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莽篡汉的故事_王莽篡汉故事经过

时间:2017-01-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738 次

关于王莽篡汉的故事_王莽篡汉故事经过

西汉王朝从汉元帝时起就走上了下坡路,而到了汉成帝时,国家已是衰形毕露了。土地兼并日趋严重,赋税劳役繁多,造成大量农民逃亡或沦为奴隶。繁重的经济剥削,残苛的政治压迫,逼得广大农民不断起来进行反抗斗争。封建统治已呈动荡不安的局面。而在边疆地区,由于民族矛盾尖锐,更是兵连祸结。西汉统治者已丧失了汉武帝时代的武功,只得靠“和亲”妥协来换得暂时的安宁。

在统治集团内部,由于皇帝或因沉溺酒色或者年纪太小而不过问朝政,致使大权落在外戚手中。仅以汉成帝统治时期为例,在20多年的时间里,外戚王家就有10人封侯,5人相继出任大司马,如公卿、大夫、侍中、诸曹等要职也为王氏子弟占据,而各郡国的长官及藩王封地的相也都为王氏门中人。绝大多数的外戚只顾一家之私利,仗恃特殊的权力盘剥百姓,欺凌众官员,排斥智士贤人,把朝政搞得一团漆黑,使得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异常尖锐。

一些头脑清醒的官吏,主张改良,借以缓和社会诸矛盾,维系危机四伏的西汉王朝。比如汉哀帝时,大司马师丹就曾提出“限田”的主张,企图缓解土地兼并及奴婢过多的问题。规定贵族、高官占有土地不能超过30顷,占有奴婢依品级不同,最高不得超过100人,一般以30人为限。尽管这项改良措施对大贵族、大官僚多有优待,但仍遭到他们的反对,尤其丁、傅两家外戚,反对得更凶。因此,师丹的改良也就流产了。改良的失败,使更多的人失望。人心离散,使封建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在这种历史大背景之下,王莽凭着外戚辅政的特殊地位,推行一些改良措施,博得了百姓的好感;同时,他又以谦恭、勤政、节俭的面貌出现,骗得了儒生的赞誉。最后,王莽利用人心思乱,对改朝换代的希冀,有计划分步骤地篡夺了西汉王朝的最高权力。

可以说,王莽篡汉是有着历史必然性的。因此,评价王莽也像评价历史上诸多的篡位者一样,主要不以他是如何取得最高权力为依据,而以他是如何运用这最高权力及对社会历史所产生的作用为旨归的。

王莽(前45年—23年),字巨君,是汉元帝皇后王政君的娘家侄儿,是汉成帝的表弟。汉成帝继位后,大封舅舅们,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五人同日被封为侯爵。王莽的父亲王曼早死,没能赶上封侯,因此,王莽在家族中的地位最初并不显赫。

论富贵奢侈、权势压众,王莽不能与叔伯们同日而语,就是同兄弟子侄辈相比也相差甚远。但是,王莽却采取出奇制胜一招,使得世人对他刮目相看。他十分注意克制自己,生活很俭朴,衣着与普通士人毫无二致。这在骄奢淫逸的王氏族中,无疑如同乌鸦群里立着一只白鹤,反差特别大。王莽还努力攻读,切磋学问,以自己的学识,博得了儒生们的称道。王莽还特别注重孝悌,对守寡的母亲小心侍奉,对亡兄遗下的儿子爱如己出,对族中人无不待之以礼,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孝子。王莽还广交英雄豪杰,礼贤下士,颇受时人的好评。王莽的苦心没有白费,就连深宫里的皇上也知道他是一个有道德有学问的人才。而王太后更以自己有这样一个侄儿欣然自得,对他偏存怜爱之心。

王莽得以步入仕途并飞黄腾达,也是凭着他的这番克己的功夫。大将军王凤是王莽的叔父,在患病期间,王莽日夜守候在病床前,在王凤吃药时,王莽都要先亲口尝过,才把药碗送给王凤。他忙得连脸都顾不上洗,一连数月都没有脱衣服睡个囫囵觉。王莽的孝顺,深深感动了王凤。王凤在临死时,还念念不忘向汉成帝和王太后推荐王莽。因此,王莽被封为黄门郎,不久又被提升为射声校尉。王莽官是有了,但财富还差得很多。可是,善于克己的王莽,很快又来了财运。他的另一个叔叔成都侯王商主动向皇帝提出,愿把自己的封地拿出一部分给王莽。不仅族中人为王莽的富贵着想,就连朝廷的大臣们也纷纷给皇帝上奏章,请求重用他。在众权贵的推举下,王莽在永始年(前16年)五月,被封为新都侯,升任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成了皇帝的近臣。

王莽虽然官越做越大,但是待人却越来越谦恭。他仗义疏财,用自己的钱物周济名士,甚至把自己的车马、皮衣都送给了宾客。得到了他的实惠的名士和宾客们,到处替他宣扬,称颂他的美德。王莽的这一招真有奇效,不久,他的美名就超过了他手握大权的叔伯们。

王莽的行为是装给别人看的,所以有时也难免露出马脚。一次,他偷偷买了一名美女,供自己淫乐。不料,被族内的弟兄们知道了,消息立刻哄传开,“王莽也玩女人呀!”

