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高祖宠戚姬议废太子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7 次

汉高祖宠戚姬议废太子

1.汉高祖宠戚姬议废太子

汉高祖刘邦(公元前206年——前195年在位)即皇位后,马上立他的妻子吕雉为皇后,立长子刘盈为皇太子。汉高祖又把他的几个儿子都封了王。其中,除去早封的齐王刘肥以外,新封的有薄姬生的代王刘恒、赵姬生的淮南王刘长、戚夫人生的赵王如意,还有其他后宫生的燕王刘建、梁王刘恢和淮阳王刘友。在太子和这些王子当中,汉高祖最喜欢赵王如意,原因主要是他最喜欢戚夫人,他的晚年几乎就是由戚夫人陪伴着度过的。当然赵王如意与太子刘盈相比更聪明可爱也是一个原因。所以他经常对大臣们说,太子刘盈生性软弱,恐怕将来成不了大事,惟有小儿子如意言谈举止都像他自己。因此,他老是想废了太子刘盈,改立赵王如意做太子。

有一天,汉高祖当着群臣的面,又提出更换太子的事。张良、萧何等人都不同意。尤其是御史大夫周昌,更是坚决反对。周昌为人特别耿直,不管对谁都不讲情面,甚至还当面骂过汉高祖。有一次,周昌有要紧的事到皇宫里去找汉高祖,碰上汉高祖正拥抱着戚夫人闹着玩儿,只好悄悄地溜出来。汉高祖瞧见是周昌来了,想开个玩笑取个乐儿,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去,一下子将周昌按倒在地,并且还骑在周昌的脖子上,嬉皮笑脸地问道:“您看我像一个什么皇帝呀?”周昌本来就有口吃的毛病,眼下又被逼急了,不由得仰起脸来,结结巴巴地骂道:“陛下是、是、是桀纣!”如今周昌听说汉高祖要更换太子,又气得发了火儿,连声说:“不可!不、不、不可!”汉高祖问他为什么不可,他满脸怒气地说: “臣下有嘴说、说、说不、不、不出来,但臣下就知、知、知道这事不、不、不可!陛下要是换、换、换太子,臣下就是不、不、不敢遵命!”汉高祖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说:“算了、算了,今天就不谈这件事了。”

汉高祖和周昌他们说的这些话,都给暗藏在东厢房里的吕后听到了。等散了朝,吕后见汉高祖和大臣们都走了,只剩下周昌一个人落在后面,赶紧迎面走过去。周昌见吕后来了,正要上前行礼,没料想吕后反倒先给他磕了一个头。周昌大吃一惊,急忙把吕后扶起来。吕后看着周昌,十分感激地说:“今天要不是有周卿,恐怕太子就给废掉了!”

