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求知如渴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学习:求知如渴_苏麻喇姑事迹

对于一国之君来说,登基大典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皇太极很快被一大堆难题困扰,内忧外患令他愁眉不展。

内忧方面,先汗时期大规模迁徙、屠杀、抢掠辽民,使相当数量的辽民无意于农耕,相继奔逃,造成社会经济严重衰退。“时国中大饥,斗米价银八两,人有相食者。国中银两虽多,无处贸易,是以银贱而诸物腾贵。”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呢?还是得靠战争,去抢去掠夺。这又牵涉到金国的对外政策,去打谁、抢谁。

外患方面,金国不过一区区番邦,眼下正四面环敌,北有蒙古几个没有臣服的部落继续反抗;西有察哈尔部的林丹汗虎视眈眈;南面的朝鲜反复无常,在大明与金国之间左摇右摆;大明在宁锦大捷后士气正旺,袁崇焕逐步向东推进,使熊廷弼的三方进剿方略正慢慢成为现实,说不定哪天就会以重兵反击,一举收复辽东。另外,明总兵毛文龙在金国的地盘上不断进行骚扰,甚至对盛京构成直接威胁。

正所谓龙困浅滩,要走出困境实在不易。一是皇太极的兄弟子侄们虽把他推上宝座,但真心而又有能力辅佐他治国施政的人却寥寥可数,背后想捅刀子的则大有人在。二是横刀立马、驰骋疆场的人多,而运筹帷幄、出谋划策的人少。为此,皇太极一边实施汉臣范文程的分权之计,一边问计于宁完我,寻求应对外敌之策。宁完我建议,当前金国四面受敌,只能先紧弱小之敌打。皇太极思来想去,眼下只有朝鲜最弱。(www.guayunfan.com)其时朝鲜正是内部矛盾激化、派别权力斗争最激烈之时,而且毛文龙也在朝鲜与金国之间窜来窜去,攻打朝鲜可以一箭双雕。于是,皇太极决定出兵朝鲜。

因忙于备战,皇太极已经多日不曾到大玉儿的侧苑来了。大玉儿常常坐在桌边发呆,书也看不进去。苏茉儿看在眼里,心里很为她担心。她知道主子心里在想什么,但又不能挑明,于是找了个话头绕着说:“听说大汗正要调集人马去打朝鲜,所以没时间来看格格了。”

“死丫头,谁说要大汗来看了。”大玉儿佯怒道。

苏茉儿一看主子生气的样子,知道自己判断正确,立刻笑道:“恐怕不止格格一个人在想大汗呢,不过,大汗忙于军国大事,哪能关照到每个福晋啊?”

“你以为我会像其他福晋那样一门心思去争宠吗?”大玉儿知道,既然做了一国之君的福晋,就得学会忍受孤独和寂寞。

“奴婢当然知道科尔沁高贵的格格不会那样做,不过,大汗继位后没有册封妃子,如果格格不努力争取,以格格现在侧福晋的位子,要等到何时才能成为国母,实现自己的目标呢?”苏茉儿疑惑地问道。

“哪个福晋会不想当国母呢?但大妃阿巴亥尊贵至极,结局又如何?还不是生殉了。”提到大妃,大玉儿仍十分伤心,并且心有余悸,“当国母不应该是我的终极目标,贵是以权为凭仗的,没有权势,再尊贵的人也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格格一向自信,怎么这么快就想放弃了呢?”苏茉儿想,无论如何也要劝住格格,千万别泄气。

实际上,她错了,只听大玉儿接着说:“我知道自己的处境,但迈出第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我除了要为大汗留下子嗣、贵为国母外,还希望得到像和硕贝勒一样参与政事的权力,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更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

“格格是天降贵人,自然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可是,大金有规矩,女人是不可参政的呀!”

