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位争夺父兄相互残杀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6 次

皇位争夺父兄相互残杀

4.皇位争夺父兄相互残杀

西晋末八王混战时,居住在北方诸州郡的少数民族贵族乘乱而起,他们先后建立起十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历史上称为十六国时期。因为十六国主要是匈奴、羯、氐、鲜卑、羌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所以又称五胡十六国时期。

十六国中的后赵是羯人石勒(319—333年在位)建立的政权。

石勒出身于羯族的一个小头目家庭中。西晋政权对少数民族的剥削、压迫是很残酷的。石勒年轻时曾给人作过田客、逃过荒,还被人绑去当过耕奴。他受尽苦难,。潜意识中有着强烈的破坏心理和报复心理。拥戴石勒起事的一批人,多数做过强盗,是些山野亡命之徒,凶狠残暴成性。以这些人为核心建立的后赵政权,其朝廷生活中自然也充满了凶残的气氛,尤其是后赵第三代君主石虎(334年—349年在位)父子的相互残杀,几乎达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

石虎字秀龙,论辈分,石虎是石勒的侄子,但他从小被石勒父亲抚养为子,受到石勒母亲的宠爱,所以,也有人说石虎应该是石勒的弟弟。石虎十七岁时,与石勒母亲一起被送到石勒军队中随军生活。(www.nxxnyqc.cn)石虎从小受娇宠,喜欢骑马射箭、四处闲逛。随军后,倚仗养母的权势,天不怕地不怕,胡作非为。他喜欢玩弹弓,有时弹鸟,有时弹树,后来竟然弹起人来。一次,为了炫耀自己百发百中,弹瞎了一个士兵的眼睛。营中士兵早就不满石虎的暴虐,于是闹起事来,纷纷到自己将官处告状,要求解甲归田。石勒听说后大惊,马上去请示母亲,要求把石虎杀掉,以安军心。可石勒母亲对他说:“常毁车的牛犊子长大了往往是好牛。虎儿虽然可气,但以后会有大用,杀了就可惜了。你教训教训他,让他不敢胡作非为就行了,长大后他会帮助你打天下的。”石勒一听有道理,就没有把他杀掉,只是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看管起来。

一年之后,石虎稍能约束自己了。在石勒的严厉管教下,武艺也大有长进。他身高七尺五寸(约合现在一米八○),善于弓马,矫健得像豹子,轻捷得像燕子,勇猛冠天下,为石勒立了不少战功。石勒非常赏识他,拜他为征虏将军,并替他聘娶当时有名望又有地位的将军郭荣的妹妹作妻子。

然而,石虎虽比从前有所改进,还是凶残无比,他有一个优僮,叫郑樱桃,长得很漂亮,又能说会道,惯于迷惑男人。她觉得有了郭氏,自己行动很不方便,就编造了郭氏许多坏话,激怒石虎杀了郭氏。郭氏死后,石虎又娶了名门望族崔家的女儿为妻,不久,又被郑樱桃用老办法害死。石虎又陆续娶了名门望族郑氏和杜氏家的女子为妻,郑氏生了儿子石邃、石遵,杜氏生了儿子石宣、石韬。

在石虎的帮助下,石勒灭了前赵,建立了后赵,自称大赵皇帝。

石勒称帝之前,位居大单于。大单于是胡人的最高称谓,仅次于汉人的皇帝。石虎认为,除石勒外,自己的功劳最大,石勒当了皇帝,大单于的称号必然落在自己头上。想不到石勒称帝后,没有封石虎,而是封自己的儿子石弘作了大单于。石虎心里怨气冲天,对他的儿子石邃说:“主上不过坐在那里指挥,全靠我舍生忘死、亲冒矢石,才打下江山,大单于的位子只有我才有资格坐。石弘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凭什么让他当大单于!这件事想起来就让我生气。别急,等主上哪天一死,我就让他断子绝孙!”果然,石勒死后不久,石虎就篡夺了后赵政权,杀死了石勒所有子孙。石虎自称大赵天王,立石邃为天王皇太子,石邃母郑氏为天王皇后。

太子石邃的荒淫凶悖比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喜欢过问政事,每天只知喝酒玩女人,胡作非为。有时外出打猎,几天不归,回来宫门关了,就爬墙进去;有时半夜闯进私宅奸淫人家妻妾;有时竟然兽性大发,酒席筵上将宫中美女的头砍下来,洗去血痕,放在漆盘里,遍席传阅,观赏评论。他还曾挑选美貌尼姑,拉入宫中,玩够了杀死,与牛羊肉煮在一起吃,或者盛在盘里遍赐随从,让他们分辨哪是人肉,哪是牛羊肉。

