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国建制,镇压反叛,稳定政权_历代帝王智谋故事

时间:2019-04-2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6 次

立国建制,镇压反叛,稳定政权_历代帝王智谋故事

3.立国建制,镇压反叛,稳定政权

伟人自有伟人之举,大家自有大家之为。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之后,以高瞻远瞩的目光,超越了前辈们无数英雄的所作为。他第一次在蒙古草原上建立起国家这种全新的管理模式。并且设官建制、打破过去那种从群落利益为中心的形式,使大家人心一致、利益一致、这才有了真正对外征战的本钱。可以说,成吉思汗是蒙古民族成熟、壮大的第一个领路人,是中国历史上少数民族中最伟大的政治家和战略家。

□用千户制实行权力分配和管理

蒙古政权的建立,标志着成吉思汗已经成为漠北草原的主宰,这个新兴政权要想得到巩固与发展,不仅要肃清各种反对势力,继续进行征服战争,而且要建立比较完善的国家机构,创立一套适应历史发展的政治、经济、军事制度。

在以征服战争为职业的蒙古国,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组成部分。因此,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草原以后,第一件大事就是大封功臣、宗室,在整个蒙古高原普遍推行千户制,把蒙古国的军队和民众,融成以军事单位和行政单位为一体的组织形式——千户制,统统置于大汗的严密控制之下。早在1204年,成吉思汗在他当时控制的部分地区已初步建立了千户制,为其统治和征战起了很大的作用。蒙古建国后,成吉思汗把在战争中已经实行的千户制进一步发展完善和制度化。成吉思汗将全蒙古国的部众划分为95个千户,分配给开国功臣88人担任千户长。根据论功行赏的原则,蒙力克、博尔术、木华黎首先受到封赏,名列前茅。蒙力克为第一千户,并于大汗的帐隅特设一座,或一年,或一月,请蒙力克坐在那里共议军国大事。博尔术为第二千户,居众人之上,赦九罪而不罚。并封他为右手万户,管辖西面直至阿尔泰山一带的百姓。木华黎为第三千户,居于上位,直至子子孙孙,并为左手万户,管辖东面直至兴安岭的百姓。第二批受封的是豁儿赤和术赤台。成吉思汗实践了他当年的诺言,任命豁儿赤为林中百姓的万户长。术赤台被封为第六千户,统领4000元鲁兀惕人,并将自己的妃子亦巴合别乞赠给术赤台。第三批受到封赏的是成吉思汗的“四狗”。忽必来被封为第八千户,“如今但凡军马事务,忽必来为长者”。哲别、速不台、者勒蔑也被封为千户,并允许他们组成千户军。月伦母亲的4个养子,“四俊”和“四杰”中的博尔忽也分别被封为千户。对于有救命之恩的锁儿罕失剌、巴歹、乞失里黑,成吉思汗不仅封他们为千户,还赐予他们许多特权,忠于故主,为人忠诚的纳牙阿被任命为中军万户,统率怯薛军。同时,成吉思汗把千户长及其管辖的兵民,当作他“黄金家族”的私有财产,分配给自己的家属。据《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的母亲和幼弟斡惕赤斤共得1万户,二弟合撒儿得4000户,三弟合赤温之子阿勒赤歹得2000户,异母弟别勒古台得1500户,长子术赤8000户,次子察合台8000户,三子窝阔台、四子拖雷各5000户。(www.nxxnyqc.cn)在千户以下设百户长,百户长以下设十户长。千户的规模大小不一,因地制宜,多达4000户,少则1000户不一。这样,通过万户长、千户长、百户长、十户长,成吉思汗及其“黄金家庭”牢牢地控制了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各项大权。

