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子谋反遭废被囚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6 次

唐太子谋反遭废被囚

4.唐太子谋反遭废被囚

李建成是李渊的大儿子,按长幼次序被立为太子。此人也不是无能之辈,但比起二弟李世民来,可就差得远了。

李世民真可渭李渊的左膀右臂。他率自己手下众将先后战胜了刘武周、宋金刚、窦建德之后,又打败了王世充,将与李渊大唐王朝相抗衡的势力一一铲除。可以说,李世民为大唐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李建成这个东宫太子在父亲刚刚起兵之后还立过一些战功。可后来,渐渐与不学无术的四弟李元吉混在一起,整日吃喝玩乐,纵情歌舞。

而随着唐王朝的逐渐强大,李渊也越来越觉得二儿子李世民功不可没,大儿子李建成相形逊色,一事无成。便有心将建成废掉,改立世民为太于。李世民婉言谢绝,认为长幼有序,太子之位理应是大哥建成的,自己不能越夺之。(www.nxxnyqc.cn)虽然李世民没有答应接受太子之位,但是李渊要废太子建成的消息却传了出去。这给李世民招来了麻烦。

俗话说得好,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更何况偌大一个唐王朝呢!李世民为人再宽厚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总会有意无意地得罪一些人。裴寂就是其中之一。

裴寂就是当初与李世民合谋迫李渊起兵之人。后来见李世民网罗到无数谋士大将,并与他们打得火热,而将自己冷落一边,心中就有些怨恨。所以当李渊与他商议废立太子之事时,他表面不露声色,暗中却为泄私愤向张、尹二妃透露消息。

张、尹二妃是谁?裴寂又为何向她二人透露消息呢?原来,这张、尹二妃便是当年李渊酒醉侍寝的两位隋宫贵人。李渊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叛隋以后,不忍抛下她二人。便一直带在军中。后来李渊做了皇帝,就封张氏为婕妤、尹氏为德妃。张氏、尹氏在李渊困难时期与之相识,以身相许,也算是患难之妻。因此李渊对二人颇为宠爱。

而张、尹二妃对李世民都颇有成见。事情起因是这样的:一次,张婕妤又在李渊面前撒娇,讨封要赏。李渊一则见了美人有些晕晕乎乎,二来可能也有些老糊涂,便给了张婕妤一纸手谕,将洛阳东郊的20顷良田赏赐给了她父亲。这些分封土地之事此时由李世民掌管。张婕妤便兴高采烈来找李世民。不料李世民细察封赏簿,发现这块地早已赏赐给淮安王李神通了,便婉言谢绝了张婕妤,事后又向父皇禀明此事。李渊见已封赏出去,也就作罢。可那张婕妤却不是个省油的灯,从此记恨在心。

而尹德妃呢,与李世民倒也没有什么正面冲突。不过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却是个势利小人。他见女儿当了皇妃,便整日得意洋洋,颐指气使。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与身份,竟然私自在自家门前立了一块大马石。谁若不在他府门前下马,必会遭一顿毒打。他还派人在门口看着,一日,家人见一文士在尹府前骑马而过,立即进去禀报了尹阿鼠。尹阿鼠带人气势汹汹冲出来不由分说将那文士毒打一顿,竟打断了两根手指头。但不久他就知道自己闯了祸。原来,被打之人是李世民所设文学馆中著名的18学士之一——杜如晦。尹阿鼠知道自己得罪了李世民,非但不反省思过,反而恶人先告状,跑到女儿尹德妃处诬告李世民仗势欺负他。尹德妃不明真相,见老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非常心疼。自此也对李世民有些怨恨。

那裴寂和道这其中的过节,便从中进行挑拨。张、尹二妃一听李渊要废太子建成,欲立世民,果然跳出来反对。虽然后来得知李世民拒绝了做太子,但她二人惟恐事情有变.整日在李渊枕边吹风,说李世民坏话。天长日久,李渊竟也有些信了,以为李世民居功自傲,对他也产生了一点看法。

在此期间,窦建德余部刘黑闼起兵反唐。原因是窦建德为人行侠仗义,即使当了夏王,仍然衣食俭朴,爱民如子。而且他身为农民,非常重视农业生产,深受当地农民欢迎。夏国在他的统治下,也算得上是社会秩序稳定,人民安居乐业。但他兵败后却被李渊给杀了,这在他所统辖的乐寿县激起民愤,人们纷纷起来,要为窦建德报仇。窦建德的属下刘黑闼也以此为号召招募了许多人,半年之中,就占领了原来被唐军夺走的土地。

李渊得到消息,立刻派李世民前去剿杀。刘黑闼哪里是李世民的对手?经过数场血战,兵败逃入突厥。李世民认为穷寇不可再追,何况他逃入突厥,为避免与突厥骑兵产生冲突,就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去了,自己班师回朝。哪知他刚刚回到长安,就听说刘黑闼又从突厥回来,重新占领了自己收复的失地。他即向父皇李渊请命,要求二次征讨刘黑闼,但这次李渊却没让他去。

原来能臣魏徵此时正任东官司经局官员。他看出李世民处处强过李建成,恐怕要威胁李建成的太子位,便建议太子建成多立战功,以服众人,巩固太子之位。建成正为此事发愁,觉得他说得非常有理。可又一想,各地战乱基本上都被二弟李世民平定了,自己想立功,也没有机会呀!正在沮丧之时,刘黑闼从突厥又逃回来重新占领被李世民所收失地的消息传来,令建成精神为之一振。心想:立功的机会来了!

