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立废四个太子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8 次

武则天立废四个太子

6.武则天立废四个太子

武则天连施毒计铲除了后宫的两个劲敌:王皇后和肖淑妃。又使出浑身解数俘获住高宗李治的心。不久,高宗李治就不顾重臣反对册封武则天为皇后。在册封皇后的大典上,武则天望着肃义门楼之下跪倒的一大片文武官员,一种摄取权力的欲望在她心中慢慢升腾起来。

而现在最后悔莫及的当属已被废为庶人的王皇后。她当初召武则天进宫是为了对付肖淑妃,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打败了狼,却引进来一只虎,落了个和肖淑妃一样的下场。此时她与肖淑妃一起关在冷宫里。她深知自己的命运仍掌握在武则天手中,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认命。以前她与肖淑妃是敌人,而肖淑妃见她如此,也不再记恨她。两人便这样在一起艰难度日,互相之间还稍有慰藉,只是绝口不提当初之事,以免揭痛疮疤。

高宗李治是个软弱的人,很快便被武则天玩弄于股掌之中,武则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李治拿她毫无办法。一天,武则天到她母亲荣国夫人府里去。李治闲来无事,忽然记起了肖淑妃和王皇后,便信步来到冷宫。他从宫门的小洞向里瞅,早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只隐隐约约能看见两个模糊的人影。便试探着问道:“里面可是王皇后和肖淑妃吗?”

王皇后一听便知是高宗李治,刚又上前却又退了回来,甚至将脸背过去。因为她知道自己此时一定又丑又脏,不愿让皇上看见。可肖淑妃却知道活命的机会来了,忙扑过去,对李治喊道:“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在皇上身边颇受宠爱,臣妾非常知足,怎可起害人之心。望皇上再详加明察。皇上,放臣妾出去吧!„„”(www.nxxnyqc.cn)李治当初将肖淑妃打入冷宫也是一时愤怒,过后想想,也有些不忍。今天又见肖淑妃蓬头垢面,脸颊消瘦,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和高雅气质,心中更加不是滋味。李治也是一个很有感情的人,又想起以前与肖淑妃的恩爱日子,加之肖淑妃在他面前指天发誓,声泪俱下的哭诉,心中早有些后悔。也流着眼泪说道:“爱妃,不必说了。朕知道你的心意,你且在这里再忍受些日子,朕一定想法救你出去。”

肖淑妃一听这话,心里凉了半截。女人的感觉是最灵敏的。肖淑妃已明显地感觉到:“此时的李治已被武则天完全控制在手中。自己想要出去,恐怕要比登天还难。”但她不愿放弃这惟一的一次机会与最后一丝希望。她一再向李治表白自己的情意,表示只要皇上能救她出去,她愿来生做牛做马报答皇上。直到李治离去,她还对着李治的背影嘶喊:“皇上,一定要救臣妾呀„„”

李治听着肖淑妃凄厉的呼声,真有些肝肠寸断,后悔自己当初所为。心道:本来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竟被折磨至此,我不能让她二人再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下去了,一定设法将二人救出来„„但是,高宗李治想得太简单了,没等他动手救人,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开始行动了。

此人就是武则天。原来,武则天刚从荣国夫人府回来,便有安插在宫中的耳目前来向她禀告了高宗李治去冷宫看望肖淑妃、王皇后二人之事。武则天一听,心里就是一惊。心中想道:王皇后倒也没什么,只是那肖淑妃为人颇有心计,我不能不防备她。思来想去,便想出一条毒计。

这一天,武则天打扮的分外妖艳,来到高宗李治的寝宫。李治一见,心中高兴,忙命人置办酒宴,与则天对座而饮。酒至半酣,武则天忽然盈身下拜,对高宗道:“皇上,如今我大唐王朝,国泰民安,臣妾觉得理应大赦天下。就算是王皇后与肖淑妃以前对臣妾有过不是,但为国家社稷着想,臣妾恳请皇上还是赦免了二人吧!”说罢,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高宗李治。

