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有王道_鬼谷子的故事

时间:2019-05-04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0 次

西河有王道_鬼谷子的故事

西河原是秦人之地,魏国征战了好多次才拿下这块七百里的地方。拿下之后,魏文侯在这里设置西河郡,并在这里驻军,修建长城,开垦土地,几年间就把这里治理得井井有条,成为一块富庶之地。不仅如此,为了收买人心,使西河的秦人归附,魏文侯还把当时的名士大儒请到西河坐镇,例如孔子的弟子子夏、子夏的弟子公羊高、谷梁赤、段干木以及子贡的弟子田子方等人。于是在此地逐渐形成儒学史上一个十分有特色的流派——西河流派。西河一下子成为文化中心,各国士子纷纷来到这里讲道学习。

当时西河的重镇是阴晋,这座城市不仅繁华,还是从西河进入中原的交通要道。魏文侯把请来的大儒名士安置在这里,更增加了这座城市的吸引力。

这些大儒的首要代表,当属孔门十哲之一的子夏。当魏文侯把子夏请到西河的时候,他已是百岁老人了,又因为老年丧子哭瞎了眼睛。因此,王诩到达西河时,子夏已去世多年。

在西河的学习让王诩大开眼界,当时的几位老师中,王诩最喜欢的是田子方。田子方是子贡的弟子,子贡也是孔门十哲之一,而且是孔子开设的德行、政事、言语、文学四门课程中言语一科的优秀学生。不仅如此,子贡在政事上毫不逊色于政事科的优秀学生冉有、子路。而且子贡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商人,随孔子周游列国时,路上的很大一部分花费就是由子贡提供的。王诩说:“我非常想听子贡的事迹,老师给我讲一讲吧。”(www.nxxnyqc.cn)田子方微微一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听,那我就讲一讲吧。

“我的老师比孔子小三十岁。因为孔子长得不怎么好看,所以他刚见到孔子时,并不觉得他有多么厉害,甚至在私下里说自己已经超过孔子;但过了一年后,老师觉得孔子和自己差不多;等到第三年的时候,老师就不再夸耀自己了,他认为孔子是圣人,并开始认真地学习。

“老师非常佩服孔子,十分注重维护他的名誉。曾有人毁谤孔子,老师就说:‘不要毁谤孔子。一般的贤人,只不过是可以越过的丘陵罢了。而孔子乃天上日月,是不可超越的。就算你死在日月面前,那对于日月的东升西落又有什么伤害呢?可见你这人是多么不自量力啊!’

“我觉得子贡老师做的最厉害的一件事是那年一趟出行就搅动天下的壮举。那时候孔子和门人停留在母国鲁国。当时齐国权臣田常想要发动叛乱,却害怕高、国、鲍、晏四族的势力,于是就想抽调他们的军队去攻打鲁国,然后趁他们防守空虚一举歼灭他们。孔子听说这件事,就对门下弟子说:‘鲁国是祖宗之祀所在的地方,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国家。如今祖国有难,我们应该挺身而出保卫祖国。’弟子中最勇敢最有侠义之气的子路首先跳出来,请求前去救鲁,孔子只看了他一眼,没让他去。子张和子石随后站了出来,孔子摇了摇头。这时候老师子贡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镇定地说道:‘老师,我愿前往。’孔子笑了,点了点头。”

“为什么让子贡老师去呢?”王诩歪着头问道。

“哎,你听我说嘛。”田子方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子贡老师收拾好东西,就出发了。他先来到齐国,求见叛乱头子田常,对他说:‘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比在这种情况下攻打鲁国更错误的事情了。鲁国是个难以攻打的国家,它的城墙矮小单薄,它的护城河狭窄水浅,它的国君愚昧不仁,它的臣子虚伪不中用,它的士兵百姓厌恶战争,难道还有比这更难以攻打的国家吗?您不如去进攻吴国。吴国的城墙高大结实,护城河宽阔水深,士卒百姓士气高昂,铠甲坚不可摧,臣子满腹韬略,这样的国家才是最容易攻打的。

