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争权国家大乱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1 次

兄弟争权国家大乱

5.兄弟争权国家大乱

在中原地区经历五代十国,朝代更替,战乱频繁的时候,北部的契丹族正在迅速崛起。

契丹就是辽国的前身,契丹族本为鲜卑族宇文部的一个分支,北魏时在辽河以北地区居住。唐朝初年,契丹大贺氏朝分成八个部落,经过议会决定大贺氏朝最高首领可汗由八个部落头领每三年一推选。唐玄宗天宝四年(公元745年),遥辇氏替代大贺氏。在此之前,契丹一直隶属于大唐王朝。

唐天四年(公元907年)冬,遥辇氏第十任可汗耶律阿保机继契丹可汗位。耶律阿保机可不是个简单人物,他能征善战,智勇双全,特别是他有一统华夏的雄心壮志。耶律阿保机继汗位同年,中原地区进入了五代十国的纷争时期。耶律阿保机趁此机会多次率兵进攻幽州等地,掳掠汉人和金银财宝。契丹地盘由此不断扩大,国家也日益富强。

由于耶律阿保机政绩突出,所以连坐五年可汗之位。这本来是部落大会决定过的,只要表现出色,即可连任。但是,这却引起了他的几个亲弟弟的不满,因为他们也有继承汗位的野心。于是几个人在二哥刺葛的鼓动下密谋造反。(www.nxxnyqc.cn)不料,此事被刺葛的妻子粘睦姑知道后报告了耶律阿保机。阿保机夫妇大惊,命人将他的四个弟弟抓来审问。证据确凿,几个人无法抵赖,只得承认。依众人之意,就要将四人斩首,但阿保机念兄弟之谊,赦免了他们。四人千恩万谢,发下毒誓:若再有二心,天诛地灭。阿保机原谅了他们,也相信了他们。

一年之后,也就是阿保机第二任届满之时,他率军南征正欲班师回朝。谁曾想到,四个弟弟又起兵造反,率军阻住北归之路。阿保机找众臣商议此事,有人建议干脆废除现有的推举可汗的制度,效仿中原帝制;有人说此举不妥,莫若趁七部头领均在军中,令其再次推举阿保机连任,使刺葛处于孤立的地位,不战而退。

耶律阿保机采纳了第二种建议,与他的妻弟共同谋划一番,将七部首领召人大帐,说明情况。七部首领素来尊敬阿保机,均举双手赞成再次拥立阿保机为可汗。刺葛得到消息,自知处于孤立无援之地,必定不是阿保机的对手,再次低头向阿保机谢罪。但是阿保机见弟弟刺葛言而无信,不想再原谅他。阿保机率大军很快捉住了安瑞和迭刺两个弟弟。不久,又捉到了北逃的刺葛和寅底石。阿保机将参与叛乱的25个骨干分子车裂,但他对自己的亲兄弟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最后,只对四人施以杖刑,然后释放。从此四人均老老实实,再也不敢包藏祸心了。

两年之后(公元916年),阿保机终于排除重重阻碍,登基做了皇帝。阿保机为大圣天明天皇帝,而他的妻子述律平为应天大明地皇后。年号为神册元年,立长子耶律倍为太子。

但是,皇后述律平对阿保机立长子耶律倍为太子非常不满,因为她最喜欢次子耶律德光,一心想让二儿子出人头地。只是在阿保机面前也不敢太过表露此意。但她决非一般女子,想做的事,决不轻易放弃。她暗下决心,一有机会,一定要让耶律德光继位当皇帝。

天赞五年(公元926年),耶律阿保机在灭掉东北地区的渤海国后,一病不起。不久,驾崩西归。皇后述律平认为拥立耶律德光的机会来了。她先以为阿保机陪葬之名诛杀了一大批反对派的大臣,然后迟迟不让太子耶律倍继承皇位。

耶律倍从小就不得母亲欢心,此次之事,他心里一清二楚,母亲是要让自己主动让出太子之位给二弟耶律德光。他有心不让,想起前几日朝上一幕,不由得心胆俱寒。那天母后让大臣赵忍温去给父皇陪葬。赵忍温百般不愿,反质问母后:“若论与皇上最亲近之人莫过于皇后。请问皇后为何不随皇上而去侍奉?”母后初时脸色大变,不过一会儿便镇定下来,长叹一声道:“我何尝不想追随先君而去?只是军国大事不能忘啊!”说到这儿,竟然从一名侍卫身上抽出佩刀,猛的一刀将自己的右手腕砍下来。对众大臣道:“就把这手腕代替我陪同先帝吧!”众大臣看着她那仍然流血不止的手腕,都吓得噤若寒蝉,无人再敢言语。

后来许多大臣都到太子府劝耶律倍,让他为保活命让出太子位。耶律倍每想起那天朝上的场面就心胆俱裂,最终没有办法,向母后述律平表示愿让太子位与二弟耶律德光。述律平自然同意,满心欢喜的让二儿子耶律德光于天显元年做了皇帝。但她仍不肯放过大儿子耶律倍,将他送到南京(今辽宁省辽阳市),变相软禁起来。耶律倍不甘忍受,最后只身一人逃到了中原后唐。

天显十一年(公元936年),石敬瑭以幽云十六州为条件要求耶律德光出兵相助。耶律德光欣然应允,率兵进人中原。石敬瑭死后,他的儿子石重贵即位。会同九年,耶律德光率军对后晋进行讨伐。不久攻至汴州,石重贵投降。耶律德光非常兴奋,不顾母后述律平“不要在中原称帝”的再三叮嘱,在汴京城崇元殿登基,并下诏建立大辽,改元大同。至此,契丹始称为辽。

消息传出,中原各地起兵抗辽。果然不出述律平所料:耶律德光在中原称帝,没能长久。耶律德光见势不妙,匆匆率文武百官离开汴京,回归故土。不料,中途行至滦城竟因病逝世。他的叔叔安瑞素来与之不睦,见状趁机拥立耶律倍之子兀欲为帝。皇太后述律平闻讯,开始时百般不允,但是爱子已失,也别无他法,又加上大臣屋质极力从中斡旋,述律平见拥立兀欲木已成舟,只得勉强同意。

兀欲当了皇帝,感谢安瑞拥立有功,封他为明王,封他的儿子察割为泰宁王。然而泰宁王一点都不泰宁,他为人狡诈,善于伪装。在兀欲面前毕恭毕敬,卑躬屈膝,实则早有篡位之野心。

不久,泰宁王察割就趁皇帝兀欲生日酒醉之机,联合素与兀欲有仇的寅底石之子耶律盆都将其杀死,连皇太后述律平也没有放过,一同刺死。他俩随即召集群臣,威逼利诱,让他们拥立察割为帝。

大臣屋质早已看出察割有谋逆之心,但几次在皇帝兀欲面前奏说此事,兀欲非但不听,反说他太多心。屋质无法,只得暗中防备,但是俗语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他一个不小心,就让察割钻了空子,后悔不迭。他知道,察割不是一个好货色,不想保他,便设计将察割与盆都都杀了,拥立寿安王耶律为帝。

谁知这耶律更是个作恶的。做了皇帝之后,越来越昏庸残暴。非但不理朝政,而且每天以杀人为乐事,动辄乱杀身边侍卫,后来,服侍他的人再也忍受不了他这种杀人比杀只鸡都容易的性格,趁他睡觉之机,将其刺死。

耶律死后,次子耶律贤即位,即辽景宗。从此辽国结束了内乱时期,特别是萧太后摄政后,辽国进入一个新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