李治此时已有些微醉,闻听此言,正中下怀,也不想武则天为何忽出此言,高兴得手舞足蹈,拉着武则天的手道:“哎呀,朕也早有此意,只是惟恐爱妃心中不高兴,所以一时也未向你提及。既然爱妃今有此意,那朕立刻降诏将她二人放出来。”

武则天其实只是在试探高宗李治,不想他竟如此高兴,心中气恨。但她表面丝毫不露声色,站起身,挽着高宗坐下,娇笑道:“皇上,就算要赦免二人,也不在这一时。况且也不能违背了国家律制呀!如果皇上信得过臣妾,就将此事交与臣妾去办吧!只是还请皇上先拟一纸诏书。”

高宗李治一听非常高兴。又让武则天连灌几杯,早就醉了,被武则天连哄带骗就写下了诏书,但酒醉之中却毫不知道自己写下了什么。武则天得到诏书,嘴上浮出一丝冷笑。命宫女服侍早已烂醉如泥的高宗睡下,自己匆匆出门而去。

不一会儿,在大内皇宫传出一个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她已被两个宫监打得昏死过去几次,但每次醒来,她都破口大骂:“武则天,你这个狐狸精、妖精,下辈子你就是一个老鼠,我也要托生成猫,咬死你——”此人就是肖淑妃。

原来,武则天出了太极宫,便命两个宫监提着已准备好的食盒直奔囚禁肖淑妃、王皇后的冷宫而去。来到狭窄阴暗的冷宫内,她冷冰冰地对肖、王二人道:“二位真是受苦了。我今日特向皇上讨了御旨,赐二位饮鸩而死。皇上还赏了御宴,请二位先将就着在此用过,快点上路吧!”说完命宫监将食盒打开,拿出酒和饭菜。

二人一听大惊,想起前几天皇上还来此说要放二人出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变了卦,要赐死二人呢?在昏暗的灯光下,王皇后茫然地睁着一双无神的双眼,她觉得自己的末日已经来临了。而肖淑妃则用一种恶毒的眼神盯着武则天,武则天见状冷冷一笑道:“怎么,你们还不相信吗?如若不信可以看看皇上亲拟的诏书!”说罢,将从高宗处骗来的诏书扔到她二人脚下。

王皇后颤抖着手从地上捡起诏书一看,忽然纵声大笑。笑过之后喃喃道:“想不到我身为皇后,今天落到这般下场。也许,也许这就是命运,这就是天意。只是„„皇上,你好狠心呀„„”说着,也不吃饭,拿起毒酒,一饮而尽,不一会儿就七窍流血而死。

肖淑妃刚一看到皇帝赐死她二人的诏书,也吓得脸色惨白,但她很快明白,这是武则天一手操纵安排的。一想到自己今天难逃活命,她反而镇静下来,慢慢走到王皇后身旁,蹲下身,为她合上仍大睁着的双眼道:“姐姐,你莫怪皇上无情,不是他害了你,是宫中出了妖精,是她想要你的命。”

武则天闻听大怒,道:“怎么,就是我要你死,你敢不死吗?”肖淑妃一听,轻笑道:“武则天,你终于说了实话。那好,我也告诉你,你让我死,我偏不死。除了皇上没一个人能让我死!”说罢,竟一脚踢翻了食盒,猛扑过来,抓住武则天又抓又挠。

在宫监的拉扯下,武则天好不容易才从肖淑妃手中挣脱出来.她气急败坏,命两个宫监将她拖出去毒打100杖。她在旁边一边看着一边还狠狠地说道:“好,既然今日你非要不得好死,我便成全了你!”

