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夏从商的冒险_秦国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9-04-06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4 次

弃夏从商的冒险

夏朝的建立,帝启的上台,使得伯益一族的命运急转直下。《史记》中记载,大费伯益一族,除本部嬴姓一系外,也分离出两个子系:一个是鸟俗氏(估计是以图腾物为氏),另外一个是费氏(以祖先的封地为氏)。大费伯益死后,他的儿子们作为地方诸侯也免不了受到了启的围剿和打击,甚至失去了最起码的生存空间,被迁徙到边疆和蛮夷之地。司马迁的那一句冷冰冰的“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字里行间不知道有多少的苍凉和无奈。

嬴姓一族虽然失势,被排挤在华夏政治主流和文化主流之外,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消沉,而是选择了隐忍和等待。可是,这一等就是整整400年!400年之后,夏朝的江山传到桀的手中,终于走到了尽头。桀是夏朝的末代帝王,他残暴无比,荒淫酒色,不仅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建造宫殿和瑶台,还从各地搜罗美女充填后宫。据说,桀在一次征伐有施氏时得了一个美女叫妺喜,回国后,昼夜与妹喜及宫女饮酒作乐,搞得四方部落氏族纷纷背叛。这时,发迹于夏朝东南的殷族乘势坐大,直接构成了对夏朝的威胁。

和嬴族一样,殷族也是东夷中的一支,以鸟为图腾。说不准,两族还有着同一个老祖宗。殷的十四代祖契,有着和嬴姓的老祖宗大业差不多一样的出生经历。据说他的母亲叫简狄,是帝喾的次妃。有一天,简狄和另外两个女子去野外河边洗澡,看见一个燕子掉下了它的蛋,简狄把蛋拿来吞吃了,不消说,她也怀上了,后来生下了契。契与夏禹同时,以蕃(今河北平山)为根据地。后来,契的儿子昭明把根据地迁到了砥石(今河北砥水流域),随即又迁到了商(今河南商丘)。后来“商朝”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昭明的儿子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在位的时候,大大开拓了成汤一族的领土和疆域,远至今天的辽东,甚至更远到了朝鲜等地。《诗经》中称赞相土干得轰轰烈烈,使得四海诸侯整齐地归服(3),后来,周朝灭商,贵族箕子向东逃跑,一口气跑到了朝鲜,就在那里定居了下来。后来开枝散叶,有了今天的朝鲜国。现在朝鲜的平壤还有箕子的陵墓。

殷族以畜牧为生,过着定居放牧的生活,还善于驾车。据说以马驾车就是相土发明的,他的后裔王亥还发明了以牛驾车(4)。牛马的使用,自然促进了农业和畜牧业的发展。这使得殷族迅速地发达起来。到了成汤这一代,殷族终于走进了历史的视野。他由商迁到了亳(今山东曹县、河南商丘市之间),随即就灭了北方的几个邻族。随着殷族势力的壮大,成汤的野心也不断膨胀,与夏朝不断展开了争夺中原统治权的斗争。(www.nxxnyqc.cn)殷族的崛起,给嬴族的翻身带来了千载难遇的机会。一方面,殷族要推翻夏朝的统治,这正是嬴姓子孙所期盼的。夏朝的江山一天不倒,嬴姓一族就没有出头之日。另一方面,嬴族和殷族都出自以鸟为图腾的东夷部落,同气连枝,渊源很深。一旦殷族得势,绝对不会像华夏部落一样对嬴族进行排斥和挤压。正是基于这两点考虑,嬴族的子孙们,开始了弃夏从商的政治冒险。

首先发飙的是嬴族的费氏一系。夏朝末年,该族系的费昌带领本族去夏归商,正式与夏朝决裂。费氏一系得到了商汤的赏识和重用,成了商汤的亲信。而费昌本人,由于“善驾御”的本领,很快脱颖而出,当上了商汤的“司机”。在商汤攻打夏桀的呜条战役中,费昌为商汤驾车,在呜条大败夏桀(今河南封丘东)。夏朝灭亡,殷商建立。费昌由于赫赫战功成为了商朝的开国元勋。因此,费氏一支多在商代时作为诸侯中的侯伯出现,可见其地位之显贵。

大费伯益的另外一支系是鸟俗氏。据说,该氏族都是“鸟身人言”的鸟人,善于驾车,在帝太戊(殷商的第十代君王)时也投奔了商,可能由于是费昌的同族,该系受到了商王的重用。他们的祖先中衍为太戊驾车,深得太戊的赏识。自中衍之后,他的子孙扶佐商王,世世代代都有功勋,嬴姓因此出了不少显贵诸侯,事业的经营达到了一个顶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