老练的王莽听到之后,毫不惊慌,他找了一个机会对弟兄们说:“后将军朱子元没有儿子,我听说这个女人有多子之相,所以我替朱将军买了回来!怎么能忍心朱将军那样的好人绝后呢?!”

说完这番话,就派车马把这个美女给朱将军送去了。人们的嘴一下子被封住了。尽管有人怀疑此举是否出于真心,但面对事实也不好再多议论了。由此可见王莽手段之老辣。

在一般情况下,王莽给人的印象是谦恭克己,礼贤下士,温良恭俭让。可是,在统治集团内部互相倾轧时,在王莽认为需要时,他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模样,是那么凶残、阴险,与平日的王莽判若两人。王莽在同姑表兄弟淳于长争权夺势的斗争中,凶残、阴险、毒辣的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淳于长是王太后姐姐的儿子,最初是黄门郎,由于大司马王凤临死前的推荐而升官,比王莽略早进入仕途。在汉成帝立宠妃赵飞燕为皇后时,因为赵飞燕是歌女出身,遭到王太后的反对。淳于长靠着特殊身份,在王太后面前极力撺掇,终于说服了王太后,赵飞燕才得以立为皇后。为此,汉成帝十分感谢淳于长,封他为侯爵,十分宠信他。朝臣们对淳于长无不侧目,不敢与他争衡,纷纷依附他,收取的贿赂及赏金多达亿万。淳于长过着荒淫的生活。他与许皇后守寡的姐姐许孊通奸,后来又娶回家中为妾。因此与许皇后也攀上了关系。后来,许皇后被废黜,想通过淳于长向皇帝求情,不断送金钱给他。淳于长欺骗许皇后,他已向皇帝求情,并答应不久可封为左皇后。淳于长通过许孊与许皇后书来信往,久之,竟发展到用言语挑逗、调戏许皇后的程度。许皇后为求他欢心,也只得虚与周旋,长达数年。

汉成帝绥和元年(前8年)冬季,大司马曲阳侯王根因久病要辞职。淳于长身居九卿之位,又是太后的外甥,还深得皇帝宠信,自然可以接替王根的职务了。王莽对淳于长十分嫉妒,就暗中搜集淳于长的材料,以便时机成熟,置淳于长于死地。

当王莽得知叔父王根辞职已被批准时,他以探病为名,去见王根,乘机说:“淳于长见您久病,十分高兴,满以为可以接替您的职务,到处封官许愿,笼络人心。”

王根一听,自然很生气。王莽见时机成熟了,就把平日搜集的材料一股脑儿讲给了王根。对于接受许皇后礼物,与其书信往来,更是大加渲染。王根听罢,怒冲冲地说:“情况如此严重,为什么不早报告我!”

王莽连忙低声下气地说:“不知大将军的想法,所以孩儿不敢贸然禀告。”

王根气喘吁吁地说:“快,快进宫向太后报告,就说我让你去的!”边说还边朝外挥手。

王莽不慌不忙地给叔父行过礼,又一再请叔父保重身体,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走了。

王莽一出王根的府门,立即快马加鞭进宫去见太后。王莽见到太后,就急忙把淳于长与许孊通奸以及与许皇后通信的事报告给了太后。还把淳于长急切要取代王根的事,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王太后听罢,非常气愤,板着脸说:“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堕落成这个样子,太令我失望了。你快去报告皇上!”

于是,王莽打着太后的旗号,向汉成帝把淳于长的劣迹全部揭发了。汉成帝尚念旧情,又考虑淳于长毕竟是太后的外甥,只下诏令免去淳于长的官职,遣送回封地,没有治罪。

淳于长在离京前,王莽的族弟王融向淳于长要车辆马匹,淳于长便把自己的豪华座车送给了王融,同时,还拿出许多珠宝叫王融转送他的父亲红阳侯王立,希望王立出面向皇帝讲讲情。王立从前与淳于长不和,认为自己没当上大将军,是淳于长在皇帝面前说了坏话。王立为此还曾找过汉成帝申诉,反映了自己对淳于长的不满之意。如今,接到淳于长的重金以后,捐弃了前嫌,立即给皇帝上奏章,请求不要免除淳于长的官职。汉成帝接到奏章后,产生了怀疑,便下令责成有关衙门查清王立为什么一反从前的态度,出面给淳于长讲情。于是,王融首当其冲,被关了起来。王立怕儿子招供牵连自己,就利用权力叫王融自杀了,以达到灭口的目的。对此,汉成帝的疑心更大了,怀疑淳于长等人有更大的阴谋。于是,下令把淳于长抓进牢狱,严加审讯。

