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破坏的“形象工程”_秦国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9-04-06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0 次

被破坏的“形象工程”

秦穆公之后,孝公之前,秦国内部骚乱不断,内耗不止,君主不断更替,直接导致了秦国对外政策的反复无常。秦穆公在世时所坚持的以政治路线为主、军事路线为辅的东进战略完全被抛弃。这段时期的秦国,言而无信,唯利是图,形象完全被搞坏了。

秦恒公二十四年(公元前580年),晋国刚刚即位的国君晋厉公,为了拉拢秦国共同对付正在步入盛年的楚国,主动提出要修复秦晋关系,还派大夫吕相到秦国,和秦国约好到晋国商谈结盟的事情。两国商定在令狐(今山西临猗境)会盟。晋侯先到,秦桓公赶来了,却又疑神疑鬼,不肯过河,在王城(秦地,今大荔境)就停住了。结果,两国隔着河结了盟,约定以黄河为界,互不侵犯。

订立了盟约就要遵守,最起码要作出遵守盟约的姿态。可是,这位秦桓公却肤浅得很,他回国后立即撕毁了盟约,与白狄合谋攻打晋国。

秦国这次背叛盟约,让晋国在道义上占据了主动。令狐会盟后的第三年,也就是公元前578年,晋厉公又派吕相出使秦国,但这一次不是来修好的,而是来绝交的。吕相向秦国递交了绝交文书,就是那篇著名的《吕相绝秦书》。(www.nxxnyqc.cn)吕相把新账旧账一起算,把秦国骂了个狗血喷头,从当初的秦穆公一直数落到现在的秦恒公。一开头,他就指出秦晋本来已经定盟发誓,结成了联盟的关系。晋国在盟誓后,时时刻刻不忘秦国的旧日恩德,认真恪守盟约。但秦国却说话不算数,背信弃义,屡次欺骗晋国。为了说明自己站在了正义的一方,吕相还翻起了老账,指责秦穆公时秦国私下里与郑国订立盟约的事;对秦国灭掉晋的同盟滑国一事,他也给予了严厉谴责。吕相认为秦国完全藐视盟誓,不断找茬挑起战争。他又说,秦桓公刚继位的时候,不肯和晋国缔结盟约,没有与晋和好的诚意。其后,秦国有过悔过的意图,派人去晋国定盟誓,但这个誓言还没有实现,景公就过世了,后来的秦桓公马上又萌生恶意,背弃了盟誓。

《吕相绝秦书》是晋国炮制的对秦国构成严重负面影响的舆论武器。它既是绝交书,又是宣战书,而且把秦国完全置于无信无德、唯利是求的战争祸首的地位。就这样,晋国死死抓住秦国的小辫子,利用唾沫星子,在“信义”二字上大作文章,获得了各国舆论的同情,各路诸侯纷纷站到了晋国一边。同年,晋率领周、鲁、齐、卫、郑、曹、邾、滕等十国组成的诸侯联军大举进攻秦国,双方在麻隧(今泾阳县境)展开大战。这个时候的秦国,因为理亏,完全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就连同盟国楚国都没有出面相助。一国兵力怎么抵挡得住十国联军的进攻,秦国寡不敌众,很快败下阵来。晋与诸侯联军擒获了秦国大将成差和不更(官名)女父(人名),一直打到侯丽(今礼泉县境)才退兵。

秦桓公的这次背弃盟约,让秦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晋厉公死后,晋悼公即位。悼公凭借强大的国力当上了诸侯盟主,然后就找各种借口三番五次地联合中原诸侯攻打秦国。而秦国则连连败北。秦景公即位后,对这种局面实在没辙,不得不在他即位后的第二十七年(公元前550年),亲自跑到晋国与晋平公盟誓,表示愿意休战修好。但雷人的是,秦景公一回到国内马上又撕毁了盟约,就这样彻底坐实了不守信用、颠三倒四的形象,中原各国也逐渐与之疏远。

这个时期,中原地区已经风云突变,城头不断变换大王旗。先是晋、楚争霸,后来吴国也崛起,与晋争霸。一蹶不振的秦国,根本无法插手中原事务,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敲敲边鼓,或者在诸侯盟会上充当个路人甲的角色。与秦穆公时代相比,秦国再也找不回往日的雄风,更没有了纵横捭阖、东西两线捷报频传的风光。尤其是在诸侯会盟的时候,秦受不到重视,而且许多盟誓也不再要秦国参加。晋国不仅顺势夺回了原来被秦占有的土地,而且还深入到了秦国的腹地。后来,秦孝公谈起这段历史时痛心疾首地说:“国家内部纷争不止,无暇顾及外患,晋国趁机夺取了我们河西的地盘,诸侯们也看不起秦国,这真是奇耻大辱啊!”(6)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游戏规则”。没有永远正确的规则,只有是不是符合当时实际的规则。春秋是一个戴着面纱的时代,容不得你以赤裸裸的功利姿态示人。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就是诚信,最起码要装着去讲诚信。从秦襄公建国,到秦穆公称霸,秦国的历代君王正是敏锐地把握了春秋这个时代的脉搏,遵循了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秦国才从犄角旮旯里的小国走向了强大。可是,秦穆公死后,秦国的野蛮本性逐渐暴露出来,表现出了极度地唯利是图和背弃信义。这么一来,秦国的对外政策逐渐失去了连续性,甚至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政治上不守盟誓,在道德上失去了诚信,加上内部权力斗争消耗,秦国的东进路线彻底被堵死了,秦国的事业也陷入了低谷。而这一切,只能由后来的秦孝公和那位著名的改革家商鞅来收拾了。

【注释】

(1)孤臣之仰君,如百谷之望时雨。

(2)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3)大破秦军,无一人得脱者。虏秦三帅以归。

(4)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

(5)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

(6)国家内忧,未遑外事,三晋攻夺我河西地,诸侯卑秦,丑莫大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