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迫迁徙的异族_秦国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9-04-0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9 次

被强迫迁徙的异族

商朝灭亡得如此之快,不仅让后来的人瞠目结舌,就连周王室自己,也像做梦一样,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西周初期几代君主的意识中,他们始终铭记着“小邦周”代替“大邑商”的戏剧性转变,老在考虑小邦为什么能够轻易取代大国、大国为什么会一败涂地的问题。为了巩固自己的君王地位,避免重蹈殷商的覆辙,周王室一方面强调以德治国,反腐倡廉;另一方面则加强了对商的母族——东夷各族的镇压。他们知道,商朝虽然已经被灭了,但和商朝有着血缘关系的东夷各族却没有臣服。他们虽然暂时被镇压了,没有轻举妄动,但那是因为没有机会,一旦有了机会,他们肯定会得势不饶人。

武王克殷后两年过世,儿子成王继位。成王年幼,王叔周公旦(没错,就是“周公解梦”那个周公)以开国功臣的资格摄政。管叔鲜、蔡叔度心怀不满,散布谣言,说周公旦要谋反,并鼓动纣王的两个儿子武庚、禄父联合诸侯国奄和淮水下游的东夷各族发动叛乱。周公东征了三年,才将这场大乱平定。这场东征,虽然史书没有详细记载,但其中的艰苦性是可以想象的。《诗经・豳风》里有一篇叫做《东风》的散文,相传就是周公东征之后所作:“我出征到了东山,常年不能回家。我从东边回来,细雨蒙蒙连绵不绝。鹳在小丘上鸣叫,妻子在屋中叹息。打扫庭院,堵塞鼠洞,我的征人就要回来了。那圆圆的葫芦,放在裂开的木柴上,从我没看见它算起,已经有三年了。”(5)

这位多才多艺的周公东征平叛后,给了殷商残余势力毁灭性的打击,彻底击垮了殷商的残余势力和东夷部族。随后,周公又对其做了分化工作,化整为零,免得他们凑在一起生事。就这样,殷商的后裔或部族,有的被分散赏赐给诸侯(如分给鲁国的殷民有“六族”,分给卫国的殷民有“七族”),有的被强制迁徙,有的逃亡远方,北去东北以至朝鲜半岛(这么说来,今天的朝鲜和韩国就是当初逃亡的商人的后裔),南到江南都有。

叛乱虽然被平定了,但东夷始终是周的心腹大患。为了加强对东夷的控制,周公东征以后,随即又请王命在今天洛阳的地方建造一个宏伟的东都,称为成周。东都成周与武王所建的西都镐京(也就是岐、丰之地)东西相对,互相照应。这样两个都城,既巩固了自己的老根据地,又加强了对东方的控制,算得上是两全其美。(www.nxxnyqc.cn)东都修建好后,周公又把一大部分“殷顽民”远迁到那里,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时刻监视。从此,东方可以高枕无忧了。后来秦始皇统一了六国,也是效仿了周人的做法,“徙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把六国中那些有钱有势,有资格有条件造反的贵族全部迁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来看着,防止他们叛乱。但令周人始料不及的是,他们真正的大患其实是在西方,而不是东方。

嬴姓估计就是周公平叛以后被强制迁徙的东夷分支。也许嬴姓参与了这场叛乱,被俘虏以后,成为周人眼里最危险的东夷恐怖分子,于是被强制发配到大西北西戎反动分子经常出没的地方劳动改造,一方面替天子养牛牧羊,另一方面可以抵抗西戎对周的威胁。

这样一个带有前科,底子不干净的部族肯定得不到周王室的信任。对于周朝的历代君王而言,嬴姓部落估计也仅仅只有利用价值。一方面,可以给自己养牲口、赶车,另一方面,可以用来牵制西戎。表现好了,就给个枣吃,表现不好,那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我们上面说过,蜚廉和他的儿子恶来一起为殷商效力,后来恶来被武王所杀。蜚廉还有一个儿子叫季胜。季胜的儿子是孟增,孟增很受周成王宠幸,被封到了宅皋狼。孟增又生了衡父,而衡父生了造父。传说造父在桃林一带得到八匹骏马,调训好后献给周穆王拍马屁。周穆王配备了上好的马车,让造父当司机,经常外出打猎、游玩。有一次,周穆王西行至昆仑山,见到西王母,开心得不得了,竟然忘了回家。而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徐国徐偃王(也是嬴姓诸侯国)造反的消息,把周穆王急得不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造父驾车日行千里,使得周穆王迅速返回了镐京,及时发兵打败了徐偃王,平定了叛乱。由于造父在平叛中立了大功,周穆王便把赵城(今山西洪洞县北赵城镇)赐给了他。自此以后,造父一族就称为赵氏,成为了赵国的始祖。

自蜚廉之下五世至造父,嬴姓这一支系凭借自己善驾的传统本领终于得到了周王室的信任,被封到了赵,有了自己的姓氏。古代以封邑为姓氏,造父一族于是被称为“嬴赵”。分析其暴发的原因,无非有二。首先,嬴赵一族充分发挥了本族善于驾车的本领,处处表现自己的忠诚,不是为领导寻找宝马良驹,就是陪同首长游山玩水。尤其是造父,在平叛徐偃王造反的过程中立下了大功。有功自然有赏。其次,季胜一系要比恶来一系底子干净,最起码没有参加助纣反周的反革命活动,三代根正苗红,算是一个革命分子。因此,这一支系获得信任和封邑还是要容易一些。尽管这样,造父也仅仅只被赏了一座城,在政治上仍然没有地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