“田常非常愤怒,生气地说:‘为什么别人认为是艰难的,你却认为很容易呢?为什么别人觉得很容易的,你却觉得艰难?用这些话来指教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老师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听说,如果国内有忧患的,应该去攻打强大的国家;国外有患难的,就应该去攻打弱小的国家。如今,您的忧患不是在国外,而是在国内啊。我听说齐侯多次想封赏您,却一直都不成,这是因为朝中有人反对您啊。现在,您准备攻打鲁国来扩大齐国的地盘,若是真的打胜了,那您的国君就会更加骄纵;占领了鲁国土地,朝中的大臣就会更尊贵。而您的功劳都被夺走,您还剩下什么呢?一旦这样,您和齐侯的关系就会一天天地疏远。如果国君骄纵,就会无所顾忌;大臣骄纵,就要争权夺利。对上,您与国君感情上产生裂痕;对下,您和大臣们相互争夺。这样的话,那您在齐国的处境就危险了。而且,打胜鲁国是很容易的,就算您在国内打败了那四族,他们在外征战的人反扑回来,您觉得能战胜他们么?所以说,您不如去攻打吴国,吴国城高水深,兵强马壮,和他们作战一定会有巨大的损耗。这样其他四族与朝廷的力量便会大大削弱。在上没有强臣对抗,在下没有百姓的非难,那么孤立国君专制齐国,简直易如反掌了。’

“田常听了很高兴,说:‘好!先生一席话,使我茅塞顿开啊!话虽如此,但是我的军队已经奔向齐鲁边境了,如果现在下令撤军转而进兵吴国,大臣们一定怀疑我有阴谋,那该怎么办?’老师说:‘那您就把军队停在齐鲁边境,按兵不动。让我做您的使节出使吴国,让他们以援助鲁国的名义从南部出兵攻打齐国,然后您就出兵迎击他们。’田常采纳了老师的意见,就派他南下去见吴王。

“老师见到吴王,说道:‘我听说,实行王道的国家不会让自己的属国灭绝,实行霸道的国家不会让能与自己匹敌的国家出现。在千钧重的物体上,即使再加上微不足道的一铢一两的分量,也可能使其产生偏移。如今,拥有万辆战车的齐国一旦独自占有千辆战车的鲁国,那么它就能够和吴国争个高低,我私下替大王感到危险啊。因此,援救鲁国,也是援救吴国自己啊。况且援救最奉行周礼的鲁国,是非常能显扬名声的事情,诸侯都会同情您、尊重您;齐国攻打鲁国,是不道德的,诸侯都会唾弃他,并把他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因此,您攻打齐国援助鲁国,既能博得诸侯的认同,又能压制强敌,还能镇服强大的晋国,吴国称霸的事业,这一战就能完成一半了。这道理,聪明人是不会有疑虑的。’

“吴王被说得心花怒放,说:‘先生说得极对。可是我们和越国正处于敌对状态,越王退守在会稽山上,他施行仁政,体恤百姓,优待士兵。如果我调兵攻齐,他定会趁机偷袭。您等我灭掉越国后再照您说的做吧。’

“老师说:‘越国经历这么多次战争,他们现在的力量超不过鲁国;现在吴国的再强大,也超不过齐国。大王把齐国搁在一边,去攻打越国,那么,齐国也会平定鲁国了。如今,大王正可以借着‘使灭亡之国复存,使断绝之嗣得续’的名义来收服人心,而您却攻打弱小的越国,您觉得这是勇敢的表现么?我所知的吴国人绝不是畏强凌弱之辈。而且,这也会使天下人觉得您不仁不义,并且害怕齐国。一旦造成这样的局面,想要取得霸主的地位,就难上加难了。勇敢的人不会回避艰难,仁慈的人不会让别人陷入困境,聪明的人不会让好机会溜走,施行王道的人不会让一个诸侯国灭绝,天下霸主的地位就是凭借这些才取得的啊!现在正有这样的机会,如果您保存越国向各国诸侯显示您的仁德,援助弱小的鲁国攻打强大的齐国来显示您的勇敢,我觉得,不仅是那些小国,就算是以中原霸主自居的晋国,也不敢不来朝觐您。这么一来,你还愁霸业不成么?如果大王您实在顾忌越国,我请求去会见越王,让他派出军队追随您,这样越国就不会偷袭吴国了。’吴王很是高兴,就派老师到越国去游说。

“越王清扫道路,亲自到郊外迎接老师。他恭敬地问道:‘大夫怎么屈辱自己庄重的身份到我们这个偏远落后的国家呢?’老师回答说:‘之前我已劝说吴王援救鲁国攻打齐国,但他担心越国在背后偷袭他,对我说等我攻下越国才可以。看来他势必要拿下越国。我觉得,没有报复人的心志却让人怀疑,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啊;有报复人的心志却让对手知道,你觉得会安全吗?事情还没有发动却被别人提前知道,那失败是必然的了。这三种情况是做事的大忌。’

“勾践听罢,跪地叩头说:‘我不自量力,才和吴国交战。如今被困在会稽,我后悔不迭,日夜唇焦舌燥,却无计可施,只打算和吴王拼个鱼死网破。’