石邃虽贵为太子,但石虎对他并不宠爱。有一次,石邃认为有几件事应该处理,去请示石虎,石虎因为不喜欢石邃,就瞪起眼睛说:“这么点小事,也来麻烦我!”狠狠地把石邃骂了一顿,石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羞恼异常。此后,石邃遇到类似的事就不去请示,自己处理了事。日子久了,石虎又大怒说:“这种事为什么不来请示!”他一边冷嘲热讽,一边用棍子追打石邃。石邃不敢还口、还手,但心里却充满了仇恨。一天,石邃对随从李颜说:“主上这么难伺候,让人不能容忍,我想杀死他,你们能助我一臂之力么?”随从们知道这是大逆不道的事,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吭声。石邃看无人响应,也不敢贸然行事,他假装生病,不去上朝。

石虎听说石邃病了,心里十分怀疑,便派了一个最信任的女尚书,以慰问为借口前去观察真伪。石邃心中正没好气,他假装把女尚书叫到面前说话,乘她不防备,一剑砍下头来,石虎正在宫中饮酒作乐,等候回音,结果,等来的不是花枝招展的女尚书,而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石虎勃然大怒,马上派人把石邃监禁起来。

不久,石虎又回心转意,打算赦免石邃,父子重归于好。他下了一道赦令,并召石邃到太武东堂进见。但石邃心中仍充满怨气来见石虎,一句话也没说,照了一下面,扭头就走。石虎还想缓和局面,派人追上去问还没有朝见皇后,怎么就匆忙走了?石邃理也不理,扬长而去。石虎顿时大怒,马上下旨把石邃废为庶人。石虎恨犹未消,当天晚上又派人杀了石邃及其妻妾子女二十六人。然后,他又杀掉宫中石邃党羽二百多人,并废掉石邃的母亲郑氏,另立儿子石宣为天王皇太子,石宣母亲杜氏为天王皇后。

石宣也是个暴虐不道的人。有一次,侍中崔豹嘲笑他的属官孙珍眼窝深可以存尿,想不到犯了石宣的大讳,他马上派人杀了崔豹父子。原来,石宣有胡人相貌遗传特征:鼻子高,眼窝深,连鬓大胡子。所以他最忌讳有关此类的言谈。

石宣与父亲石虎一样,很喜欢打猎。石虎打猎时要有女骑士一千人的仪仗队。女骑士们头戴紫纶巾,身穿绣锦裤子,腰扎金银镂带,脚登五种花纹织成的靴子。石虎率领猎队出发时,前呼后拥,非常气派。后来石虎年岁大了,身体发胖,不便骑马,就造了一千辆猎车。车身长三丈,高一丈八尺。还造了四十辆兽车,车身多层,像楼一样。石虎划了一个极大的猎场,派朝廷司法官看管,如果有人进入打猎,就处以死刑。石宣围的猎场更大,每边长百里,远近禽兽都被赶进场里。打猎时,晚上点起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日。石宣经常带着他的宠姬显德美人乘辇观看射猎,高兴时要等到场内野兽一个不剩才肯离开。石宣打猎时,命令文武官员立着或跪着围守在猎区周围,不能让野兽跑掉。如果野兽从哪里逃出猎场,哪里的官员就得受罚:有爵位的罚下马步行一天,无爵位的则鞭打一百。每次出猎,都搞得人心惶惶。有时为了一场围猎,士卒饿死、冻死的不下万人。

石虎很欣赏石宣的围猎办法,命令石韬向石宣学习。于是石韬也大张旗鼓,率众张网打猎。不料这样一来,引起了石宣的不满。

石宣与石韬虽是同母兄弟,但因为石虎偏爱石韬,石宣早就怀恨在心。石韬围猎又大出风头,便更引起了石宣的嫉恨。石宣手下有个宦官,平时对石韬不满,经常向石宣散布石韬有野心之类的坏话。恰巧,石韬要在府中建一座大殿,准备用九丈长的殿梁。因为超过了亲王宫的制度,这在封建社会是不允许的。石宣知道后大怒,派人杀了工匠,并把梁截去一段。石韬很生气,他又换了新梁,而且增长到十丈。石宣听说后,气坏了,对他的心腹杨木丕、牟成说:“石韬太不像话了,胆敢这样对抗我,你们如果能杀掉石韬,我即位后马上把石韬的国土分封给你们。你们杀石韬,不要露出马脚,主上听说他死了,必然去临丧,那时我们乘机行事,何愁不马上得到天下?”杨木丕等看到有利可图,就答应了。