在刑讯之下,淳于长招认了全部罪状。结果被判处死刑,妻子儿女被充军广东,母亲王若被遣送回乡,许皇后也被命令自尽。

王莽由于揭发了淳于长,很受皇帝赏识,王根就推荐由王莽继任自己的职务。就这样,王莽当上了大司马,成了辅政大臣。淳于长至死还不知道是王莽把他送上了断头台。

当上大司马的王莽,已成为众臣之首,他此时所想的是,如何使自己的政绩超过前辈。他的叔父王凤、王音、王商、王根都当过大司马,连王莽在内,外戚王家已先后有五位大司马了。上任伊始,王莽也的确信心十足,要励精图治。所以,他并不因为自己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便稍有懈怠,仍一如既往勤政不息,严以自律,尽量克制自己的私欲,广泛聘任贤人担当自己的僚佐。如获赏赐,仍像从前那样,把财物分给士人,就连在封地内所得的税收,也不独吞,而同贫士共享。自己仍过着俭朴的生活。

一次,王莽的母亲患病,朝中公卿大臣的夫人们相继前来问候。王莽的妻子出门迎接,穿着打扮与一般民妇毫无二致,致使前来问安的贵妇们把她误认为婢女。当贵妇们得知眼前这位“民妇”居然就是大司马夫人时,无不惊讶得瞠目结舌。王莽为官不骄的美名,传遍了天下。如果说,王莽的这种行为有矫揉造作的成分,并不为过,但据此便得出他这是为了篡权,尚为时过早,与实际不符。须知,汉朝专权、篡权的权贵几乎无一不骄奢淫逸,像王莽这样的确实凤毛麟角,而骄奢淫逸并不是篡权的障碍,王莽无须乎在这上面伪装。不应以王莽后来篡权而否认王莽此前的节俭。www.nxxnyqc.cn

在汉成帝生前,王莽根本就没有篡汉的想法,就是在成帝死后,汉哀帝继位之初,王莽也能恪尽臣职,而并无非分之思。这由哀帝继位后,王莽归隐一事便可足资证明。汉哀帝是汉元帝的庶出孙子,是定陶恭王刘康之子,他的祖母傅太后擅权,傅太后的堂弟傅喜出任卫尉,主管宫禁。哀帝的舅父丁明也以外戚之尊出任要职。太皇太后王政君担心王莽与傅、丁两家外戚发生冲突,按传统朝政应由傅、丁两家外戚辅佐,于是就指令王莽交权归隐。对此,王莽欣然应命,辞职回家。

汉哀帝继位后本想有一番作为,而傅喜、丁明二人也比较贤明,于是又请王莽出山,因为王莽在他们看来毕竟是个难得的人才,而且在官民之中还有着较高的威信。所以,王莽辞职不长时间,又应皇帝之命重新入朝为官了。王莽复出以后,锐意整顿朝政。于是,同擅权而又颇有心计的傅太后发生了冲突。一次,高昌侯董宏上书,提议给尚健在的傅太后的母亲丁姬上尊号。对此,王莽与师丹均持反对意见,而且弹劾董宏这个提议毫无道理,是误国之举。当然,不能让傅太后满意了。不久,王莽又同傅太后发生了一次直接冲突。一次,汉哀帝在未央宫设宴,太监头头指令小太监把傅太后的座位与太皇太后王政君的座位并排在一起。王莽在开宴之前,到宴会厅巡视,发现座位摆放不合规矩,就把太监头头叫来,痛斥道:“傅太后本来是封国的王妃,怎么能同太皇太后并肩而坐呢!”说罢,命令重新安排座次。

当然,傅太后很快便得到了报告,不由得勃然大怒,拒绝出席宴会。王莽见不好收场,被迫无奈向皇帝提出辞呈。汉哀帝慑于祖母傅太后的淫威,批准王莽辞职回家闲居。汉哀帝很看重王莽,尽管让他回家,但还给予一些特权,如特准他每月初一、十五日上朝,礼仪与三公一样,还封他特进、给事中名义,并赏给五百斤黄金、四匹马拉的豪华专车,增加封地等。

王莽丢官一年,傅太后和母亲丁姬都上了尊号。丞相朱博、御史大夫赵玄则提出要追究王莽当年反对上尊号一事,认为不处死他已很宽大了,应将他贬为平民,收回爵位及封地。汉哀帝被迫采取了一个折中方案,不削夺王莽的爵位及封地,而让他离开京城,遣送回封地。

王莽被撵回封地后,闭门思过,安分守己。一天,他的次子王获杀死家奴,这是违法的。王莽命儿子王获自杀谢罪。可见他克己到了何种地步。

王莽在封地一待就是三年,终日谨小慎微,当然是为了避祸,自然也不能排除他刻意保全自己是在等待复出之机。这期间,有许多官员和百姓上书朝廷,替王莽鸣不平。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若干应举的士人,在考试中竟然作文称赞王莽的功德。汉哀帝见王莽众望所归,就乘势将他调回京城,命他陪侍太皇太后王政君。王莽虽然没有实任官职,但可以出入宫廷,这远非一般大臣可比了。

