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彻中央“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条”

时间:2019-04-14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4 次

贯彻中央“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条”

1965年,正当南岸区人民以饱满的建设热情和创造精神积极投身社会主义建设时,11月,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意识形态领域掀起了批判运动,这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在“拿起笔作刀枪,批判资本主义,批判修正主义”的喧嚣声中,1966年5月,南岸区文化、教育、卫生系统普遍开展对《三家村札记》《燕山夜话》的大批判运动。1966年5月16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发布,宣布“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6月3日,区委组织全区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10万人上街游行,拥护党中央改组北京市委和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一场长达10年,给全区造成严重灾难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在南岸展开。

按照中共中央“五一六通知”精神,6月和7月,区委先后设立“文化大革命”办公室和由区委副书记路斌武任组长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从6月8日起,向辖区9所中学派出工作组,领导学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6月19日,全区中学开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对象从报刊上的点名人物扩大到学校的一些领导和普通教师并迅速遍及全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在北京向学校派遣工作组的作法受到毛泽东批评而撤出后,区委也陆续撤出派往各校的工作组而改派联络员,学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以联络员和校方领导为主。

按照市委的指示,区委于7月12日召开全委(扩大)会议,解决领导干部对“文化大革命”运动“很不理解,很不认真,很不得力”的问题。会议一致拥护中央“五一六通知”,并对全区各系统的运动作出安排。决定文教卫生系统和区级机关集中力量搞“文化大革命”,财贸、城建系统和街道、农村暂不正式搞运动。会后,将全区中小学教职员工和在校高中毕业生共3000多人,按中学组和小学组分别集中到重庆市第4女子中学和第11中学举办集训班,重点是揪“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教师队伍中的“牛鬼蛇神”。在一个多月的集训中,凡是被排队列为三、四类的学校领导和教师都遭到大字报的围攻,有的被点名批判和大会斗争。中学组有18%的教师和81%的书记、校长被点名批判。

8月8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学习十六条,熟悉十六条,运用十六条》的社论,使本就“熊熊燃烧”的“文化大革命”烈火烧得更旺。(www.nxxnyqc.cn)尽管区委力图将“文化大革命”纳入可控制范围内,但是,8月29日,部分中小学师生和群众仍然涌进区委机关大院贴大字报“炮轰”区委。31日晚,上新街地区部分群众因与持“炮轰”区委观点的群众意见不同,在区委机关大院内双方再次发生辩论。9月1日晚,两种不同意见的群众增至数千人,聚集在市第39中学广场进行辩论。次日,群众性辩论规模越来越大并扩展到其他地区。从9月1日至3日,每天都有上千群众停工、停产、停课,轮流到区委阻止持“炮轰”观点的群众进入机关大院。9月5日,北京南下串连的红卫兵在39中学广场召开群众大会,借9月2日重庆大学一学生在辩论中被群众围攻一事批斗区委领导,一位副市长也被通知到会陪斗。由于各校师生开始“踢开党委闹革命”,抵制和不接受区委联络员和党组织的领导,区委不得不于10月撤回派往各校的联络员。

在传达、贯彻中央“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条”期间,区委一直试图通过工作组和各级党组织控制和实施对运动的领导,但是由于“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是以群众运动的方式展开的,区委对运动的领导逐渐失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