从此以后,吕后总是提心吊胆的,整天坐卧不安。有人给她出主意说:“留侯最善于谋划,皇上又爱听他的话,还是请他给想个办法吧!”吕后无计可施,只好让他大哥吕泽去找张良。吕泽见了张良,对他说:“如今皇上天天吵着要更换太子,先生作为皇上的谋臣,难道能袖手旁观吗?”张良不想插手这件事,推辞说:“皇上从前在危难的时候,还能听我的话。如今天下已经平定了,皇上想更换太子,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即使有一百个我出来反对,又有什么用处呢?”吕泽说如果张良不给想个办法,吕后是绝不会放过他的。张良不敢得罪吕后,只好对吕泽说:“这件事,光凭我耍嘴皮子是不管用的。我听说皇上有四个最尊重的人,叫做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和甪里先生。他们都年老了,不愿意到朝廷上来做官。皇上曾经多次派人去请他们,他们就一块儿逃到商山(今陕西商县东南)隐居起来,号称‘商山四皓’。你们要是多花些金钱玉帛,让太子给人家客客气气地写一封信,再找一个能言善辩的人到商山跑一趟,说不定能把他们四个请了来。请来以后,让他们陪着太子去上朝,如果叫皇上看见了,或许对太子有所帮助。”于是,吕后、吕泽就采用张良教给的办法,把“商山四皓”请到京城来,让他们做了太子刘盈的门客。(www.nxxnyqc.cn)公元前196年,淮南王英布起兵谋反,正值汉高祖卧病,决定派太子刘盈率领军队去平叛。“商山四皓”认为这对太子不利,急忙去见吕泽,对他说:“太子带兵去打仗,即便是立了功劳,也不能再提高地位;要是打了败仗,恐怕还得遭殃。再说,太子统帅的那些将领,一个个都是跟随皇上打天下的猛将,让太子去指挥他们,如同让羊去指挥狼一样,肯定打不了胜仗。如今戚夫人日夜伺候在皇上身边,赵王也经常在皇上眼前,皇上老是说:‘我总不能让不肖之子居于爱子之上’,可见让赵王代替太子是肯定的了。您快点请皇后去见皇上,就说:‘英布是天下有名的大将,对他决不能轻视。可是,皇上派给太子的那些将领,跟皇上都是平辈的人,他们怎么会老老实实地服从太子的指挥呢?英布听说了,肯定会拼命地打到西边来。皇上虽说是有病,但只要能亲自出征,哪怕是躺在战车上指挥,众将领也不敢不卖力气。这样虽说是辛苦了皇上,可也为的是自己的妻子儿女’。”吕泽连夜把这话告诉了吕后,吕后就按照这四个人说的,在汉高祖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央求了一番,汉高祖只好答应吕后的请求。

第二年,汉高祖攻灭英布回来后,病情越来越严重,就更想及早把太子换了。张良劝说了几次,也不顶用,吕后急得没有办法,只好请“商山四皓”出面帮忙。有一天,赶上汉高祖在皇宫里举行宴会,吕后就让太子刘盈带着“商山四皓”去给汉高祖问安。汉高祖瞧见有四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儿,眉毛、头发和胡须全白了,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在一旁伺候着太子刘盈,感到挺奇怪的,就走过去问道:“您们几位都是谁呀?”四个老头儿不慌不忙地报了姓名,说他们就是东园公、夏黄公、绮里季和甪里先生。汉高祖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从前我多次派人去请您们,您们却躲得远远的,如今怎么又跟我的儿子在一起了?”他们说:“陛下一惯瞧不起读书人,又好谩骂大臣,我们害怕受侮辱,所以才躲藏起来。现在听说太子特别仁慈忠厚,礼贤下士,天下的人都愿意为太子效劳,所以我们几个都赶来了。”汉高祖听了,顿时对太子刘盈有了好感,就对他们说:“那就麻烦您们好好地调教太子吧!”

四个老头儿答应了汉高祖的请求,跟着太子刘盈一块儿走了。汉高祖招呼戚夫人过来,指着他们四个的背影说:“我想换了太子,可大臣们都辅佐刘盈,您瞧走过去的那四个人,也是来辅助他的。他的羽翼已经长成了,难以再更动了。我百年之后,吕后就是您的主人了。”戚夫人听了很伤心,不由得抽抽嗒嗒地啼哭起来。汉高祖流着眼泪,对戚夫人说:“咱们原先都是楚国人,你起来给我跳个楚舞吧,我陪着你唱一支楚歌。”戚夫人展开双袖,悲悲切切地跳起楚地的舞蹈;汉高祖踏着节拍,用一首楚歌的曲调,唱着自己新编的歌词儿:

鸿鹄高飞,

一举千里。

羽翼已就,

横绝四海。

横绝四海,

又可奈何。

虽有矢曾缴,

尚安所施!

