等著:《斯大林评价的历史与现实》,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2,5页。

[15]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2007年7月9日,第1版。

[16]刘书林等著:《斯大林评价的历史与现实》,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1,5页。

[17]吴冷西著:《十年论战》(上),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15页。

[18]刘书林等著:《斯大林评价的历史与现实》,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85页。

[19]《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30,331,334页。

[20]参见黄苇町:《深化改革要摆脱既得利益集团的掣制》,载《同舟共进》,2010年第10期。

[21]王贵秀:《“既得利益阶层”与“利益受损阶层”》,载《同舟共进》,2010年第10期。

[22]转引自《读书》,2006年第11期。

[23]《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43页。

[2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邓小平年谱》(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42页。

[2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832页。

[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8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1页。

[27][俄]亚·维·菲利波夫著,吴恩远等译:《俄罗斯现代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30页。

[2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邓小平年谱》(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31页。

[29]《中国经济时报》,2010年11月29日。

[30]《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111页。

[31][俄]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著,高增训等译:《临危受命》,东方出版社2002年版,第40—41页。

[32]《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268页。

[33]《列宁全集》第43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7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