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骏杀兄鸩弟终做皇帝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2 次

刘骏杀兄鸩弟终做皇帝

4.刘骏杀兄鸩弟终做皇帝

刘骏,字休龙,小字道民,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第三儿子。生于元嘉七年(430年)八月,6岁时,被立为武陵王,食2000户。

刘骏自幼不得父皇的宠爱,故一直被授以外职,未任京官。10岁,被任为湘州刺史,又先后任南豫州刺史、雍州刺史。元嘉二十五年(448年),刘骏19岁,改授徐州刺史。后任衮州刺史、江州刺史等。元嘉三十年,太子刘劭伙同刘溶谋反,演出了一幕子杀父丑剧,当时,刘骏正在远离京师的五洲讨伐“蛮”人。

由于他手握重兵,而且又是文帝刘义隆的第三子,不管是从实力上看,还是从兄弟次序来看,都是当时决定时局变化的重要人物。刘劭深知刘骏对他的威胁,密写手书,令大将沈庆之将其杀害。沈庆之来到军府门外求见。

刘骏已猜知其谋,非常害怕,派人对沈庆之说:“王有病,不能相见。”(www.nxxnyqc.cn)沈庆之不由分说,推门而入,见到刘骏后,出示刘劭手书。刘骏见难以逃脱,不禁双泪横流,请求入内与母亲路淑媛诀别,然后一死。沈庆之见状,忙将自己欲保刘骏讨伐刘劭之意全盘托出。

刘骏听说,忙收泪起身再拜,说:“家国安危,皆在将军。”当下,两人计议已定,起兵讨伐刘劭、刘溶。沈庆之马上下令,内外勒兵,严阵以待。刘骏又倡议四方藩镇共同举义。

一日,刘骏与众僚佐计议起兵之事,府主簿、刘骏心腹颜竣认为:“今四方未知义师之举,刘劭据有天府建康,若举义诸军首尾不能相应,则非常危险。宜待诸镇协谋之后再举事不迟。”

沈庆之听罢,脸色一沉,厉声喝道:“今举大事,而黄头小儿皆得参与,怎能不败!宜斩其首!”

刘骏见状,忙令颜峻向沈庆之拜谢认错,沈庆之这才稍稍解怒,对颜峻说:“君只负责笔札之事吧。”

刘峻当下决定,军务悉由沈庆之负责。

沈庆之是著名战将,在他的指挥下,几天时间里,举兵事宜全部准备停当,人们皆惊叹,称其指挥的是一支神兵。

一切准备停当,刘峻正式宣布誓师举兵。他手下有著名战将沈庆之、柳元景、朱修之等人,又令颜峻总录军府内外。荆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与雍州刺史臧质、司州刺史鲁爽也同时举兵响应。

刘骏率军来到他的大本营浔阳(今江西九江市)后,令颜竣移檄四方,历数刘劭之罪,号召四方举兵讨逆。州郡接到檄文后,纷纷响应,四方兵起。南谯王刘义宣派臧质引兵至浔阳,与刘骏共同行动。四月,大将柳元景统宁朔将军薛安都等12支军队从湓口出发。接着,刘骏与沈庆之率军从寻阳直指建康。刘骏大军声势浩大,一路上朝廷命官纷纷归降。

自浔阳出兵以来,刘骏便重病在身,不能会见将佐,不论在陆路之室还是水路之舟,惟有心腹颜竣可以入见。

颜竣忠心耿耿,将刘骏拥于膝上,精心照料起居。刘骏病势沉重,不能决事,凡内外军政大事需请示者,皆由颜竣决断答复,另外文牍书檄之类也皆出自颜竣之手。上至将帅,下至护卫甲士,皆不知刘骏病重,军心稳定,士气高昂。

大将柳元景经验丰富,知所帅部队舟舰不坚,不利于水战,乃从陆上挺进。不久,大军至建康城外军事要冲新亭,依山筑垒。刘劭亲自督战,指挥水、步军合精兵万人,猛攻新亭。柳元景军人人上阵,奋勇杀敌,刘劭军败,狼狈逃归宫中。