王莽返京一年,汉哀帝便死了。而傅太后和丁太后则先于哀帝而死。因此,太皇太后王政君又控制了朝廷。在哀帝死亡的当天,太皇太后便赶到未央宫,收取了皇帝的玉玺,并下诏令众大臣推举可出任大司马的人选。大司徒孔光、大司空彭宣推荐王莽,前将军何武推荐后将军公孙禄,公孙禄则推荐何武。最后,太皇太后决定王莽再次出任大司马,得到百官的拥护。

这次王莽当政,才萌发了专权之心,并大耍手腕,一步一步达到专权的目的。

王莽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采取了两个办法。一是排除政敌,二是控制皇帝。王莽利用大司徒孔光胆小怕事的弱点,让他作自己的代言人。王莽用高官厚禄把孔光的女婿甄邯收为自己的心腹,一旦王莽要干掉自己不满意的大臣时,就整好材料,命甄邯交给孔光,由他上报太皇太后,对下则说这是太皇太后交办的。同时,王莽又在太皇太后面前建言批准孔光的奏本。这样,由王莽策划,由孔光出头,由太皇太后批准的一场场罢官戏就在王莽的导演下接二连三地上演了。首先倒霉的是何武和公孙禄,接着便是当年提议给傅太后上尊号的董宏的儿子董武……一批接一批被王莽看不中的大臣被免职,有的还被判刑。

王莽在肃清政敌的过程中,对自己家族中的人也不放过。他首先对叔叔红阳侯王立下了手。王立虽然没有任官职,但毕竟是太皇太后王政君的亲弟弟,其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王莽担心这位叔叔万一在太后面前发了话,肯定就会限制了自己,自己是斗不过这位叔叔的。王莽为了排除这个潜在的威胁,又让大司徒孔光出面揭发王立的问题,说王立当年收受淳于长的贿赂,就包庇、说情,对朝廷不忠,而在立太子这大事上,王立曾主张立宫婢的私生子为太子,企图重演当年吕后与少帝的故事,自己乘机捞好处,引起了天下的议论,因此,应把王立遣回封地。对此,太皇太后表示不同意,王莽却从旁进言:“如今汉朝衰落,两代皇帝皆没有太子,太后独自支撑,代幼主管理朝政,即使全力以赴,大公无私,也很难达到人人心服口服的境地。现在,因为考虑亲兄弟而驳回大司徒的奏本,难保众臣不产生误会,从而离心离德,祸乱可就难免了。以孩儿愚见,应遣王立离京回封地去才妥当。更何况,王立又不担任官职,离开京城也无妨。”

这一席话,把太后说得无言以对,只得依了王莽。之后不久,王莽又将大司空彭宣挤下了台,“归乡养老”。王莽就这样上下其手,以君权压臣子,以臣子逼君主,自己则从中获实利。

在汉哀帝去世三个月之后,在王莽的导演下,把年仅9岁的中山王刘衎扶上了皇帝宝座,史称汉平帝。名义上由太皇太后临朝听政,其实朝廷大权完全掌握在王莽之手。王莽在朝臣中一方面打击异己,一方面培植个人势力,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实力集团,王莽的一言一行,无不立即产生影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王莽已完全能够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胆小怕事的大司徒孔光虽说凡事听从王莽,但是,他唯恐王莽迟早会整到自己头上,就在汉平帝继位不久,便主动提出辞职。正中王莽下怀,于是建议太皇太后免去孔光大司徒的职务,改任他为皇帝师傅。就这样,与王莽同时出任朝廷三公的,只剩下王莽一个了。可是,王莽仍不满足。他又指使朝臣们给太皇太后上奏章,加封自己为安汉公,以与古代周公相比。当太皇太后批准之后,王莽又故作姿态,上奏章声称:“在拥立新皇帝的过程中,孔光、王舜、甄丰、甄邯都出了力,不应仅封我一个人,孔光等都应得到封赏,对我可不予考虑。”

王莽连续上书推辞封爵,朝廷自然照封不误。王莽为了欺骗舆论,收买人心,最后干脆称病不上朝了。直到孔光、王舜、甄丰、甄邯也都加官晋爵了,王莽才接受“安汉公”的称号。与此同时,王莽又提议,大封皇族,结果有36名皇族被封为侯爵,两名皇族晋封王爵,而一些因罪被剥夺爵位的皇族,在王莽的建议下也都恢复了爵位。王莽还建议给已退休的官吏发津贴,相当原来俸禄的三分之一,对平民百姓也都给以实惠。这样一来,王莽博得了举国上下的好感。

王莽见时机已经成熟,他便指使朝臣给太皇太后建言,以太后年事已高,不适宜再管小事为名,请太后保养身体,一些行政事务可责成安汉公处理。太后当即表态:“今后只有封爵位的事上报给我,其他朝政悉由安汉公决断。高级官吏的任免也由安汉公出面。”

