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平兵乱保皇位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4 次

忽必烈平兵乱保皇位

10.忽必烈平兵乱保皇位

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四月的一天,十几匹骏马在辽东通往大都的驿道上奔驰。为首的一员武将就是曾经南征北战、屡立战功、攻灭南宋的大将伯颜。他日夜兼程,风尘仆仆,是为了向忽必烈报告乃颜叛乱的消息。

乃颜是成吉思汗的同母弟铁木哥斡赤斤的玄孙。当年成吉思汗分封诸王时,对其格外照顾,封地在蒙古最东部,以哈喇哈河(今哈尔哈河)流域为中心,并不断向哈喇温山(今大兴安岭)以东扩展,据有辽东大部分地区,居诸王之冠。乃颜祖父塔察儿曾以辽东道诸王之长的身分拥戴忽必烈称帝,因而受到忽必烈的信赖。自斡赤斤至乃颜凡五世,祖孙几代雄踞辽东道前后达五六十年。

为了防止诸王地方势力对中央政权的威胁,忽必烈决定削藩,先后取消了山北、辽东道、开元路宣慰司,设东京等行中书省,徙省治于咸平(今辽宁开原北),又命亲信宗王里铁木儿驻兵上都,节制诸军。乃颜见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打击,便公开反叛,率军自松嫩平原进逼西拉木伦河流域。追随他的有哈撒儿(成吉思汗弟)后裔势都儿、合赤温(成吉思汗弟)后裔胜纳哈儿、哈丹秃鲁干等,海都等西道诸王也遥相呼应。

这时年已七十二岁的忽必烈处变不惊,半个世纪的戎马生涯养成了他敏捷干练地处理一切事务的本领,因而成为元朝历史上最负盛名的皇帝。早在乃颜发动叛乱之前在辽东道征兵时,忽必烈就已察觉出他图谋不轨,当时忽必烈曾下令里铁木儿要按兵不动,不要打草惊蛇,同时又派老将伯颜前去侦探虚实。伯颜带了很多衣物进入乃颜境内,一路上都把衣物分发给驿夫。原来,元代因地域辽阔,通邮不便,到处设立驿站,驿夫多是贫穷的人。伯颜以此收买人心,以防不测。果然,乃颜认为伯颜此行可疑,下令各处驿站扣留伯颜及其随从。伯颜等人分三路逃出。各处驿站的驿夫因曾接受过伯颜馈赠的衣物,见他遭难,纷纷暗中相助,伯颜及其随从得以安然脱险,并把所见所闻报告了忽必烈。(www.nxxnyqc.cn)乃颜发动叛乱后,西北诸王也打算借机发动叛乱,形成东西夹击之势。忽必烈对此非常忧虑。宿王土阿沙不花献计说:“为了平息叛乱,应先安抚西北诸王,使他们按兵不动,解除后顾之忧,陛下再亲躬讨伐,叛乱分子就可指日平定了。”忽必烈采纳其建议,当即派阿沙不花前去游说西北诸王。阿沙不花能言善辩,先安抚了西北最有影响势力最大的宗王纳牙,使他忠于朝廷。其他诸王见纳牙不断向朝廷进贡,也纷纷效法向朝廷纳款,表示忠于忽必烈。乃颜遂成孤立叛军了。忽必烈抓紧时机不顾年老体弱,决定御驾亲征,平定叛乱。

这年五月,忽必烈命玉昔帖木儿领蒙古军,李庭率领汉军,从上都北进,亲征乃颜。但是蒙军将校中,不少人曾在乃颜麾下任职,有的人与他的关系亲密,在交锋中往往立马寒暄,或释甲不战。见此情景忽必烈非常忧虑。谋士叶李献计说:“兵贵奇,不贵人多,临敌之时,当用计取之。蒙军中不少人与乃颜亲密,谁肯为陛下尽力?旷日持久,徒费粮草。现在应改变战略,命令汉军打头阵,以蒙军断其后,以表示决斗之志。乃颜疏忽于计谋,必不防备,这样我们就可以稳操胜券了。”忽必烈采纳了这个建议。

