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端保驾宋真宗即位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3 次

吕端保驾宋真宗即位

8.吕端保驾宋真宗即位

宋太宗赵光义(976年—997年在位)是北宋时期的第二代君主,在他的几个儿子中,最有可能继承帝位的是长子德崇。德崇从小聪明机警,相貌也像太宗,深得太宗钟爱。他十三岁那年,跟随太宗到近郊打猎。突然,一个兔子窜出来,跑到太宗面前,太宗大喊:“德崇,快射!”德崇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兔子应声中箭,倒在地上。当时契丹使者也在打猎队伍中,看到这个小孩子反应敏捷,弓箭娴熟,大为惊奇。德崇先被封为卫王,又进封楚王,并改名元佐。太宗为了扫清把帝位传给元佐的障碍,借故将其叔父赵廷美贬到房州安置。可是元佐反而认为太宗无情无义。他极力为叔叔鸣不平,几次请求太宗予以宽赦,遭到太宗的呵斥。赵廷美含冤死去后,元佐精神受到刺激,不幸得了发狂症。身边的人稍有过失,他不是抄起棍子打,就是拿起刀剑刺。经过太医百般医治,元佐的病好了一些。太宗非常高兴,于是大赦天下,想以此为元佐消灾解病。

雍熙二年(985年)九月,一天傍晚,元佐看见好几位亲王,带着随从,前呼后拥,从他府前经过。他随便问道:“你们到哪里去了?”有人随便答说:“今天是重阳节。圣上召我们到御花园赐宴,宴后比赛射箭,玩得好不快活,现在是要回府去。”原来,由于元佐有病刚好,太宗为了使他安静休养,没有召他进宫欢度重阳节。元佐不知太宗的好意,十分生气地说:“他们都应召同皇上一起欢宴射箭,独有我不能参加,这明明是嫌弃我了,难道我不会自家饮酒取乐吗?”他立即令人摆上酒菜,狂吃猛饮,自得其乐。不知不觉喝得大醉,竟然放起火来。一时之间,烟雾腾腾,烈焰冲天,众人赶快扑救,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好端端的一座王府,被烧得一塌糊涂。还算万幸,元佐被救了出来。

太宗知道以后,十分震怒。他派人对元佐说:“你身为亲王,已经是至富至贵,为什么要干这种混账事情?国家有法律,我不敢徇私舞弊,咱们的父子之情,到此断绝。”他下诏把元佐废为庶人,迁到均州安置。元佐的二弟陈王元佑和宰相、大臣们都请求太宗宽恕元佐。太宗流着泪对大臣们说:“每当朕读书,看到前代帝王子孙不遵教诲,行为不轨,未尝不扼腕愤恨。没有料到我家里竟出来了这样的事。”因此,不许大臣们再为元佐求请。元佐接到诏书,只好离开都城。宰相宋琪率领百官,又连上了三道表章,请求太宗姑念元佐有发狂之病,格外施恩,把他留在京师。这样太宗才下诏把元佐召还。元佐走到黄山,接到诏书,又返回京城。太宗怕元佐再闹出事来,把他幽禁在南宫,不得自由行动。

太宗即位后,一直没有立太子。元佐被贬后,立太子的问题更加突出了。大臣们担心万一太宗突然驾崩,因为没有合法继承人而发生变乱,这对国家将是一个大的灾难与不幸。于是,大臣冯拯上疏太宗,提出早立太子,以定国本。但是太宗认为一说立太子,就意味着自己将要失去皇位。因此,他看到冯拯的奏疏,大为恼火,训斥冯拯多管闲事,下诏把他贬到岭南。从此以后,朝廷内外再也不敢提立太子的事了。(www.nxxnyqc.cn)淳化五年(994年)九月,寇准从青州(今山东益都)调到中央任谏议大夫。谏议大夫的职务就是专门议论朝政得失。他拜见太宗时,再次提出早立太子的问题。太宗问寇准道:“在我的几个儿子中,您看可以把国家托付给哪一个?”寇准答道:“陛下为天下选择国君,不应当和妇人、宫中人商量,也不应当和近臣商量,应当由陛下独断。您看谁深孚众望,就选择谁。”太宗思考了好大一会儿,又让左右均退下后,这才对寇准说:“您看襄王可以吗?”寇准答道:“知子莫若父。圣意既然以为可以,我希望就决定下来。”随即,太宗下诏以襄王为开封尹,并且进封寿王。襄王名元侃,是太宗的第三个儿子。至道元年(995年)八月,太宗下诏立寿王元侃为皇太子,并且把他的名字改为赵恒。

太宗为什么不立陈王元佑呢?是不是太宗不喜欢他?不是。元佑姿貌雄毅,沉静寡言。自从元佐得病之后,他就被封为开封尹。开封尹是太宗当皇帝之前担任过的官职,该官职按理说应当因避讳而空缺,但太宗时,在亲王皇子中只有准皇太子才有资格担任此职。可见陈王担任开封尹反映了太宗是很器重他的。他当了五年开封尹,政事没有过失,说明也很有本事。但是,淳化三年(992年)十一月的一天,元佑早起上朝,刚刚坐下,觉得身体不舒服,赶快退回府中休息。退朝后太宗放心不下,亲自到他府中探视,见他病势已十分沉重。太宗急得“元佑!元佑!”连连呼叫,陈王只答应了几声,就一命呜呼!由于陈王突发病变过世,故太宗册立三子寿王元侃为太子。

自唐末以来,政局多变,争战不休。册立太子的典礼,已经废止将近一百年。这次立赵恒为太子,太宗下诏大赦天下,还举行了隆重的典礼。当天子拜谒太庙还宫的时候,东京的百姓夹道观看。可见天下为之震动。有的人见太子仪容俊秀,止不住欢呼道:“真是个少年天子啊!”太宗听了这话以后很不高兴。他把寇准召来,对寇准说:“人心归向太子。那么,置朕于何地呢?”寇准一听是为这事,立即叩头说道:“人心归向太子,这正是社稷的福气啊!实在可喜可贺,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听了这话,太宗才恍然明白。他回到后宫,把寇准的话告诉皇后、嫔妃。她们也像寇准一样,向太宗称贺。太宗这才转忧为喜。

太宗十分注重训教太子。为了使太子尽快学好安邦治国之道,太宗让李至、李沆作太子宾客(职责是调护、侍从、规劝太子)。太宗明谕太子要以师傅之礼敬李至、李沆。太子也的确敬崇宾客,见了宾客,一定先施礼,每回迎送宾客,都要到门口。李至、李沆觉得礼数太重,就上表给太宗,说实在不敢当。太宗下诏答复说:“我看古来贤明的君主,都要挑选德才学识兼备的人辅佐太子,使太子得到良好的调护。二位重任在肩,所以朕规定了特殊的礼数。用不着谦谢,希望体谅朕的用心。”

李至、李沆非常感动,晋见太宗当面叩谢。太宗又对他们说:“太子贤明仁孝,国家的根本牢固了。卿等务必尽心教导,太子言行合乎礼数,就赞助他;作事欠妥当的,一定要认真规劝,至于古圣先贤的经典,有益于作人处事治国的义理,这都是卿等十分熟悉的,用不着朕一一嘱咐。”李至、李沆不敢辜负太宗的厚望,尽心辅导太子。太子生性聪慧,经籍史书,稍加讲解,即可明白,记性也好,很快就能背诵。二李心中非常高兴。他们心想,太子日后一定是个贤明的君主。

至道三年(997年)二月,太宗病重无力上朝,只能去便殿处理政事。内侍王继恩因为在太宗继位时立过大功,受到信任,很有权势。他想到一朝天子一朝臣,将来太子即位不一定再重用自己,深感自己权势难保,于是就产生了重新废立太子的险恶用心,他与参知政事(副宰相)李昌龄等勾结密谋立已经被废的楚王元佐为太子,废掉寿王元侃。内侍有机会接触皇后李氏,他就在李皇后面前说太子的坏话,以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天,早已担任宰相的吕端到宫中看望太宗,见太子不在太宗身边,心中产生怀疑。吕端心想,圣上病危,太子必须不离左右,以防变故发生。他写了“大渐”两字,让亲信送给太子。“大渐”就是皇帝病危的意思,他用这两个字提醒并催促太子火速入宫侍奉太宗。

这年三月,太宗驾崩,终年五十九岁。太宗一咽气,王继恩就给李皇后出主意,让她召吕端入宫,想借助吕端,实现他们的预谋。其实,吕端早已怀疑王继恩了。当王继恩去见吕端,传达皇后召见的旨意时,吕端对王继恩说:“请你到书阁里看个东西。”等王继恩一进去,吕端立即把门从外面锁了起来,然后自己火速进宫。李皇后看到吕端进来,说道:“皇上驾崩,应该立长子为嗣,这样顺理成章,你看应该怎么办?”本来皇后是想借自己的权威迫使吕端同意立元佐。但是吕端却说:“先帝立太子,正是为的今天。天下都知道寿王是太子,怎么能够再变动呢!”吕端义正辞严,皇后无言以对,只好让太子寿王赵恒即位。当群臣在殿下朝拜新皇帝时,吕端看不清在帘子后面新皇帝的面目。他惟恐有变,为防不测,他不顾君臣礼仪冒杀头之风险,竟大着胆子拾级上殿,请侍臣卷起帘子,看清楚的确是太子时,这才下殿引导群臣叩头朝拜,齐呼“万岁”。赵恒即为宋真宗。

太宗在世准备让吕端做宰相时,曾有人对太宗说:“吕端糊涂,不是相材。”太宗说:“你不了解他,吕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的确,在关键时刻,吕端是大智大勇,果断又精明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