当即跑到父皇李渊面前,死磨硬泡非要出兵征讨刘黑闼。李渊有心再派李世民去,但转念一想,世民这孩子有些居功自傲,此番煞煞他的锐气也好。又见建成积极请战,心中高兴。觉得此子尚可栽培,便派他去了。又怕他吃亏,便拨给他数倍于刘黑闼的精兵强将。

出发的时候,李建成带上了魏徵。他觉得魏徵是个人才,自己身边太缺少这样的人了。魏徵果然不辜负他的期望,一路上为他出谋划策,连连取得胜利。但刘黑闼也不是善辈,顽固不化。李建成虽率大军,一时却也不能将其剿灭。此时,魏徵又献一计,那就是分化瓦解刘黑闼的部下,宣布宽待俘虏,只降罪刘黑闼一人。刘黑闼众部下跟着他东奔西跑,早已疲累,闻听此言,纷纷前来投奔唐军。不久,刘黑闼便成了孤家寡人,被抓入唐营处死。

太子建成此番剿杀刘黑闼可谓取得不小的胜利,但在魏徵的运筹之下,他还借此次领兵出征之机策划着更大的阴谋。

由于太子建成自己心中也清楚:二弟世民各方面都比自己强。虽然有众嫔妃从中阻挠,父皇李渊已去了立二弟为太子的念头,但建成心中还不踏实,怕日久生变。想来想去,认为还是除掉李世民最为保险。于是,他听从魏徵的建议,在出征的过程中,暗中招募2000名骁勇之士作为东宫卫士。还让东宫宿卫官杨文干在任庆州(今陕西庆阳)都督时私自招兵买马,组织私人军队。

即使这样,李建成还觉自己力量不够。又笼络四弟李元吉跟他一块对付李世民。心想,一旦事发,父皇也不会同时怪罪我们两人。三弟早逝,他定然不舍得同时再失二子。李元吉本来就深恨二哥李世民在父皇面前受宠,当即与大哥建成一拍即合。况且,李建成又对李元吉许诺:事成之后,如若自己将来登上皇位一定不设皇太子,而设皇太弟。自己百年之后,便让元吉登基。李元吉鬼迷心窍,也不想自己是否能比大哥活得长,便高兴得心花怒放。从此更加一心一意跟随大哥寻机迫害二哥。

武德七年(公元624年),李渊去风光秀丽、景色怡人而又气候凉爽的仁智宫消夏避暑。仁智宫在宜君(今陕西宜君县),距长安180里。李渊为防不测,让世民、元吉两位皇子陪同前往,留下太子建成镇守长安。

太子建成登基心切,认为此番父皇离开长安乃是天意。自己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杀机顿起。决心先杀掉二弟李世民,再迫使父亲李渊让位。计议停当,他便写了一封信,派郎将尔朱焕、校尉桥公山带着书信前去通知杨文干起兵。

尔朱焕、桥公山二人早知太子建成心怀不轨。他们猜测信中内容定是谋反之事,担心事发受到牵连,便直接去了宜君,将信交给了高祖皇帝李渊。

李渊见信,先是大吃一惊,他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要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毒手。继而大怒,心道:此子忤逆,登基心切,说不定哪天连我也一起杀了。想到此心里不由得一颤,当即下诏让李建成到仁智宫来。

为防万一,当晚,李渊带着二儿子李世民到南山露营。李世民也听说此事,但他并不惊奇,他知道大哥建成早已将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先除之而后快,这事迟早要发生的。他怕父皇伤心,便陪李渊到帐外散步,趁机对李渊说道:“父皇不必为此事伤心,儿臣决无与大哥争夺太子之位的心思。大哥想必也是一时糊涂,不久定会醒悟过来的。”

李渊见李世民明知大哥建成要加害自己,非但不怪,还为其开脱,深为感动。又想起大唐江山多亏有此子独挡一面,才得如此稳如泰山。便把平时别人在自己面前说他的坏话以及自己也怀疑他居功自傲的心思去了一半儿,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心意不决,没有废太子建成,改立世民了。

再说李建成,得知事情败露,无可奈何,第二天,战战兢兢来到仁智宫向李渊叩头请罪。李渊一见他,怒火又蹿上了,废太子的心一下坚决起来。当即命人把他关押起来。

但是,大唐王朝的皇位之争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愈演愈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