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友杀父称君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9 次

朱友杀父称君

8.朱友杀父称君

朱温篡唐时56岁,更名为晃。他建都大梁(今河南开封),为西都,以洛阳为东都。建号开平,意思是要开创一个太平光明的世界。这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幻想而已。在朱温称帝的六年中,何尝有一日太平、一线光明?后梁的建立不仅没有扭转乾坤而且是更加腐朽黑暗,百姓苦难深重,而这一状况的制造者便是后梁太祖朱温(朱晃)本人。

这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暴君。为了发泄私愤、巩固皇位,他大肆屠杀朝廷要员、名门望族,仅一个晚上就杀死原宰相裴枢及尚书、侍郎30多人,尸体都被投入黄河。

为了建立自己的淫威,他东征西讨,屡起战事。在追杀贺珍军时,将3000俘虏统统杀死;攻打郓州时,杀死10000多人。他以极其残酷的手段驱使兵士为他卖命,在士兵脸上刺字,以防逃亡,检阅部队时,发现哪个队的马瘦,便将校尉腰斩。

朱温不仅噬杀,而且荒淫无耻。他巡视河南时,将河南尹魏王张全义的儿媳、女儿全部奸污,张全义的儿子们不忍受辱,要杀昏君,被张全义劝住。朱温还与自己的儿媳淫乱,“诸子虽在外,常征其妇入侍,帝往往乱之”。朱温的次子朱友文之妇王氏,颇有姿色,朱温非常宠爱,三子朱友之妇张氏也被朱温霸占。儿媳们之所以顺从朱温的乱伦,一是因为畏惧朱温的淫威,二是希图得到朱温的恩赐,使她们的丈夫继临帝位。王氏在应召“入侍”期间就曾提出过以朱友文为太子的问题,朱温虽未当面应诺,但“意常属之”。朱友得知,心中愤愤不平,加之朱友曾因过错受过朱温的责打,更加不平。不久,朱温病重,他密令王氏速召在洛阳的朱友文,打算与之诀别,并嘱托身后之事。这消息被也在宫中“入侍”的张氏知道了,马上告诉朱友说:“陛下要把传国宝交给王氏送往东都洛阳,我们死期将近了!”朱友闻听大吃一惊,十分伤感。他身边的人对他说:“何不想想别的办法,这正是个好机会!”朱友有些动心,但仍迟疑不决。(www.nxxnyqc.cn)朱友最后决定杀死他的父亲是在朱温宣布了调任他为莱州刺史的命令之后。按照惯例,贬斥降职者多被赐死,所以,这个命令对朱友来说如同五雷轰顶,使他不胜惊骇。他想,与其被贬身死,莫如杀进宫中。父皇荒淫乱伦,行同禽兽,已不堪为父,就怪不得当儿子的了。他这样想着,一个弑父篡位的阴谋在胸中成熟了。

乾化二年六月戊寅(912年7月18日),朱友换上服装,悄悄进入左龙虎军去密见统军韩勃,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左龙虎军是皇宫禁军,韩勃久在军中,亲眼看到过一些功臣宿将因小小的过错便被杀害,一直十分惧怕,担心自己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听朱友这样一说,正合自己的心意。他们马上商定好行动计划,选派出数百精兵跟随朱友混入侍卫亲军,在夜深人静时进入宫中。到了朱温的寝殿,侍疾者都四散奔逃,朱温惊问:“是谁造反?”朱友说:“自己人。”朱温大骂道:“我早就怀疑你造反,只恨没及早把你杀死,你大逆不道,天理不容!”朱友却说:“老贼罪当碎尸万段!”朱友的话音刚落,手下冯廷谔将利刃刺进了朱温的肚子,顿时鲜血四溅,朱友用一条破毡子将朱温的尸体裹起来,埋在了大殿的角落里。

朱友杀死父亲朱温后,秘不发丧,拿出府库财物,赏赐群臣和诸军,用以收买和稳定人心。与此同时,他派出心腹前往东都,将他二哥朱友文杀死。然后伪造诏书说:“朕艰难创业,逾三十年。托于人上,忽焉六载,中外戮力,期于小康。岂意友文阴蓄异图,将行大逆。昨二日夜,甲士突人宫内,赖友忠孝,领兵剿戮,保全朕躬。然而疾恙震惊,弥所危殆。友克平凶逆,厥功靡伦,宜委权主军国。”在这份伪造的诏书中,真相被掩盖了,是非被颠倒了,杀死皇帝的凶手成了领兵诛逆的忠臣孝子,而远在东都根本不知此事的朱友文却成了“阴蓄异图、将行大逆”的贼子。不仅如此,真正凶手还因“克平凶逆”,被委权主持军国大事。

这种嫁祸于人的伎俩尽管不难被识破,但朱友已掌握了禁军,控制了局势,杀死了朱友文,所以识时务的大臣们自然知道应该何去何从。待朱友将这一切处置完毕,才将朱温发丧,自己继承君位。

朱友是个短命皇帝,他在位只有八个月便被他弟弟朱友贞杀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