这样一来,王莽的权力已完全等同皇帝了。只是在此时,汉平帝元始元年(公元1年),王莽才萌生了篡权的愿望。

王莽为了让自己篡汉的野心得逞,他又向太后建言:“应吸取哀帝时外戚傅氏及丁氏专权的教训,当今皇上年幼,更不应顾及私亲。”言外之意就是要竭力限制汉平帝的舅家卫氏的权力。结果,由太后发下诏旨,授予汉平帝的母亲、两个舅父、三个妹妹以爵位,但却不准进京。从而解除了汉平帝的外戚对王莽的威胁。

王莽深知,严格说起来,他早就不是外戚了,只因太皇太后尚健在,他还沾点外戚的光,一旦太皇太后去世,他就不再有以外戚的身份辅政的条件了。因此,王莽想把女儿送给汉平帝当皇后,这样,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外戚了。于是,王莽给朝廷上奏章,声称皇帝继位已三年了,尚未册立皇后,甚至连妃子也没选。从前国家危难迭起,都是因为皇帝没有儿子的缘故。现在应以《五经》为依据,制定迎娶皇后、选纳妃嫔的制度。应给天子娶十二位后妃,以便多生皇子。而皇后及妃嫔应从商王、周王、周公和孔子的后代中挑选,另外,汉朝列侯的生长在长安的嫡系闺女,也可入选。王莽的这个“建议”,立即被批转到有关衙门,照此办理。

很快,入选后妃的花名册就造好了。王莽家族的大多数姑娘都上了名单。王莽担心自己的女儿竞争不过,就采取以退为进的手法,给太皇太后上书,说:“儿臣王莽无德无行,小女少才无能,不应同众多贤女一同入选。”

可是,大大出乎王莽意料,太皇太后居然认以为真,竟下了一道诏旨:“王氏家族的女孩儿,是我娘家的人,在挑选后妃时,不要选她们!”

王莽见自己弄巧成拙,急忙采取措施挽回,立即指使众朝臣上书,连普通的儒生及平民百姓也发动起来了。每天都有成千的人跪在宫门外请愿,声称安汉公功德显赫,把他的女儿从选皇后的名单上勾掉,天下人怎么会答应。我们渴望安汉公之女当皇后。对于这种局面,王莽又耍起了两面派,他明里派出官员去劝阻,暗中却加派人员到宫门前请愿,所以,王莽越劝阻,请愿的人越多!

最后,太皇太后王政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收回自己的成命,同意王莽的女儿参加选皇后。对此,王莽又假惺惺地推辞,朝中的众公卿一致与王莽争辩,说:“不应再选别人家的女孩了,那样岂不破坏了正统!”更可笑的是,有不少朝廷大官,竟然为了让王莽的女儿入选,同王莽争得面红耳赤,吐沫横飞,出尽了丑态!最后,王莽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勉勉强强”地同意了众公卿的意见!

元始三年(3年)春,太皇太后派官员带着礼物,去王莽家相看未来的皇后。众官回朝后,异口同声地说:“安汉公的女儿有德有才有貌,太适合当皇后了!只有像安汉公女儿这样的贤女才能接续帝王世系,侍奉皇帝的家庙。”

接着,又由一群公卿进行占卜,得的卦都是大吉。经过这番折腾,选皇后的事总算走完了过场,宫中拿出两万斤黄金作聘礼,王莽坚决不收,最后“勉强”收下四分之一,把剩下的金钱分给了11户陪嫁女儿的人家及王氏家族中的穷人。

正当王莽沉浸在当上国丈的欢乐之中时,他的大儿子王宇却公然与他作对了。王宇一直反对王莽排斥汉平帝的外戚卫氏家族,害怕将来招致祸殃。于是,暗中与汉平帝的舅舅卫宝联系,并建议由汉平帝的亲母卫后给太皇太后写信,一方面谴责哀帝时丁、傅两家外戚的罪恶,一方面请求进京探视皇上。王莽得知此事后,给太皇太后出主意,可加封卫后封地,不准进京。对此,王宇与自己的老师吴章及妻兄吕宽商议办法。吴章提出王莽迷信,可用怪异之事吓唬他,逼他答应卫后进京,并由吴章出面,劝王莽将政权交付外戚卫氏。结果,王宇叫吕宽乘夜将血洒到王莽的家门口,以此来吓唬王莽。不料,吕宽在洒血时,被王莽的门卫捉住。因此,计划败露。王莽把儿子王宇关进狱中,用毒药害死了他;把怀孕的儿媳也关进监狱,等生产后再处死。同时,王莽还以谋反的罪名,把外戚卫氏家族中除汉平帝的生母卫后一人之外,全部杀死。吴章也被腰斩于市。还追究吕宽的同党,并乘机大肆株连无辜之人,凡是王莽厌恶之人,一律被扣上吕宽同党的帽子处以死刑。比如,汉元帝的妹妹、王莽的叔叔王立、王仁都被害死。至于朝臣受牵连的就更多了。刹时间,数百人头落地。王莽的政敌几乎全被清除掉了。刘家王朝成了王家的天下。

