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观音:才华出众,忠言直谏_历代后妃智谋故事

时间:2019-04-30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5 次

萧观音:才华出众,忠言直谏_历代后妃智谋故事

5.萧观音:才华出众,忠言直谏

萧观音(1040~1075),辽道宗耶律洪基皇后。小字观音,父名萧惠曾官任北府宰相。1055年被册为皇后,谥号“宣懿皇后”。出身名门而不娇,恣色出众而不妖,受帝专宠而不骄,文采过人而不傲。她品行端庄,从无奢求;不过问政事,却又对道宗洪基关怀备至,常热忱苦谏,从而渐遭冷落。太子溶年少有为,总揽朝政,奸佞权臣深感威胁,于是先从其母观音下手,酿成一大冤案,终致萧观音被赐自尽。

(1)忠言直谏才女失宠

萧观音的父亲是辽兴宗的生母钦哀皇后萧耨斤之弟、曾官任北府宰相、爵封魏王的萧惠。萧惠虽在任职期间屡战屡败,但由于他宽厚俭朴,又没与耨斤等结党弄权,所以兴宗亲自做主把他的女儿聘为自己的儿子、时任燕赵国王的耶律洪基之妃。清宁元年(1055)八月,洪基即位,是为道宗,十二月,册立萧观音为皇后,尊号“懿德”。

萧观音不仅聪明绝顶,姿色动人,而且才华出众。她饱览史籍,熟知掌故,还精通音律,能自制歌词,写得一手好诗,她在文学艺术上的素养在辽朝历代9帝的诸后中是首屈一指的。洪基也经常吟诗作赋,可谓趣味相投。有一次,萧观音随洪基前往秋山打猎,到了杀虎林,洪基命她即兴作诗,她似不假思索,信手拈来地吟道:“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那教猛虎不投降!”洪基大喜过望,深深被诗的磅礴气势、生动形象所陶醉,立即命人记录下来,去向群臣炫耀。第二天,洪基围猎,果真一箭将只老虎射死,高兴地对群臣说:“力能伏虎,这才不愧皇后之诗。”洪基每有诗作也总令萧观音属和,夫妇俩一唱一和,其乐融融,由此足以看出洪基对萧观音的爱恋。清宁四年(1058),萧观音为洪基生下了长子耶律后,洪基更对她有专房之宠。后来,萧观音又接连生了撒葛只、纪里、特里三个公主。(www.guayunfan.com)萧观音端重俭朴,厌弃侈靡,且仗义执言,不留情面。生耶律时,皇太叔耶律重元的妻子入宫祝贺,她打扮得珠光宝气,花枝招展,妖冶俗艳,令人作呕。萧观音劝诫说:“你是皇太叔的夫人,怎能妆扮得如青楼中人一般?”重元的妻子恼羞成怒,迫不及待地回到家中,指着重元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也算是圣宗的儿子,竟然让人这般污辱我!你若有点志气,就替我出这口恶气!”从此重元便加紧了谋反步伐,终在叛乱中丧身。

洪基骄奢淫逸,沉湎游猎,所骑骏马名曰“飞电”,驰骋起来,风驰电掣,瞬息百里,洪基就经常跨着“飞电”,撒开缰绳,任其奔腾,时不时只身闯到深山幽谷之中,害得扈从卫士战战兢兢,漫山遍野寻找。萧观音平生敬慕唐太宗爱妃徐惠的为人,也像徐惠那样经常向洪基进谏。遂上疏谏道:“妾闻穆王远游,周朝的德政因此衰败;太康佚豫,夏朝之社稷几乎倾覆。此皆沉湎畋猎之教训,帝王施政之龟镜。妾见陛下临幸秋山,不带随从,只以单骑驰逐,深入幽远不测之地。虽然陛下威武至极,自有神灵保驾,但万一遇上东方朔所说的那种猛兽怪物,只怕要遭受简子被沟中野猪咬坏车驾的伤害。为妾虽不才,却不能不为社稷担忧。望陛下能遵崇老子关于驰骋的告诫,采用汉文帝吉行的做法,不把为妾的话当成牝鸡司晨的赘言。”洪基并没有从皇太叔耶律重元谋反事中接受教训,仍一味宠信奸佞,听信谗言,骄奢淫逸,昏聩腐恶,因此,朝纲不振。萧观音也多次提出过忠告,怎奈洪基是个性格乖戾、刚愎自用、喜谀恶直的人,怎能容忍逆耳忠言。萧观音的这些劝谏他不仅丝毫不予采纳,天长日久,恶感愈深,后来洪基虽对其子耶律还能比较钟爱,对萧观音则渐渐疏远了。

