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谋:直抵要害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6 次

思谋:直抵要害_苏麻喇姑事迹

后宫还算平静,朝政方面,二贝勒阿敏征伐朝鲜的胜利,使皇太极信心大振,打算再次出兵宁、锦,进行一次试探性冲关。

从天聪元年二月开始,皇太极向大明关外边境派出一批探子,但到四月份一个都没回来,这让皇太极内心十分不安,他出兵心切,接着又派出第二批探子。四月底,终于有探子回报说:“袁崇焕打着和谈的幌子,在紧张备战。将汉人注册,军民一起屯田。”

皇太极以此为借口,立即让诸贝勒、大臣朝议如何出兵。多数人认为大明朝政腐败,朝鲜一失,明之左臂已断,袁崇焕独木难支。于是,皇太极决定御驾亲征,他下令贝勒杜度、阿巴泰留守盛京,自己则带领八旗主力攻明,由贝勒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岳托、萨哈廉、豪格等作为前队,攻城诸将携着云梯盾牌,并让橐驼负着辎重,作为后队。

皇太极出征后,福晋们在宫中无所事事,各自找点兴趣打发时间。大玉儿自己读书,也教苏茉儿读书,读厌了,她就去找继福晋哲哲聊天,苏茉儿则找布仁其其格学刺绣手艺。布仁其其格的女红比汉人女子还要好,尤其做得一手漂亮的刺绣活。蒙古贵族的服装比较讲究,不仅要有金银珠宝装饰,还要给衣边衣襟衣领镶边、刺绣。(www.guayunfan.com)苏茉儿心灵手巧,不仅学会了刺绣镶边,还在裁剪方面下了一番功夫。

哲哲见苏茉儿一针一线都学得那么认真,打趣她说:“小丫头把绣活学得这样好,恐怕是想以后嫁一个汉人吧?”

苏茉尔羞涩一笑:“奴婢这辈子都跟随格格。学点手艺活也是为了更好地服侍格格。”

“苏茉尔不光绣活做得好,嘴也甜。”大玉儿一边说,一边从她的箧内拿起一只绣工精巧的香囊,献宝似地递给哲哲,“姑姑给瞧瞧,请再指点指点她。”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布仁丫头,你这个当师傅的要加把劲了。”哲哲看着手中的香囊爱不释手。

布仁其其格走过来,拿起一张锦绣帕子仔细地看了又看,发现绣工确实很精湛,上面的花鸟活灵活现,尤其是那鸟儿的眼睛,无论放在什么位置都好像活生生的会动一般,漂亮极了。

“真好看,这也是你绣的?”布仁其其格问。

“还不都是姐姐教的。”苏茉尔说。

“你们俩可以开个绣坊了。我这里有一堆活儿,正好让你们派上用场。过两天我把图样、布料、丝线之类的东西拿给你们。”哲哲乐呵呵地说。

苏茉尔和布仁其其格相视而笑,异口同声地应承下来。

东苑里多几个说笑的人,日子也就好打发了。

五月十六日,皇太极率八旗主力渡过辽河,很快就将大小凌河等二十几处小城堡扫荡干净。但在锦州城下,袁崇焕手下大将平辽总兵赵率教亲临城头督战,一声令下,红夷大炮再次发挥其巨大的威力,八旗前锋觉罗拜山被大炮炸死,八旗兵伤亡极其惨重。

大战三天后,皇太极令八旗兵后退数十里,扎住营寨,然后派人进城劝降,遭到赵率教的严词拒绝,皇太极只得急令盛京增兵。几天后援兵到达,皇太极弃锦州不顾,直逼宁远。

镇守宁远镇的还是袁崇焕,他又升了官——右佥都御史、辽东巡抚。明军在他的率领下重建了关宁锦(山海关至锦州)防线,城防是厚墙重炮,只待金兵来攻。二十八日,明军与金兵在宁远城展开激烈的攻守战。正在双方胶着不下之时,满桂、祖大寿的援军从山海关赶来了。明军从金兵背后夹击,阿济格、萨哈廉、瓦克达俱受重伤,皇太极被迫率军撤离宁远,退向锦州。

六月初,皇太极再次集中兵力攻锦州不克,领败兵悻悻而归。

接连三天,皇太极夜不成眠。当时仍实行大贝勒按月轮值制度,他不必去大衙门上朝,于是早晚都躲在继福晋哲哲这儿寻求安慰。

哲哲觉得自己无法劝服皇太极,又把大玉儿找来当帮手。

“最近大汗还是那样心烦吗?”大玉儿取过一块桂花糕,漫不经心地问道。

哲哲叹道:“烦,怎么能不烦?爷昨夜做梦,突然惊起,披衣坐在炕上,大骂袁崇焕狡诈,说中他计了。”

“袁崇焕曾让先汗留下最大的遗憾,如今又让大汗首战失利,确实不容小觑。此人也许是爷的一块心病。”

“这袁崇焕是什么人呀,这样厉害?”苏茉儿忍不住问。

哲哲和大玉儿都惊讶地看着苏茉儿,这丫头的好奇心总是那么重,但她们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哲哲说:“袁崇焕是明朝在辽东最大的官。先汗出殡时,他还派人前来吊唁,跟我们大金讲和,但他在关外修城增堡,置戍屯田,准备一举收复辽东。此人心机很深,虽是文官出身,但据说对兵法很有研究,擅长用计。”

“用计谁不会啊。”苏茉尔也觉得这个袁崇焕可恨。

“是啊,咱们也可以用计,想办法除掉这个袁崇焕。”大玉儿若有所思。

哲哲说:“这袁崇焕精着呢,让他上当可不容易。”

“是人都有弱点,只要找到他的弱点,就不愁没有办法对付他。”

“说得好。”皇太极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坐下来说,“正想着袁崇焕的弱点呢,只有找到他的软肋,才知道如何对付他。你们竟能跟本汗想到一处去,太好了。”

几天没看见皇太极的笑脸了,看来他已经想到法子了。

“婢妾只是胡言乱语,私下闲话而已,当不得真,请大汗勿要怪罪。”大玉儿谦恭地说。

屋内顿时一片寂静。

“怎么,本汗一来你们就都不吭声了?让你们说,你们都不说,尽在背后叽叽喳喳的,女人家真讲不了什么正经话。”皇太极见她们噤声不语,又生气了。

皇太极沉默片刻,指着苏茉儿说:“丫头,你不是读了很多汉人的书吗,她们不说就你来说,汉人都有些什么毛病?”

“不敢……奴婢不敢妄言。”苏茉儿的声音有些发颤。

“本汗让你说,对与错都不降罪于你。”

“奴婢听说汉人最大的弱点是好内斗,人虽多,心不齐。书中也说到很多汉人间的争斗往往不择手段,这样的事情可能只有汉人说得清楚……恕奴婢胡言乱语。”苏茉儿说得战战兢兢,两位福晋也为她捏了一把汗。

皇太极沉思不语,好一会儿才微微点了一下头,“丫头人小鬼大啊,看来读汉人的书还是大有益处的。”他挥挥手,示意她们出去,他需要自己静一静,重新思考下一步怎么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