转过年(元始四年,4年)二月初七日,汉平帝与王莽的女儿成婚,王莽成为名副其实的外戚,皇上的老丈人了。一些溜须拍马之辈,在夏天时纠集八千多人给朝廷上书,要求对安汉公王莽增加封赏。结果,王莽不但增加了两个县的封邑,还得到了新野及黄邮聚的田地,并得到了“宰衡”这一兼古代周公、伊尹二人所有的封号(周公被封为冢宰,伊尹被封为阿衡),位在三公之上。王莽的母亲被封为功显君,两个儿子也都被封为侯。对此,王莽仍不满足,表面上却一再推辞。不久,在众朝臣的“请求”下,皇帝又下诏赏赐王莽九锡,位在侯、王之上。所谓九锡,是九种器物,是为臣的最崇高的待遇。历史证明,得到九锡的人,往往都取代了皇帝。

常言道,权大震主。汉平帝尽管是王莽的女婿,但是,面对王莽那有增无减的权势,也日渐不安。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忌恨王莽了。他深怨王莽杀害了舅父全家,阻断自己同母亲见面。不满之情,平时难免有所流露。王莽在汉平帝身边安插下许多耳目,因此,皇帝的一言一行都及时掌握了。王莽发现汉平帝对自己心怀不满,便起了杀机。在年终时,王莽乘宫内祭祀众神之机,给汉平帝送上了一杯毒药酒。汉平帝毫无所知,喝了酒就病倒了。王莽还假惺惺地求天告神,请求神灵保佑皇帝,并请求天帝准许自己替汉平帝去死。

不久,汉平帝死了。在拥立新皇帝的时候,王莽竭力主张立幼小的人,其用意是不言自明的了。

新皇帝还没立出来,新奇的事却发生了。武功县县长在淘井时,“意外”地发掘出一块白色石头,上圆下方,石头上还有红色的字:“告安汉公王莽当皇帝。”王莽得报后,立即报告了太皇太后王政君,太皇太后不屑一顾地说:“这是骗局,不可信,不能行!”

王莽碰了个大钉子,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紧接着,便由亲信太保王舜出面向太后进言:“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想阻止王莽也办不到了。何况王莽也不敢有别的打算,只是想得到个摄政的名义罢了。他加强权力,也还是为了镇服天下。”

太后权衡再三,明知不可,但也无能为力,最后只得违心地答应了。王舜等人又让太后发下诏旨,称:“平帝逝世以后,没有太子,只能从皇族中选取,所选之人年幼,如无有德有才之人辅佐,朝政将受极大影响。安汉公王莽曾辅佐三代帝王,功业可与周公相比美。现在,武功县发现符命,这是天意。所说‘当皇帝’的意思是代行皇帝的权力,相当于皇帝。因此可以命令安汉公代行皇帝权力,就像古代周公辅佐成王那样。群臣可制定典礼仪式,上报朝廷。”

众朝臣对太后的这道旨意,一片赞颂之声,都说太后英明,能上符天意,下合民心。安汉公应登上皇位,穿戴皇帝的衣冠,在背后要树立画有斧形的屏风,面朝南接受群臣跪拜,处理朝政。出入宫廷时,所经之路要戒严。总之,一切都应按天子的制度施行。在文告中自称“假皇帝”,百姓和官员则称“摄皇帝”。安汉公朝见太皇太后及平帝皇后时,仍行人臣礼节。安汉公在自己家中,按诸侯的礼仪行事。

朝臣们的这个意见,立刻被太皇太后批准了。

三月份,只有2岁的刘婴被正式立为太子,年号改称居摄元年(6年),此因王莽摄行皇帝权力之故。刘婴是汉宣帝的玄孙,广戚侯刘显的儿子。他之所以在应选太子的23名皇族中被选中,名义上是在占卜时,他得的卦最吉利,其实,是因为他年纪最小,便于王莽专权。

王莽把刘婴当作傀儡,凡事都由自己决断。帮他登上假皇帝宝座的王舜、甄丰、甄邯等心腹均提升了官职。

王莽摄政称帝,遭到了一部分皇族的反对。安众侯刘崇就很不以为然,率领部属百余人起兵,结果很快就被镇压下去了。刘崇等“反叛”的家被毁为污水池塘。

刘崇被镇压后,朝臣们便上奏章,称:“刘崇等人之所以谋反,是因为摄皇帝的权力太轻,应加强摄皇帝的权力,否则难以治国。”

于是,太皇太后又下诏,命王莽在朝见自己时称“假皇帝”而不称“臣”了。接着,又将王莽在宫中休息的地方改称“摄省”,办公的地方称“摄殿”,住宅称“摄宫”。至此,除了多一个“摄”字而外,王莽与皇帝没什么区别了。

王莽是事与愿违。他越是变着法儿加强权力,反对他的人却越多。居摄二年(7年)五月,东郡太守翟义与都尉刘宇、严乡侯刘信、武平侯刘璜结盟,乘九月考武士时起兵,杀死观县县令,立刘信为天子,向全国发布檄文,声讨王莽篡权。此举震动了天下,很快便攻占了河南山阳,队伍扩大到十余万人。