应当说,道宗耶律洪基不仅是疏远萧观音,简直就是冷落。而这并不是因为观音的面容不够妩媚,或者心性不够柔情,恰恰相反,她不仅妩媚柔情,还诗词歌赋,文若其人。她的失宠,只是因为过于耿直。而这又是发自内心的对道宗耶律洪基的疼爱,对他所主宰的辽朝江山社稷的责任感。这样一来,无疑使萧观音十分痛苦。她独卧牙床,孤寂难耐,满腹苦水,无处倾吐,便仿效唐玄宗时杨贵妃与梅妃江采苹争宠,江采苹失宠后把自己的住所称作“回心院”,希冀玄宗回心转意的典故,以《回心院》为题,写了10首缠绵悱恻、柔肠寸断,倾诉失宠后的凄凉之苦、抒发对重新得到爱恋的渴求之情的歌词: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拂象床,待君王。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为是秋来转辗多,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待君寝。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袂;铺翠被,待君睡。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解却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装绣帐,待君贶。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叠锦茵,待君临。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偏是君来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剔银灯,待君行。

熏炉,能将孤闷苏;若道妾身多秽贱,自霪御香香彻肤;熏炉,待君娱。

张鸣筝,恰恰语娇莺;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待君听。

(2)奸臣铸冤红颜殒命

萧观音为耶律洪基所生之子耶律小名耶鲁斡,自幼聪明好学,知书达理。洪基曾向萧观音称赞说:“儿子如此聪慧,岂不是上天赐予的吗?”耶律小小年纪就显示出了文武才干,7岁时,他随洪基在中京打猎,连发3箭,箭箭皆中,洪基喜不胜收,拍着他的肩膀对左右大臣说:“朕的祖宗都是骑射绝人,威震天下,此儿虽幼,却不堕祖宗尚武之风。”后来耶律又遇见了10只鹿,弓弦响处,有9只应声而倒,洪基更是大喜过望,特地设宴庆祝。耶律6岁封梁王,8岁立为皇太子,洪基还命群臣每逢正旦、端午、冬至等节日都得向他进表称贺。大康元年(1075)六月,洪基命皇太子耶律兼领北南枢密院事,总揽朝政。其时,耶律才17岁,他任人惟贤、从善如流,洪基依他的推荐,封颇有才能的定武军节度使赵徽为南府宰相。臣民们从耶律身上看到了辽朝重振的希望,但大奸臣耶律乙辛却深感受到了严重威胁。

耶律乙辛字胡睹衮,专权误国达十几年之久,是辽朝的头号奸臣。他既非皇亲国戚,亦无治世之才,全靠钻营谄谀得到了洪基的极度宠信,官拜北院枢密使,爵封魏王,洪基把军政大权全部托给了他,甚至允诺他处理四方军旅事,可以先斩后奏,使得乙辛的威权实际上超过了身为皇帝的洪基,当时有句口头禅:“宁可违犯皇上的敕旨,也不敢不遵行魏王的白帖子。”乙辛于是作威作福,恣意妄为,提携媚骨,迫害忠良。有一次,洪基对参知政事刘诜说:“卿要敢作敢为,不要害怕宰相。”刘诜回答:“臣连耶律乙辛都不怕,岂能怕宰相!”乙辛怀恨在心,稍加诋毁,就把刘诜贬了官。洪基对耶律乙辛言必听计必从,好其所好,恶其所恶,敬若神明,不要说区区一个刘诜,就连自己的至亲骨肉在遭到乙辛诬陷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倒向乙辛。乙辛担心耶律妨碍自己专权,为了搞倒耶律,便利用洪基与萧观音的感情裂痕,阴谋首先除掉萧观音。萧观音好音乐,尤善弹琵琶,孤寂之时,便经常与伶官赵惟一等人演奏,以排遣满腔抑郁之情。特别是前文提及的10首《回心院》词,只有赵惟一能弹唱得令她满意,不料就此埋下祸根。