当天晚上,石韬心情郁闷,喝醉了酒,在佛精舍中过夜。杨木丕、牟皮、牟成、赵生等几个石宣的心腹用猕猴梯(一种极精巧、轻便的爬墙软梯)爬进院去,杀死了石韬,并把他的眼睛戳烂、肚子戳破,弄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第二天早晨上朝,石宣第一个去报告。石虎听说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惨死,惊得昏倒在地,半天才缓过气来。他想亲自临丧,被别人劝住了。于是派石宣去临丧。石宣到了丧所;不但不哭,反而还掀开被子,慢慢欣赏血肉狼藉的尸体,然后满意地哈哈大笑着离去。

石虎早知道石宣、石韬兄弟不和,怀疑是石宣下的毒手。他设计召石宣进宫,想弄个水落石出。他假说杜皇后哀伤太过,已濒临死亡。石宣没有想到自己已受到怀疑,便大模大样地去朝见母后,并住在那里;与此同时,一个叫史科的人前来向石虎告密,说:“石韬死的那天晚上,我正好住在杨木丕家,杨木丕夜里与五个人从外边回来,互相庆贺说:‘现在大事已经干完,但愿天王也早日归天,我们好享荣华富贵。’我听到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吓坏了。我想,如果不赶紧逃跑,自己也成罪人了。我刚逃到墙边,听到杨木丕等到处找我,口口声声一定要捉住我杀掉,否则要坏大事。我拚命翻出墙外,才逃得性命。我猜想他们不杀我决不罢休,只好直接向天王报告,求天王做主。”石虎听了史科的报告,大怒,马上派人捉拿凶犯,只拿到杨木丕、牟皮、赵生。半路上又逃掉了杨木丕、牟皮二人,只剩下赵生。赵生胆子比较小,一五一十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石虎证实了爱子是被太子石宣杀死的,恨得咬牙切齿,立刻派人从皇后宫中把石宣捉来,关进席库;剥了衣服,反绑起来,用铁环穿透他的下巴,像牲口一样锁在库中铁柱上。他又命人抬来一个大木槽,把残汤剩饭倒进槽里,让石宣饿了渴了就像牲口一样去舔着吃,舔着喝。他命手下不分白天、黑夜地用鞭子抽打石宣,抽得他像狼一样地哀嚎。这种嚎声特别凄惨,夜深人静时,更令人毛骨悚然。

开始,石虎亲自指挥折磨石宣,后来,他累了,被抬回寝宫。手下捧上在石韬被杀现场搜到的弓箭,石虎拿在手里,越看越伤心,不禁用舌头舔上边的血迹,一边舔,一边哀哭。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席库传来的嚎叫声此起彼落,闹得宫中大小人等心惊胆战,仿佛听到了阴间的鬼哭神嚎。

几天之后,后赵都城邺城北面积起了一个高高的柴堆,柴堆上立着一个大柱子,柱顶安装了辘轳。这是石虎亲自设计的处死太子的刑具。刑具准备好之后,石虎带领自己的昭仪(妃嫔的称号,原为妃嫔的第一级,后地位下降)以下数千人登上邺城内高台,观看行刑。他指挥人把石宣用梯子拉上柴堆,派石韬的两个亲信拔光他的头发,割断他的舌头,砍去他的手脚,挖去他的眼睛,剖开肚腹,弄得像石韬死时一样血肉狼藉。最后,他命人用绳拴住石宣的下巴,用辘轳吊到柱子顶端,四面放火,烧掉了这个血肉模糊的东西。石虎看到石宣被残酷地烧死后,还不解心头之恨,又命令把尸体烧成的灰分撒在各十字路口,让万人践踏,任随风扬。随后,又派人把石宣的妻子、随从、亲信、宦官三百多人,全部车裂肢解后丢到漳河里。这样还不解气,又命人把东宫拆毁,改成养猪养牛的场所,方才罢休。

之后,石虎自己也得了一场大病。第二年夏天,这个凶暴的君王也一命呜呼了。石虎死后,他剩下的几个儿子又争夺皇位,自相鱼肉。不久,石虎的养孙——与石虎年轻时一样骁勇善战的冉闵灭了后赵,他把石虎诸子诸孙全部杀尽。据史书记载,石虎共十三个儿子,其中八个自相残杀而死,五个被冉闵杀死。

后赵灭亡不久,前燕君主慕容俊曾做梦,梦见石虎咬他的胳膊,醒来后觉得不是好兆头。他便派人挖开石虎的坟墓,劈开棺木,拽出尸体,边踢边骂说:“你这个死胡,胆敢咬活天子!”他命令手下人历数石虎残暴之罪,鞭挞已经腐烂的尸体,最后把尸骨扔到漳河里冲走了。石虎死后也没有得到好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