早在1204年,成吉思汗初步建立的千户制就已证明,千户制具有瓦解氏族部落结构,加速各氏族融合,防止旧氏族贵族复辟以及军民兼融,平战结合等优越性。千户制的正式建立,标志着许多部落和氏族的最后瓦解。成吉思汗所编制的95个千户绝大多数打破了原来氏族的界限,削弱了各氏族、部落的力量。另外,对于战争中的被征服者,成吉思汗故意打破氏族界限,以投降或俘虏的人们重新编制,并对有功人员进行赏赐。这样以血缘关系组成的原始氏族就变成了按地域编制的集政治、军事、经济三位一体的制度。首先,成吉思汗按十进位编制,把蒙古族的成年男子编入十户、百户、千户中,有利于统一指挥和统一调动。而成吉思汗的诸弟、诸子侄及被分封的各级那颜即各级军事长官,则处于绝对的支配地位,成吉思汗是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第二,这种千户又是一种行政组织。人民按千户、百户来区分并分配给千户长和百户长,登入特置的簿册子中。所辖的居民在指定的范围内居住、生活,不准变动。千户长是地方上的行政长官,同时,千户又是一种经济组织。成吉思汗按千户分配驻牧的范围,以千户、百户、十户为单位进行养牧、狩猎,收纳贡赋和征服徭役。这种千户制全民皆兵,平战结合,从15岁到70岁的男子既是生产的牧民,又是作战的骑兵。平时屯聚牧养,战时则自备马匹和兵器,随军出征。这对于以征服战争为职业的游牧民族来说,千户制是一种具有多种效益的制度。为成吉思汗后来进行的大规模的扩张战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组建一支强大的御林军

成吉思汗分封完千户、万户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着手怯薛军即护卫军的扩充和建设。早年成吉思汗曾委任自己的那可儿充当侍卫和宿卫。后来,成吉思汗越来越意识到这支队伍的重要性。便命令从千户、百户官的子弟,老自由民的子弟中,挑选有技艺、身体健康的1000名勇士充当护卫。这支护卫军,平时护卫大汗宫帐,保卫成吉思汗的安全,战时由成吉思汗统领,冲锋陷阵。蒙古国建立后,成吉思汗深感怯薛军在十几年的征服战争中的重要作用,对部将说:“以前,我只有80人做宿卫,70人做侍卫。现在,上天让草原各部归属我管,我要从各万户、千户、百户中挑选有技艺、身强体壮、身材端好的优秀子弟,在我跟前工作。”成吉思汗亲自确定编制:宿卫由80人增至1000人,分作4队,轮流执勤。箭筒士由400人增至1000人,侍卫由70人扩充到8000人,分为8队,听命行事。同时还规定,这些护卫必须根据规定带其弟弟或伴当候补到怯薛军中去。这一规定不仅可以作为后备军增强这支军队的实力和战斗力,而且又可以把这些官人的子弟当作“质子”,以利于大汗了解和控制外出征战的各级官员而使其自觉自愿、忠心耿耿地为大汗效力。对于侍卫军首领的任命,成吉思汗经过长期的考察,挑选和任命了博尔忽、博尔术、木华黎、赤老温、术赤台、阿儿孩合撒儿等有胆有识、英勇善战、历经战争考验、荣立卓著战功的亲信来担任怯薛军的指挥官,成吉思汗说:“这些做我护卫的人,以后做大中军者。”这支大中军的万户长就是纳牙阿。

怯薛军是由大汗直接统领的一支特别的军队,按成吉思汗的规定,其任务主要有3个方面:第一是保卫大汗及汗廷的安全。第二是“战时在前为勇士”,充当大汗亲自统领的作战部队,在其指挥下冲锋陷阵,打硬仗苦仗。第三是分管汗廷的各种事务,如厨师、掌酒、典车马、奏乐等。因此可以说,这支部队是成吉思汗的亲军。它既是一个分管中央日常事务的行政组织,又是成吉思汗对内镇压旧贵族的复辟、制约各级指挥官的行动,对外进行掠夺和扩张战争的强有力的工具。它已发展成为蒙古国家中枢庞大的统治机构。

成吉思汗还规定,怯薛军在法律上有着优越的地位,享有各种特权。怯薛军成员的地位要高于在外的千户官,在外的千户官,如果与正在执行护卫任务的怯薛军成员发生冲突,要归罪于千户长。勇士一经选入怯薛军,便可免除差发杂役,调往部队时,一般能担任重要的官职,其家人的地位要在外出百户长之上。因此怯薛军的成员及其家属,均有崇高的荣誉感、责任感和重大的使命感,绝对忠于大汗,为大汗抛头颅、洒热血。