王莽闻讯后,寝食难安。太皇太后王政君对身边的人说:“人心相同啊。我虽然是个女人,也知道王莽为此一定很害怕。”

王莽惊魂甫定,就派出自己的亲信统率大军去进攻翟义。这时,长安郊县趁京城空虚,也举起了反对王莽的旗帜,从茂陵西至img1县共23个县同时起兵,由百姓赵朋、霍鸣为首,召集各地“盗贼”,攻城略地,杀死官员。队伍很快增至十万人。就连在未央宫都能看到义军的火光了。王莽又急忙派兵迎击,并由王舜、甄丰等亲信日夜在宫中巡逻。王莽则抱着小皇帝刘婴每天都到祖庙去祷告。十月份,王莽为了欺骗人心,派大夫桓谭向全国宣布,自己一定把皇位还给刘婴,同时,还大封前线将领,有55人一次被封为列侯。十二月,翟义兵败被俘,惨遭车裂。第二年春季,赵朋等也被歼灭。

王莽在白虎殿设宴庆祝胜利,大封有功将士,一次获侯、伯、子、男爵位者共计395人,获关内侯者也高达数百名。而对叛逆则大加屠戮,把翟义的祖坟刨开,将棺材、尸骨烧成灰;把活着的亲族全部处死,连婴儿也不能幸免,将被杀死的人的尸体堆在一个大坑中掩埋。还把翟义、赵朋、霍鸣的尸体依次放到濮阳、无盐、圉、槐里、盩厔等地的大道边上示众,并插上木牌子,上面大书“反虏、逆贼被杀戮”。

王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满以为翟义、赵朋等被歼灭,是天意和人心相助自己的结果。于是,决心把自己头上“假皇帝”的“假”字彻底抛开,完全取代汉朝皇帝。

王莽首先把自己的儿子王安、王临封为公爵,把孙子王宗封为新都侯,把侄儿王光封为衍功侯。当年九月,他母亲病死时,自己的孝服完全按天子的规格置办,经过这一系列带有试探性的举动之后,王莽见人们没什么不同的反应,于是,他更放开手脚大干了。

十一月二十一日,王莽向太皇太后王政君上奏章,说:“现在陛下即将遇上汉朝十二代二百二十一年的厄运,上天屡屡示警,七月在临淄县,昌兴亭长一夜连做了几个梦,梦见有人对他讲,‘我是天帝的使者,老天爷命我告诉你,摄皇帝应当做真皇帝!你如果不信,你这个驿亭明天就会出现一口新井’。”该亭长早起一看,果然出现一口新井,深可百尺。十一月,巴郡出现石牛,雍县出现碑文,这两件东西都送到了未央宫前。我同王舜去察看时,忽然刮起了大风,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风停以后,面前发现一块铜板,上面写着“上天通告皇帝的符命,进献的人封侯爵”。对此,我不敢违抗。今后,我要取消“摄”字,把年号居摄三年改为始初元年。我今天虽然取消摄皇帝的“摄”字,我将来还是要把皇位还给小皇帝刘婴的。

王莽取消“摄”字,也遭到部分朝臣的反对,期门郎张充等六人,策划要劫持王莽,立楚王刘纡为皇帝。但事情败露,张充等人被杀。

王莽担心夜长梦多,加快了篡汉的步伐。

碰巧,有一个在长安读书的四川人,名叫哀章,他喜欢吹牛拍马,缺德少才,很为同学所不齿。可是,他却摸透了王莽急于当真皇帝的心思。于是,他雇人打造了一只铜柜,自己伪造了一道策书,画了一道符。策书以汉高祖刘邦的口吻,命令王太皇太后按照天意叫王莽当皇帝,另外,还开列了一张辅佐王莽称帝的大臣名单,共11个人,哀章把自己的名字也填了上去。在铜柜的外边,哀章还写了两道封条“天帝行玺金匮图”、“赤帝玺某传予皇帝金策书”,将铜柜封好。然后,在当天黄昏,哀章换上黄袍子,捧着铜柜,来到汉高祖的陵庙,把这个铜柜交给守庙官员,自己便飘然而去。

守庙官员不敢怠慢,立即报告了朝廷。王莽亲自到汉高祖陵庙去瞻仰铜柜。他打开铜柜,看了策书及名单,大喜过望。王莽回宫后,直奔太皇太后寝宫,把金柜策书符命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最后表示自己要登极坐殿,请太皇太后把汉朝传国的玉玺交出来。太皇太后一听,又惊又气,没想到自己的亲侄儿要篡夺汉朝的天下。王太皇太后坚决不交出玉玺。王莽回到未央宫前殿,一边派王舜去再向太皇太后索要玉玺,一边换上天子服装,向全国颁布文告,宣称自己虽然无德无能,但不敢不按照天意行事,决定接受汉高祖的策命,即天子之位,改国号为“新”,改年号为“始建国”,今年十二月初一日为始建国元年正月初一日。

王舜一见到太皇太后的面,便挨了一顿臭骂。太后把王莽一家人骂了个狗血喷头,最后咬着牙说:“我是汉朝的一个老寡妇,早晚要死的,我要同这颗玉玺一同埋葬,他永远别想得到!”

