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兄弟保傻太子即位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6 次

逼死兄弟保傻太子即位

3.逼死兄弟保傻太子即位

晋武帝立长子司马衷为太子,皇后杨艳遂了心愿,满朝文武各怀心机,忠义之士为此唏嘘不已,奸佞小臣暗暗高兴。

那傻太子究竟有多傻呢?这样说吧,他除了吃喝玩乐,其余一概不懂。他的傻气不仅在宫中,甚至在全国百姓中传为笑谈。有一天,司马衷在众人簇拥之下到皇家猎场打猎,听到鸟叫便道:“这是官鸟儿,还是私鸟?”众人一听,均偷偷暗笑,又不敢笑出声来。其中一个反应快的忙答:“禀太子,这皇家猎场中的鸟就是官鸟,那外面的鸟就是私鸟。”傻太子一听,马上叮嘱一句:“那官鸟多喂点猪肉。”众人一听都撑不住了,忙捂上嘴,躲到一边,笑完了再若无其事地转出来。一行人继续前行,傻太子喜欢热闹,一边走,一边命人讲故事。其中一个人就讲了一个人穿越沙漠、最终渴死的故事。故事刚一讲完,傻太子就一跺脚道:“这人怎么这么傻呀!喝点水他不就渴不死了吗?”

就像这样一个傻子,当了皇帝,岂不天下大乱吗?许多大臣为此忧心忡忡。偏偏武帝又由于整日围着美女转,纵欲过度,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大病一场,太子即位的事也就被迅速提到日程上来。

武帝的弟弟司马攸在朝中威信高,能力也很强。朝中许多大臣都暗中希望他能继承哥哥的皇位。特别是张华、卫两位忠臣。武帝其实也知道太子呆傻,不适合做皇帝。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兄弟再亲,也不如儿子亲呀。但他又怕文武大臣从中阻拦,所以便常常有意对大臣进行试探。(www.nxxnyqc.cn)一天,他问大臣张华:“张爱卿,朕百年之后,你看谁可托付重任?”

“论贤,论威望,没有一个比得过齐王司马攸的。我看„„”张华不知武帝是一计,而且他是有名的忠臣,从不欺瞒皇上。见皇上问下话来,便脱口而出,保举齐王司马攸。谁知此话在武帝听来句句刺耳,没等他说完便拂袖而去,将张华晾在那里。

不久,几个太子派的人便趁机奏了张华一本,想治张华于死地。武帝念他劳苦功高,没有大过,免去死罪,调离京都。

卫本来也想举荐齐王。但一看张华的下场,也不敢妄动。但他并不放弃,为了晋朝江山,他耐心地等待机会。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武帝与卫等几位大臣在一起饮酒,有说有笑,气氛融洽。卫觉得时机成熟,便佯装喝醉,跪在武帝面前,指着武帝的座位说道:“此座可惜、可惜呀„„”武帝立刻明白他要说什么,恐怕他说出对太子不利的话,忙连说:“公醉了,下去歇息吧。”

通过这件事,武帝更加明白,让傻太子顺利登基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他整日冥思苦想,最后终于想出一计。

一天,武帝又召见卫。先与他聊了几句闲话,忽然长叹一声道:“公,太子忠厚,日后恐难当重任。但要废掉,也需有个名目。”

卫闻听此言大喜,以为武帝终于转过弯来。激动得刚要跪地叩头,忽听武帝继续说道:“公,我苦思几日,终于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你出一张考卷考考他。但他毕竟是太子,不能像平常人一样考试。这样吧,你出完考卷,派人密封送入宫中。我再派人严密监考,让他答完再密封送到你那审阅。如果答的还可以,就算他有造化。无论如何也要让他顺利登基,我想别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如果答得不好,也罢,就废去太子,另立他人。”

一番话说得卫忽喜忽悲,喜的是皇上终于明白过来。可听到后来,他才明白,皇帝根本不想废太子,只不过想借助自己在朝庭中的威望,要自己与他共同作弊、欺瞒众人。想到此,他闷闷不乐回到府中。有心不出考卷,但君令不可违,只好勉强应付了一张,派人送到宫中。

即使这样,那傻太子也是一道题答不上来。急得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太子妃贾南风见状,气得火冒三丈。大骂道:“傻东西,这不是和尚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嘛?!皇上既让把考卷送人宫中,又根本不派人来监考,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傻太子平时就怕贾南风,此时听她大骂他,也不敢吱声,半晌才低声咕哝道:“我,我还是不知父皇是什么意思。你,你倒说说看。”

贾南风一听,气极而笑。一边冷笑一边恨恨地说道:“哼,怪不得人都说你傻,果真是上不了大台面的!”说完,一把抓过考卷扭头竟走了。只剩那个傻太子坐在那儿呆呆地发愣。

你道那贾南风去哪了?原来,她是找她爸贾充去了。贾充和贾南风当然希望傻太子继位。这样对他们可是大有好处。他们同荀勖等几个大奸臣都属于太子派的。谁反对傻太子继位,他们都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上次张华被调离京都就是他们暗中搞的鬼。贾南风找到他父亲将情况一说,贾充立刻就笑了,口中连称“好办,好办”。安慰了贾南风一遍,便让她回宫静候佳音。

果然,没几天贾充便命人悄悄将答好的卷子送人宫中。贾南风大喜,忙命傻太子又抄了一遍,派人送给武帝。

武帝当然满意,交给卫审看。卫已知武帝之意,又有张华之事为警,不敢再有异意。只好违心地说:“太子果然进步了。”武帝又命人将卷子拿给大臣们看,大臣们也顺武帝之意纷纷称赞,武帝这才稍稍放了心。

但是,武帝对弟弟司马攸却很不放心。于是便找贾充、荀勖等几个人商量。这一帮人都是太子派,很快便给武帝出了一条毒计。

几天之后,武帝突然下诏,将齐王调离京都,去青州督军。司马攸为人聪明,早已看透了哥哥的心思。宁可让傻儿子当皇帝,也不会让位于自己。这次突然下诏,一定是疑心到了自己。尽管他很有才华,又是皇上的亲弟弟,但是宫庭斗争丝毫不讲这些。古语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只要皇上一句话,他就很有可能得立刻死于非命。一想到这些,他就惊恐不安,心灰意冷。后来干脆向武帝辞去所有职务,自愿去守太后陵墓。

本来,这也是司马攸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以此向哥哥表明自己决无非分之想,惟求保命而已。但武帝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弟弟又在耍花招。非但不批准他的奏请,反而将他叫到宫中,训斥了一通。警告他不要忘了手足之情,妄想得到皇位。司马攸见哥哥倒打一耙,又气又恼,回家后一病不起,没多久就吐血而死,年仅36岁。

害死了弟弟,武帝司马炎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更加沉迷酒色,不久就因纵欲过度,一命呜呼了。

公元290年,傻太子司马衷终于登上了皇帝宝座,即晋惠帝。改年号为永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