接着,刘骏大军进驻新亭,刘骏正式即皇位,大赦天下。任命刘义恭为太尉、录尚书六条事、南徐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为中书监、丞相、录尚书六条事、扬州刺史,随王刘诞为荆州刺史,臧质为江州刺史,沈庆之为领军将军,萧思话为尚书仆射。讨伐刘劭有功者,一一加官封赏。

五月初,大军攻克朱雀航,朝廷文武将吏纷纷争相出城投降,萧斌令所统帅队伍解甲归降。随即又攻克东府和台城,刘劭慌忙逃入武库井中,被队副高禽活捉。刘劭与四子全部被杀。

刘溶帅左右数十人挟南平王刘铄南逃,遇江夏王刘义恭。刘义恭途中将刘溶及三个儿子斩首。按照命令,刘劭、刘溶父子皆暴尸于市,枭首于朱雀航。

对刘宋皇室父子兄弟之间的互相残杀,百姓中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

刘骏以讨伐弑君、弑父的刘劭、刘溶为名起兵,平定祸乱,荣登了皇帝宝座,又赢得了“忠”、“孝”的好名声。然而,他却对父皇刘义隆有着一股怨气:不被父皇喜爱;当父皇欲废太子刘劭而另立太子时,竟不曾考虑立在兄弟中排行老三的自己,反而倾向于立老四刘铄。

刘骏对此耿耿于怀,即位后的当年十月,便秘密派人将毒药放入食物中,将兄弟刘铄毒死。

刘骏懂得:正是由于自己在皇室中的地位,才得到诸王与将领们的拥戴。他决心避免别人利用皇弟、皇叔的身份起兵谋反,故而即位不久,便下诏改封叔叔刘义宣为南郡王,立刘义宣次子刘十岂为南谯王,内调刘义宣为丞相、扬州刺史。

刘义宣在荆州10年,财富兵强,不愿进京,上表固辞扬州刺史和次子刘恺的王爵。刘骏无奈,只好另任命刘义宣为荆、湘二州刺史,刘恺为宜阳县王。

刘义宣自认为诛讨刘劭立有大功,又身为皇叔,骄恣不羁,独断专行,根本不把年轻的皇帝放在眼里,不管有什么要求,一定都要皇上满足自己。朝廷所下制度,凡是他不同意的,全不遵承。对刘义宣的所作所为,刘骏虽非常不满,但也只好暂且忍耐。

江州刺史臧质是武敬臧皇后之侄,自以为是世上难得的人才,足为一世英雄,故暗怀逆志。刘劭之乱时,他认为时机已到,欲推奉庸暗易制的刘义宣,待事成之后再将其颠覆,自己独掌朝政。由于刘义宣已奉刘骏为主,所以其谋未能得逞。

在平定刘劭之乱中,臧质也立下大功,因此便居功自傲,自以为年长于刘骏,又是长辈,对刚刚即位的刘骏很是不恭,州府之政刑庆赏概不咨禀。他听说刘骏荒淫无道,奸淫刘义宣的几个女儿,引得刘义宣切齿痛恨后,认为时机已到,劝刘义宣举兵造反。

刘义宣的几个心腹将佐也有富贵之心,希望依靠臧质的武力威名成就自己,所以纷纷劝刘义宣同意臧质之计。刘义宣觉得自己的儿子娶了臧质之女为妻,两家为儿女亲家,将来臧质不会与自己背道而驰,所以很放心,同意举兵起事。

孝建元年(454年)正月,刘义宣派人秘密赶往寿阳(今安徽寿县),邀南豫州刺史鲁爽于当年秋天共同举兵。鲁爽有勇力,作战勇猛,但嗜酒如命,使者到时,他已喝得酩酊大醉,糊糊涂涂地当日就举兵反叛。

二月,刘义宣听说鲁爽已反,与臧质仓惶起兵,并上表,称皇上听信小人谗言,今举兵诛君侧之恶。

刘骏接到刘义宣的上表,只觉眼前一阵发黑,想到刘义宣兼统荆、江、兖、豫四州兵力,威震天下,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想把皇位交给叔叔罢了。