□创造蒙古族的文字

蒙古族原来没有文字,每逢征战号令、派遣使节时,就靠结草或刻木记事。这种记事方法,严重阻碍了军令、国君旨意等的准确传递,影响了民族智慧和文化的开发和进步。1204年,在铁木真讨伐乃蛮部的战争中,捉住了一个叫塔塔统阿的畏兀儿人。他是乃蛮部太阳罕的国傅、掌印官,掌管出纳钱谷,委任人才的金印。后代人说他性聪慧、善言论,深通本国文字。塔塔统阿被蒙古兵俘获时,成吉思汗问他:“太阳罕的人民、疆土都属于我了,你怀抱金印能跑哪去呢?”塔塔统阿道:“这是为臣的职责,我想寻找主交给他,并没其他打算。”成吉思汗赞赏他忠于故主,但又十分惊奇,又问道:“这颗金印有什么用处?”塔塔统阿说:“出纳钱谷,委任人才,一切大事都用它,这是个信验。”成吉思汗又问道:“你深知本国文字吗?”答曰:“知道,我还可以在您帐下任职,为您效劳。”成吉思汗听后大喜,便命塔塔统阿留在大汗帐前,教太子、诸王学习畏兀儿文字。其后又下令蒙古族贵族的子弟来学习畏兀儿文字。在成吉思汗的大力倡导下,蒙古国逐渐采用了畏兀儿字书写蒙古语,创造了畏兀儿字蒙古文。虽然元世祖忽必烈曾命国师八思巴采用藏文字创制了官定蒙古语,但元朝灭亡后就基本不用了。而畏兀儿字蒙古文历经变革,渐趋完善,一直沿用到今天,畏兀儿字蒙古文的创立,在蒙古民族发展史上是一个创举,它在蒙古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越来越显示出重大的作用。正是有了这种文字,成吉思汗才得以颁布札萨。

□制定法律和司法制度

札萨意为“法令”、“军法”。早在1203年,铁木真战胜克烈部后,曾经多次口耳相传过“札萨”,强调禁止泄密,不许贪财等事项。后来,随着征服战争的扩大,成吉思汗愈来愈感到对这些桀骜不驯的牧民进行管理和惩治的重要性。于是举行了库里台,“在他们中间对领导规则、律令和古代习惯重新作了规定”,札萨法典应运而生,这是斟酌各部族的习惯传统合成的,是蒙古族的第一部成文法。

札萨法典规定:凡是盗窃、奸淫、盗马都是死罪;每月最多醉三次,否则会智慧消失,整日昏迷;禁止牧民在雷雨下洗澡,也不准入河沐浴;严禁溺于水中,或灰烬上,严禁跨火、跨桌、跨碟等;但允许回教徒“水中洗礼的宗教仪式”。成吉思汗一向尊重宗教信仰,因此,每遇战事,总令星相家先行占卜。同时还规定,凡是间谍、强奸、做伪证,均处以死刑。札萨法典又规定,从第一片雪花飘下,到第一片草原初绽新绿,这段时间为狩猎季节,可捕杀麋鹿和野驴。到了春天,就要召开库里台大会,各级首领必须参加,擅留营地者,就会像深涧的石头,或没入芦苇中的箭矢,从此消失不见。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札萨法典具有以下四个特色:一、是成吉思汗意志的绝对体现。二、促进了游牧民族间的团结和融合。三、以极刑处置罪犯。四、除非是现行犯当场认罪,如果矢口否认,则不判罪(不过绝大多数蒙古人都勇于认罪,有的甚至会自求处分)。凭藉札萨法典无限的权力和无情的鞭子,成吉思汗拥有了一支训练有素、千锤百炼、军纪严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威力无比的军队。成吉思汗还宣布各种号令,颁布札萨法典,创建了法律制度。但是法律制度的实施需要人去贯彻执行。因此“断事官”最早从怯薛军中分化出来,司法审判机构便应运而生了。成吉思汗任命义弟失吉忽秃忽为最高审判官,对他说:“惩罚盗贼,澄清谎言。杀有理由该杀的,罚有理由该罚的。公断民事财产的分配,将判决的事宜书写记录于青册、文书,保存到子孙后代,不能更改。失吉忽秃忽记录在白纸上的青册文书,我不会改。若有改变者,当做罪人处置吧!”

根据这个记载,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大断事官不仅掌握全国的司法大权,而且掌握全国的户口青册,掌握财赋大权。他所发布的命令具有法律性质,别人不得更改。这种大断事官身兼司法和财政的官职,被人称为“国相”。虽然当时法律问题与行政问题没有严格的区分,但主要的案件已是独立审判了。同时失吉忽秃忽还逐步制定了一套审理办法:如告诫犯人“不要害怕,要说实话”。以恫恐吓所得的口供,不足为凭。虽然当时司法审判制度很不完备,还很原始,但失吉忽秃忽断案的方式方法的原则,奠定了判决的基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