“老师摇了摇头,说:‘吴王这个人,残暴凶狠,大臣们难以忍受;国家连年发动战争,弄得国力空虚,士兵们已经无法忍耐。百姓因得不到休养生息,怨声载道。伍子胥是个忠直良臣,却因谏诤被杀死。他令小人太宰嚭执政当权,这个人只会阿谀奉承,只顾着顺应着国君的过失来保全自己的私利。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长久地存在呢?现在大王如果能假意出兵辅佐吴王,投合他的心志,用重金宝物来获取他的欢心,用谦卑的言辞满足他的虚荣心,他一定会攻打齐国。齐国也是一个大国,如果战败了,那么越国复国就指日可待。如果吴王胜利了,他一定会带兵进逼晋国。就让我北上去会见晋国国君,让他配合齐国攻打它,一定会削弱吴国的势力。等他们的精锐全部消耗在齐国,重兵又被晋国牵制住,大王便可趁它疲惫不堪时攻打他,这样一定能灭掉吴国。’越王非常高兴,答应按照计划行动。老师临走时,他拿出黄金百镒,宝剑一把,良矛二支,赠送给老师。老师坚辞不受。

“老师先回到吴国,对吴王说道:‘我郑重地把大王的话告诉了越王,越王非常惶恐,说:我很不走运,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又不自量力,触犯吴国而获罪,军队被打败,自身被困在会稽山上,国家成了荒凉的废墟。只能仰赖大王的恩赐,使我能够捧着祭品而祭祀祖宗,我至死也不敢忘怀,怎么另有其他的打算!’

“过了五天,越国派大夫文种朝见吴王。文种以头叩地,对吴王说:‘东海役使之臣勾践谨派使者文种,向大王致以最崇敬的问候。我主听说大王将要发动正义之师,讨伐残暴的齐国安抚周室,扶持弱小,请求出动越国境内全部军队三千人跟随大王。勾践请求亲自执坚披锐,甘愿在前面去冒箭石之险。还令卑臣进献祖先珍藏的铠甲、斧头、屈卢矛、步光剑等作为贺礼,聊表心意。’吴王听了非常高兴,把文种的话告诉老师,说:‘越王想亲自跟随我攻打齐国,可以吗?’老师回答说:‘不可以这么做。调动人家所有的人马,使人家的国内空虚,还要人家的国君跟着出征,这是不道义的。你可接受他的礼物,允许他派出军队,国君的随行就不用了。’吴王同意了,就辞谢越王的请求。于是吴王整顿兵马,调动了九个郡的兵力去攻打齐国。

“老师离开吴国前往晋国,对晋国国君说:‘我听说,不事先谋划好计策,就不能应付突然而来的变化;不事先治理好军队,就不能战胜敌人。现在齐国和吴国即将开战,如果那场战争吴国不能取得胜利,越国必定会在背后偷袭他;如果吴国取得了胜利,吴王一定会带他的军队逼近晋国。’晋君非常恐慌,说:‘那该怎么办呢?’老师笑了笑,说:‘整治好武器,休养好士卒,等着吴军的到来。’晋君依照他的话做了。

“这些部署完成后,老师就离开晋国回到鲁国。不多久,就传来消息说吴国和齐国在艾陵打了一仗,齐军大败,吴王俘虏了齐国七个将军以及无数士兵。打了胜仗之后,吴王并没有班师回国,而是带兵逼近晋国,和晋国人在黄池相遇。晋国人率先发起攻击,由于与齐国的战争损耗了吴军的大量精锐,吴军大败。越王听到吴军惨败的消息,就趁机渡江袭击吴国,一直打到距离离吴国都城只有七里的地方。吴王听到这个消息,赶忙和晋国人讲和,之后率军队回援。两国军队在五湖一带相遇,疲惫不堪的吴军毫无斗志,一败再败,最后连城门都守不住了。越军冲进吴国都城,包围了王宫,杀死了吴王夫差和他的国相。之后越王带领军队北上,与诸侯会盟。由于与吴国的战争,中原强国实力大损,无力抵抗越国,越国于是称霸。

“所以说啊,”田子方讲完,面露崇敬之情,“老师这一趟出使,使鲁国保全,使齐国衰落,使吴国灭亡,使晋国中兴,使越国称霸,天下形势一下子大变。我还没听说过有哪个人做到了老师的壮举。”

王诩听完,不由得升起佩服之情。他尤其佩服子贡的游说能力,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就能纵横天下。因此,他对游说纵横之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此外,王诩在西河还向公羊高、谷梁赤学习《春秋》,了解了各国的历史;还向辅佐过魏文侯的段干木学习从政之道;还学习了孙武、吴起等名将的兵法。这些都为他后来发展纵横之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