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有别_历代后妃智谋故事

时间:2019-04-30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0 次

妃有别_历代后妃智谋故事

4.等级森严,后、妃有别

封建社会的贵族男子虽然可以拥有众多的妻妾,但真正的嫡妻只能是一个。原配嫡妻在家庭中占有突出的地位,而侍妾只是妻的补充,无论娶多少,都处于从属地位。同样,封建帝王虽然后宫姬妾如云,佳丽三千。但在通常情况下,皇帝嫡妻即皇后只能有一个,嫔妃地位再高,也只是皇帝的妾,从等级上说,是无法同皇后相比的。

早在殷商王朝,后妃在身份地位上就存在着嫡庶尊卑的差别。殷商虽没有规定王位由嫡长子继承,但一般皆以王子母亲地位的高低来确定其是否有王位继承权。《史记·殷本纪》记载:帝乙长子启,因“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少子辛就因其母是王后而获得王位。

在后宫中,皇后与嫔妃之间既是妻妾关系,又是君臣关系,在等级和礼仪上有着严格的区别,不可逾越。妃嫔见皇后必须行臣妾之礼,在中宫朝会时则行君臣之礼。宫闱内,妃嫔有各自的品位,皇后则“位同至尊”,地位仅次于皇帝,而凌驾于其他嫔妃之上。后妃之间的膳食、车舆、仪仗、冠服、头饰、遇喜(即生育),以及丧葬诸方面均享有不同的待遇,处处显示出尊卑贵贱,等级高低。

皇后既有统辖六宫之责,则众妃嫔必须维护皇后的尊严。倘若妃嫔僭越于皇后,即被视为非法,为封建礼法所不容。汉代后、妃间的礼仪等级制度,因史料阙略,其详已不可考。正史的诸志虽无明确记载,但仍可从有关的人物传中窥见一、二。如《史记·袁盎传》载:(汉文帝)幸上林,皇后、慎夫人从。其在禁中,常用席坐。及坐,郎署长布席;袁盎引却慎夫人坐。慎夫人怒,不肯坐。上亦怒,起,入禁中。盎因前说曰:“臣闻尊卑有序上下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妾主岂可同坐哉!适所以失尊卑矣。且陛下幸之,即厚赐之。陛下所以为慎夫人,适所以祸之。陛下独不见‘人彘乎’?”于是上乃说,乃语慎夫人,慎夫人赐盎金五十斤。(www.nxxnyqc.cn)宋代后宫制度日臻完备,后妃嫡庶等级更为严格,尤其是皇后的政治地位又有进一步提高。宋哲宗孟皇后禀性娴雅,但她却为刘婕妤恃宠任性,不守宫规,欲与皇后分庭抗礼,结果为宫规所不容,受到应有的惩罚。又如仁宗张妃,自恃得宠,打算借曹皇后的华盖出游,曹皇后答应把华盖借给她,毫无愠色。张妃很高兴,回来告诉仁宗。仁宗说:“国家文物仪章,上下有秩,汝张之而出,外廷不汝置?”张妃听了尽管“不怿”,然慑于僭上的罪名,只得作罢(《宋史》卷242,《仁宗曹皇后传》)。

清代皇后地位更高。皇帝、皇后如驾临妃嫔所居之宫,妃嫔迎接帝、后的礼仪是没有任何区别的:“皇帝驾临内宫,本宫居住之内廷等位咸迎于本宫门外,立。俟驾至随行进宫。驾回,仍送于本宫门外。若皇后驾临,各宫迎送之仪亦如之。”(《国朝宫史》卷8,《宫规》)

在等级森严的后宫中,后妃们必须按照各自的身份和地位,居住于不同等级的宫室,不可逾越。否则就是违制越礼,为封建法纪所不容。明朝光宗皇帝身边有个李选侍,颇得光宗恩宠。李选侍恃宠骄横,野心勃勃,一心想谋取皇后的宝座。但由于朝臣的反对,其目的未能得逞。光宗死后,李选侍仍然住在乾清宫里,赖着不走。她企图借皇长子朱由校年幼(仅十六岁)之便,窃取朝廷大权,垂帘听政。按照后宫制度规定,只有皇帝和皇后才配居住乾清宫。李选侍地位甚低,住进乾清宫是倚仗光宗的宠幸。光宗死后,她必须搬出。为了使皇长子在即帝位时能住进乾清宫,也为了打破李选侍干政的美梦,一些朝廷大臣在光宗死后的第二天就疏请李选侍移宫。在诸大臣的弹劾下,在封建礼制的巨大压力下,李选侍无计可施,只得屈服,遂搬出乾清宫,移居仁寿殿。这就是明朝历史上有名的“移宫案”。由此可见,后妃的居处也充分反映了她们之间的等级和地位的差别,体现了封建王朝后宫制度的森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