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煦野心不死被烧死

时间:2019-04-2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5 次

朱高煦野心不死被烧死

10.朱高煦野心不死被烧死

明成祖朱棣有三个儿子,他的二儿子朱高煦为人狡诈凶悍,善于骑射,一向以雄武自负。在靖难之役中,随成祖征战,立过战功。他原以为自己功高,会被确定为皇位继承人。没想到朱棣夺得天下后,却立长子朱高炽为太子,封他为汉王,而且封国远在云南。朱高煦因此怏怏不乐,埋怨说:“我何罪,斥我万里。”赖在南京,不肯就藩,并要求为自己增加两护卫的军队。他常常以秦王李世民自比自夸说:“我英武,岂不类秦王世民乎?”又曾经写过这样的诗,有“申生徒守死,王祥枉受冻”之语。以隐喻太子朱高炽在靖难之役中作为留守无战功,而自己有赫赫战功却没得到回报,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有一次,明成祖命令太子朱高炽、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皇太孙朱瞻基一起拜谒朱元璋的陵墓。太子身体肥胖,而脚上有点毛病,两个太监在两边扶着,走起来还老是失足。朱高煦在后面讥笑说:“前人失跌,后人知警。”话音未落,朱瞻基应声回答说:“更有后人知警也。”高煦回顾色变,没想到他的这个小侄子这么厉害。

朱高炽性格柔弱忠厚,笃好经史。而朱高煦不学无术,但英武有些类似明成祖,颇得成祖喜爱,每次出征,都令他追随左右。成祖对诸大臣曾流露过对太子的不满意,而大臣们多数人认为朱高炽是守成令主。朱棣也就不再提及更换皇储的事。有一次,明成祖和皇后来到太子居住的东宫,太子妃张氏亲自下厨,并亲自端上饭桌,神情恭谨,成祖大喜,说:“新妇贤,他日吾家事多赖也。”从此以后,明成祖完全没有更换太子的念头。

后来,高煦改封在青州(今山东益都),但他还是不想走,以愿常侍在成祖左右为借口,要求继续留在南京。成祖非常生气地说:“既受藩,岂可常在京城。从前封你去云南,你嫌远不去。封你去青州,你又托故不去。如果是诚心留侍,去年在此,为什么故意要回南方?当时朕打算留下你的长子,也没能做到。留京侍奉的话,绝不是你的真心话。青州之命,更不可辞。”朱高煦无奈,只好满怀怨气去了青州。(www.nxxnyqc.cn)到青州后,他暗中招募壮士,私募军士三千人,不隶籍于兵部。更可恶的是残害人民,他纵容士兵在京城内外劫掠,肢解无辜百姓投入江中。兵马指挥徐野驴擒治其爪牙,被朱高煦用手铁瓜捶死。成祖得知他的这些不法行为后,询问杨士奇,杨士奇回答说:“汉王始封国云南,不肯行。改封青州,又坚决不走。今知朝廷将迁都北京,就想留守南京。汉王的这一打算已是路人皆知,希望陛下早善处置,使有定所,用全父子之恩,以贻永世之利。”成祖默然无语。

考虑了几天后,成祖将朱高煦召到南京当面诘责他,并除去他的王冠,关押在西华门内。经朱高炽为他再三求情,才又放了出来。成祖厉声对朱高炽讲:“吾为尔计大事,不得不割爱。你替他说情,欲养虎自贻患耶!今削去他的两护卫、改封在乐安州(今山东广饶)。乐安离北京很近,即闻变,朝发夕就擒矣。”朱高煦到乐安后,更为不满,异谋益炽。朱高炽多次写信劝诫他,他丝毫不听。

成祖死的时候,朱高煦就蠢蠢欲动,但一直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十个月后,朱高炽死,朱瞻基从南京奔丧,高煦阴谋在路上伏兵截击,因事出仓促,未能得逞。朱瞻基继位后(明宣宗),待他非常宽厚,有求必应,但他处心积虑,总想发动叛乱,像他父亲那样以武力夺取皇位,终于在宣德元年(1426年)八月起事。

朱高煦效法他的父亲起兵的样子,指宣宗父子改变祖宗旧制,称户部尚书夏原吉等人为奸臣,声称自己举兵是靖难。他约山东都指挥靳荣等反济南为援,并派人暗中到北京联络英国公张辅为内应。张辅逮捕来人,告发了汉王的阴谋。

面对高煦的叛乱,该如何平定呢?有人主张派阳武侯薛禄前去征讨,杨荣极力反对说:“难道没见过李景隆的教训吗?”他建议宣宗亲征,说:“朱高煦认为陛下新立,一定不会新征。如今出其不意,以天威临之,事无不济。宣宗征求夏原吉的意见,夏原吉同意杨荣的意见,说:“往事可鉴不可失也。臣见煦命将而色变,退语臣等而泣,知其无能为也。且兵贵神速,宜卷甲韬戈以往,一鼓而平之,所谓先声有夺人之心也。若命将出征,恐不济,杨荣言是。”于是,宣宗下定决心,率大营五军将士,亲征高煦。

进军路上,宣宗问从征诸臣说:“众卿试为分析,高煦的动向将会如何呢?”有人说:“乐安城小,他必先取济南为巢窟。”有人讲:“他以前不肯离开南京,今必引兵南下。”宣宗说:“不然。济南虽近,不易攻击;闻大军至,亦不暇攻。他的护卫将士的家都在乐安,不肯离开故土去南京。高煦此人外多狡诈,内实怯懦,临事狐疑,辗转不断。今取反者,轻朕年少新立,众心未附。又谓朕不能亲征,即遣将来,得以甘言厚利诱饵幸成事。今闻朕行,已胆落,敢出战乎!至即擒矣。”宣宗的分析果然不差,高煦听说宣宗亲征,气先泄了一半,束手无策。及至宣宗大军包围了乐安,城中人心已瓦解,高煦手下将士密谋逮捕高煦献城。高煦走投无路,被迫白衣出城,向宣宗请罪。宣宗命逮捕高煦父子并倡谋诸人,班师回朝,叛乱平定。

朱高煦被抓到北京后,废为庶人,和他的妻子儿女一起囚禁在西安门内的逍遥城,其饮食衣服的供给,仍照王爷待遇。一天,宣宗前去看他,他趁宣宗不注意,一伸脚将宣宗绊了个跟头。宣宗大怒,立即命力士抬来一个大铜缸,将高煦罩在里面。这个铜缸重达三百斤,但朱高煦十分有力,竟然顶缸而起。宣宗又命在铜缸上堆积如山的木炭,点火燃烧,结果火炽铜溶,朱高煦被活活烧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