竟陵王刘诞听说,连忙劝阻说:“怎能将此座轻易交给别人!”由于刘诞的坚决反对,刘骏只好作罢,待惊魂稍定,便连忙派兵遣将,准备迎敌。

大将沈庆之督诸将与鲁爽交战,枪挑鲁爽,攻克寿阳。大将柳元景、王玄谟等率水陆大军与刘义宣、臧质军进行决战,叛军大败,臧质被杀,刘义宣被活捉,后被荆州刺史朱修之杀死。

平定刘义宣、臧质之乱后,刘骏更加看清了,威胁自己皇位稳固的力量主要在皇室内,因此更加密切监视叔、弟们的一举一动,对他们的制裁也愈加严酷无情。

刘骏的十弟、武昌王刘浑在平定刘义宣之乱后被任为雍州刺史。刘浑年轻,只有17岁,游戏无度,与左右作檄文,自号“楚王”,改元永光,备置百官,以此取乐。长史将其手迹封呈给朝廷。刘骏一见,下令废刘浑为庶人,徙往始安郡(今广西桂林);又派人狠狠责备刘浑,逼令他自杀才算完事。

为了削弱和制约王侯,刘骏欲制定一个裁损王侯权力的条例。江夏王刘义恭揣知其意,与竟陵王刘诞上奏,建议裁损王侯车服、器用、乐舞制度,一共9条。刘骏看了并不满意,暗示有司上奏,增为24条。主要有:听事不得南面而坐;内史、相及封内官长只能称下官,不得称臣;罢官则不复追敬等等。

在诸王侯中,刘骏最不放心的是六弟竟陵王刘诞。刘诞待人宽而有礼,与刘骏的荒淫无度形成鲜明对比。平定刘劭之乱时,刘诞在会稽举兵,在东线进攻京师,立下大功。刘义宣反叛时,他又坚决反对刘骏奉乘舆法物迎刘义宣,其镇定自若的大将风度为人所称道,所以朝野人心暗中归向于他。刘诞又多聚才力之士,广蓄精甲利兵,势力大增。

刘骏对他的名望和势力感到害怕,对刘诞在兄弟中的次序也觉不放心:当时四弟刘铄已死,五弟刘绍出继给刘义真,刘骏之下便是刘诞了。

因此,刘骏对刘诞既畏惧又猜忌,不愿让他居中央掌权,派其出镇京口(今江苏镇江),仍嫌京口离建康太近,又派他镇守广陵(今江苏扬州),任南兖州刺史。

刘诞知道刘骏猜忌自己,暗地里作自卫准备。大明三年(459年),北魏南侵,刘诞在广陵修治城池,聚蓄粮草。

这时,民间纷纷谣传刘诞将反,吴郡人刘成上书,诬告刘诞私修乘舆法物,有篡位之心。

刘骏接报,正触动了他的一块心病,于是不问青红皂白,派兵前去偷袭,捉拿刘诞。

刘诞闻讯,据城举兵反。消息传到建康,刘骏马上宣布内外戒严,派身经百战的大将沈庆之统兵讨伐刘诞,并亲自帅禁卫兵驻扎宣武堂。在刘骏的再三严厉督促下,沈庆之身先士卒率众攻城,城破后,斩刘诞,其母与妻子皆自杀。

刘骏听说攻克广陵,兴奋异常,出宣阳门,下令要左右齐呼万岁。众人遵命欢呼,只有侍中蔡兴宗面色严肃,一言不发。

刘骏见蔡兴宗竟敢违抗他的命令,问:“卿为何不呼?”

蔡兴宗正色答道:“陛下今日正应涕泣行诛,岂可以皆称万岁!”

刘骏听了,很不高兴,但又对蔡兴宗这样一个正人君子无可奈何。

为发泄余愤,报复广陵城居民,刘骏命令沈庆之:城内士民不论大小全部杀掉。沈庆之请求保留五尺以下男子,其余男子皆死,女子作为军赏,赐给作战有功的将领充当奴婢。这样,死者仍有3000多人。刘骏又命将死者首级聚在石头城南岸陈列,以作观赏。侍中沈怀文谏阻,他一概不听。

刘骏自从做了皇帝,尝到了凌驾于万人之上、执掌生杀予夺大权的滋味,并一再寻找机会亲尝其味。由于滥杀无辜,在位时间不长,便遭到文武大臣的反对而废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