世间的事,往往是巧合,即所谓无巧不成书。原来,还在道宗洪基与皇后观音谐如琴瑟时,萧观音有个婢女,本是耶律重元的家奴,名叫单登,也会弹筝、琵琶,但比赵惟一差得很远,她对赵惟一妒忌得要命。洪基曾召单登弹筝,萧观音进谏说:“此人是叛臣家的婢女,岂知她不会怀有豫让之心?不能让这种人亲近御前!”(豫让原是战国时智伯家的门客,赵襄子灭了智伯,豫让毁容变哑,谋刺赵襄子为智伯报仇,被执自尽。)后又把单登赶出宫去,单登对萧观音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她有个妹妹是教坊艺人朱顶鹤之妻,朱顶鹤又是耶律乙辛网罗的走狗,此时,乙辛正苦于要灭掉萧观音而无从下手,于是指使单登与朱顶鹤诬告萧观音与赵惟一私通,又模仿萧观音感怀西汉赵飞燕的情调,伪造了一首《怀古》诗,巧妙地隐括进“赵惟一”三个字,伪造为萧观音写给赵惟一的情诗,作为他们确曾通奸的罪证。诗曰:“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洪基见人证物证俱在,勃然大怒,命耶律乙辛和北府宰相张孝杰审理此案。乙辛对赵惟一施加种种酷刑,使其屈打成招。枢密副使萧惟信闻知,急忙找到乙辛说:“皇后贤明端重,养育储君,她是天下人之母!怎可凭叛家仇婢的话就把她治罪呢?”乙辛不予理睬,把供词呈给洪基。洪基起先还将信将疑,犹豫不决,命张孝杰再审,张孝杰亦为耶律乙辛死党,早已对乙辛此举心领神会,于是又捏造了许多细节,洪基便深信不疑,大发雷霆,当天下令将赵惟一灭族,勒令萧观音自尽。耶律与3个妹妹失魂落魄,披头散发,痛哭流涕地乞求代母受死,洪基不许。萧观音悲愤交加,含泪写下了一首绝命词:

嗟薄兮多幸,羌作俪兮皇家;承昊穹兮下覆,近日月兮分华。

托后钩兮凝位,忽前星兮启曜;虽衅累兮黄床,庶无罪兮宗庙。

欲贯鱼兮上进,垂阳德兮天飞;岂祸生兮无朕,蒙秽恶兮宫闱。

将剖心兮自陈,冀回顾兮白日。宁庶女兮多惭,遏飞霜兮下击。

顾子女兮哀顿,对左右兮摧伤;共西曜兮将坠,忽吾吾兮椒房。

呼天地兮惨悴,恨古今兮安极;知吾生兮必死,又焉爱兮旦夕。

萧观音吟罢,自缢而死,尸体送还娘家安葬。耶律痛不欲生,在地上打着滚哭喊:“杀我母者,耶律乙辛也!”旁观者均被所动。

当初,佞臣耶律乙辛的矛头所向就是太子耶律,只是先从其母开刀而已。如今萧观音冤死,太子悲愤至极,自然更加危及乙辛,于是他变本加厉,诬告耶律结党,密谋废帝立己。在一连串的奸计蛊惑下,道宗洪基竟然置骨肉之情于不顾,任凭乙辛摆布,终于将自己的独生子耶律囚于上京,直至含恨惨死。洪基听信谗言,不仅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还将辽的江山社稷,置于危若累卵的境地之中。可悲的是,他的家庭和辽朝在乱臣的阴谋策划下遭此大劫,自己却仍自以为是,自始至终毫未洞察,更不用说悔恨、除奸了。作为一国之君,昏聩一至于此,可见大辽的气数将尽。仅涉及耶律一案,太子宫役使之人全部诛死,牵连被杀者不计其数。当时正值盛夏,尸体多得来不及掩埋,到处都散发着熏天臭气。寿昌七年(1101),洪基病死,因无子,遗命长孙耶律延禧即耶律之子继位。延禧追封萧观音为宣懿皇后,与洪基合葬庆陵。追尊耶律为顺圣皇帝,庙号顺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