歌辞中的鸿鹄,暗喻太子刘盈,说他的“羽翼”已经丰满,可以一飞千里,横越四海,即便有最好的打鸟工具,对他也无能为力。这也就是说,再想让如意替换他做太子,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汉高祖一连唱了好几遍。戚夫人涕泣涟涟,哭成了泪人儿。

从此以后,汉高祖再也没有提更换太子的事。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想到自己百年之后,戚夫人和赵王如意免不了遭受吕后的折磨,整天闷闷不乐的。有一个叫赵尧的大臣见了汉高祖,悄悄地问道:“陛下这么不高兴,恐怕是因为戚夫人跟皇后不和,赵王又年龄小,担心她母子俩将来难得保全吧?”汉高祖叹了一口气说:“我最担心的正是这件事,可又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赵尧说:“既然如此,请陛下尽快给赵王挑选一个强干的大臣做丞相吧!不过,这需要找一个皇后、太子和群臣平时最惧怕的人才行。”汉高祖说:“对!那么,您看挑选谁好呢?”赵尧说:“御史大夫周昌为人耿直,皇后、太子和群臣都害怕他,只有他才能保护赵王母子俩。”

于是,汉高祖马上派人把周昌请来,对他说:“我必须麻烦周卿,请您跟赵王去做丞相好不好?”周昌很明白汉高祖的用心,恐怕自己将来保不住赵王,不由得流着眼泪,推辞说:“臣下一开始就跟随陛下打天下,今日陛下怎么忍心把我扔给一个诸侯呢?”汉高祖好言好语地劝慰了一番,说:“我也知道这是降了您的职,可我对赵王总是不放心,只好把他托付给您。除了您以外,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了,请您勉为其难吧!”周昌无法推辞,只好离开京城,跟着赵王如意去做丞相。

汉高祖把周昌打发走,病情越来越重,连着有十几天没上朝。他不想见人,就专门下诏令,不允许任何人入宫。大臣们怕碰钉子,谁也不敢去见他。舞阳侯樊哙依仗自己是汉高祖的连襟闯进皇宫,对汉高祖说:“当初陛下带着我们打天下,是何等的健壮;如今平定了天下,怎么就变得这么疲惫了?陛下虽说是有病,可也不能老卧床不起呀!陛下难道就忘了当年赵高篡权的事了吗?”汉高祖听了樊哙的劝告,只好勉强挣扎着去上朝。

吕后眼瞧着汉高祖的病越来越重了,急忙请他安排后事。吕后问汉高祖:“陛下百年之后,要是萧何丞相也不在了,谁能接替他做丞相呀?”汉高祖说:“曹参可以。”吕后又问:“曹参以后呢?”汉高祖说:“王陵可以,但王陵多少有点儿憨厚,可以让陈平帮助他。陈平倒是很聪明,可就是难以独挡大事。周勃为人厚道,只可惜文墨不多。然而,将来能够安定刘家天下的还是周勃,可以让他做太尉。”吕后还问:“那以后呢?”汉高祖很不耐烦地说:“那以后的事也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了。”

公元前195年4月刘邦病故。汉高祖去世后,吕后一连四天秘不发丧。她把自己的心腹审食其传进宫里,跟他一块儿商量说:“诸将和先帝一样都是平民出身。他们平时做先帝的臣下就觉得受委屈,如今再让他们侍奉少主(指太子刘盈),恐怕就更不肯尽心了。不把他们都灭了门,天下就不能安宁。”决定先把大臣们都杀了,再给汉高祖出殡。

曲周侯郦商得到了这个消息,急忙去找审食其,对他说:“我听说皇上已经晏驾四天了,可皇后不但秘不发丧,反而要诛杀大臣,这样做太危险了。如今陈平、灌婴驻守荥阳(今河南荥阳东北),有十万人马;樊哙、周勃驻守燕、代,有二十万人马。他们要是听说皇上晏驾,大臣们都被灭了门,必定要联合起来进攻关中。到那个时候,不管是皇后、太子,还是您本人恐怕谁也保不住性命!”

审食其听了郦商的话,吓得急忙去找吕后商议。吕后也害怕事情闹大了,自己控制不了局面,只好马上公布汉高祖死亡的消息。于是,大臣们便安葬了汉高祖,太子刘盈继位为皇帝,是为汉惠帝。尊吕皇后为皇太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