肖淑妃开始时还大喊“皇上,救我!”但是冷宫地处皇宫偏僻处,离太极宫甚远,她声音再大也传不出去。更何况此时的高宗正醉得一塌糊涂,呼呼大睡呢,就是做梦,也梦不见她的呼救声啊!渐渐地,她绝望了,开始大骂武则天。武则天初时并不在意,只是在一旁冷笑。但到后来,听到肖淑妃用阴惨惨的声音嚷道,死后要托生成一只猫咬死她的时候,她也不由得浑身一颤,只觉得后脊梁骨冒冷气,便喝令宫监住手。宫监以为就此饶了肖淑妃,便将肖淑妃向冷宫的小监牢里拖。

不料,武则天狞笑道:“这样歹毒的妇人,怎能饶她。来人,给我将她砍去手脚,割去舌头,然后泡入酒中,我要让她活不得,死不得!”两位宫监一听,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从进宫以来,他们还从未听说过如此残酷的刑罚。但是,二人不敢违背武则天的旨意,只得硬着头皮照做。可怜一个曾经花容月貌、备受皇帝宠爱的肖淑妃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受尽了痛苦,3月后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高宗李治酒醉后醒来,似乎还依稀记得赦免王、肖二人之事,便向武则天提起。武则天还故作悲凄地叹息道:“二人等不及皇上赦免,寂寞难耐。臣妾赶去时,二人已自尽多时了。臣妾想起与她二人姐妹一场,哭了一场,然后按惯例将二人厚葬了。”李治闻听先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人死不能复生。也许这也是天意,掉了几滴眼泪,渐渐也就将此事淡忘了。

除去了王皇后、肖淑妃两个心腹之患,武则天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废太子。太子李忠并非王皇后所生。当初王皇后怕立肖淑妃的儿子为太子而威胁到自己的皇后之位,便让她的舅舅柳奭联合几位重臣,根据“无嫡立长”的原则,立燕王李忠为太子。现在武则天当了皇后,而且她从感业寺进宫第二年便为高宗李治生了个皇子,属于正宗。她几次背着李治在燕王面前流露出太子应是正宗皇子之意。李忠是个聪明人,他也隐约听到过一些有关武则天害死王皇后、肖淑妃的事。心想,自己若不让位,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禀明高宗辞去了太子之位。高宗也正为武则天终日缠着他要他立自己的亲生儿子为太子而犯愁,所以也乐得同意此事。武则天见立了自己的儿子李弘为太子,又建议高宗改元。高宗李治丝毫没有主见,就依武则天定次年为显庆元年。

武则天完成这几件事,心中对权力的欲望越来越膨胀,而朝中几位重臣对她对于权力的摄取形成了巨大的障碍。武则天毫不手软,或诛除或贬谪,一一除掉。大臣褚遂良因不同意废王皇后遭到武后嫉恨,好歹寻个理由将之贬离京都。韩瑗上书为褚遂良说了几句公道话,武后也不能容忍,“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她指使亲信许敬宗、李义府诬告褚遂良、韩瑗等人谋反。高宗李治不明真相,而且此时他已被武后牢牢控制在手中,根本没有自主权,遂把褚遂良、韩瑗贬谪到更偏远的地方。就连高宗李治的亲舅舅长孙无忌,武后也不放过,设计将其贬谪,这位唐朝元老羞愤难当,怒而自尽。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武后的娘家人。她的母亲被封为荣国夫人,姐姐为韩国夫人,哥哥武元庆为宗正少卿、武元奭为少府少监,就连堂兄武惟良也为司卫少卿„„不仅如此,武后还在宫廷内外广插耳目,稍有风吹草动,她立刻会得到消息。她就是这样一步步剪除朝中重臣,逐渐形成自己庞大的关系网。从此之后,朝中大权基本上落人到武后之手。

武则天,尽管她对权力的攫取有些不择手段,但她确实创造了一个奇迹。她在那样一个时代里,高高凌驾于世人之上,堪称一位奇女子。但是,谁也不能预料,这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将来会给大唐王朝带来什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