“规矩是人定的,什么规矩都不可能一成不变,有些规矩可以慢慢打破。大汗不正想改变女真人的一些规矩吗?我也算是顺势而为。”

“格格聪慧过人,是不是已经想好怎么做了?”苏茉儿意识到,大玉儿的意志是十分坚定的。

“在后宫生存绝非易事,既要借助大汗的天威,又要借助于贝勒大臣的力量。史上很多有权势的后妃,都有自己的资本,要么靠自己的美貌和谄媚之术取悦于人;要么早生皇子,母凭子贵;要么结党营私、外戚专权……每条路都不好走,而且曲折漫长。要想长久拥有权势,最可靠的就是将权柄攥在自己手里。”

苏茉儿不停地点头,似乎理解了主子的意思,感觉到她的胸怀之宽、气魄之大绝不让须眉,“那奴婢能为格格做些什么呢?”

大玉儿想了想说:“你现在年纪尚小,什么都不用做,只需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多学习就行了。遇到不懂的事,可请教继福晋或格尼格思氏大嬷嬷。平时多读点书,尤其要懂一点汉文,这也是大汗极力提倡的。之前给你的那几本汉学经典读完没有?”

“格格的话,奴婢记下了。”苏茉儿恭谨地回道,“那几本书的文字好多都不认识,要读懂就更难了,奴婢下了好大工夫,但进步不大。”

“汉人讲,学海无涯苦作舟。不用急,慢慢来,一天学一点,你说不定会成为大秀才呢!”大玉儿微笑道。

到了晚上,苏茉儿服侍大玉儿睡觉后,便在外面过厅里专心读书。不知什么时辰,有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苏茉儿揉眼一看,马上跪倒在地:“奴婢不知大汗驾临,请大汗恕罪!”

皇太极望着她,柔声道:“起来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格格歇下了吗?”

“回大汗话,格格已经歇了,奴婢这就去传。”

皇太极往里屋瞧了瞧,说:“不用了,本汗是见这屋子里还有灯火才进来的。”

苏茉儿站起身,一抹红晕爬上她的双颊,在灯火的映衬下更显得娇艳如花。皇太极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书,轻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看这种书了。”

苏茉儿惶恐不已,说道:“只是看着玩的。”

皇太极微微点头,说:“看着玩也是好的,汉人几千年的文化都在书中,即便能学到一丁半点也是好的。”

苏茉儿羞涩一笑,说:“有些字不认得,那些语言也不是很懂。汉人的文字太难了,尤其是用古代汉语文字写出来的古文。”

皇太极问道:“那你都看过些什么书了?”

苏茉儿回答说:“挑汉学经典看了些,有《论语》《吕氏春秋》《三国志通俗演义》,还有一本特别有趣的新书叫《西游记》……”说到这里,她不安地看了皇太极一眼,觉得还是少说为妙。

皇太极一本正经地说:“《论语》《春秋》《三国》都是很好的书,至于《西游》嘛,可能小孩子会觉得挺不错,哪算得上是经典!”

苏茉儿的脸更红了,她想,难道因为书里有妖怪和神仙就是小孩子看的吗?西游记可深奥着呢?

皇太极突然瞥了她一眼:“怎么,觉得本汗说得不对吗?”

苏茉儿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大汗说得很对,可能因为奴婢根本不懂。”

皇太极突然笑了笑,让原本紧张兮兮的苏茉儿顿时放松了一些,还没等她喘口气,皇太极又说:“看你如此好学,本汗为你引荐一位先生,如何?”

“奴婢荣幸之至!不知何人能得大汗赏识,不会是范先生吧?”

皇太极夸张地说:“此人可算半个神仙,他叫宁完我,一个汉人大才子。”

苏茉儿欣喜异常,大声说:“多谢大汗恩典!”

皇太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就转身出去了,苏茉儿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就见门外的两个内侍护着皇太极走向了西苑。苏茉儿后悔不已,今儿怎么就让格格早早睡下了呢,好不容易大汗来了,却连面也没见上。

其实,皇太极原本没打算在这里过夜,已经安排好去西苑了。他觉得大玉儿虽然标致漂亮,聪明有才学,但却没有其他福晋那么温顺柔情,她说话不卑不亢,柔中带刚,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慢与自信。这有点不合皇太极的口味,他只希望得到她一个温柔的眼神、一句关切的问候、一个亲密的举动,可是,在她这儿,往往是懊恼多于快慰。

苏茉儿望着皇太极的背影,一丝愁绪涌上心头。

相关文章: