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杀亲粉碎政变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5 次

蒙哥杀亲粉碎政变

9.蒙哥杀亲粉碎政变

元宪宗蒙哥是成吉思汗之孙,他的父亲拖雷是成吉思汗的第四个儿子,母亲唆鲁禾帖尼是一位精明能干的政治家。蒙哥作为拖雷的长子是在他的叔伯弟弟拔都和母亲的支持下继承和巩固汗位的。

1231年,元太宗窝阔台为了尽早结束全国的战事,御驾亲征,不幸生了重病。病重期间,他曾与弟弟拖雷商议汗位继承问题。拖雷说,根据成吉思汗在世时,其子与诸王商定在窝阔台之后,应由成吉思汗长子术赤之子拔都继承汗位。但是,在1241年窝阔台死后,拔都主动将继承权让与了蒙哥。1250年拔都还按照蒙古人的习俗亲自举行仪式:全体宗王和将领们都解开腰带,摘掉帽子,跪在地上,拔都拿起杯子,所有的人当场宣誓,决定在新年之际举行忽里勒台大会拥戴蒙哥继汗位。为了不给窝阔台系诸王以口实,拔都派自己的兄弟别儿哥和不花帖木儿率领军队把蒙哥护送到怯绿连河地区,以便在全体宗王参加下,体面地把蒙哥拥上大汗的宝座。

在关键时刻蒙哥的母亲唆鲁禾帖尼也开始为儿子争夺帝位大肆活动。她先派出使者向拔都表示由衷的感谢,同时也向所有的蒙古诸王发出邀请,希望他们出席为儿子登基而举行的忽里勒台大会。但是,好事多磨,窝阔台系宗王、察合台的后裔也速蒙哥等人拒绝出席会议,他们多次派人质问拔都:“你怎能擅自决定把帝位转给他人呢?”拔都回答说:“我之所以拥立蒙哥登位,决非一时的感情冲动,而是考虑到要统率领土如此广袤的蒙古帝国,不是贵系遗留的那几个不懂事的孩子所能担当得了的,只有蒙哥才能担起这个重任。”

这一年是在争吵中度过的,忽里勒台大会未能开成。光阴荏苒,第二年眼看过了一半,蒙古诸王之间仍然没有达成协议,忽里勒台大会遥遥无期。唆鲁禾帖尼和蒙哥焦灼不安,她向所有的反对派派遣了使者,请他们以蒙古帝国的大局为重。但是仍然没有结果。这一年临近结束时,唆鲁禾帖尼再次向各王发出通知,要宗王们聚会于怯绿连河地区。窝阔台系和察合台系的宗王始终不肯来,他们认为没有自己参加,忽里勒台大会就不能召开。当别儿哥派人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拔都时,拔都说:“你只管拥立蒙哥即位吧,那些违反札撒的人都得掉脑袋。”这样,那些持反对态度的宗王才前来参加会议。(www.nxxnyqc.cn)当所有的宗王们聚集在一起后,根据星占家们择出的吉日,这一天所有的宗王们都偃旗息鼓,停止争吵,举行隆重仪式,把头上的帽子脱下,把腰带搭在肩上,叩拜蒙哥表示拥戴蒙哥为帝。就这样,蒙哥(1251年—1259年在位)在哈喇和林登上了汗位,即为宪宗。母因子贵,唆鲁禾帖尼也终于成为皇太后。

蒙哥经过艰辛曲折,终于登上了帝位,沉浸在幸福之中。他下令:在这个吉祥如意的日子里,所有的人都不准争吵,人们都要兴高采烈。即使对于动物,也要有怜悯之心,各类马匹和驮物家畜,在这一天不准骑行、负以重荷,以免它们疲惫不堪,伤了上天好生之德;草原上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在这一天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飞翔,在地上奔驰,在水中遨游,猎人和渔夫不得对其捕杀。这时正当辛亥年(1251年,即蒙古史籍上的猪儿年)七月,天高云淡,清风送爽,野花烂漫,给草原平添了浓郁的节日气氛。

第二天,人们又聚集在蒙哥的大帐中。举行规模盛大的宴会。蒙哥高踞于御座之上,在他的右边,宗王们一个个肃然鹄立;他的七个兄弟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等,按照官阶高低,一字儿排开。在他的左边就位的,是他的那些雍容华贵、为数众多的妃嫔。君臣觥筹交错,开怀畅饮。那些官阶较低无法进入大帐的官员们,也在帐外纵情欢乐,一醉方休。宴饮作乐整整进行了一星期。

当蒙哥等人兴致淋漓、杯盘狼藉之时,窝阔台的孙子失烈门、脑忽、忽秃黑三人却结成联盟,悄悄向蒙哥发难了。他们不甘心帝位被别人夺走,决心夺回已经失去的权势。三人带着装满武器的大车,向蒙哥的大帐疾驰,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蒙哥,并把他废黜掉。但是因为一个意料不到的偶然事件,使他们的阴谋成了泡影。

原来蒙哥有一个叫克薛杰的鹰夫,丢失了一匹骆驼。他在茫茫的蒙古草原上四处寻找骆驼时,遇上了失烈门的军队。他看见士兵赶着一辆辆大车,表面看上去车里装的是供宴庆用的饮食。因寻骆驼心切,克薛杰没有过多注意。他走了不远,看见一个人坐在一辆坏了的大车旁。那个人以为他是自己队伍中的骑士,便毫不客气地喊他帮助修车。克薛杰跳下马来到车旁,这才仔细看清在食物的掩盖下都是武器。经打听才知道其他车装的也都是武器。他预感到情况不妙,将有重大事情发生。于是克薛杰表面上不露声色,并帮助修好了车子。然后挥鞭催马赶路,一天之内走完了三天的路程,迳直到蒙哥的大帐中报告。他讲述了失烈门等人的阴谋,敦促大汗尽快采取防御措施。蒙哥半信半疑,决定派大将忙哥撒儿率三千骑兵前去阻止失烈门,并将事情搞清楚。军队连夜出发,第二天黎明时分接近并包围了失烈门的营地。当时失烈门等三人将奥鲁留在很远的地方,只带着五百名轻骑在此,结果陷入了忙哥撒儿的包围之中。忙哥撒儿派人喊话说:“有人告发你们图谋不轨,此事已惊动大汗。如无其事,你们可到大汗处分辩清楚,否则我将押解你们前往。”失烈门看到自己已被忙哥撒儿的大军包围,如果交锋,寡不敌众,只有束手就擒。他看既无法逃脱,又抵御不住忙哥撒儿的进攻,于是惊恐地说:“我们是来为大汗效劳的,不敢心怀叵测。”并马上出来表示迎接忙哥撒儿。失烈门为忙哥撒儿接风洗尘后,便随忙哥撒儿去觐见蒙哥大汗陛下。临近帐殿时,他们突然被缴了械,随从们也都被扣押了。失烈门等惴惴不安地跟随着宗王们进了大帐,行了九次臣服之礼。蒙哥没有为难他们,一连三天让他们参加宴会。到了第四天,失烈门等正准备辞行时,蒙哥下令扣留了失烈门等三人,并传旨遣散了他们所有的随从。

蒙哥决定审讯失烈门。他说:“有人说你们谋反,我虽不相信,但事关重大,你必须交待清楚,以便洗掉嫌疑。如果有人造谣中伤,诬告你们,他们必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失烈门当然矢口否认谋反。蒙哥便拷问他的一个部下,这个人招供了全部谋反经过,说完后使伏剑自杀了。蒙哥按照那人提供的名单开始了大搜捕,然后命令忙哥撒儿继续对失烈门进行审讯。开始失烈门矢口否认,但在证据面前才不得不交待了阴谋发动叛乱的罪行。蒙哥根据众人的意见,将失烈门等人钉上镣铐,打入大牢。

蒙哥召集宗王和将领们商议如何处置失烈门等人。于是,按照官阶高低,每人都发表了意见,只有牙剌洼赤一言不发。蒙哥一定要他讲,于是牙剌洼赤说:“如蒙大汗俯允,请原谅我的冒昧。不过我不想讲事情的本身,只想讲个轶闻故事,供大汗参考。当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征服了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打算进军忻都斯坦(今印度)时,他的部下纷纷要求独立,他束手无策,派人去向贤明智慧的亚里斯多德请教,询问他如何对付这些专横跋扈、不听约束的将领。亚里斯多德并未回答,只是把使者带入花园中,让他把根深叶茂的大树拔掉,在原来的地方栽上了小树。亚历山大从这事上悟出了道理,他处死了那些飞扬跋扈的部下,而让他们的儿子统领父亲遗下的军队。从此令行禁止,没有人敢抗命不遵了。”蒙哥很欣赏牙剌洼赤讲的这则寓意深长的历史故事,知道对付叛乱者决不能手软,下令把那些唆使宗王们进行叛乱的七十七个将领全部处死。有些罪犯被送到了拔都那里,结果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壬子年(1252年)夏天,蒙哥来到了首都哈喇和林继续清查失烈门叛乱一案。当时贵由的孀妻斡兀立海迷失皇后和她的儿子忽察,虽然也在这个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尚未受到触动。蒙哥派人传讯忽察和斡兀立海迷失。忽察认为蒙哥传讯他和母亲这是对他的污辱,因而勃然大怒,打算杀死使者。他的一位妃子劝告他说:“使者只是来传达蒙哥命令的,他并无罪过,何况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怎能随随便便杀死皇帝的使者,如果因轻举妄动而铸成大错,把整个帝国拖入战争的深渊,岂不要抱恨终天?蒙哥是大汗,应当前去见他,不可违背他的诏令。”忽察接受了那位妃子的忠告,与妻子一起恭恭敬敬地接待了使者,又朝见了可汗陛下,请求给予处分。蒙哥见他虔诚,有悔过的表现,便不再追究。

忽察的母亲斡兀立海迷失却把蒙哥派遣的使者赶了回去。她悻悻地说:“他们这些宗王曾经允诺过,大汗之位永远属于窝阔台家族,别人不得觊觎,现在却不守信用,食言自肥,这是什么道理?”使者把这一番话一字不遗地报告给蒙哥,蒙哥勃然大怒,下了一道诏书说:“成吉思汗的兄弟拙赤合撒儿、斡惕赤斤、别勒古台的妻子们已经到了老年,尚不辞辛劳,来参加忽里勒台的大会,斡兀立海迷失怎敢不来?莫非想存心反叛,让贵由的部下拥立她登基,成为君临天下的女皇吗?”蒙哥立即派遣使者把她逮捕,并把她的双手缝在皮囊中,一直押到了蒙哥的大帐。蒙哥命令把她和失烈门的母亲合答合赤一起关押在唆鲁禾帖尼的帐殿里,让忙哥撒儿审讯。忙哥撒儿剥光了斡兀立海迷失的衣服,让她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审判庭上。斡兀立海迷失大声嚷叫说:“我的身体只能裸露在已死的贵由大汗面前,怎能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乖露丑?”忙哥撒儿用这种办法迫使斡兀立海迷失招认了叛乱的阴谋,然后,把她和失烈门之母一起用一张大毡裹起来,投进了河里。可怜这个曾经当过皇后的女人,竟落了个如此悲惨的结局!接着蒙哥又派人到全国各地去查处叛乱残余,凡是参加过阴谋活动的人,几乎都受到了严厉的惩处。

蒙哥不是一味屠杀的暴君,他不想因失烈门事件弄得人人自危,草木皆兵,从而导致大蒙古帝国的分崩离析。他想起了祖父成吉思汗说过的话:“只要你们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就能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正是成吉思汗家族的团结,蒙古人才征服了世界上如此辽阔的地区。他还想起在孩提时代,父辈们经常向他讲述成吉思汗的另一件轶事。有一次,成吉思汗从箭筒中抽出一支箭递给儿子们说:“把它折断!”这支箭被毫不费力地折断了。继而,又两支、三支、四支„„。直到第十支时,任何人也无法折断。成吉思汗意味深长地说:“和这捆箭一样,只要你们互相支持,便没有人能战胜你们,你们就可天长地久地统治这个国家。”现在,叛乱已被平息,剩下的残余势力对他的汗位已构不成威胁了,他决定赦免一批人,给他们以戴罪立功的机会。于是,失烈门被派往自己的胞弟忽必烈那里前去攻打南宋;忽察则被安置在哈喇和林附近。在平定失烈门叛乱过程中所有立功的将领都受到了奖赏。鹰夫克薛杰在这件事中立有特殊功劳,被封为答刺罕(因立有特殊功劳被免除赋税并享有其他特权的人)。蒙哥在拔都等的支持下,继承汗位,又用软硬兼施的手段,运用军队和刑罚平定了企图推翻他的政变阴谋,从而巩固住了汗位,使皇权从窝阔台系又转到了拖雷系手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