王舜看着泪流满面的太皇太后说:“王莽一定要得到这颗玉玺,我们也没什么话可说的了。太后难道真能永远不给他吗?”

太皇太后知道王莽志在必得,这是先礼而后兵,看来玉玺是肯定保不住了。太皇太后抽泣着,从怀里解下玉玺,狠狠地摔到地上,冲着王舜说:“我老得快要死了,你们兄弟也快要被抄家灭门了!”说罢,掩面痛哭不止。

王舜急忙从地上捡起玉玺,一溜烟朝未央宫前殿跑去。

当王莽从王舜手里接过玉玺时,真是心花怒放。他仔细把玩,突然,发现玉玺掉了一块角,王舜说这是刚才太皇太后摔掉的。王莽抚摸着残缺的玉玺,兴高采烈地吩咐:“在渐台摆宴!”

王莽当上新朝的皇帝后,觉得自己的姑母太皇太后王政君仍袭用汉朝的封号,实在令自己不堪,想给姑母更换封号,又怕她至死不从。这时,王莽的远枝族人王谏建言:“太皇太后不应使用汉朝封号,应使用新朝的封号,称‘新室文母太皇太后’为好。”

王莽一边命人刻“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印,一边把王谏的奏章送给太皇太后。王政君冲王莽气呼呼地说:“这个王谏说得太对了!”

王莽知道太皇太后这是说的气话、反话,于是便顺着太皇太后的口气说:“这个王谏背离为臣之道,实在该杀!”

说来好笑,就在王莽把新刻的“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印交给太后的同时,下令毒死了王谏。

汉平帝的皇后,王莽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女儿,自从王莽篡汉以后,深居定安宫,称病不给王莽面见。王莽对这个女儿又怕又怜,在太皇太后改变封号后,王莽又把身为太后的女儿的封号改为“黄皇室主”,以此表示与汉朝断绝关系。这个做法,真的把女儿气病了。王莽想把女儿改嫁,就物色了一位“乘龙快婿”,让他身着盛装,在医生的陪同下,以探病为名去见“黄皇室主”,借以观察女儿的意向。

大大出乎王莽的预料,未来的新女婿刚一迈进定安宫,女儿闻讯便勃然大怒,把身边的宫女用鞭子打了一顿,然后躺在床上失声痛哭。弄得那位“乘龙快婿”进又不敢进,退又不敢退,像泥塑木雕一般僵在了那里。

王莽见女儿如此“执迷不悟”,此后便再也不管她了。

至于那个根本没登极的小皇帝刘婴的下场就更惨了。王莽封他为定安公,住进一间徒有四壁的房子,与外界完全断绝来往,就连乳母也不准与他说话,刘婴长大后成了一个白痴,连猪狗都不认得。

王莽篡汉之后,以圣君自居,接二连三地抛出改革朝政的方案,企图以此挽救社会危机。王莽的改革是一场复古的闹剧。一切改革措施都是依照儒家经典再加上他自己的穿凿附会之意而形成的,比如,他把官名、地名根据所谓的古籍改得莫名其妙,一塌糊涂,凭空增添许多不便。

而他的几项重大改革,如恢复井田制、推行五均六筦、禁止私人铸钱等等,虽然是针对社会矛盾而发的,但是或因遭反对实行不了,或因开历史的倒车根本就无实效,结果也都以失败告终。比如恢复井田制,规定把天下土地均更名为王田,不准买卖,奴婢也不准买卖,重新按一夫一妇授田百亩来重新分配全国耕地。这无疑是针对当时土地兼并严重而提出来的,意在限制豪强兼并。

可是,在大地主的反对下,又宣布取消,使井田制成为一纸空文;又如“五均六筦”,意在平衡物价及确立国家专卖,可是由于贪官污吏借机盘剥,不仅没能减轻人民负担,反而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再如,禁私钱,改币制,意在稳定金融,可是却造成了不利流通,破坏经济的恶果。王莽复古改制的结局,反而使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农商失业,食货俱废,民人至涕泣于市道”。

再加上王莽为了树立个人权威,对边疆少数民族肆意欺凌、压迫,激化了民族矛盾,常年用兵边地,给全国带来了灾难。王莽还在京城大兴土木,耗费数百巨万,工役死者以万计,劳民伤财。

王莽打着改革的旗号,大肆复古,而且还朝令夕改,造成了社会混乱,破坏了生产,人民在死亡线上挣扎。

由于阶级矛盾的尖锐激化,农民起义的烽火此伏彼起,酿成了全国规模的大起义,王莽最后走投无路,葬身火海。

王莽由克己到篡权进而复古,演出了许多丑剧和闹剧,尽管对他有不同的评价,但有一点却是明确无误的,王莽的活动,再一次证明了开历史倒车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