当忽必烈的大军行至撒儿都鲁(今木拉木伦河上游一带时,乃颜党羽全家奴、塔不歹率十万之众突然而至。忽必烈挥军迎战。当时忽必烈寡不敌众,力量悬殊,形势非常危机。大臣铁哥说:“如果硬拼,后果难以预料,应以疑兵退敌。”为了迷惑对方,忽必烈在众臣簇拥下,上张御盖,下坐胡床,铁哥执爵把盏,频频进酒。塔不歹见忽必烈气度从容,以为是有重兵埋伏左右,不敢轻举妄动。到了夜间,便同乃颜一起逃遁。忽必烈纵兵追赶,一时人喊马嘶,钲鼓震天。忽必烈安坐在由四条大象驮起的木楼上,大象身擐革甲,上覆锦衣,木楼上四边站着弓弩手,皇帝的日月旗迎风飘扬,各种乐器吹奏出昂扬激越的战歌,元兵如潮水般把叛军包围了。乃颜左冲右突,未能杀出重围,在失烈门林(今地不详)之地被俘,成了元军的阶下囚。忽必烈按照处置宗室诸王谋反的做法,令人用两条毯子严严实实地裹住乃颜的身体,然后高高抬起,用力往地上掼摔。乃颜当即死于非命,他的余党也很快便被荡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忽必烈平定乃颜叛乱的兵戈余热尚在,海都又发动了反叛。海都是太宗窝阔台之孙,合失大王之子,与忽必烈是嫡亲叔侄。海都世居北方边陲,自定宗贵由以来,便不安分,至元初年就已露出反叛端倪。大臣们都主张征讨他。忽必烈因为连年兵戈,无暇暖席;海都又是宗室,不想大加讨伐,便派达鲁花赤铁连带着两名副使前往劝谕。海都天天召集宗亲宴饮,想在宴会上抓住铁连的把柄,然后加以谋害。铁连猜透了他的用意,故意对副使说:“努力加餐,少说废话,免得被人作为定罪的口实。”海都愕然说:“你是个直爽的人,我不怪罪你。”酒酣耳热之际,铁连请求赏给几件衣服,海都喜欢他高谈雄辩,打算把自己的皮裘赏赐给他,被后妃劝住,只给了他两件皮衣。然后他教训自己的部下说:“铁连为主尽忠,不辱使命,你们如果出使,像铁连那样,我就满意了。”于是厚赠铁连等人安全离去。

铁连行至蒙哥铁木儿王所,告诉他海都的情况。蒙哥铁木儿拍着胸膛说:“祖宗有训,对反叛者人人都能对他剿杀,朝廷发兵进剿,我即举兵响应。”铁连回到朝廷,奏明忽必烈:“海都兵多而精,不宜速战,来则坚垒以待,去则止而勿追,使他无隙可乘,这样就能消除兵灾了。”忽必烈于是封皇子那木罕为北平王,率兵镇守北部边陲,以防患于末然。

不久,海都果真反叛。忽必烈一方面检阅军队,准备出征;另一方面又派户部尚书昔班前往晓谕,命他罢兵来朝。昔班来到海都军中,讲明祸福利害,海都愿意俯首听命。不料朝廷丞相安童出师迅速,打败了海都的部下火和大王,并夺了全部辎重。海都得到消息后打算暂时退兵,临走前对昔班说:“我本不难把你杀掉,但念我父亲曾跟你读过书,不能下此毒手。请你转告皇上,安童攻我部将,过失在他,并不是我的罪过。”其实海都当时尚惧怕忽必烈势力强大,不敢冒然动手,故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海都避其锋芒之后,又抓住时机大举进攻,他的军队剽悍异常,多次打败中央军队。忽必烈命皇孙甘麻喇率大将土土哈等与海都鏖战于杭爱山。在薛灵哥河(今蒙古色楞格河)甘麻喇被打得大败。幸亏土土哈率领钦察军奋力死战,甘麻喇才得杀出重围。但哈喇和林已陷于敌军之手。忽必烈见局势严重,决定亲征海都。于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七月从上都出发来到漠北。但海都的军队却早已闻风逃跑了。忽必烈起用老将伯颜镇守哈喇和林,以防止海都再犯。

伯颜镇守北边数年。对海都仍然采取铁连的策略。海都异常狡猾也不敢轻举妄动,几年来,北边无大事,于是有人向忽必烈进谗言说:“伯颜久居北边,与海都通好,因而无尺寸之功。”忽必烈疑信参半,下诏皇孙铁穆耳取代伯颜守北方,以太傅玉昔帖木儿为辅弼,令伯颜退居大同,另行安排。玉昔帖木儿还未到达,海都又趁人事变动,军心不稳之机,又发动进攻。伯颜告诉玉昔帖木儿说:“请你稍安勿躁,待我翦灭海都,你再来不晚。”伯颜采取诱敌深入围而歼之的办法与海都大战七日,且战且退。但诸将认为伯颜怯敌,愤愤地说:“将军如害怕海都,何不把兵权交给太傅?”伯颜说:“海都孤军深入,非常谨慎、怕中埋伏,若行到半路就打击他,他必然会逃跑,只有诱敌军深入,才能一战擒敌。海都计谋多端且兵力精强,诸位要想速战速决,是无法取胜的,但是诸将说什么也不听,非要伯颜纵军出击,海都见势不妙,立刻撤军。海都退兵后,伯颜把玉昔帖木儿邀至军中,交出带兵的符节,然后来到大同待命。后来忽必烈知道他含冤蒙屈,便召他还朝,官复原职,仍旧统领军队。

