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氏兄弟争帝位生死相煎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8 次

曹氏兄弟争帝位生死相煎

2.曹氏兄弟争帝位生死相煎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是曹植著名的《七步诗》。曹植是魏武帝曹操的儿子,魏文帝曹丕(220年一226年在位)的同母弟,是建安文学的领袖之一,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诗人。曹植曾被封为甄城王、雍丘王、浚仪王、东阿王、陈王。他身为诸王时,所作诗文中却极少富贵之气,总是充满了忧愤、悲伤,这是他后半身受到逼迫压抑、郁郁不得志而造成的。曹植受到谁的逼迫压抑,又怎样郁郁不得志呢?还须从他的家庭谈起。

曹操生前只做到魏王,没有当皇帝,武帝是他死后曹丕篡位时给他追加的尊号。曹操有很多妻妾,结发之妻是丁夫人,另外还有刘夫人、卞夫人、环夫人、杜夫人、秦夫人、尹夫人、王昭仪、孙姬、李姬、周姬、刘姬、宋姬、赵姬等等。丁夫人没有子女,就把曹操长子——早亡的刘夫人的儿子曹昂当作亲生儿子抚养。曹昂后来随曹操南征,为搭救曹操,被张绣乱军射死。丁夫人怨恨曹操不思念儿子,经常数落、哭骂。曹操忍无可忍,把丁夫人送回娘家,准备等她平静一段之后再接回来。但丁夫人脾气很拗,下决心不再回曹家,曹操只好废掉丁夫人,立卞夫人为继室。卞夫人出身微贱,是以歌舞为业的艺人,二十岁时被曹操娶来作妾。卞夫人温柔贤惠,具有节俭谦恭的美德,又遇上曹操这个不拘小节的豁达人物,所以被破格提为夫人,后来作了王后。(www.nxxnyqc.cn)曹操这一群妻妾共给他生了二十五个儿子。封建宗法制度规定,妻生的儿子称嫡子,妾生的儿子称庶子,嫡子是正统而庶子是旁支。曹昂既然已死,卞夫人的四个儿子曹丕、曹彰、曹植、曹熊就在诸子里居于最高地位了。封建继承权的排列顺序是嫡长子、嫡次子、庶长子、庶次子,所以,最有资格继承曹操爵位、财产的自然要数曹丕了。

曹操对封建礼法不大重视,他选择人才时把“才”放在第一位,选择继承人时也流露出这种倾向。曹丕虽然也很有才,但不如曹植才思敏捷,不如庶弟曹冲机智聪明。在曹操选择继承人的时候,三个儿子曹丕、曹植、曹冲的关系是很紧张的。

曹冲是环夫人的儿子,五、六岁时就智过成人,解决过称象这个难题。除聪明外,曹冲还很仁慈博爱,曹操特别喜欢他,原打算立他为继承人,但曹冲不幸早亡,十三岁就离开了人间,对曹冲的死,曹操非常悲伤,以至饮食俱废。曹丕较为虚伪,曾泪流满面地去劝慰父亲。曹冲一死,对曹丕继位构成威胁的只剩下曹植了。从文才上讲,曹植应在曹丕之上。曹植十多岁,就读了几十万字的诗、论、辞、赋,文章写得很美。曹操的铜雀台筑好后,曾让自己所有儿子登台作赋,曹植拿起笔来,不假思索,马上写成一篇《登台赋》,使曹操惊讶不止。曹植风度潇洒,气质神逸,给人们一种飘然超俗的感觉,他谈吐得体,应对异常敏捷,受到曹操的特别宠爱。

曹植的朋友中有很多人是名士,他们全力拥戴曹植,为曹植争取继承权出谋划策,而且常在曹操面前称赞曹植的品行、才学。曹操受这些人影响,曾经几次准备把曹植立为世子。面对这种情况,曹丕非常焦急,不知如何是好。曹丕朋友中一个叫做吴质的告诉曹丕一条对付曹植的办法:“您不是才华不如曹植吗,那就不要在才华上和他竞争,而要突出表现您在品德上的长处,要用您的品德盖过他的才华美。”其实,曹丕在品德上也并不比曹植美多少,他们二人都沾染有当时名士中流行的放荡不羁、不拘礼法的习性。比如名士王粲死后安葬时,曹丕说:“王仲宣(即王粲)生前爱听驴叫,今天他先上路了,咱们大家都学一声驴叫为他送行吧!”于是墓前响起一片不成体统的驴叫声。曹植也是如此,一次,他接见曹操派来的邯郸淳时,先不谈正事。自己忙着洗澡搽粉,装束成胡人,跳了几段胡舞,又朗诵了一些优伶的台词,才重整衣冠与邯郸淳谈论古今大事。按封建道德去衡量,曹丕、曹植都不是品德美的人。吴质的意思,是曹丕约束自己,以此反衬曹植的不检点,从而贬低曹植的为人,达到争当继承人的目的。

