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之臣在潜伏_懿统三国

时间:2019-05-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2 次

鹰扬之臣在潜伏_懿统三国

瞒天下人易,瞒自家人难。司马懿最初为躲避征辟而装病在家,瞒得了曹操,但是没有瞒过家里的婢女,张春华毅然出手,亲自杀了婢女,司马懿才得以继续伪装。后来张春华遣散家里的婢女,亲自充当司马懿的使唤丫头,她这样做就是怕再杀人挺麻烦的。

“无论多麻烦,也得把她杀掉!”现在,司马师对母亲说。

“她”就是司马师的妻子夏侯徽。夏侯徽是曹操连襟夏侯渊的孙女,其母是曹真的妹妹德阳公主,其父夏侯尚与曹丕是密友,颇受重用,可惜在曹丕死的那年也跟着死了。夏侯徽是纯正的曹家人,当初司马家娶了这么一个儿媳妇,肯定觉得倍儿有面子。而且,夏侯徽是个很有头脑的女子,每当司马师有什么想法,她总能从旁策划协助。夏侯徽还是吃了太聪明的亏,她悄悄观察很久,看出司马家已生异心。她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恐惧,一边是娘家,一边是夫家,何去何从,她无所适从。司马师本来就忌惮她,当发现她已经察觉阴谋之后,就复制了母亲对待那个无辜婢女的方法:杀。一杯鸩酒相赠,夏侯徽香消玉殒,司马家除掉榻侧隐患。

不仅仅是司马家的人,一些头脑清楚而忠于魏室的大臣也察觉了司马懿的不臣之心。可是,司马懿有无异心,毕竟只是分析,因此这些大臣在曹叡面前只能旁敲侧击地提醒。(www.nxxnyqc.cn)在修建凌霄阙的时候,喜鹊赶来助兴,在阙上安巢。每每施工热火朝天时,喜鹊叫喳喳助兴,好不喜庆。曹叡听说了这事儿,好不得意,就向高堂隆显摆:“你说这是一个怎么样的预兆呢?”曹叡当然是想听到国泰民安、四海宾服这样的吉祥祝福。高堂隆是来自孔子故里的儒学大师,这样的祝福语从他口里说出来,是格外让人享受的。可是,高堂隆先是背了《诗经》中的《鹊巢》一诗,最后又吟诵一遍其中“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两句,提醒皇帝格外注意,大煞风景地说这是上天示警,不等宫室建完,就会有外姓人鸠占鹊巢,篡夺皇权。

呸!呸!呸!

曹叡觉得晦气透了,没理高堂隆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

两年后,高堂隆病危,临终前为曹叡呈送最后一道奏表,说要防备萧墙之内的鹰扬之臣篡夺皇权,应该选拔曹氏诸亲王掌兵,以对抗外姓,翼护皇室。反正是要死的人了,高堂隆不怕得罪人,他说鹰扬之臣,差点儿就明说是司马懿了。

言者凿凿,可是,曹叡听之藐藐。也许,高堂隆所说的让曹氏诸亲王掌兵,让曹叡厌恶,而对他的整个临终之言产生了排斥心理。

因为,曹丕当年在与曹植的争夺王位大战中留下了心理阴影,即位后,灭绝亲情地对诸亲王进行打压,非但限定封国的兵力,而且规定亲王非受诏不得离开封国,不得朝见。曹叡即位后,继续袭用父亲对待亲王的打压政策。曹植多次上书,请求为国效力,但是都被皇帝侄子无情拒绝。曹叡只是在最后一个儿子曹殷出生后,为了庆贺,在大赦天下的同时,施恩下诏让诸位亲王、公侯进京朝见,但是只能带一个嫡妻生的儿子前来。而这时二十八岁的他已经十二年没有与叔叔伯伯们见过面了。

能领兵的元勋宿将先后辞世,诸侯亲王不得领兵上阵,只剩下司马懿一人坐大独强。依靠人才济济的优势而取得天下的曹魏,早已人才不继。精明的曹叡早早地开始应对这一问题,在曹休死的当年,曹叡就下诏公卿和宫廷侍臣每人举荐良将一名,曹真病危期间,曹叡又下诏公卿举荐人才。可是,一直没能找到能够代替司马懿的人。

司马懿是那种五百年才出一个的人,恰好被倒霉的曹叡遇上了。

即使是出于帝王的本能,曹叡也该猜忌这位手握重兵的方镇的。可是,司马懿有一招足以忽悠得了曹叡。

这就是司马懿一生最擅长使用最受益的一招——伪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