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雄才大略的忽必烈驾崩,海都的叛军仍盘踞北部。平叛的重担落在了他的汗位继承人——皇孙元成宗铁穆尔(1294年—1307年在位)的肩上。

大德元年(1297年)忽必烈信赖的北方名将土土哈一病不起,他儿子床兀儿袭领了父职。床兀儿少年气盛,频频出击海都及其帮凶笃哇。对方也不断进击,双方互有胜负。笃哇遂转移目标率军偷袭驸马阔里吉思防守之区。阔里吉思一面整军御敌,一面通知相邻的三个戍守将领,让他们率兵会剿。然而那三名将领长夜聚饮,已经烂醉如泥,无法带兵出征。阔里吉思以寡敌众,欲逃不能,被叛兵擒获。只因为他是皇帝的爱婿,才未被杀害。但朝廷军队受到重创。成宗铁穆耳下令逮捕了玩忽职守的三名戍将。不久,平叛有了重大转机。原来追随海都的诸王药不忽儿、兀鲁思不花与大将朵儿朵哈,率领一万二千叛军倒戈投降了中央政府。但铁穆耳恐怕其中有诈,派人监视他们的军队。兀鲁思不花得知消息后,认为铁穆耳如此不信任自己,一怒之下,纵兵抄掠哈喇和林。铁穆耳得知消息不动声色,等他们来朝觐时,突然将他们拘捕,并准备将两次叛逃的朵儿朵哈杀一儆百。朵儿朵哈哭诉愿去打败叛军以赎罪,药不忽儿也请求同行,以立尺寸之功。铁穆耳见两人的确悔罪意诚,又因二人久在边陲,熟悉海都内情,便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海都的部将笃哇、阔里吉思获胜后引兵回营时,在哈喇火州(今新疆吐鲁番)渡河时,遭到朵儿朵哈的突然袭击。笃哇猝不及防,被杀和溺死在水中的士兵不计其数。笃哇的妹婿也在仓皇逃跑中被俘。笃哇领着残兵败将回国去了,此后,由于长年征年,双方伤亡惨重,消耗巨大,战争又处于相持状态。双方都在重新聚集力量,准备决一死战。成宗铁穆耳原以宁远王阔阔出镇守北方,因为他指挥无方,改令皇侄海山为漠北总戌,悉心防御。海都、笃哇等人也秣马后兵,打算一举颠覆中央政府,自己取而代之。大德五年(1301年),海都、笃哇倾巢而出,以前所未有的规模侵入帝国境内。窝阔台、察合台两系的宗王也有四十多入跟从入侵帝国。海山亲自披甲上阵,率床兀儿等五支军队出击。双方激战于哈喇和林附近,钲鼓震天,旌旗蔽臼,杀声聒耳,高原震栗。海山部将阿失见笃哇纵马驰骋,旁若无人,便弯弓搭箭,尽力射击,不偏不倚,正射中了笃哇膝盖。笃哇疼痛难忍,号哭着逃走了。海都势单力孤,不敢恋战,只得鸣金收军。

海都苦心孤诣,十年经营,实指望这次大获全胜。不料竟以失败告终。他愤恨天下,悒郁成疾,不久便死去了。海都将兵勇敢,治民宽仁,他死后士兵们异常悲痛。据说他自称兵反叛以来,经过41次大小战役,几乎战无不胜。他统率的士卒久历行伍,在蒙古人中也以剽悍勇敢著称。

海都死后,他的四十个儿子争夺嗣位,内部一片混乱,后经笃哇等人居中调停,长子察八儿才得继位。笃哇自知难与中央政府抗衡,力劝察八儿止兵息戈,向成宗铁穆耳纳款投诚,以结束成吉思汗子孙自相残杀的战争。其他诸王也已厌战,于是笃哇与察八儿联袂上书,请求成宗宽恕以往之罪。成宗正为战争弄得焦头烂额而茫然无计,见笃哇等翻然归服,喜不自禁,当即下诏嘉奖,妥善安置。这一场历时两代长达几十年的内乱方告结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