有一次,曹操要出征,曹丕、曹植一起到路旁送行。辞行宴上,曹植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称颂曹操功德的话,因为他才思敏捷,言辞优美得体,旁边的人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曹操也很得意。这样一来,曹丕相形见绌,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吴质悄悄走到曹丕身旁,偷偷告诉他:“您什么也别说,只要表现出伤心的样子就行了。”于是,曹丕做出一副不胜悲伤的样子,一言不发,当曹操上马将要启行时,曹丕跪倒在路边,放声痛哭,曹操命左右随从劝阻,曹丕反而哭得更加厉害,弄得大家都跟哭起来,曹操这个铮铮铁汉也掉下了眼泪。路途上,大家一再夸赞曹丕的纯孝,而曹植的华美送行辞早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以曹丕、曹植为首的两派势力的勾心斗角发展得越来越厉害。有一次,由于丁仪兄弟和杨修的游说,曹操打算确定曹植为继承人。消息传到曹丕耳朵里,他大惊失色,却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于是用车子载了许多废竹笼,把吴质偷偷装在笼里拉进王宫,向他请教对策。吴质当时是朝歌长,属于外官,曹丕私通外官是有罪的。不知消息怎么传到杨修耳朵里,他马上去曹操面前告状。曹操很生气,因为时间晚了,决定第二天再追查。在曹操身边也自然有曹丕的耳目,他们马上将消息报告曹丕,曹丕一听就慌了,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又请教吴质。吴质微微一笑说:“这还不好办!明天您再派车拉空笼进宫就行了。”第二天,杨修的耳目发现又有拉竹笼的车进宫,喜出望外,飞快地跑去报告曹操。曹操派人一查,都是空竹笼。曹操很不高兴,认为杨修一伙在陷害曹丕,由此对曹植起了疑心。

杨修、贾逵、王凌为了使曹植更讨曹操的欢心,经常揣度曹操的心思,替曹植预先做出许多答辞,只要曹操有策问,马上就抄录合适的答案送上,有几次甚至把事先写好的答辞送给曹植。曹操发现有时曹植对策问的对答如流超乎寻常,于是就引起怀疑,曹操逐层追问,才知道是杨修等预先作的弊。这使曹操对曹植以往的才华也发生了怀疑,他决定要验证一下。他让曹丕、曹植各从邺城一个城门出去办事,而自己事先嘱咐守门人不得放出,他要看看两人到底如何行事。结果,曹丕走到城门口,被守门人拦住,百般解释也未能出城,只好垂头丧气地返回。而曹植预先得到杨修的教示:“如果守门人不让出城,就以他不遵奉魏王命令为由,把他杀掉。”曹植杀了守门人,顺利地出城办了事。曹操一了解,又是杨修事先出的主意,越发认为曹丕朴实厚道而曹植虚浮不实。虽然曹操本人也是个诡计多端、事不厌诈的人物,但曹丕、曹植都是他自己的儿子,他本能地对在两个儿子之间制造矛盾的杨修等人产生了憎恶。这样一来,渐渐地对杨修等人捧起来的曹植也就越来越不喜欢了。

与此同时,曹丕买通了曹操左右的随从和宫人,他们在曹操面前一味称颂曹丕如何忠厚贤孝,终于使曹操下定决心立曹丕为世子,并杀掉了杨修。

曹丕的得立与杨修等人被杀,使曹植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他明白,自己并非没有才华,只不过被杨修等人弄巧成拙了;而曹丕也并非真正忠厚仁慈,只不过权术比自己更加高明罢了。曹植的羽翼已经除掉,没有人敢再来出谋划策了。从此,曹植在政治上毫无出路,只有借酒浇愁、放浪形骸了。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曹仁受到关羽围困,曹操派曹植为南中郎将、征虏将军,出发援救曹仁。出发前曹操派人去叫曹植,准备嘱咐他一些注意事项,但曹植恰好被曹丕拉去喝得烂醉,百般呼唤不醒,这使曹操大怒,越发觉得曹植不可救药。

曹操死后,曹丕继承了王位。他即位后,马上找借口杀掉了早已恨之入骨的丁仪。并准备找个借口杀掉曹植。一天,他逼迫曹植七步之内作成一首诗,否则就杀掉曹植,于是,曹植以豆萁煮豆比兄弟相残作了《七步诗》感动了曹丕,才免于一死。不久,曹植被赶到远离京城的封国,贬为安乡侯。曹丕称帝的第二年,大封诸弟为公,惟独曹植低一等,被封为侯。一年之后,曹丕进诸弟为王时,才改封曹植为王。曹丕对诸弟都存有戒心,而对曹植尤其嫉恨,就因为曹植是惟一曾经与他争夺过继承权的人。

从曹丕起,魏的君主都猜忌诸王。诸王成年后一般不许留在京城,要远远地打发到封国去,并派人监视。为了防止诸王发展势力,封国几年就要更换一次,诸王平时不能随便进京,进京或返回途中不能同道而行,不能同舍居住,否则都算犯法。诸王虽有王侯之号,而实际如同匹夫,甚至想作个普通百姓都不可能,简直就像囚犯。

在这种禁锢压抑之下,曹植满怀忧愤,只有借写诗作文来排解自己的郁闷。曹植曾有一篇有名的五言赠答诗《赠白马王彪》,序中自称寅初四年五月与白马王、任城王一起朝京师,遇上天气不好,任城王病逝,七月里,曹植与白马王曹彪同道回封国。后来司法部门知道了,认为曹植、曹彪回封国不应同路同宿。曹植心里十分不满,做了这篇赠答诗,诗中用“鸱枭鸣衡轭,豺狼当路衢。苍蝇间白黑,谗巧反亲疏。”表达了对曹丕及其爪牙的愤怒;用“叹息亦何为,天命与我违”、“人生处一世,忽如朝露唏”表达了对自己凄惨命运的哀伤;用“离别记无会,执手将何时”、“收涕即长路,援笔从此辞”表达了自己对前途的绝望。

曹植不但在政治上以失败而告终,生活上也出现过悲剧,据说他的代表作《洛神赋》,就记述了他恋爱史上的一段不幸遭遇。

东汉末年,河北中山地方(今定州一带)甄姓大族中有一位美丽的姑娘被袁绍的次子袁熙娶为妻室。袁绍父子被曹操翦灭后,甄氏成了俘虏。曹丕、曹植看见甄氏美貌绝伦、楚楚动人,一时都惊得目瞪口呆。尤其是曹植,倾慕甄氏的美丽和才华,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求与甄氏白头偕老。他冥思苦想后,决定向父亲要求娶甄氏为妻。没想到他晚了一步,曹操已将甄氏许配给曹丕了。曹植从此郁郁不乐,昼思夜想,饮食俱废。曹植的心情很快被甄氏知道了,甄氏也爱慕曹植的多才多情,自恨今世不能与曹植结为夫妻。

曹丕称帝的第三年,曹植去京师朝见哥哥。当时,甄氏已被郭皇后陷害而死,曹丕悟出甄氏的冤枉,颇为后悔,他见到曹植,不免想起甄氏,于是拿出甄氏遗留下来的玉镂金带枕,赐给曹植。见到甄氏的遗物,曹植泣不成声,十几年的思念、渴慕,如今都成为泡影。物在人亡,感伤万分。辞别曹丕后,他驾车东还,在洛水之滨休息时,恍惚看见甄氏从水上走来,向他诉说衷情,说完后又飘然而去。曹植无限悲伤,于是作了一篇《感甄赋》,也就是有名的《洛神赋》。

魏时对诸王封锢极严,为防止他们对中央政权造成威胁,官吏尽量派些庸庸碌碌的人,军队也都是老弱残兵,还限制不得超过二百名。诸王的封国,几年一换,使他们不能形成势力。因为曹丕对曹植猜忌最重,所以给曹植的待遇也最差,事事比其他诸王减半,十一年中竟让他迁徙了三个地方。曹植曾作琴瑟歌辞,把自己比喻成转蓬:到处漂流,没有归宿。他哀叹不如变成林中的草,虽然秋天被野火烧尽,却能与根黄连在一起。就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家、大诗人,在悲苦忧郁、落落寡欢中度过了几十个春秋。太和六年,年仅四十岁的曹植终于发病而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